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警察部队中的好人(一)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十一章(上)】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是最后一批上车的。当我走上台阶,看到大巴士里坐满了人时,感到有点惊讶了。原来每一个靠窗座位上都坐了一名女警,她们每人的身边坐一名学员。我看到车内最后一排有两个空座位,便向那里走去。我边走边纳闷儿,这些警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在每人身边安排一名警校女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是要拍摄我们受到了很好的接待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坐在后排座位的中间,从走道望向挡风玻璃外面的景色。自然,我们这辆车还有闪着光的警车押送。但是更加出奇的是,这些车在高速公路上只是以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前行。然后,我不再去多想——为什么不抓紧利用现在的时间呢?多数中国年轻人都会讲一点简短的英语,而我也会一点中文,所以我转身隔着我身边的学员,微笑着向坐在他左边的那名女警介绍自己。

“你好,我叫泽农。”我伸出手与她握手。
小女警:“你好。”

她面带疑惑,不自然地伸出手,柔软无力地握住我的手。我猜想这对她来说不是一种常用的打招呼方式。她很友好,我们两人就互相对视着微笑。

“你知道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吗?”我问。
她继续保持着可爱的微笑,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再问。
她再次摇头。
“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我三问。
还是摇头。

这简直太过分了,他们就像使用筷子那样使用她们,他们只是把她们当作工具。我感到这就像是一出戏。接着,我就开始明白这是为什么了:他们怎么会让人知道我们是谁呢?如果那样的话,警察就知道他们被骗了。上头下什么样的命令,下面就得执行。

于是我告诉这个女孩,我们全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她的脸色变了,我可以看出我一说出法轮功这几个字,她被灌输的所有谎言都涌上了她的脑海,并开始发挥作用。我告诉她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需要知道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仅修炼法轮功,而且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中国告诉人们真相。我告诉她法轮功如何改变了我、我母亲和我朋友们的生活。当她聆听时,你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到理解的表情。

她问我有关法轮功创始人的问题。在中国,李洪志先生受到了诽谤,宣传中把他形容成非常可怕的人。“如果法轮大法给予了我如此多的益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不好呢?”这个问题全都写在了她的脸上。于是我问她:
“你与李洪志先生谈过话吗?”
小女警:“没有。”

我说:“那么我曾经与他交谈过。有一次,我和十名学员有机会和他坐在一起谈话,我们谈到了你们国家的主席。你知道吗,李洪志先生没有说任何攻击他的话。然而你们的主席做了什么?它把你们国家的数亿元钱用来攻击他,攻击他的功法和他的学员,然而从他的口中却没有一句不好听或毁损的话。”

小女警:“他非常聪明。”
她的意思是李洪志先生在巧妙地操纵我。

于是我答道:“他是非常有智慧,但这绝不是他不说坏话的原因,这是因为他是真正的好人。你从未见过他,而我见过,他那美好的本性和高德大法改变了我的生活。如果你们的国家主席想要铲除法轮功,它就不得不先诋毁其创始人。但是毫无疑问,那些都是谎言。如果法轮大法真的是坏的,为什么不允许你们亲自去调查,自己去找到答案呢?它们对你们隐瞒了什么?”

小女警沉默不语。

“如果我们离开了中国,在网际网路上搜寻法轮大法,我们就可以找到我们想要看的任何内容。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都有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可以去读法轮大法书籍,然后自己做出判断。但是如果你在中国去上网找法轮大法,你就会被捕。它不想让你们自己去证实。为什么?想一想。”

我没有再说下去,让她自己去想一想。

我转向右边,看到那名马来西亚女士正在与她身边的女孩谈话。我转回身,看到这名年轻的学员也已经开始与我刚刚谈过话的女孩聊起来。尽管她不是很明白他讲的话,但是她可以看出他那善良的本性。我尽全力帮他翻译,他是一位非常友好的年轻人,讲的话相当简单,所以翻译起来也不是很困难。然后我继续说:“你有你自己的头脑和思想,是不是?”

小女警看上去有点困惑。我的中文并不是那么好,所以我又重复了一遍,并加上手势,直到她点头表示听懂为止。

我说:“你也许认为我告诉你的是真相,或者你也许认为我是在撒谎,这都没有关系。你有你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力;这是非常高层次的法……”听到这里,她几乎要笑出声来。我继续说:“……也是人类社会的法。”
她又严肃起来。

“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你在这个国家听不到、看不到的事情。不要迫害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千万不要认为法轮大法不好。耐心等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知道这个道理,所有中国人都知道,所以就是等待着,你终究会看到的。当你能看到一切事情的时候,你就能够自己找到答案了。”

她笑了,我也笑了。过去,每当我试图向人们讲清真相时,总是会尽力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但是,这回我没这样做,而是真正地怀着善心,为她着想。我承认她有她的思想,我不是在试图改变她,而只是呼唤她内心的善良。在和她谈话的过程中,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不是在给她“洗脑”,而是真正以心对心地与她交流,她感受到了这一点。

谈话告一段落,我转身看了看窗外荒谬的押送车队闪烁的灯光,然后听到她说了句什么。我转向她,只见她面带灿烂的笑容用手指指向自己的胸口:“我叫李内。”(当然,我这里用的是假名。)

我重复着她的名字以确定我的发音是正确的:“李内?”
“是的,李内。”她非常慢地讲了一遍。
“你多大年纪?”我接着问。
“十九岁。”她答道。
“十九岁,你才十九岁?”
她点头称是。
我说:“我二十三岁,你是我的小妹妹。”
她开始咯咯地笑着,用一只手捂住口低声说:“是的,是的。”

我正准备与一名学员交换位置以便与另一女警交谈,汽车停住了,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自然,摄影机在外面等着我们。大约五十名警察把我们带了进去,把我们分成两组,分别进入两间会议室。我看到房间里朝同一方向摆放着大约两百张椅子。我想:如果他们开始搞什么诋毁演讲,我就会放声大笑,直截了当告诉他们不要浪费时间,关掉他们想让我们观看的任何电影。结果,他们只是让我们坐在那里。所有年轻的女警察都走进来,我高兴地看到李内走在其他女孩的后面,带着不情愿慢吞吞地挪进来。她知道,这一切都很荒唐。

一些警察面带快乐的微笑,手拿食物和水进来,身后跟着一名录影摄影师。很显然,他们想用这个机会拍摄宣传录影,我们都予以拒绝了。警察试图劝我们夸赞中国食品“非常好吃”,希望我们能够品尝一些,我们仍然拒绝了。他们变得不耐烦起来,于是我站起身说:“请原谅,我也认为中国食物是非常美味的,我谢谢你们提供……”他们开始微笑,摄影师准备开拍,可我继续说道,“但是我不饿,不想吃。”他叹口气说没关系,又试着劝了每人一次,就离开了。我怎么能有胃口呢?@(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位名叫泽农的加拿大男孩和另外三十五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西方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打开了印有“真、善、忍”的巨型横幅,他们希望把共同信仰的法轮功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中国人民看……
  • 问:可否再具体一点说一说,到底是什么可以把一些很难改变的不好思想或习惯改变过来?
  • 1月24日,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继1月17日,18日在纽约首次登台之后,又一次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首届全球春节晚会法国巴黎分会场演出,地点是巴黎的高贵典雅的加沃音乐厅。
  • 亲爱的全体中国朋友:
    我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一面写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多数人将在那儿打坐,几个人举起横幅。
  • 为了不引起中国对乔尔的注意,我们决定各自去中国,因为我们接触越少,乔尔不暴露身份地离开广场的可能性就会越大。但我们觉得搭同一辆计程车到多伦多的皮尔森国际机场不会有什么问题。
  • 我睁开眼睛,觉得刚才并没有入睡。我听说人们在濒临死亡时,会看到他们生活的过去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我也是处于濒死状态吗?这也不像是闪现,有点不寻常的感觉。我疑惑,我在做什么?我怎么到这里的?一种紧张的情绪又控制了我。然后,我的回忆被机上广播中传来的机长的声音打断。
  • 机长的声音传来:“好了,看来我们已经解决问题了,十分钟内我们将会进入跑道。”
    当飞机进入跑道时,我靠在椅背上,回忆起我在香港度过的时光。对我而言,那一切是如此不可思议:当我们举着写有“真善忍”字样的横幅,穿越街头巷尾游行时,中国正在以“危害社会”的理由,迫害法轮大法。
  • 飞机在温哥华冲向云霄时,我从小小的飞机窗口俯瞰着海洋的波涛,落矶山脉变得越来越小,浮云越来越大。我在座位上坐好,感到在生活的众多伟大事物中我是那么渺小。生活是如此的伟大、无限,而我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是多么荣幸。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我直视前面的椅子,坚定地对自己说:“我要去中国的首都,给中国人带去这样的信息──整个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 记者朱江报导/波城扬琴演奏家李平在继元月17日应邀在麻州中文学校春节联欢会演奏后﹐18日又赴纽约应邀参加新唐人电视台于17日、18日在纽约曼哈顿中心歌剧院举行的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当晚七时,近两千观众座无虚席。此次晚会﹐演员来自二十多个国家﹐有四百人阵容﹐汇萃全球艺术家﹐如纽约Repertory交响乐团、朱丽亚著名弦乐四重奏 、奥地利十八次国际大奖获得者陈瑞斌、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美国首席芭蕾舞双人舞演员IRINA和舞伴﹐澳洲影视歌三栖之星克理斯汀和80位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等。
  • 机长:“我们很快就要到达北京了,如果你从左面窗口俯瞰,就可以看到中国的长城。”每一个人都在嘟囔,“那层雾是什么呀?”我放眼望下去,看到北京出了名的可怕的沙尘烟雾,像一顶灰色的大帐篷一样笼罩着北京城。我从来没有想到它真的像每一个人说的那么糟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