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壁挂:“妇女贵族”

Lorraine Ferrier撰文 / 秦艺翻译
修复后的“潘妮洛碧”(Penelope)贴布绣壁挂。这是英格兰德比郡历史建筑哈德威克厅内的五幅“贵族妇女”壁挂作品之一。(Claire Hill/National Trust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哈德威克厅”(Hardwick Hall)顶楼的墙壁上,挂着五幅“贵族妇女”(The Noble Women)的贴布绣壁挂,她们分别是芝诺比娅(Zenobia)、卢克丽霞(Lucretia)、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潘妮洛碧(Penelope)和阿尔特米西娅(Artemisia)。这些壁挂曾经用来装饰贝丝夫人(Bess of Hardwick)私人小房间的高墙。壁挂中的女性不仅出身高贵,而且品格高尚,让我们想起了十六世纪女性的美德

英国在文艺复兴时期,有许多受过教育的人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寓言故事得到启发。1570年代,英格兰“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制作了以五位女性的美德为象征的“贵族妇女”壁挂。这幅“潘妮洛碧”(Penelope)是其中一幅作品。(Claire Hill/National Trust提供)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重新燃起了对古典神话和历史的兴趣,卢克丽霞、潘妮洛碧和阿尔特米西娅的故事家喻户晓。“哈德威克厅”的资深管理员埃琳娜‧威廉姆斯(Elena Williams)在电话中解释,“像贝丝夫人还有一些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这些故事,所以他们认得而且理解这些壁挂。”

建筑师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ythson)和贝丝夫人于1590年─1597年间,在英格兰北部德比郡(Derbyshire)建造了“哈德威克厅”。贝丝夫人又名伊莉莎白‧塔尔伯特(Elizabeth Talbot)、什鲁斯伯里伯爵夫人(Countess of Shrewsbury),是当时英格兰除了女王伊莉莎白一世之外第二大有影响力的女性。

位于英格兰德比郡的历史建筑“哈德威克厅”。“哈德威克厅”是少数仍保存至今的伊丽莎白时代的宅第,当时建造这些乡村别墅是为了展示财富及卓越的建筑设计。(Chachu207/CC-BY-SA-2.5)

哈德威克厅是现今仅存的几个伊莉莎白时期典型的建筑之一。当时建造这些乡村别墅是为了展示财富及卓越的建筑设计,很多时候并不适合居住。贝丝夫人特意设计了“哈德威克厅”来悬挂她收藏的各种色彩丰富的纺织品,比如这几幅道德典范的作品。

创作“贵族妇女”贴布绣壁挂

“贵族妇女”贴布绣壁挂是1570年代在德比郡,贝丝与家人居住的的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内制作完成的。威廉姆斯说,贝丝的仆人中总有一名刺绣工,据信这五幅“贵族妇女”壁挂,就是当时庄园内的一名刺绣工按照贝丝夫人的指示设计和制作的。

每一幅贴布绣壁挂的构图类似:三个独立的拱门位于两根爱奥尼式柱子(Ionic columns)之间。一名贵族妇女站在中间最大的拱门里,两侧小拱门里面各有一位女子,代表贵族妇女两种美德的化身。

每一幅壁挂上都绣有贝丝夫人和她丈夫——第六任什鲁斯伯里伯爵乔治‧塔尔伯特(George Talbot, sixth Earl of Shrewsbury)名字的缩写。这也象征了两家深厚的血统关系:贝丝第二次婚姻所生育的子女,分别与塔尔伯特前妻的两名子女组建了家庭。

贝丝夫人和她丈夫名字的缩写。(Rachel Langley/National Trust提供)

至今仍不清楚这些作品花了多长时间才完成,只知道在刺绣工的带领下,多位仆人也参与刺绣、共同完成这些壁挂。

每一幅壁挂都是采用贴布绣装饰而成,亦即将各种布料裁剪出不同的形状,像拼贴一样缝在黑色亚麻布上,拼缝出人物和装饰元素。然后再将这些拼贴设计,无论是贵族妇女或爱奥尼式柱子的图案,缝到黑色丝绸壁挂上。一些更加复杂的元素,如拱门中央的徽章、盾形纹章,则可能是委托外面的店家制作。

爱奥尼式柱子的柱顶。(Rachel Langley/National Trust提供)
爱奥尼式柱子。(Rachel Langley/National Trust提供)
盾形纹章右边复杂的图案可能是委外制作。(Rachel Langley/National Trust提供)

壁挂采用奢华的布料,包含带有金属线的华丽锦锻、丝绒或金、银色面料。还有一些奢华的布料是从圣衣剪裁下来的,圣衣是神职人员在进行宗教仪式时所穿戴的服装。贝丝的前任丈夫威廉‧卡文迪许(William Cavendish)公爵,是亨利八世手下的一名官员,直接参与了修道院的解散。

耐人寻味的是,圣衣上的这些宗教图案并没有使用在这些壁挂上。威廉姆斯说,这些宗教图案从圣衣上剪下来之后就被妥善保存起来。“哈德威克厅”的记录完全没有记载这些圣衣碎布的去向。

刺绣缝制期间,贝丝夫人和丈夫乔治‧塔尔伯特所居住的庄园内还有一位地位显赫的“客人”:玛丽一世(Mary,Queen of Scots)。玛丽一世是虔诚的天主教教徒,被伊莉莎白一世囚禁于此。塔尔伯特家族和伊丽莎白一世都是新教徒。

五幅“贵族妇女”

五幅“贵族妇女”贴布绣只有四幅流传至今,因为“克利奥帕特拉”只剩下一块碎片。威廉姆斯介绍说,“克利奥帕特拉”可能是因为之前挂在壁炉旁边,所以受损严重。1760年,当这些壁挂从楼上移到楼下起居室时,“克利奥帕特拉”已不在其中。到了十九世纪,在对这些贴布绣作品进行修补时,修补人员可能拆了“克利奥帕特拉”的部分去修补其它四幅壁挂。

威廉姆斯说,除了“克利奥帕特拉”失传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们还能看到四幅完整壁挂的样子。

威廉姆斯介绍了幸存的这四幅“贵族妇女”贴布绣的故事,以及一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

“芝诺比娅”高贵的战士精神

西元三世纪,芝诺比娅嫁给了叙利亚帕尔米拉国王塞普提米乌斯‧奥德奈苏斯(Septimius Odaenathus)。奥德奈苏斯遭到暗杀后,芝诺比娅先以摄政王的身份统治帕尔米拉国,之后取代她的儿子成为实际的统治者。她执政期间,曾攻取罗马帝国东部的一些省份。但后来被罗马帝国统治者奥勒良(Aurelian)击败。

芝诺比娅(Zenobia)站在中间最大的拱门里面,两侧分别是“宽容”(左)和“谨慎”美德的化身。约1570年代完成的作品,亚麻布底贴有丝绒和金色布刺绣,约10英尺8英寸 x 13英尺7英寸。(Robert Thrift/National Trust提供)

“芝诺比娅”这位征战女王两侧展现的美德是“宽容”和“谨慎”。“宽容”代表她心胸宽阔,愿意面对危险及为了崇高的理由采取行动。威廉姆斯说,专家指她的高尚行为可能是她继承了丈夫的志业。“宽容”手持长仗,身边站着一只狮子,当然这代表她的勇气。芝诺比娅的左边是“谨慎”,指她在正确的时间选择正确行动的能力。一条蛇缠绕“谨慎”的右臂上,代表智慧。

“卢克丽霞”的美德

公元前六世纪,罗马末代君主最小的儿子塞斯图斯‧塔奎尼乌斯(Sextus Tarquinius)被送往罗马最东北的一个城市柯拉提亚(Collatia)。关于这个故事有好几个版本。其中一种说法是,塞斯图斯和国王侄子的儿子卢修斯‧塔奎尼乌斯‧柯拉蒂努斯(Lucius Tarquinius Collatinus)争论谁的妻子品德比较好。于是,他们悄悄去探访他们的妻子,看看丈夫不在的时候她们都在做什么。塞斯图斯的妻子在享用一桌奢侈的美食,而卢修斯的妻子卢克丽霞则和侍女一起织布。于是卢修斯胜出。

当晚,塞斯图斯潜入卢克丽霞的卧室勾引她,要她嫁给他成为他的王后,并威胁她说,如果不从,就杀了她和她的一位仆人,并对外宣称看到他们通奸,所以替卢修斯杀了他们。卢克丽霞不从,坚定地忠于她的丈夫。塞斯图斯因而奸污了她。

卢克丽霞找来她的父亲、丈夫和两名证人,告诉他们这件事。就在他们讨论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卢克丽霞拔刀自刎。这起事件标志着罗马君主制度的结束。卢修斯率领罗马贵族驱逐了国王及其家族,建立了罗马共和国。

卢克丽霞(Lucretia)的两侧分别是“贞洁”(左)和“自由”美德的化身。约1570年代,亚麻布底贴有丝绒和金色布刺绣,约9英尺1英寸 x 11英尺2英寸。(Claire Hill/National Trust提供)

“卢克丽霞”低头看着左下方——“自由”所在的位置。这是赞美她的行为与思想是仁慈的,总是为别人着想。“自由”捧着一个聚宝盆,里面装满了看起来是稀有的硬币。背景一只鹈鹕象征着家族的忠诚和仁慈。传说中,在缺乏食物的情况下,母鹈鹕会用自己的血喂养小鹈鹕。因此,基督徒以鹈鹕象征耶稣的牺牲。

“自由”的上面是一只哈德威克雄鹿(Hardwick stag)。卢克丽霞的右边站着“贞洁”美德。她手持橄榄枝,代表婚姻的贞洁。身后的独角兽象征童贞。“贞洁”的上方是哈德威克家族的徽章。

“阿尔特米西娅”对家族的忠诚

公元前四世纪,阿尔特米西娅和她的兄弟丈夫——卡里亚(Caria)国王摩索拉斯(Mausolus)建造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摩索拉斯王陵墓(Mausoleum at Halicarnassus)。两人都埋葬在陵墓里。摩索拉斯先去世,阿尔特米西娅在悲伤之余,把丈夫的骨灰放入她的酒杯中一起喝下,认为这样她的身体就是丈夫的活坟墓。

阿尔特米西娅(Artemisia),及其“虔诚”(左)和“忠贞”两位美德的化身。约1570年代,亚麻布底贴有丝绒和金色布刺绣,约10英尺4英寸 x 15英尺6英寸。(Robert Thrift/National Trust)

“阿尔特米西娅”壁挂中,阿尔特米西娅一手拿着一根权杖,一手拿着盛有她丈夫骨灰的酒杯。“忠贞”位于阿尔特米西娅的右侧,旁边站着一只天鹅象征对婚姻的忠诚,后边的一把剑与忠诚的天鹅相呼应。“虔诚”(Pietas)美德位于阿尔特米西娅的左边,象征着对家庭的忠诚。

“虔诚”的胸部有一个小男人,指的是佩罗(Pero)和她的父亲西蒙(Cimon)的故事。传说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佩罗用母乳喂养她在狱中的父亲,因而救了父亲的命。另外还有一只鹳代表对家庭的忠诚。

“潘妮洛碧”身为人妻的奉献

在荷马(Homer)的《奥德赛》中,潘妮洛碧的丈夫奥德赛离家参加特洛伊战争多年。每一天,都有人上门求婚,劝说潘妮洛碧放弃婚姻,因为奥德赛已经离家很久,可能早已离世。潘妮洛碧不愿再婚,她认为丈夫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为了安抚求婚者,潘妮洛碧说,她要编织好公公的寿衣后才能决定到底要嫁给谁。然而到了晚上,她会把白天织好的活儿都拆掉。

潘妮洛碧(Penelope)的两侧分别是“毅力”(左)和“耐心”美德的化身。(Claire Hill/National Trust提供)

“潘妮洛碧”的壁挂上,潘妮洛碧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天空,意思是说“等一下”。她的左手放在一卷永远也织不完的布上。她的两侧分别是“毅力”(Perseverance)和“耐心”(Paciens)两位美德的化身。“毅力”的手臂上有一只鹰,看似正要展翅而飞。潘妮洛碧的左侧是“耐心”,一只羔羊趴在她的裙摆上。羔羊通常代表和平、谦逊和纯真——正如潘妮洛碧等待丈夫回来的心。

潘妮洛碧的耐心和毅力终于得到了回报,20年后,奥德赛回来了。

原文:Remarkable English Renaissance Wall Hangings: ‘The Noble Wome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