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绝破坏性治疗 医师揭不为人知的癌症替代疗法

文/Joseph Mercola 赵孜济编译

有比“破坏性治疗”更好、毒性更小的癌症治疗方法吗?医生揭开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另外的治疗世界。(Shutterstock)
人气: 27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也许你被诊断得了癌症,并正在考虑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案,虽然朋友和家人可能会建议你走常规路线,但你认为一定有一种比“破坏性治疗”更好、毒性更小的治疗方法。这篇文章就是旨在挖掘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另外世界的一瞥。

内森·固特异博士(Nathan Goodyear)最初是一名妇科医生和骨盆底外科医生。然而,他发现自己在医学院学到的很多东西都不起作用。2006年,他患上了嗜铬细胞瘤,这是一种罕见的肾上腺肿瘤,导致身体产生大量的去甲肾上腺素,继而又导致极高的血压和心率。

那次经历促使他转向癌症研究领域。在过去的5年半里,他一直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的一家整体癌症诊所——布里奥医疗所(Brio-Medical)工作。从半年前开始,他担任其医疗主任,和他共事的有四名医生,两名是传统医生,另外两名自然疗法医生。

固特异坚信维生素C在癌症治疗中的好处。9月9日和10日,恰巧我们都受邀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Tampa)举行的维生素C国际联盟研究所(the Vitamin C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年会上发言。

他表示,目前治疗癌症的方法有一些重大的局限性,其所在的诊所正在努力寻找更好的方法,“ 我们在癌症中的治疗策略重点是利用身体本身的恢复能力,针对癌症的根本原因来治愈自己。”

“当你谈到整体自然疗法时,包括传统医学在内的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即我们只是盲目地误打误撞。”他说,“但实际上,我们同样关注基因组学、表观基因组学、转录组学、代谢组学和免疫组学。这就是医学的未来,就在此时我们非常具体地针对癌症的功能障碍,但我们采用的是自然的整体疗法或综合疗法。”

同样关注基因组学、表观基因组学、转录组学、代谢组学和免疫组学。(Shutterstock)

癌症整体疗法的例子

癌症整体疗法的代表性例子,包括联合使用维生素C与青蒿素(artemisinin)或青蒿琥酯(artesunate,一种主要的疟疾药物)。这种组合对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特别有好处。姜黄素和褪黑激素也具有显着的抗癌作用。

固特异喜欢将热疗与高剂量维生素C和姜黄素相结合。他引用有关研究说,当实施维生素C和全身热疗时,血浆抗坏血酸实际上达到了更高的浓度,这将更多地影响与癌症的斗争。

槲寄生(Mistletoe)是另一种癌症治疗好方法。

整体肿瘤学的一个关键点是,越早开始这种治疗越好。不幸的是,大多数寻求替代疗法的患者已经对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害,特别是免疫系统,一轮、两轮,甚至三轮化疗,这极大地损害了身体自然疗愈的能力。

固特异说,“在免疫系统被破坏之前,人们实际上可以用免疫系统治愈癌症。我无法告诉你有多少患有乳腺癌的女士能够通过这种癌症治疗策略来保护她们的乳房。人们实际上可以治愈身体,而不是破坏它。这是一个新颖的概念,因为常规疗法破坏免疫系统时,会导致癌症复发并扩散。”

癌症致命的真正原因

通常,癌症在初发期并不致命,当癌症扩散(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时,才会导致死亡。这种癌症通常用全身疗法治疗,其中一些疗法,如化疗,可能会产生破坏性和致命的影响。

“有关文献清楚地表明,特别是在过去的5到10年中,与癌症相关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90%发生在它扩散时,”固特异说,“值得庆幸的是,研究已经提供了对这种化疗和放射所导致的转移过程如何发生的很好的理解。

他指出,最大耐受性化疗诱导了扩散癌症的机制。在乳腺癌中,最大耐受性化疗减少原发性肿瘤,但同时,导致其扩散到体内的远处。

其他癌症疗法,如放射疗法,也可能导致癌症扩散。有时,即使是切除癌症的手术,甚至活检来检测癌症,都可能导致癌症转移。

固特异发现,很多人对此都很惊讶。他们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我不知道手术会导致转移?为什么我不知道化疗和放疗会导致转移?

维生素C的治疗历史

维生素C的故事表明魔鬼在细节中。大约50年前,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诺贝尔奖得主)证明静脉注射维生素C(每天10克,持续10天)可以提高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后来,梅奥诊所(Mayo Clinic,美国著名医疗机构)的研究人员试图重现结果,但没有使用静脉注射维生素C。相反,而是口服10克,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好处。

在随后的学术斗争中,梅奥诊所获胜。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主流的观点是维生素C不起作用。这种情况在2000年左右开始改变,当时传统的肿瘤学家陈平博士开始研究维生素C,并发表有关其药物代谢动力学的论文。

从那时起,人们一方面反对维生素C起作用的想法,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研究指出维生素C的作用和任何药物一样强大。

维生素C具有类似药物的作用

维生素C确实具有类似药物的作用,我喜欢将其称为药物模拟物,但它仍然是一种天然的生物分子,不能获得专利,因此不是药物。此外,需要明确的是,全食物维生素C和抗坏血酸之间存在明显差异。

它们确实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目的。全食物维生素C不适合治疗癌症,但对一般健康支持有奇效,因为它与细胞和线粒体中的铜和铁有利相互作用。我只推荐并在急性感染或疾病的情况下使用大剂量静脉注射维生素C,因为它确实具有非常强大的“类似药物”作用。

“它实际上诱导了代谢变化和表观遗传变化,”固特异说,“这就是自然疗法的伟大之处。”“整体方法就像扔进平静水池中的鹅卵石,它的影响波及整个身体的生理。这就是自然疗法的美妙之处。”

“ 当我们处理癌症中发现的主要功能障碍时,当代谢、遗传、免疫学已经偏离了轨道的时候,我们就必须介入并真正努力扭转局面,这就是需要静脉注射维生素C的时候,这就是抗坏血酸钠的用武之地,因为这是我们能够改变这种趋势的唯一途径。”

维生素C具有类似药物的作用。(Shutterstock)

口服与静脉注射维生素C的比较

在治疗癌症时,需要使用静脉注射,因为口服的方式无法达到治疗所需的高剂量。口服时,剂量超过10至20克的抗坏血酸会导致稀便,但静脉注射绕过了肠道的限制。它还允许维生素C直接进入血液到细胞外液,进入肿瘤微环境,穿透肿瘤,并充满整个肿瘤。

在感染的情况下,如流感或感冒,口服维生素C就足够了。使用非脂质体口服维生素C,可以使血液中的维生素C水平增加一倍。使用脂质体维生素C,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推荐的,可以将其增加三倍到五倍,高达约300微摩尔。因此,脂质体维生素C可以产生很大的不同。

然而,当你处理癌症时,你需要在细胞外液中至少需要1000微摩尔(1毫摩尔)来杀死癌细胞,这就是为什么需要使用静脉注射,在大肿瘤或癌症扩散显着的情况下,需要更高的血浆浓度。

虽然剂量对每个患者来说都是高度不同的,但作为一般基准,固特异通常从每公斤体重注射1.5克开始,对于普通人来说,每剂在100到200克之间,每周三次。

因此,为了清楚起见,我不建议服用抗坏血酸来满足日常维生素C的需求。我强烈建议使用全食物维生素C,作为日常来源它要优越得多。

维生素C的作用

维生素C具有多种作用,一般可分为以下几种:基因组、表观基因组、转录组、蛋白质组、代谢组和免疫调节。

“要点是,维生素C不仅仅可以直接杀死癌细胞,我们称之为细胞毒性作用。维生素C实际上可以改变癌症的新陈代谢,”固特异说,

“这意味着,对癌细胞来说,制造了一场能源危机。它实际上消耗了体内某些中间体,使得这种对糖上瘾的癌细胞不能有效地利用糖来制造能量,所以癌细胞会死亡。它还会减弱癌症的排毒能力。”

“ 研究表明,维生素C会消耗癌细胞所产生的谷胱甘肽(glutathione)。在细胞中去除谷胱甘肽,会减弱其处理高氧化应激的能力,所以促氧化维生素C疗法会杀死癌细胞。”

使用促氧化剂杀死癌细胞

当人们想到维生素C时,可能会认为它是一种抗氧化剂,这是对的。但是,在通过静脉注射才能获得的高剂量下,它实际上成为一种促氧化剂,这就是它杀死癌细胞,并拥有抗病毒和抗菌特性的原因。

“ 这就是为什么它对病毒和细菌感染如此有帮助。它可以对抗感染中发现的细胞毒性爆发。” 固特异说。

他指出,这就是为什么维生素C可以帮助治愈败血症,包括COVID-19败血症,以及在严重COVID情况下,导致大部分致命肺损伤的细胞因子风暴。

“它的不同效果是由不同的环境决定的,它可以变成促氧化剂,”固特异说,当维生素C具有促氧化作用时,它对癌症患者有帮助,“它将氧化应激传递到肿瘤,并通过羟基自由基,过氧化氢、超氧阴离子产生氧化应激。”他说。

褪黑激素治疗癌症

固特异还使用褪黑激素进行癌症治疗,同时监测患者的褪黑激素水平,以确保适当的剂量。通常,患者初期以每天10至20毫克的剂量静脉注射褪黑激素,持续两周,以尽快提高水平,同时以每天约60毫克的剂量口服褪黑激素。然后根据体重和其它参数调整口服剂量。

“理想情况下,褪黑素血液水平应该在午夜左右达到峰值。因此,考虑到这一点,如果口服,你应该在睡前服用最高剂量,大概是睡前45分钟。”他说。

“其他剂量,如果打算每天服用三次,可能是上午10点和下午4点。绝不应该在正午服用,否则将损害生物钟。”

固特异说,他们试图调整褪黑激素的剂量,使其与患者的睡眠周期相协调,但首要任务是对付癌症。

“当患者来到我们这里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处于晚期阶段,因此在急性情况中,我们必须将这些疗法组合和排序使用,以真正扭转癌症的趋势。”

褪黑激素也常被作为癌症替代疗法之一。(Shutterstock)

从整体肿瘤学中,患者期待什么样的结果?

固特异说,他的癌症诊所所治疗的主要是已经接受过治疗的转移性癌症患者。

“在这些患者中,在六周或八周的周期内,我们可以看到肿瘤负担显着减轻,”他说。

“我们的目标是彻底治愈疾病,但我们通常会看到,在我们的大多数患者中(远远超过50%),当他们接受我们的治疗时,肿瘤负担显着减轻。事后护理对于维持这一过程非常重要。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肿瘤至少减小50%,你可以通过临床,通过实验室和成像看到。”

“我们的许多患者的整个乳房就是一个肿瘤,或者他们的脊柱像圣诞树一样亮。所以我们处理的都不是只有一个小肿块的那种病人。这些患者化疗失败两次或更多次,已经经过手术、放疗和复发,不仅仅是一次,而且通常是两次甚至更多次。”

“这都是很难处理的病例,但如果我们设定一个‘治愈疾病’的目标,并看到这些患者的肿瘤减小50%。嘿,这是我们可以接受的,因为我们没有破坏身体,实际上,我们正在努力治愈身体。”

如前所述,反复的毒性治疗破坏了大多数患者身体的大部分先天治愈能力,这使得整体治疗的效果要差得多。一旦化疗损害了你的免疫系统,治疗它就变得非常困难。

当被诊断出癌症时,人们会感到非常恐慌,但如果处于早期到中期,那么首先采取整体性措施,患者就几乎没有什么损失。比起等到所有其它治疗都失败,这种方法完全缓解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并且可能挽救乳房或身体的其它部位,否则这些部位将被切除。

治疗案例

为了证明他的观点,固特异提供了一名患有双侧乳腺癌的女性的病史。她被告知她需要双侧乳房切除术,双侧放疗化疗和淋巴结清扫术,6到12个月的残酷和有毒治疗将使她毁容。

“在她来之前,当我和她说话时,我说,‘让我告诉你我的方法。由于你还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如果我们从治疗的角度和整体综合的方法来看待这个问题,你可能会挽救你的乳房,你可能不需要任何其它有害的疗法。’”

“事实上,现在她已经治愈两年多了,没有癌症,没有切除乳房,没有切除淋巴结。所以这是一个例子,她当时正准备走上一条以负面方式改变生活的路上。我们按下了暂停按钮。”

“她甚至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没有大碍。当免疫系统没有被破坏时,情况就会好得多,全剂量化疗会破坏免疫系统。”

Joseph Mercola博士是骨科医生、自然健康领域多个奖项获得者和畅销作家。他的愿望是提供有价的资讯来帮助人们改善健康,从而改变现代人的健康模式。

英文报导请见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Advanced Methods in Alternative Cancer Treatment”。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责任编辑:李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