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徐沛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6月20日讯】当我看见选自苏东坡书法的《不死的流亡者》这六个字时,开心极了,好比他乡遇故知。出国前,我生活在四川,当过德语导游,到过不少名胜古迹,包括眉山的三苏祠。我爱读古书,李白、杜甫、苏东坡和李清照等人都对我有影响,但我自觉苏东坡对我的影响最大,或许是因为我和他性格相象。

《不死的流亡者》的编者们显然推崇苏东坡。苏东坡堪称中国文化(儒释道)的代表。他精通儒教,能中榜做官,但一直热衷参禅修佛,留下不少轶闻趣事,比如苏轼觉得一名高僧看起来象牛粪,而对方却回答说他象佛。这则典故告诫人们不要以恶意度人,而要心中有佛。
好的作品能表达作者的审美(愉悦)意识、道德(责任)意识和宗教(神佛)意识,我从苏东坡的作品中能读到这三种意识。苏东坡的仕途不平,但他乐天知命,曾在文中表示:他和韩愈的星相极其相似,所以,遭贬是命中注定。苏东坡促使我象他一样敬仰神佛,坚守道德,而我之所以几乎未发表中文诗作,是因为我觉得它们缺乏古诗的美感。

《不死的流亡者》的意识虽与苏东坡的意识相距遥远,但却让我了解作者们的经历。而黄翔针对流亡者写的檄文《流亡游戏》则象作者的生平一样令我惊叹。

我赞赏郑义们为刘宾雁祝寿并出版文集。我2002年上网前,只听说过刘宾雁,未读过他的作品。就是说这位影响过许多人的“红色文艺兵”不曾影响我。仲维光对刘宾雁的评论在我看来不尖刻,因为我更尖刻。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蔑视传统道德、推崇暴力革命,一个正常人在正常的环境下不可能投身其中。我在大学满十八岁时,也曾为了进步想入党,但我本能地排斥共产主义邪说,写不出入党申请书。

刘宾雁能赢得人们的敬意,我一点儿不奇怪。中共之所以能够骗取民心,颠覆中华民国,就因为有不少刘宾雁这样的笔杆子和我父亲那样的枪杆子为其卖命。可惜刘宾雁至今还执迷不误,觉得胡风、邓拓不错……能赢得我敬意的是也被打成右派的吴弘达。而且我以为流亡者们应该知道送病人一尊佛像比送他自己的铜像好!苏东坡写有《画阿弥陀佛像赞》。高行健在《灵山》中描述了自己被诊断为肺癌后下意识地念佛号从而康复的奇迹。郑义也经历过法轮功的奇迹,但可能他被“红海洋”浸泡得太久,不能象我一样坚信佛法,否则,就不会还为病魔所扰。无论如何,我不会质疑刘宾雁等“套中人”是流亡者。我真希望在德国也有这么一帮流亡者。

我曾对德国的汉学教授鲍尔(GregorPaul)说,六四屠杀促使我登上德国诗坛后,我以中国诗人自律,以区别于中共笔杆子。02年从大陆回来后,我则甘当流亡作家,以反中共倒鲁迅为乐。鲍尔欣赏我的德文诗集,不欣赏我热衷反共。因为他象无数西方人一样热爱中国文化,希望中国崛起,而他认识的中国人不少,却没人象我一样自视流亡者。

我刚参加了大学同学在德国的聚会。83年,我们考进校时,德语班共十六人,九女七男。二十二年后有六女一男定居欧美。除我而外,有四女一男带着家属到会。我们坐在男同学的洋房后园里大声说笑着,好象十八年前在歌乐山下。但我们的变化显而易见:人数从六增至十五。男同学胖了一圈,女同学有的瘦了一圈,有的离了一次婚,有的生了两个孩子……似乎只有我的变化主要在意识形态。席间我不接受敬酒,却向他们敬《九评》,也因此免不了舌战。

有人不满法轮功学员搞酷刑展等反迫害活动,觉得丢中国的面子。我则回答,中共不是中国,我们生活在西方享有民主自由,而大陆同胞还在遭受中共迫害,代他们申冤责无旁贷。而且我相信善恶有报。我因为关心受迫害的同胞,去了解法轮功,从此无病一生轻。听我说炼功后,不再花钱买医疗保险,有人表示我“迷信”,我则笑着说,法轮功是佛法,亿万人因得法而摆脱病魔,我就是一个人证……简言之,同学们没一个觉得中共好,都象我一样自派出国,但没人自视为流亡者。幸好“不死的流亡者”们也有流亡意识,否则,我岂不孤独?

女同学中有两位象黄翔一样来自贵州。我们和83年在贵州大学读书时因爱上黄翔而被开除学籍的张玲(秋潇雨兰)是同龄人。我一再为张玲的《荆棘桂冠》(《大纪元》网站连载)泪如雨下。张玲从一开始就被黄翔的诗歌《野兽》深深打动,为他抛弃一切,陪他承受迫害,真是黄翔的福份。在我看来黄翔成了“诗兽”,是“新中国把人变成鬼”的又一佐证。

76年黄翔创作《倒下的偶像》时,我还在小学里和师生们一起沉痛哀悼“伟大领袖毛主席”。毫无疑问,我也读过艾青,但触动少年黄翔并令他成年挑战的艾青让我读后就忘。现在再看艾青的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我只能说他是在私愤公泄,把对地主父母的不满夸大成阶级仇恨、贫富对立,是典型的中共作风、鲁迅精神!不过艾青知道珍惜齐白石等国画家的作品,表明他还有一定的审美意识。可惜缺乏道德和宗教意识,因而上了贼船,失去自我。这种人当然不可能引起我的共鸣。除了唐宋诗人外,影响我的是海涅等德国诗人。我的第三本德文诗集《悟空》的题词就选用海涅的诗句:

别样的时代,别样的鸟儿别样的鸟儿,别样的诗歌

黄翔不畏强暴,用生命发出怒吼,实在令我敬佩。六四后,我比他反共,但比他幸运,因为我在德国,享有言论自由。再说,黄翔属火,需要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属水,需要为人哭泣,净化自己。在此以我的中文诗一首为证:

雪花自白

依恋天地牵挂万物唯独拒绝欲火中烧

没有火光无色示人只有晶莹展示于人

我和黄翔本来“水火不相容”,但我们都好比那块写着“中国共产党亡”的亿年石头一样,天命就是中共的掘墓人。为声援百万人退党,黄翔在美国朗诵《高举红玫瑰》,我则在德国让人不要忘了“白玫瑰”。

但愿更多的人顺从天意,汇入势不可挡的退党大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徐沛: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章天亮:我们如何祈祷 从川普全国祷告日说起
【纪元专栏】应对病毒流行 渥京未以加人为先引担忧
【名家专栏】是时候拒绝“封杀文化”了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解析英超球星染病 联赛暂停
【直播回放】4·3美国疫情发布会 逾7千人病亡
【新闻看点】全球确诊破百万 北京忙编疫情故事
【直播回放】4.4疫情追踪:中国疫情数字成谜
【胡乃文开讲】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参汤?5种粥补元气治百病
【直播】4·4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3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