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窗景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7日讯】窗外的景色犹如赫曼‧赫塞笔下的提契诺,充满乡野淳朴的气息。我倚窗俯视此景,视线却也没多作停留,除了手中一杯梅茶外,穿着短裤的我脚已起满了鸡皮疙瘩,因此我走回房间。

经过了一番大扫除,整间寝室焕然一新。除了地板仔细扫擦干净外,阳台那条久乏人问津的走廊也一砖一砖的擦拭清洁,甚至阳台护墙及其上的钢管围栏都不放过,刷洗了洗手台,擦了浴室的地板,清洁了马桶,镜台也清理一番,终于大功告成,整间房间明亮起来。

梅茶无味,那话梅早已泡烂。我喝了一口,心情并不因此而糟蹋,即使我看着水烂脱皮的梅子,在茶水中像一颗缩小50倍的心脏,没有生鲜活跳,没有垂死挣扎,只是浮着,黏着一身没有生命的果肉,甚至不再是肉,而只是片片死皮,这种奇情美景,我的心情依旧是淡淡的愉快。

天气很好,衬着一屋的轻柔音乐,我在出门与不出门之间斟酌着。读够了书,沉醉在书中构建出的自然甘甜味中,我阖上书本,静静让Tommy Page的歌声渗透进我的每一吋肌肤。他的声音有一种“情绪大补帖”存在,注入你心中,你说不出是喜是悲,但却灌进泉泉的感动,是那种矛盾式语法制成的美感之一:心中不生任何情感,却有满怀情感的感受。

今天似乎是柔情感性的一天,粗鄙的言语浮不出唇畔。暂时就这么安和的过这个星期五吧。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92至2002,大法在世间洪传十周年!这是难忘的十年,幸运的十年!垂死的人们青春焕发,年少的人群心灵净化,瘫痪的父母健步如飞,下滑的道德从新升华,千万人晨炼齐唰唰,涣散的社会获新法。哈哈!好年华!赶上洪传的法轮大法。
  • 【大纪元5月17日讯】布禄崙鸣远中文学校于今年母亲节前夕──五月十一日﹐举行以颂扬母亲的慈爱和伟大为主题的诗歌散文朗诵比赛﹐全校有五十二位学生参加﹐他们以深情的深情的朗诵去庆祝母亲节。与会的有师生家长四百多人。
  • 小溪是陕北一位写散文的朋友的名字。
  • 斯特娜夫人,美国人,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语言学教授,毕业于拉德克利夫女子大学。斯特娜夫人有个女儿,名叫维尼夫雷特。在母亲的训练下,女儿从3岁起就会写诗歌和散文,4岁便能用世界语写剧本。她的诗歌和散文,从5岁起被刊载在各种报刊上并汇集成书,博得了广泛的好评。
  • 文学家巴金早已死去了。曾经风靡一时的《家》、《春》、《秋》,都是1949年以前的作品。49年以后直至66年,连巴金自己都承认,未能弄出一篇满意的东西。“文革”之后,他倒是用8年时间写成150篇《随想录》。巴金自以为那是他一生的总结,颇有些老当益壮回光返照的自负。据说中国学术界也认可它是一部“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的“讲真话的大书”,是代表当代中国文学最高成就的散文巨作。但若允许本读者也讲句“真话”的话,那么据我亲自恭而敬之捧读的经验,除了“失望”二字,实在找不到更礼貌的恭维。
  • 在一千三百多年前,中国的唐朝,是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同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

    乌飞兔走,沧海桑田,中国的许多朝代都好比流星一般匆匆而逝。但初唐时期的“贞观之治”却如一轮皓月,照亮了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她无论是在文化、经济、农业、手工业、商业、交通等各个方面,都远远地超越了以往所有的时代。而唐诗的丰盛,散文的复兴以及传奇的成熟,瞬间把人类的文学史推上了辉煌灿烂的顶峰。随之而来的音乐、舞蹈、书法、绘画、造像、建筑、冶金、制瓷、纺织、印刷、酿酒、焙茶…… 多元纷呈,绚丽夺目,达到了盛况空前的地步。使人类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各民族称她为“盛世天朝”。

    我们愿循着历史的足迹,把这幅“天朝”的画卷慢慢地展开,将她迷人的光彩再现读者面前。

  • 散文是心灵的写照。
  • 作品曾获无数奖项之北美洛杉矶矶华文作协前会长﹑现任监事蓬丹继年初散文集“人间巷陌”后将出版第十部新书“诗书好年华”。
  • 操场一角,我们围成一圈,盘腿打坐。也不管蓝天蔼蔼地瞧着;走过的人们投以诧异的眼神瞅着。壹志凝神,宛若静止在另外一个时空,不问世俗的一群。
  • 哈立希岛上,姐姐爱尔克,每夜每夜都燃着一盏灯。灯光就亮在她的窗前,她要用这灯光来给她航海的兄弟指路,她怕他那远航的兄弟找不到回家的门。可是直到可怜的姐姐爱尔克失望地进了坟墓,她也没能等到那个出远门的兄弟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