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必长期化

【有冇搞错】布恰惨剧 俄乌和谈成泡影

石山

【大纪元2022年04月07日讯】《有冇搞错》。4月7日。

3月29日,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Aleksandr Fomin)宣布,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转入第二阶段,俄军将减少基辅和切尔尼戈夫方向的作战行动,转而“彻底解放”顿巴斯地区。

“阶段性胜利”这个词,是我从中共宣传用语中借过来的,亚历山大‧福明说的是第一阶段军事行动基本完成。

3月31日,美国情报部门证实,俄军在乌克兰北部进攻首都基辅的部队开始后撤,乌克兰军队并未采取大规模的追击行动。到了4月4日,乌克兰军队逐渐收复被俄罗斯军队占领了一个月的基辅北部和西北部的城镇。

但在基辅西北方,距离基辅市中心大约20公里的一个小镇布恰(Bucha),爆出了震惊全球的屠杀画面。而这个小镇,注定成为这次俄乌战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根据乌克兰方面的报导,布恰一个小镇中,发现了两百具平民的尸体,有的被集体掩埋,有的是零零散散地直接陈尸街头。从电视上展示出来的画面中,死者有男有女,有的街上行走时被枪杀,有人在骑自行车被击中,还有人身边散落一地的马铃薯。

俄罗斯否认是俄军所为。俄罗斯的媒体说,一些尸体,根本就是演员,而乌克兰安排的这场所谓的屠杀,目的是要破坏已经有点成功的俄乌谈判。

虽然我们尚不敢完全断定这次布恰惨案是俄军所为,但俄军确实有非常糟糕的历史。无论是沙俄军队,苏联红军军队,都有军纪糟糕、军官放任士兵抢劫行凶的传统。早期沙俄东扩,哥萨克人打头阵,本来就是亡命之徒,就不用说了。二战期间,苏联红军在德国抢劫强奸极为严重,在中国东北的罪行更令中国人深恶痛绝。满洲国在1945年工业产值超过日本,尤其是重工业,铁路里程冠绝亚洲,比日本本土还多。结果苏联红军进入之后,把工厂设备全数拆走运回苏联,甚至铁路轨道都拆走。这是官方的,军队中军纪之差,抢劫之盛,强奸之多,更是引起东北中国人极大愤慨。后来斯大林把远东军团调回,换上了近卫军团,军纪才有改善。

如果是法庭审案,恐怕也要先看一下原告被告的历史的,以前有犯罪历史的,恐怕嫌疑就更大。

4月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到了布恰这个刚刚被收复的小镇视察,随后他对西方媒体说自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当天,他受邀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做出了讲话,发誓要追究下达杀害平民命令的人,以及执行杀平民命令的人的罪责,他呼吁安理会立即采取行动,他批评作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联合国已经失去作用。至少,泽连斯基表示,“应该把俄罗斯赶出联合国”。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泽连斯基的所有要求都无法做到,都不现实,无法实现。但没有人能够质疑他的愤怒。

布恰的惨剧,凶手是谁?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不敢断然下结论。国际战争法庭和不少国际组织,目前都派人前往,正在调查。西方媒体的报导中,有布查镇居民出来,讲述他们目击的情况。我相信,很快就有一个大致的结论。

泽连斯基和乌克兰人有理由愤怒。

我想要强调的是,布恰镇事件,将成为整个俄乌战争的一个转折点,它很可能将促使这场战争的性质发生巨大变化。俄乌两国,开战初期小心翼翼限制战争规模,精心选择攻击目标,处心积虑算计成果,希望能够通过战场上的比较优势,通过谈判和外交,转化成为自己地缘政治利益上的成果。

但这一切,都可能因此发生彻底的改变。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

二战爆发初期,德国空军一次失误,把炸弹投在伦敦市中心,造成了巨大的人命伤亡。英国立即以眼还眼,派出机群轰炸柏林,由此双方展开了毫无限制的你死我活的全面战争,战争行为从追求军事胜利,变成了政治、民族和国家生存意志的全面较量,这比军人在战场上的行动更加残酷,更加恐怖。

比如中国,对日战争300万军人死伤,但老百姓的伤亡人数近千万;比如前苏联,900万军人伤亡,1200多万平民伤亡;德国,550万军人伤亡,350万平民伤亡。在战况激烈的被占领国,这种情况更为严重,比如荷兰,1.7万军人伤亡,28万平民受害;更厉害的如波兰,24万波兰国防军伤亡,550万平民死亡。

战争并不总是这样的。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况最激烈最持久的法国,军人死亡人数140万,但死于战争的平民,只有4万人,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比较,平民和军人死伤数字的比例可以说天差地别。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伤亡总计,军人伤亡2200万至2500多万,平民伤亡3700万至5500多万,平民伤亡是军人伤亡的1.7倍到2.2倍。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军人死亡970万,由于军事行动造成的平民死亡约95万,平民死亡人数是军人的十分之一。如果加上战争造成的间接死亡人数,第一次世界大战平民死亡人数约680万,是军人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左右。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区别在那里?为什么造成如此不同的结果。

我的答案是,仇恨,全社会全民族的仇恨。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政府的战争,是国家利益的战争,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变成了民族的战争,和价值观的战争。后者必然释放出仇恨这个恶魔,而这个恶魔一旦被释放,恐怕很难很难再被限制住。

中国对日本的八年抗战,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开始的。7月7日,日本军部的命令,是要求驻华北日军“惩罚29军”,而尚未有大规模对华战争的命令。

7月29日,在北平附近的通州,驻防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保安队,趁着当地日军调走兵力薄弱的机会,发起对通州城内的日本平民的大屠杀。这个事件,在后来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日方对侵华战争起始原因的讲述中有纪录。日方称通州当地420名日本侨民受到袭击,超过百名日本侨民,多数是老弱妇孺被抢劫、强奸、凌辱和杀戮。通州保安队总共杀死235名日本和韩国侨民。30日,日军杀回通州,报复杀害通州中国百姓700余人。

日本报刊当时的报导,称中国为“暴支”,日本妇孺被屠戮残害的图片在日本媒体刊登,日本举国激愤,陆军部遂下达全面战争命令。在南京大屠杀的前导日军中,就有日军以“向暴支复仇”作为战斗动员。南京大屠杀,正是在这种仇恨的情绪之下发生的。

通州事件的对日仇恨,又可以追溯到1894年甲午战争日军在旅顺的大屠杀。仇恨一旦形成,必将代代相传,难以消失。

我们回到乌克兰战争。布恰镇惨剧,正是这样一个事件。

俄罗斯和乌克兰原本是兄弟之邦,同文同种。俄罗斯5500万家庭中,约有1200多万有乌克兰血统,而有俄罗斯血统的乌克兰家庭就更多,全国约一半人在家主要说俄语,如同现在广东一半人在家讲国语或其它北方方言差不多。一旦仇恨形成,变成血海恨河,再也无法止住相互的攻击。

我们谈到理性,仇恨当然属于非理性的范畴。但非理性并不全都是不好的。比如英雄气质,大家都喜欢,其实属于非理性的一种东西。比如宗教信仰,也是非理性范畴的。综观人类历史,非理性因素的贡献,其实不亚于人类理性,比如包容和平等,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比如爱,等等。人类文明并不是一加一这种逻辑理性给加出来的。

但是仇恨、愤怒、怨恨、妒忌等等,都是属于人类非理性的负面的东西,这个世界,一旦被加入了这些负面的非理性因素,就像是水里面被下了毒一样,想要解决会非常困难。

俄乌战争,原先是关于地缘政治,关于国家利益,关于国家安全的战争,这是一种理性范畴的东西,因为可以计算,可以推论,可以用逻辑来衡量来权衡利弊,所以可以妥协,可以讨价还价。但仇恨却不能。

有位乌克兰布恰镇的老伯,对着美国电视媒体说,我们永不忘记,永不原谅,不是不原谅俄罗斯领导人和那些军人,而是不原谅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所以,俄罗斯在乌克兰这场战争看来将变成一个持久的冲突战争,西方支持的小乌克兰,与后继无力的大俄罗斯之间的持久战。这样的战争,似乎必然走向两个阵营政治全面对抗,经济全面分隔,感情全面撕裂的地步。而中俄专制阵营对抗美欧自由阵营,必然是未来世界对抗的主轴,而且中共,而不是俄罗斯,将成为西方阵营的主要敌人。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韩国大选结果 中共沮丧
【有冇搞错】朱镕基反对习近平连任
【有冇搞错】中共升级为美国最大威胁 没有之一
【有冇搞错】“朱九条”背后不简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美国加息是为了对付人民币吗?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军事热点】一天内俄罗斯4架战斗机被击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