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泄露内部文件的上海安洵 靠山是谁?

人气 7961

【大纪元2024年02月26日讯】与中共公安部有密切业务关联的私人中国网络安全公司——安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I-Soon,下称安洵)的内部文件,日前在海外Github网站被泄露,文件被国际专家普遍认为可信。中共对内维稳和对外渗透的黑客行径由此引起国际关注。

在我看来,这起内部文件泄露事件,不只是简单的因为安洵内部分赃不均引发的内讧,还有中共公安系统乃至更高层的内斗间接引发。

谁是安洵靠山?

2月下旬曝光的安洵文件,包括数百页合同、营销演示文稿、产品手册以及客户和雇员个人信息,还有高管之间、员工之间的聊天记录。在文件曝光几天之后,中共外交部称“不了解”,并声称中方“反对并依法惩处任何形式的网络攻击”。这种回应让人发笑,中共看来也不敢说那些文件是假的。

安洵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上海,据已泄露的安洵CEO吴海波与二把手陈诚的工作聊天记录,吴海波说来自公安的项目占公司总销售项目数的2/3。

已被删除的安洵的“业务服务”网页显示,2013年,安洵成立了APT网络渗透方法研究部,合作伙伴包括各级公安机关,包括公安部、10个省级公安厅、40余个市级公安局。自2019年以来,它就是公安部公开的“官方供应商”之一。

中共的黑客人马也自命为“红客”,但他们只是“技术工”,听命于政治操盘者,谁掌管网安领域,他们就为谁卖命。熟悉中共体制的人士都会知道,安洵能在全国范围拿到公安系统的业务,必须是在公安部或更高层面有靠山人物。

到底中共高层谁是安洵的靠山?

根据安洵简介中的大事记,2010年上海安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当时的中央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公安部长是孟建柱,两人都是江派,孟建柱更是上海帮代表人物。中共的官商勾结中,一些私企因应一些政府新项目的需求突然成立,本身就是充当“白手套”的,日后向高官输送利益。上海的安洵,背后最大可能站着的就是发迹于上海的孟建柱。孟建柱近年已失势,旧部势力也遭清洗,这是后话。

孟建柱在2012年至2017年是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这期间郭声琨任公安部部长,郭同样是江派。这段时间安洵发展迅速。2013年,成立安全研究部门、成立APT网络渗透研究部门;2015年成立四川全资子公司、成立产品研发中心;2016年获得融资;2017年入选国家安全部指定供应商目录、成立云南子公司。

2017年11月之后,赵克志任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法委书记是郭声琨,公安部对安洵的支持持续。2018年12月,安洵完成A轮融资;举办首届“全国网安技术培训”,举办首届安洵杯校园CTF比赛;自称“获中央与公安部领导的认可表彰”。

2019年正式入选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第一批列装单位,获得CISP-PTE(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认证)授权培训资质。2020年成立江苏分公司、成立安洵学院、取得军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二级保密资格”;入选2020中国网络安全产业100强。

不过,安洵自2020年起,伴随着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和中共内斗加剧,就走向下坡路。

伴随疫情和公安部大清洗 安洵走下坡路

在孟建柱、郭声琨先后掌公安部期间,也是孟建柱大秘孙力军发迹和全国布局的时间。孙力军同样出身上海,后历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公安部副部长。目前未知孙力军与安洵的直接关联,但官方反腐信息显示,各地省市公安一把手中,多有孙力军的势力,他们也与安洵的业务有关。

现任党魁习近平的政法委亲信陈一新2020年起对政法系“大清洗”,同年4月孙力军被抓,中共公安系统持续震荡。“孙力军政治团伙”被揪出,包括公安部前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上海市前公安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前公安局长邓恢林、山西省前公安厅长刘新云以及江苏省政法委前书记王立科等人。

习近平另一心腹王小洪,2018年3月开始担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逐步扩权。王小洪2022年6月正式取代赵克志掌管公安之后,将全国31个省份的省级公安厅厅长全部换了一遍,下边的公安官员也跟着大调整。大批在孟建柱、郭声琨、赵克志时期上位的公安官员或落马,或被贬,或被调出公安系统,换上王小洪的人。

陈一新则在2022年10月已掌管同样与安洵有关系的国安部。

从员工聊天记录可见,安洵自2020年起,财务和人事上问题增多,包括员工薪金水平不足和奖金未能发放引起的怨言,核心员工跳槽、全国各地的业务收款难等等。

一名中层干部提到:“去年(2020)其实因为疫情,公司整体亏损大概400万左右,有些款都没回来,像拉萨和陕西的都没付。”

我们知道,中共前三年封控政策,对各行业造成重创,对安洵这类公司的影响,应该就是客户出现困难,款收不回来,但如果欠款的是公安系统,就可能另有原因。

四川安洵2022年的台账显示,公司参与政府的项目多靠垫款,在扬州、晋城、景德镇几地的垫款较多,还有一些地方因为换领导,项目暂缓验收。

这些情况,一方面可能说明这几年中共地方财政困难,公安部门更有理由拖欠款项;另一方面主要就是公安人事大清洗,对于企业收款也造成影响。

吴海波在2020年9月15日和二把手聊天时提到,就公司的困难,公安部里面的领导告诉他,让他再坚持下。“昨天部里面领导说,让我再坚持下。”他还说,“(部领导)说后面要扶持。”

我们不知道这里说的部领导是谁,但可以猜测的是,当时公安系统正在进行“整风”运动,这个有份接受安洵利益输送的部领导也自身难保,只能用这些话来暂时安抚吴海波。

中共负责信息安全的部门是公安部十一局,即网络安全保卫局。安洵高管2020年的内部聊天记录提到直接打交道的是十一局下边的10处和24处。在业务合作方面,安洵的合作者还有国保局(政保局)和国安部,而更具体的是各地的公安厅、局,而各地与安洵合作,这些业务的得来,主要因为安洵在公安部有靠山。

外泄材料显示,安洵后边的支持者,除了公安部,也包括中共国安部和军队、军工部门,它还被定为“军民融合企业”。按中共的潜规则,关照安洵的党国大领导必然可以影响更广,从公安到国安和军方。如果排除习近平,上届常委中,分管军民融合的常务副总理——上海帮的韩正也可能性是安洵的靠山。

中共内斗催生2024年首个“黑天鹅”

从安洵内部对话记录看,近两年,很多离职员工心怀不满。外界据此认为,是公司内讧导致有人向外做报复性爆料,且相关人士在公司内部级别也不会低。但笔者认为,间接造成这次事件的,应该是中共高层内斗,安洵靠山失势后,公安人事也大换班,该公司经营因而出现危机,才有内讧发生。

2月22日,有消息指,中共当局正在调查泄密事件。23日,Github网站上的最初爆料随即被移除,但当天稍晚就有另一份复制版本出现。这说明爆料者有所准备,反水者或已经安全逃到海外。

当下中共陷入内外交困,以至三中全会都延期未开。中共党魁习近平早前还亲自对美国放软态度,试图减轻压力。安洵事件突如其来,曝光了中共黑客行为是全球威胁以及其政商勾连运作的黑幕,美国政府也已开始梳理安洵泄露文件。中共始料不及,正在秘密调查和试图“灭火”,然而火已烧透红墙。

之前许多人猜测2024年中共的黑天鹅事件是什么,安洵内部文件泄露应该算是头一个。随着中共内斗加剧,还可能催生更多的“黑天鹅”。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上海安洵大泄密 曝中共如何网攻西方
安洵高管内部对话曝光 公司2/3业务来自公安
专家:安洵事件警示中共骇客是全球威胁
安洵泄密 专家析中共黑客监控及渗透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