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六)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8日讯】“你能不能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看到‘真善忍’背后的奥妙是什么?”刘颖说。

我想了一下说,“这三个字背后奥妙无穷,我举一个例子吧。曾经在网络上有人提出问题说,既然你们讲‘忍’,现在为什么还要去天安门呢?在家里忍着不就得了?这就是表面上看这个‘忍’字了。我也可以反问一句,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而那些真正挺身而出的人他们要因此‘忍受’多少痛苦?可能会失去工作、住房、退休金、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为真理可以舍尽一切个人利益并有勇气去承担一切后果,这种气概没有大忍之心能做得到吗?同时呢,这个‘忍’中又包含着‘真’和‘善’,因为他们确实是出于善心去讲真话。”

“杨帆,”张剑说,“我上次和你说的我们家旁边那个因为上访而被警察看起来的人实际上是我一亲戚。他们家的人因为他要出去上访而觉得很痛苦,明摆着是肉包子打狗,那你说他是不是对他自己的家人就不够善呢?”

“我记得小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一些宣传中的英雄,为了救落水儿童而献出生命的,你说这些烈士给自己的家里人带来多大痛苦,他们的行为可以算做善举吗?我说的意思就是,你看到你这个亲戚出去上访,如果你知道他这种行为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意味着什么,你就觉得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是说不明真相的人像落水儿童一样危险吗?”张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好像语不惊人死不休哈,”我笑了一下说,“神的存在与否确实是形而上的问题,当然我认为神是存在的,而且不会因为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他就不存在了。真正信仰法轮功的人,他们应该也是这个想法吧。我记得在《圣经》里讲到耶稣受难的问题。当时审判耶稣的巡抚叫彼拉多,他反复查验,发现对耶稣的所有指控都没有证据。彼拉多不想草菅人命,就想按照每逢节日就释放一个刑犯的惯例将耶稣释放,但犹太人宁愿释放一个杀人强盗也不肯放过耶稣。彼拉多最后无奈地当众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那些犹太人就喊着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犹太人这个罪犯得太大了,因此,他们世世代代都必须为自己的恶行承担全部责任。历史都是有原因的,耶稣没有进耶路撒冷之前,他就对他自己的死以及犹太人的这些经历做过预言了。害一个觉者的罪就这么大。当人被中共现在的宣传机器欺骗的时候,他会在不知不觉中反对佛法,这对人来说可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沉吟了一下说,“我相信是这样的。”

“我有两个问题,”曹宁说,“第一,你是否相信李洪志先生是和释迦牟尼一样的佛;第二,佛既然是慈悲的,那人在被骗的情况下反对了佛法,怎么会是很严重的问题呢?”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我就睁开了眼。虽然感觉很困,我还是坐了起来,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看父母是否回来了。
    “喂,”那边是妈妈接起了电话。
  •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璐璐回我父母家的时候,看到楼下停着一辆贴着黑膜的桑塔纳,看不清里面是否坐着人,车牌号是“京O”。看来警察再次开始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
  • “我还以为你不炼了呢,” 曹宁说,“我对法轮功不太了解,也没法评论。不过我看电视里的宣传,我倒觉得十有八九可能是假的。要是真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就不会在社会上传得那么广了,而且用不着政府这么宣传,在刚刚开始出来的时候,老百姓就该举报了。除了你,我还有两个朋友也炼功,我看他们人都挺好的,工作认真,精神也很正常。”
  • 我发现人类文明每次出现划时代的进步都与两个方面的突破有重大关系:一个是对物质的认识,一个是对能量的掌握。离开这两者,发展出来的那都不能称其为科学,而仅仅是技术。”
  • “嗯,我可能没说清楚,”我说,“生命的构成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说97年科学家搞出一头克隆羊,用的是一头母羊的体细胞。为什么一个细胞就可以克隆出一只羊呢?因为那个细胞中包含了其母体全部的遗传信息。你想,象绵羊这么复杂的哺乳动物,怎么会把全部遗传信息放入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细胞中呢?这是人能够认识到的,其实比细胞更小的粒子成分中还包含着这只羊的全部信息呢!还不止是你的身体构成中包含了你的信息,你说一句话,写一个字,可能都包含了你全部的信息在里面。所以过去算命的先生才有测字这一说。你照镜子的时候觉得镜子里面的是曹宁,这是你用肉眼看到的,
  • “等会儿,”张剑接过话来说,“刚才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最后你说的‘真善忍’怎么好像是一种道德上的要求,不是我们想像的一个什么数学公式。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