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九回   纣王敲骨剖孕妇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九回   纣王敲骨剖孕妇。(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1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时间是个神!说实话,我个人都没想到侃《封神演义》最后凑到这么个时间点上!这个时间点是很特别的。以后的人都会记住这个日子……

我们跟大家解释过,张奎死了之后,在纣王那儿,就没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为什么张奎能够杀了土行孙?很多人解释过,但都是猜测。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张奎他虽然是纣王的将、臣,但是作为人而言,他跟土行孙正好形成对比。

土行孙是惧留孙的徒弟,也就是说,本来土行孙所在的环境是一个正的氛围,但是呢,他个体的贪欲、个体的生命素质,却成为了最逆反、最恶的生命。因为他这种欺师灭祖的大罪,当时姜子牙一定要杀他,那“冤有头,债有主”,最终,他还是死在姜子牙的主意里面。

这是相互对应的。但,土行孙死在张奎手里面,同时是因为张奎个人生命的正,他的人品正好跟土行孙形成了对比,而且他们有共同的本事,这就是一个相互对应的存在。我想说明的是这意思。

在最后封神的时候,张奎、土行孙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我没有太细想过,但是张奎是“七杀星”,那是正的,那是紫微星里面那个组合当中的。赵子龙死的时候,紫微坠落,其实有着同样的含意。

我突然意识到:土行孙必死无疑。原因就是他犯了大忌讳。他犯的错误,无论他再怎么付出,都不可能弥补回来……

张奎死后,你将看到在纣王的环境当中妖、鬼的那种氛围就更加强盛,来展现纣王独夫的暴虐。第八十九回讲述的就是这个。

第八十九回〈纣王敲骨剖孕妇〉。

原来我没讲清楚为什么到最后又加这么一节,现在明白了,是因为好人全没了,神仙(助姜子牙东征)也都结束了,所以现在只剩下普通人跟鬼、妖、兽。

这时候纣王背后只有妖气。当它去杀人、去表现自己特征(妖)的时候,它们毫无顾忌。所以第八十九回〈纣王敲骨剖孕妇〉相当于今天的《港版国安法》,完全是在彰显权力……事情完结之前,最露骨的一种表态。

诗曰:
纣王酷虐古今无,淫酗贪婪听美姝。
孕妇无辜遭恶劫,行人有难罹凶途。
遗讥简册称残贼,留与人间骂独夫。
天道悠悠难究竟,且将浊酒对花奴。

描述纣王的凶残。

“简册”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书记。往竹子上刻字。“称残贼”就是遗留。古书中称纣王是最邪恶的君王。所以那样的文字描述,后来人称他为“独夫”。“助纣为虐”就成了一个形容词。

“天道悠悠难究竟”——天意所安排的一切,你只在人的层面去探其究竟有点难度,对吧!如果你不能够从天、地、人的角度去考虑,甚至往更高的天意——神、佛、道的角度去看待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就难了。

所以,我以为今天很多人面对这种苦难,难以理解。很难!原由类似。

浊酒,是指清酒:原汁原味。那“花奴”是指美女。所以“且将浊酒对花奴”呢,给我的感觉就是要回归到一种最原始、最本来的……从中多少能够看其究竟。但也可能是一种无奈的表现。就是因为“天道悠悠难究竟”,所以“且将浊酒对花奴”,也就“一醉方休”算了!有“及时行乐”这种概念在其中。

我个人觉得《封神演义》满特别的,第八十九回上来这一段就在讲述人的无奈。人的无奈只局限在人的层面上——人们就只剩下一醉方休、及时行乐了,什么都没有了。

国家将亡 必有妖孽

话说姚庶良随后赶来,常昊乃是蛇精,纵马,脚下起一阵旋风,卷起一团黑雾,连人带马罩住,方现出他原形,乃是一根大蟒蛇。把口一张,吐出一阵毒气。姚庶良禁不起,随昏于马下。

常昊便下马取了首级,大呼曰:“今拏姜尚如姚庶良为例!”

众诸侯之内,不知他是妖精,有兖州伯彭祖寿纵马摇枪,大呼曰:“匹夫敢伤吾大臣!”

时有吴龙在袁洪右边,见常昊立功,忍不住使两口双刀,催开马,飞奔前来,曰:“不要冲吾阵脚!”也不答话。两骑相交,刀枪并举,杀在阵前。

六百镇诸侯俱在左右看看二将交兵。战未数合,吴龙掩一刀败走,彭祖寿随后赶来。吴龙乃是蜈蚣精,见彭祖寿将近,随现出原形。只见一阵风起,黑云卷来,妖气迷人,彭祖寿已不知人事,被吴龙一刀挥为两断。

众诸侯不知何故,只见将官追下去,就是一块黑云罩住,将官随即绝命。

这里就有意思了!当人中的妖怪跟人过手,想杀人的时候,它现出原形,它一现原形,人就完了。但是,仙中的妖怪不是,仙中的妖怪正好是得了灵气,想要修仙成神,如果(杀人)被打出原形之后,它就完了。这个“理”正好是反的。

我们看到“万仙阵”中的妖怪,只要它一露原形就全完了,因为它是借助人身要跳出去。妖怪不是,妖怪根本不是往上走的,它就是吃人的。所以妖、怪、鬼、兽现出原形的时候一定是杀人的。

中间以人为界线!那就取决于这个生命本身的方向。

“梅山七怪”他们没有师父,他们是在山洞里吸收日精月华出来的。那些蓬莱岛的炼气士是有师父的,他们尚存正的一面。所以通天教主也是正的,只不过其下那些生命不正。梅山七怪是妖。

这其中横在中间的是“人的身体”,所以通天教主的那些(徒弟)从来不毁人的,他们不去杀人,但是妖会杀人。这也对应着“相生相克”的道理;一切都是“阴阳互存”的道理。你都可以看到它上、下的层面。那中间的核心是人。

子牙旁边有杨戬对哪吒曰:“此二将俱不是正经人,似有些妖气。我与道兄一往,何如?”

只有修行的人能够降住人中的妖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多强的武功都没有办法。所以,人战胜不了妖怪。今天的共产党展现出来的就是妖怪的行为,所以你看到人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见吴龙跃马舞刀飞奔军前,大呼曰:“谁来先啖吾双刀?”

哪吒登开风火轮,使火尖枪,现三首八臂迎来。吴龙曰:“来者是谁?”

哪吒曰:“吾乃哪吒是也!你这业畜!怎敢将妖术伤吾诸侯!?”把枪一摆,直刺吴龙。

吴龙手中刀急架交还,未及三四合,被哪吒祭起九龙神火罩,响一声,将吴龙罩在里面。吴龙已化道青光去了。哪吒用手一拍,及至罩中现出九条火龙时,吴龙去之久矣!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地方,哪吒他的这一些宝贝只能对付那些神仙,除不了妖。妖太低、太脏,不配他除。所以看起来(九龙神火罩)罩住了,但是作为妖就能跑掉,这是有层面的。

换句话说,哪吒他们用的这些宝贝是对付“人之上的生命”,“人之下的”不能对付。这就是一个“生命境界”的问题。

常昊见哪吒用火龙罩罩住吴龙,心中大怒,纵马持枪,大呼曰:“哪吒不要走!吾来也!”

只见杨戬使三尖刀,纵银合马,同哪吒双战常昊。常昊见势不好,便败下阵去。杨戬也不赶他,取弹弓在手,随手发出金丸,照常昊打来。只见那金丸不知落于何处。哪吒后祭起神火罩,将常昊罩住——也似吴龙化一道赤光而去。

它们化光而走,同样有不同颜色,都应对那个七,连妖精都是这么对应的。只有人才有三魂七魄。三魂是指生命上、下——天、地、人三个层面。

“七”就是在时间点上的定数。原始古佛有七个,包括释迦牟尼佛。这是顺着时间安排来的。人如果三魂七魄没了,就死了;七魄一没了,时间就断掉了,人就死了。

袁洪见二将如此精奇,心下甚是欢喜,传令:“三军擂鼓!”袁洪纵马冲杀过来,大呼曰:“姜子牙!我与你见个雌雄!”

旁有杨任见袁洪冲来,急催开了云霞兽,使开云飞枪,敌住袁洪。战有五七回合,杨任取出五火扇,照袁洪一搧,袁洪已预先走了,止烧死他一匹马。

子牙鸣金,收队同营,升帐坐下,叹曰:“可惜伤了二路诸侯!”心下不乐。

杨戬上帐曰:“今日弟子看他三人俱是妖怪之相,不似人形。方才哪吒祭神火罩,杨任用神火扇,弟子用金丸,俱不曾伤他,竟化青光而去!”

只见众诸侯也都议论常昊、吴龙之术,纷纷不一。

且说袁洪回营,升帐坐下,见常昊、吴龙齐来参谒,袁洪曰:“哪吒罩儿、杨任的扇子,俱好利害!”

吴龙笑曰:“他那罩与扇子只好降别人,那里奈何得我们?只是今日指望拿了姜尚,谁知只坏了他两个诸侯,也不算成功。”

袁洪一面修本往朝歌报捷,宽免天子忧心。

且说鲁仁杰对殷成秀、雷鹏、雷鹍曰:“贤弟,今日你等见袁洪、吴龙、常昊与子牙会兵的光景么?”

众人曰:“不知所以。”

鲁仁杰曰:“此正所谓‘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今日他三将俱是些妖孽,不以人形。今天下诸侯会兵此处,正是大敌,岂有这些妖邪能拒敌成功耶!”

殷成秀曰:“长兄,且莫忙说破,看他后来如何?”

鲁仁杰曰:“总来吾受成汤三世之恩,岂敢有负国恩之理?惟一死以报国耳!”

话说差官往朝歌,来至文书房内,飞廉接本观看,见是袁洪报捷,连诛大镇叛逆诸侯彭祖寿、姚庶良,心中大喜,忙持本上鹿台来见纣王。

当驾官上台启曰:“有中大夫飞廉候旨。”

纣王曰:“宣来。”

左右将飞廉宣至殿前,参拜毕,俯伏奏曰:“今有元帅袁洪领敕镇守孟津,以逆天下诸侯,初阵斩衮州侯彭祖寿、右伯侯姚庶良,军威已振,大挫周兵锋锐。自兴师以来,未有今日之捷。此乃陛下洪福齐天,得此大帅,可计日奏功,以安社稷者也!特具本赍奏。”

纣王闻奏大悦:“元帅袁洪连斩二逆,足破敌人之胆,其功莫大焉!传朕旨意,特敕奖谕,赐以锦袍、金珠,以励其功。仍以蜀锦百疋,宝钞万贯,羊、酒等件以犒将士勤劳。务要用心料理,剿灭叛逆,另行分列茅土,朕不食言,钦哉!故谕。”

飞廉顿首谢恩,领旨打点解犒赏往孟津去。不表。

且言妲己闻飞廉奏袁洪得胜奏捷,来见纣王曰:“妾苏氏恭喜陛下又得社稷之臣也!袁洪实有大将之才,永堪重任。似此奏捷,叛逆指日可平,臣妾不胜庆幸,实皇上无疆之福以启之耳!今特具觞为陛下称贺。”

纣王曰:“御妻之言正合朕意。”命当驾官于鹿台上治九龙席,三妖同纣王共饮。

此时正值仲冬天气,严威凛冽,寒气侵人。正饮之间,不觉彤云四起,乱舞梨花。当驾官启奏曰:“上天落雪了。”

纣王大喜曰:“此时正好赏雪。”命左右煖注金樽,重斟杯斝,酣饮交欢。怎见好雪?有赞为证。

赞曰:
彤云密布,冷雾缤纷。
彤云密布,朔风凛凛号空中。
冷雾缤纷,大雪漫漫铺地下。
真个是:六花片片飞琼,千树株株倚玉。
须臾积粉,顷刻成盐。
白鹦浑失素,皓鹤竟无形。
平添四海三江水,压倒东西几树松。
却便似:战败玉龙三百万。
果然是:退鳞残甲满空飞。
但只见:几家村舍如银砌,万里江山似玉图。
好雪!真个是:柳絮满挢,梨花盖舍。
柳絮满挢,挢边渔叟挂蓑衣。
梨花盖舍,舍下野翁煨榾柮。
客子难沽酒,苍头苦觅梅。
洒洒潇潇裁蝶翅,飘飘荡荡剪鹅衣。
团团滚滚随风势,飕飕冷气透幽帏。
丰年祥瑞从天降,堪贺人间好事宜。

平白行来因过水 谁知敲骨丧其生

话说纣王与妲已共饮,又见大雪纷纷,忙传旨,命:“卷起毡帘,待朕同御妻、美人看雪。”

侍驾官卷起帘幔,打扫积雪。纣王同妲己、胡喜妹、王贵人在台上看朝歌城内外似银装世界,粉砌乾坤。

王曰:“御妻,你自幼习学歌声曲韵,何不把按雪景的曲儿唱一套,俟朕漫饮三杯。”

妲己领旨,款启朱唇,轻舒莺舌,在鹿台上唱一个曲儿。真是:婉转莺声飞柳外,笙簧嘹亮自天来。

曲曰:
才飞燕塞边,又洒向城门外。
轻盈过玉桥去,虚飘临阆苑来。
攘攘挨挨,颠倒把乾坤玉载。
冻的长江上鱼沉雁杳,空林中虎啸猿哀。
凭天降,冷祸胎,六花飘堕难禁耐!砌漫了白玉阶。

宫帏里冷侵衣袂,那一时暖烘烘红日当头晒,扫彤云四开,现青天一派,瑞气祥光拥出来。

妲己唱罢,余韵悠扬,袅袅不绝。纣王大喜,连饮三大杯。不一时雪俱止了,彤云渐散,日色复开。纣王同妲己凭栏,看朝歌积雪。忽见西门外有一小河,此河不是活水河,因纣王造鹿台,挑取泥土,致成小河,适才雪水注积,因此行人不便,必跣足过河,只见有一老人跣足渡水,不甚惧冷,而行步且快。又有一少年人,亦跣足渡水,惧冷行缓,有惊怯之状。

纣王在高处观之,尽得其态,问于妲己曰:“怪哉!怪哉!有这等异事?你看那老者渡水,反不怕冷,行步且快,这年少的反又怕冷,行走甚难,这不是反其事了?”

妲己曰:“陛下不知,老者不甚怕冷,乃是少年父母精血正旺之时交姤成孕,所秉甚厚,故精血充满,骨髓皆盈,虽至末年,遇寒气犹不甚畏怯也!至若少年怕冷,乃是末年父母,气血已衰,偶尔姤精成孕,所秉甚薄,精血既亏,髓皆不满,虽是少年,形同老迈,故过寒冷而先畏怯也!”

纣王笑曰:“此惑朕之言也!人秉父精母血而生,自然少壮,老衰,岂有反其事之理?”

所以其实这里面就讲了一个问题:妲己它是妖怪,实际它是动物(得了灵气),那动物它都懂得这“自然之法”。当它看见老人这种行为,它都能看到“老人的父母”应该是什么样;“年轻人的父母”应该是什么样。所以,动物都可以知道的自然之法,偏偏人,注重眼前的一切、现代的学说,却丢失了自己的本能。

换句话说,妲己那样的描述是(源于)他的生命本能。人也同样具备这种生命本能,也能够知道,而且完全可以说得通的(道理)。但是呢,现代的人没戏!根本理解不了。现代人都是在利益上(理解事、物),所以他看不出来年轻生孩子跟年岁大生孩子……这一段就讲述妖精的自然法则。

妲己又曰:“陛下何不差官去拏来,便知端的。”

纣王传旨:“命当驾官至西门,将渡水老者、少者俱拿来。”

当驾官领旨,忙出朝赶至西门,不分老、少,即时一并拿来。

老、少民人曰:“你拿我们怎么?”

侍臣曰:“天子要你去见。”

老、少民人曰:“吾等奉公守法,不欠钱粮,为何来拿我们?”

侍臣曰:“只怕当今天子有好处到你们,也不可知。”

正是:平白行来因过水,谁知敲骨丧其生!

纣王在鹿台上专等渡水人民。却说侍驾官将二民拏至台下回旨:“启陛下:将老、少二民拏至台下。”

纣王命:“将斧砍开二民胫骨,取来看验。”

左右把老者、少者腿俱砍断,拿上台看,果然老者髓满,少者髓浅。纣王大喜,命左右:“把尸拖出!”

可怜无辜百姓,受此惨刑!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败叶飘飘落故宫,至今犹自起悲风。
独夫只听谗言妇,目下朝歌社稷空。

后来这段故事成为纣王的十大罪状之一。他受妖之蛊惑,没有任何理由直接伤人。

天降大殃临孕妇 成汤社稷尽归周

话说纣王见妲己如此神异,抚其背而言曰:“御妻真是神人,何灵异若此!”

妲己曰:“妾虽系女流,少得阴符之术,其勘验阴阳,无不奇中。适才断胫验髓,此犹其易者也!至如妇人怀孕,一见便知他腹内有几月,是男、是女,面在腹内,或朝东、南、西、北,无不周知。”

纣王曰:“方才老少人民断胫验髓,如此神异,朕得闻命矣,至如孕妇,再无有不妙之理。”命当驾官传旨:“民间搜取孕妇见朕。”

奉御官往朝歌城来。

正是:天降大殃临孕妇,成汤社稷尽归周。

断胫验髓,那是纣王的残暴,而去把孕妇抓来断(胎儿)男孩、女孩,这是断其商朝民众的命脉,对不对!

没有杀孩子的。哪有杀孕妇的?!那就是说“没有后代了”。这就叫“断子绝孙”。其实就跟共产党做“人工流产”“计划生育”的概念是一样的。都叫作“大逆”。所以共产党的恶,远远超过纣王了。

但这里描绘的是:纣王是在妖的蛊惑下,才出现这种事情。

话说奉御官在朝歌满城寻访,有三名孕妇,一齐拿往午门来。只见他夫妻难舍,抢地呼天,哀声痛惨,大呼曰:“我等百姓又不犯天子之法,不拖欠钱粮,为何拿我等有孕之妇?”子不舍母,母不舍子,悲悲泣泣,前遮后拥,扯进午门来。

只见箕子在文书房共微子、微子启、微子衍、上大夫孙荣正议“袁洪为将,退天下诸侯之兵,不知何如?”只听得九龙桥闹闹嚷嚷,呼天叫地,哀声不绝。众人大惊,齐出文书房来,问其情由。见奉御官拉着两三个妇女而来

箕子问曰:“这是何故?”

民妇泣曰:“吾等俱是女流,又不犯天子之法,为何拿我女人做什么?老爷是天子之臣,当得为国为民,救我等蚁命!”言罢哭声不绝。

箕子忙问奉御官。奉御官答曰:“皇上夜来听娘娘言语,将老少二民敲骨验髓,分别浅深,知其老少生育,皇上大喜。娘娘又奏,尚有剖腹验胎,知道阴阳。皇上听信斯言,特命臣等取此孕妇看验。”

箕子听罢,大骂:“昏君!方今兵临城下,将至濠边,社稷不久丘墟,还听妖妇之言,造此无端罪业!左右且住!待吾面君谏止。”

箕子怒气不息,后随着微子等俱往鹿台来见驾。

且说纣王在鹿台专等孕妇来看验,只见当驾官启曰:“有箕子等候旨。”

王曰:“宣。”

箕子至台上,俯伏大哭曰:“不意成汤相传数十世之天下,一旦丧于今日,而尚不知警戒修省,造此无辜恶业,你将何面目见先王之灵也?!”

纣王怒曰:“周武叛逆,今已有大帅袁洪足可御敌、斩将覆军,不日奏凯。朕偶因观雪,见朝涉者,有老、少之分,行步之异,幸皇后分别甚明,朕得以决其疑,于理何害?

所以纣王觉得杀人很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今朕欲剖孕妇以验阴阳,有甚大事?你敢当面侮君,而妄言先王也!”

箕子泣谏曰:“臣闻人秉天下之灵气以生,分别五常,为天地宣猷赞化,作民父母。未闻荼毒生灵,称为民父母者也!且人死不能复生,谁不爱此血躯?而轻弃以死耶!今陛下不敬上天,不修德政,天怒民怨,人日思乱,陛下尚不自省,犹杀此无辜妇女,臣恐八百诸侯屯兵孟津,旦夕不保。一旦兵临城下,又谁为陛下守此都城哉!只可惜商家宗裔为他人所掳,宗庙被他人所毁,宫殿为他人所居,百姓为他人之民,府库为他人之有,陛下还不自悔,犹听妇女之言,敲民骨,剔孕妇,臣恐周武人马一到,不用攻城,朝歌之民自然献之矣!军民与陛下作仇,只恨周武不能早至,军民欲箪食壶浆以迎之耳!虽陛下被掳,理之当然,只可怜二十八代神主,尽被天下诸侯所毁,陛下此心忍之乎?”

所以,商有二十八代神主,上、下传这么多。当初女娲想教训纣王,但纣王还有二十八年(天命)。二十八对应二十八星宿——从里到外——从纣王的人身,一直到二十八星宿顶点。

纣王大怒曰;“老匹夫!焉敢觌面侮君,以亡国视朕,不敬孰大于此!”命武士:“拿去打死!”

箕子大叫,曰:“臣死不足惜,只可惜你昏君败国,遗讥万世,纵孝子慈孙不能改也!”

只见左右武士扶箕子方欲下台,只见台下有人大呼:“不可!”

微子、微子启、微子衍三人上台,见纣王俯伏,呜咽不能成语,泣而奏曰:“箕子忠良,有功社稷。今日之谏,虽则过激,皆是为国之言。陛下幸察之!陛下昔日剖比干之心,今又诛忠谏之口,社稷危在旦夕,而陛下不知悟,臣恐万姓怨愤,祸不旋踵也!幸陛下怜赦箕子,褒忠谏之名,庶几人心可挽,天意可回耳!”

纣王见微子等齐来谏诤,不得已乃曰:“听皇伯、皇兄之谏,将箕子废为庶民!”

妲己在后殿出而奏曰:“陛下不可!箕子当面辱君,已无人臣礼,今若放之在外,必生怨望。倘与周武构谋,致生祸乱,那时表里受敌,为患不小。”

纣王曰:“将何处治?”

妲己曰:“依臣妾愚见,且将箕子剃发囚禁为奴宫禁,以示国法,使周人不敢妄为、臣下亦不敢渎奏矣!”

纣王闻奏大喜,将箕子竟囚之为奴。

微子见如此光景,料成汤终无挽救之日,随即下台,与微子启、微子衍大哭曰:“我成汤继统六百年来,今日一旦被嗣君所失,是天亡我商也,奈之何哉!”

微子与微子启兄弟二人商议,曰:“我与你兄弟可将太庙中二十八代神主负往他州外郡,隐姓埋名,以存商代禋祀,不令同日绝灭可也!”

微子启含泪应曰:“敢不如命!”

于是三人打点收拾,投他州自隐。后孔圣称他三人曰:“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谓“殷有三仁是也!”后人有诗赞之。

诗曰:
莺啭商郊百草新,成汤宫殿已成尘。
为奴岂是存商祀,去国应知接后禋。
剖腹丹心成往事,割胎民妇又遭迍。
朝歌不日归周主,可惜成汤化鬼燐!

话说微子三人收拾行囊,投他州去了。

纣王将三妇人拿上鹿台,妲己指一妇人:“腹中是男,面朝左胁。”一妇人:“也是男,面朝右胁。”命左右用刀剖开,毫厘不爽。又指一妇人:“腹中是女,面朝后背。”用刀剖开,果然不差。

我跟大家说过,十年前我见过这样的人:三十多岁的伊朗人。她自己说有两个鬼上她身上,我告诉她:“如果你信的话,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不能再乱来了。”

没用!挺难的。因为当那东西上去(她身上)之后,她觉得自己挺有本事。那时候,哪家女人怀孩子,她一看就知道。而且,那鬼上谁身上,她都知道。

但是鬼只要上这女人身上,这女人就非常阴邪下流、胡来。我跟大家解释过色鬼,可能就跟这个有关。那鬼离开之后,她就躺在地上吐白沫;人就是一滩泥。她自己也跟我说:“好像离不开他。”

当那鬼一上她身,她力大无比,精神十足,实际那鬼吸她的精华。今天很多人是这样,所以你看有些人跟共产党在一块儿,人说他像“战狼”,真是狼!搞不好真是鬼。他的眼神跟做法让普通人感觉到恐惧和寒气。只有招这些东西才会这样。

我跟大家也解释过,通天教主的门下也是动物,但那些动物是有师父的,他是在修行的过程中获得人身,不轻易放弃人身,所以被打出原形他就完了,但是他的境界本身还在。如果他境界不在的话,那文殊菩萨为什么骑着青狮;为什么普贤菩萨骑着象;观世音菩萨骑着犼!他们本身就是有神兽的概念在。但是,即使是神兽,想提高境界,他要转换(转世投胎)成人的身体,才能修行上去。

蛇精、狐狸精、黄鼠狼这些动物是它窝在山洞里得了日月精华(垛起来的人体),“梅山七怪”就是它们在峨眉山洞里得了日月精华。它们不窃取人体精华,而是窃取人体,就像妲己一样(被窃了肉身)。

但是,狐狸精就是狐狸,我们说“狐黄白柳”那真的不是人。可能习近平身边有一些,不是魔,是这个东西。

纣王大悦:“御妻妙术如神,虽龟筮莫敌!”自此肆无忌惮,横行不道,惨恶异常,万民切齿。当日有诗为证。

诗曰:
大雪纷纷宴鹿台,独夫何苦降飞灾?
三贤远遁全宗庙,孕妇身亡实可哀。

话说当日刳剔孕妇,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次日,有探事军报上台来:“有微子等三位殿下,封了府门,不知往何处去了。

纣王曰:“微子年迈,就在此,也是没用之人。微子启弟兄两人就留在朝歌,也做不得朕之事业。他去了,又省朕许多烦絮。即今元帅袁洪屡见大功,料周兵不能做得甚事。”

纣王为什么这样?他是“独夫”了,他连家里的人全都不管了。

遂日日荒淫宴乐,全不以国事为重。在朝文武不过具数而已,并无可否。

那日招贤榜蓬下,来了二人,生得相貌甚是凶恶。一个面如蓝靛,眼似金灯,巨口獠牙,身躯伟岸。一个面似瓜皮,口如血盆,牙如短剑,发似朱砂,顶生双角,甚是怪异。往中大夫府谒见。

那时候人、神同在,其实也有妖,一般的人看见这个东西会害怕,但还能接受。现在马路上走两个这样的,人不能接受了。

飞廉一见,甚是畏惧。行礼毕,飞廉问曰:“二位杰士是那里人氏?高姓?何名?”

二人欠身,曰:“某二人乃大夫之子民,成汤之百姓。闻姜尚欺妄,侵天子关隘,吾兄弟二人愿投麾下,以报国恩,决不敢望爵禄之荣,愿破周兵,以洗王耻。子民姓高,名明。弟乃高觉。”

通罢姓名,飞廉领二人往朝内拜见纣王,进午门径往鹿台见驾。

纣王问曰:“大夫有何奏章?”

飞廉奏曰:“今有二贤高明、高觉,愿求报效,不图爵禄,敢破周兵。”

纣王闻奏大悦,宣上台来。

二人倒身下拜,俯伏称“臣”。王赐平身,二人立起。纣王一见相貌奇异,甚是骇然:“朕观二士真乃英雄也!”随在鹿台上俱封为“神武上将军”。

二人谢恩。王曰:“大夫与朕陪宴。”

二人下台冠带了,至显庆殿待宴,至晚谢恩出朝。次日旨意下,命高明、高觉同钦差解汤羊、御酒往孟津来。

“梅山七怪”不是七个一次来,是一对、一对来。

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们上回已经说到八十六回,其实这几回呢,我以为都是过程,因为大的戏其实都结束了。那中间哪,就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奎。这里面埋了一些伏笔、隐喻。
  • 第八十五回,神仙们都归位了,只剩下不同的动物种类在人间祸乱。过了五关之后,都是动物、妖、兽这些乱七八糟的出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