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雨:假如新西兰都是中国人

闻雨

标签:

【大纪元8月13日讯】“真是的,亏你想得出这个题目。”

我其实早就想到这个会让很多人不舒服的题目。看到女皇大街到处是中国人(我甚至分得出台湾华人、新加坡华人、香港华人、柬埔寨华人、大陆华人),先想到的题目是“假如女皇大街变成唐人街”;等到在新西兰各地旅游,到处见到同胞们的面孔,哪怕一些偏僻的小镇,“华人的足迹遍天下”,我想到的是“假如新西兰都是中国人”,甚至想到“假如整个世界都是中国人”。

王力雄写了本巨著《黄祸》,怕中国人骂,用了个奇怪的笔名“保密”。“腹中贮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草莽”,读书人哪个不想留名。王大侠多年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象媒体透露了身份。大家才知道,作者原来是当年轰动一时、只身沿黄河上游漂游而下的壮士。《金瓶梅》的作者用的是“谈谈笑笑生”这个不伦不类的笔名,怕什么?当然不用我说。当今写文章胆子最大的当属李敖,骂了一辈子,花了一辈子,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也得佩服老人家骂遍天下的胆量。

经常有朋友问我:“你怕吗?”人在新西兰,怕什么?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怕什么?不知让前辈们怎样羡慕。何况,虚拟国中冲在前面的人多了,哪里轮得上我讶!

人总认为自己比人家优越

人有个天性,就是总认为自己比人家优越,差不多人人都认为自己最好、最重要,任何民族都不例外。美国人与爱斯基摩人比怎样?一个现代文明的高峰,一个被人遗忘的原始部落。那你猜爱斯基摩人怎样挖苦懒汉、流氓的?他们叫他“白人”。自我优越感凝聚民族自豪感和爱国情绪。而过分的自我陶醉会让人忘掉自身的弱点,忘掉与外界的距离,甚至忽略别人的感受。也许有人问:你怎么不假设新西兰“都是印度人”、“都是阿拉伯人”、“都是非洲人”,甚至“都是爱斯及摩人”?我干吗要拿我不了解的民族假设哪?我了解华人和他们的心情,人们似乎不惧怕未来发生什么,却害怕想这样的主题。

我最近在网上读到罕见的好文章、雪峰先生撰写的系列专题《生命禅院》,提倡“反思维”。“反思维”恰恰是喜欢按固定模式思考的中国人最缺乏的。比方说,人们一般认为1+1=2,那麽,为什么不能1+1=0、1+1=1、1+1=3、1+1=4,……冲出长期形成的逻辑定式哪?雪峰认为“这种思维会使人聪明、智慧、谦逊、开放、容纳、和平、仁慈、理喻。”这些品德不正是我们移民所需要的吗?为什么读书好就一定有出息?为何以往提倡的美德一定是好的?为什么批评华人就等于“丑化中国人”哪?

有人喜欢听“21世纪是中国人的天下”的话,有人一天到晚都盼着新西兰变成华人的天下,可真变成了华人的天下,又会怎么样呢?我就是要讲一讲人们最不敢想的话题。

“都是中国人的好处”

第一、没有种族歧视。

都是华人,应该没有种族歧视的困扰。但不等于万事太平,不等于中国人不歧视别人。看看今天的中国,面对性别歧视,权贵对庶民的歧视,城乡歧视,行业歧视,年龄歧视,方言歧视,人们从来没有象种族歧视那样敏感,谁也不去想这些世俗的歧视对一个民族个性的损伤。

第二、让“雅斯”见鬼去吧!

新西兰千好万好,语言不通,事事难办。都是中国人,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了。奇怪的是,工党政府新的移民政策,要求创业移民的人考雅斯也罢,居然要求投资移民的人也要达到一定的英语程度,将多少非英语国家的亿万豪富拒之门外。中国留学生想雅斯想出病来,只要有人帮忙过关,什么瞎话都信。大家都讲中国话,省了多少蔴烦。

第三,生意越来越多。

因为中国人多的地方,什么都是生意,什么生意都敢做,什么生意都有人做。居民区可以店铺林立,街头活动地摊根本无法控制、取缔。只要有一点利可图,就有人动脑筋。在新西兰,很多华人抱怨保姆、零工难找,假如都是华人,定会有人找上门来。

第四,办事越来越灵活。

KIWI人办事慢,但一板一眼,绝对没有中国人灵活。签证、贷款、就学、领救济、进出口、罚款、甚至犯法,不能办到的事,换上中国人准能搞定。有一个上海人,专门偷中国人的护照,专找中国人家住,用假名登找房启示,发现合适人家,最长住一周,偷到护照和钱就溜。当警察抓住他的时候,搜出30多本护照。这小子花重金请了个马来华人律师,哪里搞来一张医生证明,说他精神不正常,当庭释放。又说他账户里的存款需要用来看病,受害者根本得不到赔偿。他不久又故伎重演。中国人真的比人家聪明吗?

第五,高楼越来越多。

中国人多,人口会猛增,现有的地当然要建更高的楼。人口密度增大,各行各业当然也会生意兴隆。反正新西兰要象新加坡、香港、台湾,越来越热闹。

第六,吃喝玩乐的地方越来越多。

刚来新西兰的人没有觉得不闷的。怎么也不理解,KIWI人一个人能在森林里走半天,傻小子们一年四季多冷都玩冲浪,洋妞们就知道躺在沙滩上暴晒。一点花头也没有。天一黑,到处关门,大街冷冷清清。如今晚上开门的店越来越多。假如都是中国人,饮食业肯定昼夜不关,早茶,午茶,晚宴,夜宵,全天不停地吃。本地的饮食业的生意一定兴旺。加上歌厅、舞厅、网巴,赌场,风月场所,新西兰将有多少个不夜城。

第七,向外移民越来越多。

新西兰的两座孤岛由于人口压力,就业竞争激烈,很快不得不向外移民。新西兰将由移民接受国转变成移民输出国。

第八,老板的工资支出越来越低。

在新西兰顾人,人工贵是华人老板最头痛的事之一。很多中餐馆付给服务生的工资远远低于政府规定的底线,有些顾员领着救济,需要现金收入,也只能忍受盘剥。留学生的加入,令雇用市场已经向顾主倾斜。假如新西兰都是华人,人工将低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而且,工人干活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

有位中国女孩(CRYSTAL XU)大胆地在《新西兰前驱报》自暴家丑:我们华人情愿配低工资,一小时5纽币,只要是现金。具我所知,还有比这更低的。超低工资现象在世界各国华人社区普遍存在。假如新西兰都是华人,又会怎么样哪?

第八,物价越来越便宜。

人工低,会带来物价的大幅降低。华人目前的消费倾向是,哪里价格便宜就去哪里,哪里管环境好坏,哪里管脏不脏、乱不乱,往往越脏越乱越忙的商店,生意越火。

第九,房价越来越高。

全球房价暴涨不一定是华人抄起来的。而哪里房价抄得最热,哪里就有华人。伦敦、纽约、旧金山、悉尼、墨尔本、奥克兰等地的房产市场,华人在交易中显得非常活跃。香港的房价如今跌到一半,可买一套小得可怜的公寓依然需几百万港币。新西兰一旦人口暴增,将引发全国房价疯涨。

第十,法律越来越严厉。

新西兰法律太宽松,是华人移民普遍抱怨的话题之一。欺诈、贩毒、走私、拐骗这些在亚洲长期存在的犯罪行为,也会在新西兰猖獗,逼得政府法律、量刑越来越严,很可能回复死刑。银行、保险、政府部门,会采取更严格的审查手续。

第十一,有晚自习的学校越来越多。

十年寒窗苦读依然是很多华人父母的教子理念。本地的华人移民埋怨学校功课太少,只好安排各种家教,周末辅导。可怜那些中国学生,在新西兰也不能与当地同学享受快乐的童年时光,被迫接受变相加课。一旦新西兰都是中国人,哪个学校没有晚自习,一定招不到学生。那时的华人家长们,一定很有满足感。

第十二,工业、制造业越来越多。

新西兰的工业本来就很少,在进口汽车施行零税收后,各汽车组装厂全部关闭。换上华人,赚钱的生意,扩建都来不及,哪里会“自毁长城”。新西兰人的想法与中国人的刚好相反,进口工业产品可能比本地生产便宜,而且对环保有利。中国人会在赚钱的行业拼命发展,并不顾忌付出的社会和环境的代价。

“都是中国人的坏处”

第一,国会里一定天天吵开锅。

新西兰国会开会辩论,执政在野相互攻击指责是司空见惯的。议员们常与嘘声回敬对方,被人当众挖苦、讥笑,顶多起起哄,退场,不会大动干戈。想起台湾议会、日本议会、印度议会经常出现的打斗场面,新西兰的政客们是很有克制力的。

请你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新西兰议会里全是华人议员,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面对每天对手的唇枪舌剑,议员们会保持英国绅士彬彬有礼的风度吗?会不会出现突然灯具、话筒、水杯、皮鞋、椅背乱飞的火爆场面哪?

第二,居住空间越来越拥挤。

奥克兰市区的公寓将增加一倍,应该说与移民和留学生的增加有直接关系。十几年前罕见的排屋、闹市公寓、铁道边排屋群,如今在奥克兰随处可见。是谁改变了KIWI人的建房布局哪? 是华人的购买力。这些地方居住的大部分是华人。将车库改成卧房,在多年前对KIWI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有些华人将餐厅、阳台、走廊、车库、客厅全部改成“卧房”,招中国留学生。一间三室的房子招八九十个学生并不希奇。有些KIWI人也开始学习中国人的生财之道。

房内改建还不够,花园改成菜地,买菜不用出门。中国人多了,许会出现养鸭鹅、猪羊的人家。

第三,海产品、鸟类越来越少。

近来发生当地居民攻击在海滩采集贝类的留学生。我想起英国警方在海滩大规模搜寻采集海贝的中国人。23人被海浪卷走,可中国采贝人象从地里冒出来,越抓来的越多。

我有时看见很多亚洲人一家老小,大小水桶齐备,在海滩上过多采挖贝类海产品,心情就非常沉重。有些韩国人一家子干脆三餐都在海边吃,全套炊具应有尽有,顿顿免费海蟹。

中国人可能更喜欢吃鸟类,在中国的大城市,幸存鸟惊恐万状,时常有人从怀理掏出暗藏的气枪,一弹命中。假如新西兰都是中国人,新西兰的珍禽能否躲过的捕杀,机会非常渺茫。那些鸟类保护地会被偷猎者一个个攻克。

第四,水坝越来越多。

新西兰对水坝的兴建非常谨慎。30多年前,在决定是否在南岛新西兰第三大湖修建水力发电站前,进行了几年全国性的讨论。最后决定在湖底建地下电站,以避免提高湖面高度,破坏自然景观。我想,这种事如发生在中国,该淹就淹,该毁就毁,哪里管那麽多?按照中国人目前在中国修大坝的进程,新西兰的所有江河、湖泺都将建上大坝。

第五,土地将被重新利用。

对有些中国人来说,那麽大的地只养牛羊,太浪费,发财太慢。应该改成菜地、稻田、建厂、盖楼。那样的话,牛羊将越来越少。假如都是中国人,现有的牛羊也不够吃。

有一个不幸的事实,中国学者一直避讳。即中国西北、中原,土地越来越贫瘠,主要原因是汉人世世代代沿袭的耕作方式和主食习惯,毁一片,再移到另一块。新西兰的牧业对地表土质的保护是有益的。假如当初登上新西兰的是中国人,如今新西兰的地表将是中国现在的模样。

第六,警察、便衣越来越多。

几天前,一名中国留学生因涉嫌偷运价值9百万圆的毒品被捕。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美国、澳洲、新西兰的犯罪日趋严重,这些幼稚的娃娃都搞得各国警方严阵以待,假如新西兰都是中国人,警察要增加多少,谁也说不清。中华民族是非常智慧的民族,也是非常狡猾的群体。千百年来,中国没有一种宗教占据过统治地位,缺少自我约束力的人群,犯罪行为更加频繁。我们这代人的现状更加令人忧虑,因为渴望发财的欲望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强烈,当人过分贪婪,将会无视道德、法律的束缚。

第七,住在“笼子”里的人越来越多。

香港、中国城镇,人们似乎生活在自我封闭的笼子里。大门、窗户都有防盗铁栏。楼房外安铁窗的层数在昇高,因为窃贼攀墙的水平越来越高。新西兰人目前还没有恐慌到那个地步,不过安装警报房屋剧增。偷窃多是当地毛利人或岛人所为。一旦全是中国人,会不会也变成中国“人笼”建筑的状况?难说讶!

第八,街上的垃圾越来越多。

不久前,法国华文媒体《欧洲时报》日前发表评论,呼吁中国游客在即将“走向世界”作逍遥游时,要显现出文明的姿态——“别把您的痰吐向全球”!

评论说,从北京第十五届世界旅游大会上不断传出好消息:欧盟国家将于年底整体向中国游客开放;非洲国家也跃跃欲试,纷纷争取将本国列入中国游客的目的地;拉美国家也有类似跟进举动。在为中国人将走向世界欣喜之余,身居海外的华侨华人大多有在所在国陪同国内朋友游览、购物的经历,他们的感受一般是相当复杂的,同时又是基本一致的,就是中国游客(包括一些公务代表团)在海外的表现,实在有损中华礼仪之邦的形象。

在诸多与世界不接轨的行动中,吐痰是颇为严重的一项。除吐痰外,还有大声喧哗、在禁烟牌下点烟、随地扔烟头、随意当众脱鞋、购物时“摆谱儿”等等行为。谁都知道,大声喧哗是不懂尊重旁人;吸烟、扔烟头是漠视规章;随意脱鞋是不知自重;购物摆谱是暴发户心态;这些行为都是世界文明之忌。

有些本地华人对市长告诫亚洲移民不要随地吐痰时无法接受,认为有种族歧视之嫌。法国华人社区的担心,反映了人们对中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人应该对自己的一些陋习相应改进的关注。中国人吐痰为何如此出名?为何引起普遍反感?

我每次回上海,都要去上海大博物馆。每逢遇到一班学生进来,博物馆立刻人声鼎沸,象开了锅。而在奥克兰博物馆,不管有多少学生,里面总是一片寂静。乱丢垃圾、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是一些中国人的顽症。

第九,干净的厕所越来越少。

奥克兰的华人餐馆多得数不清,可厕所干净的屈指可数。华人的厕所为何总是那麽脏哪?在中国,大型酒店除外,许多繁华地区的公共厕所臭得让人憋死也不愿进去。我几年前访问过一所新建的省级中学。所有设施崭新,可楼道里飘来厕所的恶臭。一问才知,因缺水,所有厕所不使用冲水系统。问题是,新西兰华人餐馆的厕所为何也那麽脏哪?就一个原因:省钱,没有专人打扫。

我几乎从新西兰最北端到最南端都游到了。当地餐馆、旅店、旅游点的厕所非常干净,有的餐馆将厕所搞得很温馨。有个小镇因一间墙上贴满彩色瓷砖图案的厕所而出名。经过此地的游客定要下车光顾一下。让游客感觉本地的厕所文化简直是新西兰风土人情的一部分。

我们华人的厕所文化和文明是什么哪?网上有个怪才叫“穿墙屁”,自称“屁爷”,读过不少书。可能与厕所有缘,写了篇“历代皇帝如何擦屁屁”,算是少有的专述中国厕所文化的论文。其实中国人极少对厕所的社会功能有研究。公共厕所的卫生也是人们最后才考虑的问题。不仅厕所脏,脏乱差的华人店铺越来越多,是明摆着的事实,假如新西兰都是华人,全国各地的厕所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各地店铺外观环境会不会更糟?

第十,收费的公园越来越多。

居住在奥克兰,最让人惬意的是宁静的公园、海滩。偌大的公园都是免费,有时就那麽几个人,可以静静地观赏美景。而在中国,人多的地方却是公园,人挤人,收费也照样人多。不收费的公园少而脏。但愿此景永远不要发生在新西兰。

第十一,两性比例失调。

中国人向来重男轻女,中国政府实行一胎制后,人们不得不采取“保男弃女”的下策。女婴的处境非常凄惨。弃女婴令贩卖女婴活动日益猖獗。很多农村、乡镇出现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贪官为多收罚款,反倒盼老百姓多生女孩。为避免罚款,堕胎、弃婴现象非常普遍,以致新生婴儿男多女少。目前看不出中国政府有什么良策扭转阴阳失衡的局面。我想,假如新西兰都是中国人,也会出现同样的难题。

第十二,黑白两道合流。

新西兰政府是世界目前最廉洁的政府之一。新西兰的警察可以说是最清白的警察队伍。近几年发生的受贿案几乎都发生在与移民有关的部门。在亚洲、中国,腐败行贿成风,很多外商发现,反贪机构竟是最贪的部门。新西兰驻香港的签证处如同站在大染缸边,移民官受贿已是公开的秘密。新西兰的廉洁之风会保持多久?我肯定,换上中国人、印度人,新西兰的廉洁将不复存在。

第十三,假货越来越多。

在中国假货充斥市场,你再有钱,也可能买到假货。在新西兰,如今你可以轻而易举地买到盗版碟、假驾照、假文凭,有些华人居然希望这些造假勾当在新西兰发展,因为可以拣便宜。好在,目前很多领域中国的假货还没有侵入,可一旦……,嗨!算了吧!“假如”已经够多了。

结束语

我永远热爱中国,关注中国的命运。我也关注新西兰的命运。反亚裔政客温斯顿皮特斯(Winston Peters)不停地问“新西兰是谁的天下?”他只不过想利用人心。当地人就是怕失去心态上的平衡,怕失去他们留恋的生活方式。

以上的假设近乎荒唐,如果让你反感,那说明你也不希望发生,是不是?我不知道在加拿大、美国、法国、英国的华人是否有同样的想法和假设。你也许会说,换上别的落后民族,新西兰可能更倒楣。我要讲得不是谁占据新西兰,而是多元文化的平衡问题,是各个民族占比例多少的问题。平衡才能达到和谐。那麽在新西兰什么样的平衡才能达到民族的和谐哪?难道不值得我们华人认真思考吗?

中国人的价值观有美好的一面,但不一定附和新西兰人的价值观。新西兰的价值观是绿色精神,是和谐,是享受生活。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融入当地文化,来证明我的假设是错的。你可能认为新西兰变成台湾、香港、中国有啥不好。想用中国人的价值观取代新西兰的价值观,是不现实的,是危险的。我的假设就是向那些喜欢幻想的人泼冷水,清楚未来可能发生的危险。

假如800年前登上新西兰岛的不是毛利人,200年前登陆的不是欧洲人,我的假设是成立的。可惜,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一早醒来,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周围的一切是和谐的,什么可怕的事也没发生。

不管你怎么恨我的假设,请爱我们的新西兰吧!

08/2004
@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闻雨:我发现一个我无法面对的启示
闻雨:中国人与动物有仇吗?
闻雨:我为我们的时代悲伤
闻雨:温总理啊! 您的眼泪到哪里去了?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