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54)新楼工地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新楼工地

因谭文琪的引荐,认识了一家小建筑公司的梁先生和李X曾建筑师楼的陈先生。梁先生关照的工程不多,规模也不大,大部分是青山道汀九路段的生力啤酒厂的加改小工程;陈先生那边暂时未有成效。再透过梁先生认识黄建筑师和徐建筑师。

我早就厌倦小打小闹的装修电器工程,而很向往建筑地盘工程。小规模的装修工程不能容纳更多的工人,且进度时松时紧,而大楼的配电工程,单价虽低但量大,合起来的工程费很可观,执行时也极具弹性。

一项小工程像冤魂一样缠住你,因为人手少而不敢同时承接另一单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出去,因为这样很容易被人抢走客户,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却未必能有下一单工程衔接,被动至极。

第一个地盘工程是九龙城的一座六层唐楼,无电梯无水泵装置,可是因为对申请供电的手续和程序一无所知而忽略了,导致完工期推延了四个月,所幸并没有受到客户的苛责和处罚。

这是我唯一一单延误的工程,也是第一次制作原理图纸并提交供电力公司批准。当然图纸的质素惨不忍睹,可是却得到极宝贵的教训和经验。

第二单工程竟然是一幢21层高的商业大楼,面积虽小但五脏俱全。在这里首次接触后备发电机,也还是劳烦旧老板穿针引线介绍供应商,不过因为公司的生意额不足,没有本钱或可以说没有资本,以致周转不灵而无法清偿购买发电机的货款。最后只有为对方以工程费偿还:专门做发电机输出尾线的接驳工程。

不过也有好处,对后备发电机的整个安装流程有了深刻了解,也接触到发电机并车运转的安装,从中了解到所谓并车运转时那中性线频率的重要性,搞不好会爆车的。也明白资金控制的重要性,也更明白客源的难求。

同年唐山大地震死了几十万老百姓。

周恩来和毛泽东同年死了,死得好!死得迟了!早死早好!

美国在南越打了败仗要撒出,北越统一了越南引发南越人的逃亡潮,被称为越南难民,能抵港的被收容在屯门难民营,后期还触发了北越人的逃亡,被称为越南船民。

有天晚上突然感觉到好像胃痛,整晚不得好睡,捱到天亮急忙看医生,一针下去不到10分钟,好了!

三祖母病了,还很严重,俗称中风,实际是爆了血管。半身不遂、初期行动不便,慢慢地只能卧床,生活不能自理,越来越严重,有一次还是我背着她上的士去就诊的。

整整三年都是四叔侍奉在床前,实至名归的孝子、老好人!三祖母和四婶本就婆媳不和,不可能指望四婶侍奉婆婆。

接到四叔电话,老人家走了,结束她劳碌的一生走了!我觉得四叔和三祖母双方都得到了解脱。

陈先生给我介绍程先生,他是另一家建筑师楼的结构工程师,祖籍顺德,非常好人,在他力所能及,他控制下的工程都和我扯上了关系。

位于太子道的一座十多层商住大楼配电工程便是由我设计、提供图纸与电力公司审批、执行工程、自行设计组装总开关配电柜,包括中央电视天线和门禁系统一条龙制作,这使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个清楚认知。

还有几家建筑公司也帮我打通了关系,在他心脏病突发辞世前,关照了我好几个稍具规模的地盘,使我在行业中稍稍有了一点名气、一点知名度。

地盘工程慢慢多了,希望以后更兴旺,能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吧!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开那些图纸,看到当初的绘图技巧有多么惨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与日俱增,而工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 老妈经常给他们说家族的故事,曾感叹地说:二战时粮食紧张、物价昂贵,心中盼着以后会好过些吧?不料共产党来了之后更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