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俄罗斯内部“军阀四起” 危险逼近

【大纪元2022年12月22日讯】今日社会,武器和军队作用,被赋予比杀戮更深的意义。强大的军力,往往用作威慑,维持世界和平及人类安全。战争,虽然变得隐蔽,但从未停止。【时事军事】带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争的细节和真相。

普京为了拯救在乌克兰遭遇的惨败,动用了私人军事力量瓦格纳集团首当其冲。且不说这些非正规部队是否能够扭转战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将为俄罗斯的未来埋下隐患。

战争对人力和资源的巨大消耗,加上不会立即取消的国际制裁,不管以什么形式结束,俄罗斯都可能沦为一个在政治、军事上不再强大的三流国家,这对一个军事集团来说可能是难得的机会。瓦格纳集团也许看到了这样的机会,它需要借助这场战争壮大,巴赫穆特可能就是它选择的突破口。

位于顿涅茨克以北30英里的巴赫穆特(Bakhmut)正在进行血腥战斗,每分钟都有爆炸。俄乌两军的士兵、装甲、弹药和物资正在向这条沸腾的战线堆积。俄军采用了平庸的战术,先用大炮轰炸,接着是步兵的小规模冲锋,然后在阵地上留下伤亡的士兵。乌克兰方面有所不同,士兵使用红外探测技术识别俄军阵地,并利用无人机瞄准敌人目标。

双方都希望在即将到来的新年之前,在这个奇怪的、决定性的地点,获得一个有说服力的战斗成果,尽管它并不具有明显的战略价值。这场战斗的胜负似乎并不一定会改变任何一方的战争态势。

在巴赫穆特与乌克兰军队正面对阵的是准军事组织瓦格纳雇佣兵,这支军队正在以惊人的努力试图在巴赫穆特证明自己对普京的价值。他们似乎并不在乎士兵的伤亡,因为相当一部分士兵是不久前刚刚从监狱里征召的囚犯。

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创作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第四部《诸神的黄昏》(Götterdämmerung)记录了在与邪恶力量的最后战斗中毁灭诸神和瓦尔哈拉的神话。音乐在俄罗斯占领区卢甘斯克卡迪夫卡酒店的瓦格纳雇佣兵总部回荡,12月11日,在瓦格纳的音乐声中,酒店遭到乌克兰炮兵的袭击,数十名瓦格纳成员被杀。

这个与新纳粹和右翼极端势力有关的准军事组织,以阿道夫‧希特勒最喜欢的作曲家瓦格纳命名,似乎已经很说明问题。

这家由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亲信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建立的私营军事公司,多次被指控侵犯人权和战争罪行。

瓦格纳集团是俄罗斯的几个武装派别之一,它很少与俄罗斯正规部队协调,而且在俄罗斯,更多的武装派别可能正在形成。

莫斯科《新消息报》的老板康斯坦丁‧雷姆丘科夫(Konstantin Remchukov)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谈到俄罗斯现在的内部危险。

雷姆丘科夫说,他是唯一仍然设法批评俄罗斯政权的主要媒体,他担心的不是因报纸上的文章而被捕,甚至无关俄乌战争的胜败。他最关心的是越来越多的与俄罗斯军事机构平行的武装部队,这些部队正在俄罗斯形成非常复杂的局面,也许更大的问题是在战争结束以后。这种情况完全是由于俄罗斯总统普京试图找到更多的炮灰,并把他们扔进乌克兰绞肉机的疯狂做法造成的。

雷姆丘科夫说,政府内部的不同派别,将为统治者的权力而战。武装将加剧部族之间的竞争。“车臣人有武器,内务部有武器,国防部有武器,克格勃有武器,甚至是罪犯也有武器,每个人都有武器。”

面对在乌克兰战争中遭受耻辱性失败的前景,克里姆林宫转向了俄罗斯独裁者传统的看家本领——使用蛮力,寻求解决问题之道。虽然这些绝望的措施迄今没有在战场上产生任何效果,也没有看到推动俄罗斯在乌克兰取胜的任何前景,但是,这些对中央政府几乎没有忠诚度的大规模非正规武装,最终将导致俄罗斯内部的权力争夺,很可能以某种内战的形式爆发。

在战争之前,俄罗斯正规军和瓦格纳集团之间就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瓦格纳雇佣军,俨然已经成为国防军的一个分支。这在俄罗斯权力机构内部也造成巨大的矛盾冲突。像瓦格纳这样的私营军事公司(PMC),技术上说,在俄罗斯也是非法的。但在过去二十年里,克里姆林宫越来越多地依赖这些公司,作为摆脱外交政策困境的“白手套”。它们在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或为俄罗斯黄金和钻石交易护航,以减轻西方制裁的不利影响。

瓦格纳人员一度来自莫斯科的特种部队和早期的私人军队。其负责人,餐馆老板出身的普里戈津,也被称为“普京的厨师”,他本人也是劣迹斑斑,曾因盗窃、抢劫和欺诈坐了10年牢。因干预美国大选,他还是联邦调查局的通缉犯。但是,在普京支持下,他建立的瓦格纳集团,已经成为俄罗斯国家武装力量的延伸。

最近几个月,普里戈津在俄罗斯监狱系统公开招募新的战斗人员。有囚犯回忆,一个矮个子秃头,胸前别着俄罗斯英雄勋章,自称是普里戈津的人对着召集来的囚犯说,没有人会回到铁窗后面,如果你服役6个月,你就自由了。但是到了乌克兰,你想不干了,你会被处决。

在瓦格纳服役的囚犯不能犯的第一条罪,就是逃跑,投降和被俘都不是选项,这些情况在战场一旦出现,会立即被枪毙。此外,毒瘾和抢劫也会导致被处死。

6个月后,如果这些人中有人还活着,就可以免除剩余的刑期。但是这些由罪犯变成的私人雇佣兵被明确警告说,他们中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尽管如此,仍有相当多的囚犯报名,愿意成为那些阵亡瓦格纳雇佣兵的替代者。

值得注意的是,瓦格纳的行动完全独立。虽然它属于普京的整编部队,但它很少与正规部队协调。瓦格纳雇佣军和俄罗斯正规军之间没有统一的行动规划或指挥。

战争研究所的报告指出,普里戈津在俄罗斯国家结构和信息空间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他比失宠的俄罗斯高级军事指挥部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可以自由地宣传他自己和他的部队,甚至批评克里姆林宫官员或俄罗斯武装部队,而不必担心遭到清算。

除了瓦格纳之外,在乌克兰被占领土上,还有新的私营军事公司正在成立,显然是得到了某种授权。让第二个类似于瓦格纳的机构发挥作用,是普京喜欢的策略,这样可以让权力在不同势力之间的相互争斗中得到加强。但是,建立更多的准军事团体,会产生新的武装权力中心。在俄罗斯,这样的权力中心并不少见。车臣首领卡德罗夫有自己的车臣部队,俄罗斯国民警卫队似乎也在独立行动。即使在政府内部,俄罗斯的安全部门也有为自己利益服务的人员、武器和其它资源,这些部门利益往往与国家利益相悖。

所有这些团体对俄罗斯政府合法性的一个关键部分,即国家对使用武装力量的垄断,正在构成冲击。但是,普京政权非但没有尝试削减这些非政府力量,相反,还准备复制这种做法,寄希望于这些私人军队,在正规军不好用的地方发挥作用。

俄罗斯政治家安德烈‧皮昂特科夫斯基(Andrei Piontkovsky)说,“俄罗斯不会和平地解体为按民族划分的独立共和国,而是会被划分为武装部族,最终会自相残杀。”普里戈津的雇佣军和卡德罗夫的车臣部队,都只会分别服从于这两个人。

战后的俄罗斯很可能回到1917至1918年的局面,政治势力将由武装力量的强弱决定。那些战败后幸存下来的人,将带着他们的机枪回到莫斯科,就像1917年被动员的农民带着步枪返回一样。皮昂特科夫斯基认为,那时的政府和军队会瓦解成相对独立的团体,而这些团体可能都是互相谁也不买账的武装阵营,这种政治环境被他形容为“军阀割据,天下大乱”。

撰文:夏洛山(《大纪元时报》记者,曾经历过十几年的军队生活,主要从事军队的教学和一些技术管理工作)
制作:时事军事制作组
关注《时事军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军事热点】自相误杀 俄军素有漠视生命的传统
【时事军事】西方已不耐烦 要尽快结束俄乌战争
【时事军事】自主武装终结者机器人能否走上战场
【军事热点】俄醖酿不可能任务 疑似发动新一轮攻击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