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尧:教授发飙

——专制主义教育下的专制型人格

易尧

人气 2

【大纪元1月13日讯】对于教育,这几年来的讨论特别多,赞美者有之,愤骂者亦有之,但大多人除了牢骚外,都深表无奈。几千年来,大一统的集权政治覆盖着所有的人,人的政治、经济、社会地位和个人意志的实现都与读书有着紧密联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于绝大多数无权无势,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要想出人头地,获得高官厚禄、金钱美女铁饭碗,接受高等教育似乎成为了一条必要的途径。而这种教育通常都被当权者垄断,成为专制者培养奴才和器具的工场。它注定是罗网一张,自始至终在围绕着服从与效忠兜转。专制型的奴化教育使许多人要么越读越另类;要么越读越愚蠢,越读越堕落。近日,一条大学教授与一名欲离开教室的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的新闻便在各大媒体的头版闹得沸沸扬扬。

广州日报1月9日报导,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在上课时发现人数大大不够,然后开始骂那些学生不像话,把论文交了就想走,没道德欺骗老师。他表示没在的学生全部都要挂科。讲课过程中,一名男同学忽然跑到门口,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下门。杨帆打开门开始破口大骂道:“是谁踢的门给我站出来,扰乱课堂,混蛋,畜生!给我站出来,属老鼠的啊!!”杨帆见无人反应便愤而入教室锁上了门。杨帆开始教育学生:“不要这样的学生,合起伙来跟老师捣乱。我这个人脾气大,别把我惹恼了。我要干事不对,我就不敢这么横。”随后便出现了一幕在大学课堂上教授发飙的经典场景——

这时,一名女生背着书包从后面一路走向门口。
杨帆说:“”我没讲完呢!你干吗去?”
女生说:“老师上课讲这些你不觉得很无聊吗?”
杨帆说:“你才无聊呢!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说:“我又没选你的课!”
杨帆说:“滚出去!”
女生说:“干吗要滚啊!好好地走出去。”

女生出去了。据门外同学回忆,杨帆指着那个女生大喝:“站住!”并跑过去抓住其书包并称其扰乱课堂秩序,不尊重老师,要带其去保卫处。女生说杨帆一点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有,并在扭打和挣脱过程中踢了杨帆几脚。杨帆怒不可遏,欲强行拉其去保卫处。期间很多同学加以劝说和制止。不久,保卫处的人赶到将女生带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师生矛盾到如此的剑拔弩张与专制型的教育体制是息息相关的,尤其近年来的教育产业化,学生与老师的形象更是一落千丈,老师不学无术,学生也只知道叫嚣着“核平台湾”,除此之外,一无所知一无所能,有网友讥之为“粪青”。

教授的粗鲁,学生的横蛮,这就是出当今所谓高等下大学校园里最直观的形象。以前笔者曾就教育的问题和一些大学生聊天,征询他们对自己所受教育的看法,其中一个湖南大学会计学院的网友说:“我个人认为,我们所受的教育是失败的。在家庭教育中,父母仍然习惯在思想上打压,在行为上放纵。造成新一代人懦弱、胆怯、恐惧、小市民、心胸狭窄、自私、以自我为中心。我觉得最好的家庭教育应该是:不管是哪种教育方式,都必须让孩子成长在爱的环境当中,在爱中成长的人才会用爱来对待别人,现在的社会最需要的是爱。但我们教育中贯彻的爱却是乏善可陈的。”

“学校教育一直麻木不仁,没有任何责任感。关键还是老师的素质(专业素质和人文素质)问题,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出于个人的喜好来’选择’,只对个别成绩好的学生给予一定的关爱和责任感。对差生有严重的偏见。偏见容易造成两极分化,有人管的都管,没人关注的,就始终都没什么人关注。”

“社会教育起着示范作用,纸醉金迷的现实诱惑,加之又严重缺乏相 应监管体系,本身对学生的心灵的培养就缺失,形成思想的浅薄,心灵空虚,没有信仰,没有坚持,已经不止是容易动摇的程度,而是不停地漂浮。这样就使两种学生都有性格上和心理上的缺陷。个人认为,教育的形式应该更开阔,招生的限制应该被打破,每人都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权利,只要在正常’指标’外的能自己多付出点。比如,我在大学有次上课,本来上课的人就不多,又有很多当时逃了课,偌大的一个教室就有十几个学生和一个老师。当时,还有几个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好像是别的系的)也想听课,可硬是被我们老师‘请’出去了。”

另一个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网友则说:“没有特别突出的个性教育,因此进大学的时候大家的知识结构,性格志趣,能力爱好都差不多,就像从一个模具里出来的。当然个别学生除外。以我们艺术专业来谈吧,考特长专业的对文化分数要求没有纯文化生的分数高,我身边的很多同学,连春花秋月知多少都不知道是谁写的。她们对古典诗词根本没有什么了解,但音乐在中国可说是渊源流长,很多好的词曲都是古典诗词。唐宋时期的音乐达到了高峰,但是她们对中国历史都知之甚少,要她们直接去了解中国音乐史,实在太愚蠢了。”

“很多学生在唱民歌的时候。无法准确理解歌词的含义,纯粹就是技巧的表演。我们跳民族舞,比如说傣族舞,但是我们一不了解傣族女子的生活习性性格特征,二不懂傣族音乐的悠扬深远的意境。大家可以把舞姿跳得很优美,但是目光空洞,面无表情,整个有形无神。所以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中学的学生,想考艺术院校还是有优势,至少基础教育让我们的文化功底要好于那些艺术中专的学生。”

当众多网民将批评的矛头指向多年来专制的教育体制而大加鞭挞时,杨帆在回答记者问时却说:“不对,个人也有个人的责任,分清楚是非之后,再去说体制。只说是体制的问题,那是和稀泥。”显然,这样的回答才是真的和稀泥,因为包括杨帆教授自身,也是这个专制教育体制下的受害者和牺牲品。或者说,这个教授本身所具有的专制型人格就是专制教育制造出来的合格产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美国的一批社会学家在阿道诺的领导下,企图弄清导致反犹太主义的因素。他们希望找到这些原因后就可防止那种大屠杀的重演。他们的研究成果就是出版了当今已成为经典的著作《专制型人格》。他们认为专制主义的概念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1、因袭主义:严守传统的中产阶级价值观。
2、专制型服从:对团体内的理想化的道德权威的服从和持无批判态度。
3、专制型攻击:对违背因袭价值观的人的警惕、谴责、排斥和惩罚的倾向。
4、反对内部感受:反对主观、想像和脱离实际。
5、迷信和定型:相信个体命运中神秘的决定因素;倾向于在僵硬的型式中思考。
6、权力和强硬:迷恋于支配-服从,强-弱,领导者-追随者等方面;以权力人物自居;吹嘘实力和强硬。
7、破坏性和犬儒主义:对人的普遍敌意与诋毁。
8、投射性:本能地相信世界上发生着狂暴与险情;潜意识的情绪冲动向外投射。
9、性:自我疏外的性欲;过分关心性的“行为”;对性风尚破坏者的惩诫。

《专制型人格》一书的出版导致了社会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大量开展,人们基本上都同意这样的看法,即专制主义者是在家教很严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他们的父母一般都极力使他们处于附属、顺从和依赖的地位,而在日后的生活中,这些儿童就表现出保守的、跋扈的、强硬的和有偏见的态度。不仅如此,专制教育对社会最大的危害更在于其消灭人性,它使人不能完整地、独立地成其为人,而如同圈养的畜生一样,令任何变革和主张都徒劳无功。失去人性的民众更容易被奴化,这也是专制政权之能长久存在的根本原因。因为人的本性是追求自由、美德、爱情和正义等普世价值的,所以专制者才不遗余力地阻止学生在教育中获得自主、自立、自强、自信的个性及才能而提出所谓的师道尊严,爱国主义。在专制教育中,政权高于一切,而对人的基本权利则置若罔闻或不屑一视。反过来,这种专制教育在人的素质逆淘汰同时也造就了少数新权贵,他们占据着学校、医院、广播电视、以及政府机关等各个重要的社会部门中并垄断着所有国家资源,其专制型的人格使他们更加揽权自重,更加变本加厉地制造着专制型的奴才,稳固着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温床。
──转自《自由圣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微软价格争议 台公平会:依著作权法调处
活化校园空间  桃县三校获奖
嘉义县国民教育辅导团成果展
明州教育体系评价不佳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中国四大银行拟抛售美元对抗美加息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财商天下】英债汇市场险崩 减税计划急转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