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中的人生】溪涧岂能留得住 终归大海作波涛

图、文/贯明
  人气: 1953
【字号】    
   标签: tags:

做人无论贫富尊卑,都应该在心中树立远大的志向。在充满幻想的少年时代,我经常被诗仙李白诗中描绘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美景所吸引。每当心中郁闷不乐之际,总想走到那腾石注涧、一泻千里的大瀑布前面漫步散心。即使是涓涓细流汇集成的小瀑布,站在那形如细雨的水花下沈思片刻,不但可以消除心灵的疲劳,有时还能悟出一些人生的哲理。

尽管曾在中国观赏过几处鲜为人知的小瀑布,此后还有幸游览了日本国的日光瀑布、大阪的箕面瀑布以及屋久岛深山之中的无名大瀑布,景色不能说不美,却因为水量太小,没有感受到李白诗中所描绘的那种“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世界闻名的美国与加拿大交界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才真正体会到大瀑布的魅力。在瀑布的最底端,可以观察到长长的水丝汇集成巨大的水帘之后,挟带着强劲的重力俯冲直下,重重地击打在岩石上。反溅起的水花高约数丈,重新与其他的水帘汇集在一起,再次向岩石冲击。那幅壮观美丽的景色,真使人流连忘返﹗

“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 此诗的作者是唐朝的一位皇帝和一位僧侣,据史书记载︰唐宣宗李忱曾经遁迹山林为僧,有一次他与香严闲禅师(当时庐山上的一位高僧)同行。香严闲禅师说他吟诵瀑布得到一联诗,但后面的接不上了。宣宗表示愿意续成。于是禅师说出前两句,宣宗续出后两句,合成了这一首气势磅礡、富于激情的千古名诗。这首诗描绘了雄伟壮观而最终历尽坎坷奔向大海的瀑布形象,并以此来比喻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个人绝不可满足于现状,而是应该志存高远,充满信心,不畏艰难险阻,不懈地追求,努力实现人生的目标与价值。此诗的后两句更成为千古佳句,尤其突出地反映了久经磨砺、见过世面、能够独立思考的人物,往往具有超然恬淡,豁达老练,不断地有所作为的乐观豪迈情怀。

《孟子》中有一段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生中的艰难困苦最能锤炼出伟大的人格,此诗也同样隐含着这样的人生哲理。近看巨大的瀑布,砅崖转石,跳珠倒溅,令人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感,却又不能窥见其“出处”。惟有从远处望去,“遥看瀑布挂前川” 时,才知道它来自高耸入云的峰顶。第二句着重表现了瀑布气象的高远,寓有人的凌云壮志,又深隐着慧眼识英雄的涵义。第三句的“岂能”与末句的“终归” 前后呼应,表现出一往无悔的信心和决心。“作波涛”三字语极形象,令人如睹恣肆浩瀚、白浪如山的海涛景象,使人联想到做人应该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以高翔的远大志向。

玉不琢不成器,艰难曲折的人生道路最能磨炼人的意志和品格,也能增长人的智慧和才干。心中具有高远志向的人,都不会满足于现状,陶醉于已经取得的成绩,必定要继续努力进取,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上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方足遂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暮春时节,风中纷飞的桃花,点点飘落溪面,迅即被那行色匆匆的流水毫不迟疑的带走往前奔去。秋藕一旦采摘折断之后,是再也无法重新连接在一起了。一如我俩自此一别后想再续前缘,那是千难万难的。想从前我与你曾经密约在赤栏桥上,当时苦苦相候的温馨与甜蜜情景,依稀如昨。而今却剩下我在这铺满黄叶的小路上悲凄的漫步踟蹰,独自追寻往日的欢乐足迹……
  • 夜读《西游记》,非常羡慕孙悟空拥有一双能识别妖魔鬼怪的火眼金睛。因为生活在一个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时代,善恶真伪难辨,一个人如果没有理智清醒的头脑,就很容易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失去辨别真假的能力。而没有辨别真假的智慧,就很容易被邪恶而动听的谎言所迷惑,在大是大非面前难以决定何去何从。
  • 艺术的领域当中,生命不会是孤绝、抽象的,它必然是展现在情致纷披的各种生命景象当中。充满了七情六欲的生命景象,必会落实到具体的活动层面,借着描绘这些,才更容易得到观赏者的共鸣与理解。而内在的情绪活动必会展现于外,转成为具体的人间生活;生命的积极意义,总是透过不同的方式而表现为一种生活的步调与情趣。
  • 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生在世,难免有时会说错话或做错事。其实,有了错误并不可怕,只要勇于承认,坚决改正,就可以避免重犯曾经犯过的错误。有错失知道悔改的人,仍不失为高尚之士。
  • 古语说:“人目不见青黄曰‘盲’,耳不闻宫商曰‘聋’,鼻不知香臭曰‘痈’,痈、聋、盲不成人也。人不博览者,不闻古今,不见事类,不知然否,犹目盲、耳聋、鼻痈者也。崐……涉浅水者见虾,其颇深者察鱼鳖,其尤甚者观蛟龙。”由此可见,人世间的学问见识,往往也是以博读见效,以寡读见拙。古诗中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道出了读书的重要性。
  • 大约十年前吧,外子有个知交,妻子突然车祸过世,我们都感同身受。这位太太能干得很,家里开个课后辅导班,忙进忙出,身边总是拉拔着轻度智障的小儿子,从不放心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步。这下子祸从天降,家中的顶梁柱倒了,朋友真是哀毁逾恒。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半年后,就和一个大陆妹结婚了!
  • 做人应该怎样看待人生中的名利与富贵?孔子的《论语》和西方的《圣经》中对此都有精辟的论述。《论语》中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圣经》中则说:“用诡诈之舌求财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
  • 想像这么一个画面与场景:曲折蜿蜒的溪水在山谷中奔窜追逐,同时变幻莫测的急速翻滚在溪底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岩块上,深深浅浅、激激越越的时而形成一深潭,抑或出现一浅濑。(所谓濑,就是指从石沙滩上急急溜泻的流水)这流水虽然湍急,但明澈清浅,游鱼历历可数,鹭鸶常在这儿觅食。
  • 幼年时曾阅读、背诵过许多首唐诗,后来在繁忙的生活中逐渐地忘记了。深深地刻在脑海中、至今仍能背诵的唐诗只有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和白居易的那首“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佳篇。
  • 色彩与人类生活环境紧密相连,从大自然的天地山水、各种建筑物,以至瓜果、花鸟,甚至细如虫、蚁、纸、笔都脱离不了色彩。很难想像抽离了色彩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景象。从八卦中阴阳两极开始,中国就是一个讲求“对应”关系的民族。文学上表现的是一种“对偶”的应用:平仄的和谐;句数以偶数作结;字数讲究奇数的组合。当然色彩的运用也不会是一种单色的涂抹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