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五)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莲译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湿壁画,1512—1514年作,底宽660cm,位于梵蒂冈宫伊利奥多罗厅。(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32
【字号】    

接上文

《博尔塞纳的弥撒》

随后,在继续为梵蒂冈宫各居室作画的过程中,他绘制了奥尔维耶托(Orvieto)圣体奇迹、也称博尔塞纳(Bolsena)圣体奇迹的场景【注1】。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弥撒,当他看到圣体因他的不虔诚而渗出鲜血,羞愧得面色发红。他的眼中满是畏惧,在聆听讲道的信众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几乎在颤抖,手势透露出人在这种情形下会感到的惊恐。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1。(公有领域)

在神父周围,拉斐尔画了姿态各异的许多人物,有的在做弥撒,有的跪在台阶上;所有人都为这桩怪事感到困惑不解,做出各种优美绝伦的动作;无论男女,都流露出愧疚自责的神情。一位妇女怀抱孩子坐在场景底部的地上,听到另一人向她讲述发生在神父身上的事,她以奇妙的姿态转过身,那种女性的优雅非常自然、栩栩如生。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2。(公有领域)

在另一侧,他画了听弥撒的教宗儒略二世,还画了枢机主教圣乔治(Cardinal di San Giorgio)和许多其他人的肖像。他还因势乘便,在窗户旁边画了一段台阶,使得所有部分浑然一体——不,就好像如果没有窗子占去的空间,作品反而不完整了。可以这样说,在绘画场景的构思与布局方面,没人比拉斐尔更恰到好处、明确清晰,并且驾轻就熟了。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3,听弥撒的教宗儒略二世。(公有领域)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4,中间转头者为拉斐尔自画像。(公有领域)

《解救圣彼得》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湿壁画,1514年作,底宽660cm,位于梵蒂冈宫伊利奥多罗厅。(公有领域)

拉斐尔在对面墙上描绘的另一场景也体现出这种才赋,画的是圣彼得落入希律王(Herod)手中,被收入铠甲卫兵把守的监牢中。这幅画展现了他对建筑物的驾驭和对牢房形制的把握——这种判断力带给他之后的追随者更多的困惑。事实上,他的画中更多的是美感,这是因他一直致力于忠实再现故事题材,并且在画中描绘祥和美好的事物。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1。(公有领域)

从这幅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森然可怖的监狱中,老彼得被铁链绑在两名士兵中间,狱守们陷入沉睡,天使耀眼的光芒划破浓黑的夜晚,让监牢中的一切无所遁形,并将士兵的铠甲照得闪闪发亮——虽然是画出来的,那种夺目的光泽却仿佛比真的铠甲还要真实。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2。(公有领域)

同样的艺术天才亦表现在圣彼得的动作姿态中。当彼得脱出锁链,在天使陪伴下离开监牢走向自由时,人们从圣徒的脸上看到一种信念,即这只是一场梦,并非现实。牢房之外全副武装的卫兵听到铁门响声,表现出惊恐错愕,一个手持火把的哨兵唤醒同伴,当他用火把照明时,火光映照在所有兵士的铠甲上;火光没有照到的地方,都笼罩在月色中。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3。(公有领域)

拉斐尔将此场景画在窗子上方,让墙面显得更暗了;当你注视画面时,强光照在你的脸上,自然光与画中夜景的各种光线争相辉映;火把的青烟、天使的辉光和夜晚浓黑的阴影都是那样自然逼真,他惟妙惟肖地传达出这一精妙构思,你简直无法相信这全都是画出来的。

画中可以看到铠甲上的阴影、其它投影与反光,还有光亮中弥漫的烟气,一切都被最深暗的色调衬托得那样好,真的可以说他是大师中的大师;在描绘夜晚的所有画作中,这是最逼真、最神妙、也是举世公认最为稀有特别的一幅。(待续)

译者注:
【注1】1263年,一位德国神父——布拉格的彼得(Peter of Prague)朝圣途中在博尔塞纳落脚,他对祝圣过的面饼和酒(圣体)变成基督体血的“变质说”素有怀疑。弥撒中,他刚一念祝圣经文,就有圣血从圣体内冒出,流过手臂,又流到祭台和九折布上。教宗乌尔班四世正在奥尔维耶托,听到神父的报告宽赦了他,并下令修建了该镇的主教座堂,将浸血的九折布存入圣龛,以纪念这一神迹。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查茨沃斯庄园是英国最受欢迎的庄园之一,也是电影《傲慢与偏见》中达西庄园的取景地点。查茨沃斯庄园位于英国的地理中心,有着大花园和林地、凉亭小屋和壮观的水景设计,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座气派稳重的巴洛克宅第。
  • 若要列举世界上三位最伟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脑海中的可能就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多那太罗(Donatello)和吉安‧洛伦佐‧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贝特尔‧托瓦尔森(Bertel Thorvaldsen)这位雕塑家吗?托瓦尔森相信,成为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唯一的途径就是遵循古典艺术。于是,他成为当代最优秀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参加一场这样的聚会,宾客中有许多您非常敬仰的伟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这时要拍一张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您会怎么替照片构图呢?
  • de Gournay的总部设于伦敦,以豪华客制的手绘壁纸闻名,致力于将房间的墙面打造成像高级时装一样的精美。有趣的是,他们享誉国际的壁纸产品竟源自于中国的传统工艺,在美丽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纸背后,隐藏着一段复兴中国手绘丝绸工艺的故事。
  • 列奥纳多的离去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无比悲痛,因为从未有人给绘画带来如此高的荣耀。他俊美夺目的外表能为每一个忧虑的灵魂带来宁静;他辩才无碍的言辞可以折服最为顽固的头脑。他的体力可以压住爆发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拧弯门铃铁环或马蹄铁,就像它们是铅制的一样。他是如此宽宏大度,身边聚集了众多朋友,只要其拥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论贫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笔一画让最卑微平凡的处所熠熠生辉;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让佛罗伦萨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礼物,而他的辞世则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量的损失。
  • 列奥纳多新圣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厅”(Sala del Papa)的墙上绘制《安加利之战》(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图,以表现米兰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将尼古洛‧皮钦尼诺(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构思了一群骑兵争夺军旗的场面,他设计这一场面时的奇思异想,公认此画为技巧高超的杰作。
  • 圣维特大教堂座落于布拉格西侧的山丘上,俯瞰着这座古城。圣维特大教堂建于14世纪,当时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紧接在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之后。许多君王在这座雄伟的哥德式教堂中接受加冕、举行婚礼及入葬仪式,里面也藏有无数的国家宝藏。
  • 那些看到列奥纳多制作的巨大黏土模型的人发誓说,他们从未见过比这更优美、更精湛的东西;这件模型一直保存到法国人跟随法王路易开进米兰、将其打成碎片。他为这件雕塑做的一件公认完美无瑕的蜡制小模型也佚失了,同时丢失的还有他通过研究创绘的一本马匹解剖学图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