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过好这个夜晚

华风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日讯】今夜是你必经的路。

那些熟悉的事物,和着纷繁的思绪,补充着今晚的夜空。

风暴过后,一生的恍惚在漫过来。

从破晓的第一声啼哭,到甘涩咽哑了洪亮的歌喉,曾经炽烈,曾经缤纷,曾经像苦蝉嘶鸣,曾经是功成名就。

百世英雄百世梦。梦醒时,却有一种莫名的迷惘,深深浅浅地萦绕心头。

人间百事,风情万种,是否终为空幻,全付东流?

如水的夜色中,那越来越清晰的圣音,正穿过尘迷的空间,给莽莽荡荡的大地,带来救赎,带来祥福。

今夜是你的缘。一种无声的接近和启迪,正在慈慈悯悯的深入。

欲海沉浮,爱恨情仇,一切平复之后,便是清明,便是净土。

好兄弟,过好这个夜晚,今夜是你必经的路。@

【明心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北宋吉州庐陵人。欧阳修博学多才,是杰出的散文家,为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个性刚正刚正不阿,忧国忧民,他历经宦海浮沉备极艰辛,不过他越是身处逆境,他的文学创作功力就更上层楼,他的许多作品,像《醉翁亭记》、《秋声赋》等等,都是千古传颂之作。下面要讲的是《卖油翁》。
  • 倘若明白中国的对联是什么东西,明白对联不是散文:对联要表义,这是所有文字的东西共同的本质,但对联还要求相对性,等价性,这是它自己独有的形式,就使它比散文狭窄了一层,选择范围大大压缩了。如果你也能用这个立场来理解江泽民其人,其行,其政权,并找出相对的、对等的讽刺物,那就只能是毛泽东了。
  • 脂扣》的作者、香港著名女作家李碧华在梅艳芳出殡之后,于近日撰写并发表了散文《花开有时,梦醒有时》,较为详细地披露了梅艳芳弥留岁月的一些内幕。据悉,阿梅去世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竟是万般无奈:“既是这样,我便走了。”
  • 中学时候,白云写了一篇散文,题目为《星桥》,发表在当地的一个刊物上。表达心中对于现实世界人心冷漠、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为何比天上的星星之间的距离还要遥远的困惑,以及对理想中美好世界的向往,白云愿意做一个星与星之间和心与心之间的桥梁,缩短这个世界上人与人心之间的距离,熔化那份冷漠,憧憬着让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充满了爱,坦诚,人人互相关心帮助的美好地方。
  • 某篇旧散文里提到有人认为:对“自己过分有兴趣”的文章,就像是在作“肚脐展览”;换作从前,我可能会欣然同意(最恨人家叫我写自传了),但如今我却认为,这类自我探索的文字,其实只是某种成长纪录罢了。
  • 有位旅美的台湾医师作家在一本散文集里提到,他离家时,少有想家的时候;若有,想的也不外乎是吃的东西,非常地狼心狗肺。借用他的幽默,我离家时,常想的也是没有生命的东西──书籍,非常地没有良心。

  • “常常政治上的大事其实是历史上的小事,而文学上的小事,才是真正历史上的大事。”这是作家龙应台对照昨天二二八牵手活动和今天的九歌文学奖颁奖典礼的意义;包括作家龙应台、朱天文及郑清文今天分别获得九歌年度散文、小说及童话奖,并在今天亲自出席领奖。
  • 对 你没看错 我在笑 一直开心的笑 你看到我也想笑吗
  • 踩在一路的缤纷 来到秋的飨宴,只见 那只火凤凰一张翅 便红遍了满山的秋意
  • 略略儿,略略儿 这阵已经略略儿 有阳光和温暖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