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罪:第三波反抗浪潮

苏罪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1月16日讯】六四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光明何在,自由何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检讨检讨,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呢?于是我趁夜躲在了床头,翻起了那一页又一页血与泪交织的历史。中国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已经经历了二波新生力量反抗暴政统治的浪潮。第一波反抗浪潮发生在一九八九年,以共党分子的“六四屠杀”闻名于世;第二波反抗浪潮是在一九九八年,以反动势力血腥镇压宗教团体“名扬世界”。如果从“改革开放”的一九八零年算起,到一九八九年,时间经过了差不多十年;从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八年,又是一个十年;从一九九八年到二千零八年,到二千零九年,又一个十年马上就要来到了。新的反抗浪潮又将来临了吗?

第一次,我们用的是暴力革命方式,用的是统治者灌输给我们的方式;
第二次,我们用的是宗教反抗,和平示威的方式;
这两次,我们眼看着新生力量被活活地扼杀在摇篮里,我们惨遭失败,我们惨遭杀戮。为什么?因为我们太心急了,太急于求成了。
这一次,我们应该冷静,应该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走好。我们要拿出一个行动的总方案出来,不要再把十年来辛苦积累起来的那一点点有限的新生力量用作风险投资了,我们实在是再也输不起了。

(一)我的成长

我觉得最难最可贵的其实并不是那些高姿态要怎样怎样反抗的人,而是那些早就已经用切身的力量进行探索、开始反抗的人。我看过一部台湾的片子叫《旗正飘飘》,说到看这个片子,其实还有一个笑话,等会再讲吧,先讲正事。我觉得在这部片子里面,最难能可贵的不是主角蓝凤一号,甚至也不是民族英雄谢晋元,是谁呢?是造型得就像汉奸,潜伏在日本人手下,为日本人“办事”的抗日英雄李德全。你说那需要多大的一颗胸怀啊,又要多大的勇气啊。明明在为自己人做事,却要被自己人指着鼻子臭骂。李德全一家惨遭毒手的那一刻,我真的哭了,是那种英雄悲歌式的痛哭。这又让我联想到了被舆论逼死了的张自忠将军。太难了,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好了!不多想了。

说看片子的那个笑话,真说起来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我知道这也不能完全怪自己。我现在说出来,大家评评吧。我第一次看《旗正飘飘》是高一的时候去录相厅看的,我是和一个同学去的。不怕笑话,那个周末我们去录相厅本来是想去看黄色录相的,结果那里没放黄色录相却放了这个片子。看片的中途还来了几个从事特殊行业的女人,满身带着刺鼻的香水味,她们差点没倒在我们的怀里,问我们需要不需要,我的那个同学吓得都不敢动弹了。我赶紧告诉她们不需要,估计她们是听出了幼嫩的口音,就赶紧站起来走了。可这一批刚走,下一批又来了,录相厅里都是很黑的,估计她们也是看不清楚。

我就是在那样一种环境中看完了这个片子,所以至今印象仍然特别深刻。说实话,其实那时还没有完全理解片子的意思,只不过感觉有一点新鲜,感觉和以前看过的那些《敌后武功队》啊,《小兵张嘎》啊,是不一样的。再看《旗正飘飘》已经是大学二年级了,我是从网上下载之后看的,也就是大二的那个时候,我知道了动态网,知道了新唐人,知道了九评共产党。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是该起来说话的时候了。我觉得自己是进步的,而且我觉得现在的自己能够走到真理之前是有历史根源的,不仅有大社会大历史的背景根源,还有自己小背景小经历的背景根源。我彻底地讲一下我的成长经历吧,或许这有点用!我第一次对中共产生怀疑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这件事情得从一个邻居叔叔说起。这个邻居叔叔是个派担子的。派担子就是挑着一担簸箕,四处转动,走家串户地卖菜或者卖水果。邻居叔叔这样的他们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也是被命运折腾得最惨的人,他们所有的一切就是那副担子,他们的衣食住行,他们全家的生活来源,子女的教育培养,统统都在这副担子上,可就是这么重要非常而又微不足道的一副担子,却有人狠心地到处追着去抢去夺。有一次,邻居叔叔的担子被当官的没收之后,邻家叔叔坐在门口抽闷烟,偶尔会无奈地说上一句:“这些当官的,就是国民党也没他们坏呀!”不得不提一下,小时候我也分不清楚哪个部门管理哪些事情,我们那儿的人也不会去管,反正只要是穿制服的就是当官的,穿制服抢篮子、抓人,就是当官的干坏事。那时候,我迷惑地发现,竟然还有比国民党更坏的人。因为自小做游戏演坏人的都是国民党,所以在幼小的心灵里,国民党就是最坏的代名词。可是,现在却出现了比国民党更坏的官,幼小的我非常纳闷。

那个时候,我们家——租的房子是晚清到民国遗留下来的,屋顶破落得下雨就会漏水,墙壁也四处透风的那种老房子。我们家就住在那种老房子里。也许吧,上天的安排吧。离这屋子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是古代的学宫,陶侃还在那个学宫前种了一颗银杏树,后来在一个深黑的雨夜被一个雷劈成了两半,从此就成了半边树。这个半边树的学宫,在中共执政之后改建成了一个文化馆。小时候,我经常到这个文化馆里面去看书。我看过哪些书呢?一开始我是在少儿阅览室里面看,看的最多的是一些连环画,到现在仍然有印象的是“东周列国”还有“岳飞”,《岳雷扫北》是我最喜欢的,现在仍然能说出一些细节出来。其他的就忘记的差不多了,可能还看过一部分《一千零一夜》,不过我不太喜欢。现在,我知道了一个道理,其实能够记住多少东西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学会怎么样思考,只要学会了思考,查找资料很快,绝对比记忆来得更为准确。我就思考邻家叔叔的话,可是在少儿阅览室里面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我就是想进成人阅览室,可那个负责管理的阿姨不让我进。没有办法,我只好去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新华书店看书。可那里的阿姨更凶,你要是不买书,没看几分钟他们就会把你赶出来,特别像我这样的穷人家打扮得土里土气的小孩,更是毫不留情。我就等呀等呀,等着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去成人阅览室了。

一上初中,我就急冲冲地跑到成人阅览室去了。有一次,我又去成人阅览室。在门口,我碰见少儿阅览室的那个阿姨,她就问我怎么好久都没有到少儿阅览室去了,我说我现在已经在成人阅览室里看书了,她就笑着走了。少儿阅览室的那个阿姨人很好,她经常会辅导一些低年级的小朋友看书,有时候还会在里屋组织几个小朋友念故事,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文化馆的阿姨。成人阅览室里的阿姨人也挺好,不过就没有少儿阅览室里的那么好,再说也不需要那么好了,因为来看报的都是成年人,其实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级的老人。在成人阅览室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参考消息》,说到这个《参考消息》其实还有一个故事。《参考消息》本来是新华社出的一份内参,后来开放了,平常人也能看。可我不认得报纸标题的老体字,那个参考的“考”字是个老体字,像极了“政”字,而且“参政”读起来也挺顺口的,参加政治的意思呀。成人阅览室的阿姨告诉我这个字是“考”字,我回去一查字典,果然是。就在这份《参考消息》里面,我终于了解到了当官的原来不只是我们这一个地方如此。我也就解开了邻家叔叔所说的那个缠绕已久的心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开始积累这个社会的黑暗面。正是这些黑暗面,才让我得以以一种全面公正的眼光去看待问题、去看待整个世界。

(二)理性出击

我觉得一个人的思想是连贯的,是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正是之前积累的阴暗面在心中留下了一个迎接真理后门,才有了后来的自己坚持不懈地寻根究底的一幕幕。所以,面对身边的这些同学,他们,还有千千万万和他们一样的他们,我把他们当作“新人”。我们在迎接这些“新人”的时候,要看到这种思想的连续性,不要妄图一股脑儿就把真理全部都灌输给他们,那只会适得其反。

我们不要在他们面前把反抗调整到最高姿态,争辩着谁更爱国,归根到底都是一家人,未必要那么划清界限,我们应该以软的方式,把战线扩大到一切可以到达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李德全那样的民族英雄呢,虽然只是个悲剧,但是我觉得那真的是值得的,不值的是那些误会了英雄的人。所以我就想到了出国海外的那些留学生,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地不可理喻呢?有谁深入地分析过他们内心的心态吗?

谈谈留学生的问题吧,因为这是一个典型,如果连这个问题也解决不了,那一切伟大的构想都是白费,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连这些已经身处自由地区的人们都扭正不了的话,可想而知那些身处国内高压统治之下的已经被毒害的同胞,又怎么能够转过弯来!我觉得社会这个东西绝对没有死局,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不会有死局,人可以布置出死局,人就一定可以化解这个死局。我知道上帝其实是能够宽容撒旦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上帝掌控着一切,撒旦其实只是最可怜的一个人。因为作恶的人都不是天生下来就会作恶的,他们也是被毒害之后才会去那么做的。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只是一个可恶的可怜虫。他们更多的就像病毒一样,被毒害的同时也在毒害其他人。因此,我们要看到这些人被害和害人的两面,不要完全只是以敌对的眼光看待他们。我们应该以一种医生对待病人的方式去看待这个问题。那样,即可以化解尖锐的矛盾冲突,又可以解决民族危机,同时我们又保留了必要时候采用强硬手段的权力。毕竟,医生不会容许他的病人——精神病人——疯子——和一切精神有毛病的家伙,不能容许这些人去伤害那些善良的人们。我们要给疯子治疗,同时又要保护好普通人。

我们要理性地出击,具体要怎么做呢?

疯子治疗行动有三部曲,也就是自由接力三棒。第一棒是南方周末这样的内地媒体,还有龙应台一样深入内地的人士,他们用一些内地统治者可以容忍的文字把大众点醒。这些醒过来的大众就像小学五年级时候的我,感到非常地迷茫、非常地迷惑,他们会四处去寻找答案,想方设法解决心中的疑惑。于是他们最终会找到海外的信息,就像大学时代的我。到了这个时候,海外“动态网”这样的媒体就要巧妙地接过第二棒,用一种积极的方式引导这些人走向光明大道,而不是让他们在惊吓中跳回深渊。之后就是第三棒,当他们惊醒过来之后,学会了一些东西,开始积极地去影响身边的人,积极地做一些事情。牧师传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那是一个系统大工程,要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深化,循序渐进才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尽管这种方式的作战周期有点长,但绝对是有效的。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祖国就越有希望从灾难中得到解脱。

(三)过去是什么

我们在作战的同时不要忘了总结一下过去的经验,那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呢?中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久前的过去,张学良带着一种历史性的民族罪人的心态,想到明史、清史中去寻找中国落后的原因。而现在,又有很多的人总是只顾着现状,顾著身边的这些东西,没有进取心,没有主动地去战胜反动专制统治的决心。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总是盯着身边四周的东西,就没有可能看得更远,就没有可能把问题真正地看清楚。事实上,中国的历史是一个统一连续的整体,不是在一两个朝代,在一两百年,一二十年就能够看得清楚的。其实,中国最大的困扰就是太急于求成了。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里,我不得不提到孙中山先生。首先我要申明,我非常佩服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但是,我不欣赏他那种急于求成的方式和态度。这也许只是我一个人对孙中山先生的解读,也许得不到大范围的支持,但是我觉得我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看过一段孙中山先生的录像,在那里,孙先生痛心疾首的呼号,我们中华民族曾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我们中国曾经是最强大的国家,为什么现在我们会落后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从孙中山先生的话中,我读出的是一个民族一种整体性的恐慌,一种从高高在上、万国来朝图的位置跌落之后的一种极度的恐慌。那时,所有人考虑的问题是怎么样快一点找回昔日的那种荣誉,那种自尊,那种有点蔑视一切的自信。可是,一个人往往越是渴望的时候,越是不能把精力集中到他应该用力的那个地方去,心里只是不断的着急。这种状态表现到群体上之后就更加明显了。整个国家各方面都在想办法,门打不开就去砸窗子,窗子打不开就把房子也拆了,最后所有的人内斗在一起,终于,整个国家彻彻底底地落后了。到了这个时候,于是就站出来一个骗子,他登高一呼: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就在面前,伟大的苏维埃红色政权已经取得了胜利,人类就要彻底地解放了。在那种时候,疯狂的人流早就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谁也不会去验证它的真实性,它的可行性。在那种环境下,任何一句怀疑的话都是晦气,都是反动者,都是破坏者。结果很明确,所有的人都被欺骗了,其实并不是欺骗者的技术有多高明,实在是被欺骗的这些人巴不得有个人来欺骗他,只有那样,才能继续生活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天朝上国之中,那个已经成了空中楼阁的天朝上国。所以,往后出现的赶英超美,大跃进,大放卫星,大炼钢铁,所有的这些事情,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因为,那不过只是一种妄自尊大的虚荣心的自我欺骗和自我满足罢了。所以,到了今天,你可以不吃饭,但你绝对不能不爱国,而爱国具体的表现就是爱党爱政府,再具体一点就是不要给政府捣乱,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在重要关头。显然,党和政府总是有着一个接着又一个的重要关头。所以,到了今天,这种至高无上的心态情节仍然没有变了。只不过,当一个人彻底地落后之后,不可能再在铁的事实面前自欺欺人啦。于是就杜撰出一个“社会主义特色”的国度,杜撰出一个“社会主义”优于一切“资本主义”的虚妄的最先进的国度,以便所有需要自欺欺人的天朝上国之人,得以继续生活在这个最先进的国度之中。

(四)危机的根源

一个民族悲哀的根源一定能从这个民族的根源上找到。这个根源,最彻底的根源,集中起来只有一句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种大一统的哲学观念作用到政治上之后,带来的是几千年的纷争和无法控制的危机。春秋到战国,我不知道那个时代到底出了多少人才,但是我却知道那个时代出现的人才,却是所有往后的中国人自己建立来的科学再也没有超越的人才。中国人几千年的科学都是吃那个时代的老本。吃完了这个老本,中国就彻底地被西方列强甩到了背后(虽然这么说有一点偏激了)。我已经下了这个疯狂的定论,我要为之辩护了。中国真正做到百家争鸣其实只有春秋到战国这段时间,有秦以后是焚书坑儒,之后的两汉,先是尊黄老,而后又独尊儒术,再往后,分分合合总没能超出秦汉的总体框架。所以说,真正百家争鸣的只在春秋战国这段黄金时期。稷下学会,那是什么样的盛况呢?所有的人才都能在那里自由地畅谈自己的主见。为什么他们能够如此地自由?因为那是一个自由竞争的时代,诸侯争雄的时代,你不让讲他让讲,这里不能讲那里能讲。没有人愿意失去礼贤下士的好名声,名声就是一切,名声就是招揽人才最有力的武器,而一旦没有了人才,国家就会落后,江山就会落入他人之手。

所以说,分裂不是错,战争也不是错。春秋到战国,虽然是分裂的,可那仍然没有什么关系。战争有些时候是人性化的,没有其它解决途径了,容纳不下彼此了,才有了战争,所以关键是人与人之间的观念,战争总是由人打出来的,战争本身没有错。战争也是一时的,而且分裂的时代不见得天天在打仗,虽然历史书上读起来好像是天天都在打,可事实上,那个时代战争的频繁程度也不会超过今天。看看今天吧,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有朝鲜战争,有越南战争,有打不完的中东战争,有打不完的局部战争,有打不完的政府军与反叛武装的较量。可今天被我们定义为和平年代。所以,春秋与战国,也是和平年代,因为那个时候的“世界性”战争是屈指可数的,虽然我的历史并不是太好,并不能完全数出来,但我有一个大致的印象。真的不多,要算的话,春秋五霸的战争可能算得上,其实春秋五霸更多的只是智力上的一种较量,即所谓的战胜于朝廷;再者,可以加上贾谊《过秦论》所说的“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的那一次“世界大战”;其它的牵连到“世界性”各大国的大战真的想不起来了,应该是没有了。战争是战胜于朝廷失效之后才进行的,换成今天的话就是国际谈判陷入僵局之后才有的。

为什么国际谈判会陷入僵局,这得怪那个虎狼之国的秦始皇,是他的祖宗消灭了周王室,直接消灭了所有诸侯的共主。从今往后,大鱼吃小鱼的诸侯之战,再也不会有道义上的顾虑了,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共主即亡,新的天子必生,所谓的五德轮回,所谓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新的天子必将前来领取这黄土。于是新的天子建立起了天下一家的郡县制,于是百家争鸣变成了百家闭口,于是中国人从此活在了不断地翻阅老祖宗的典籍之中。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不只是从此再也没有了分裂带来的竞争,还建立起了一种极端种族歧视的华夷之辨,还建立起了一种极端无法容纳其它国家的超级自私。翻开历史,那一个一个凡是中国人能去到的地方,没有一个不是中国的藩邦,越南是,朝鲜是,韩国是,阿富汗曾经也是,泰国也是,缅甸还是,尼泊尔是,统统都是,只要中国人能够达到的地方,或者说只是中国军队能够达到的地方,就叫做天下,凡是天下的地方就是王土,凡是王土的地方就是王臣。一切都是明白无误的。所以,一旦有一天,冒着黑烟的轮船呼呼地开过来的时候,中国人的哲学观念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老祖宗的典籍里面也找不到相关的内容了,于是所有的中国人就急了。

于是那个骗子就有生意做了。中国人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先醒过来,睁开眼吧,用心看吧,好好学吧,能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中国也并不是要重新再回到战国去,并不是要四分五裂,因为,现在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裂的,无须中国再多裂一次才会有竞争。就是现在,中国已经有足够的竞争了,这个世界已经有了许多的竞争和挑战在等着中国,中国人需要沉下心来,好好地学,用心地学,虚心地学,真正的放开胆子地学。

(五)中国的政治结构

中国是一个大矩形,矩形的正中心就是中共,中共向四周发出各种各样的分支,这些分支和中央机构连在一起,把中国人民隔离开来,把人们的心隔了开来,整个大陆地区的中国人是四分五裂的。中共时不时总会强化一下各级分支机构的纽带作用,具体的措施就是使用诸如“保先运动”、“开党会”之类的伎俩。最近周围的这些党员同学又在参加“科学发展观”的“学习”,具体就是抄书,抄党中央的报告,一抄就是万把字。学生给学生领导抄,老师给老师的领导抄,一级查一级,其实谁也不想抄,来回在应付,为了凑页数,巴不得把字写到细明体一号那般斗大。你说,一个人长此以往地干这样的事情,能不产生心理问题吗,能不缺德吗?说不好,中共要得就是这种效果,其目的就是要把党机器的作用发挥到最大,用这种党的毒恶的纽带,把人民隔成分裂的一块一块,使得人们彼此之间永远没有信任,永远也团结不起来。

中国遗老遗少老革命后代组成的顽固派占到中国政治力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三成左右,而新生力量组成的革新派大约占二成,完全没有立场的投机派占五成。所以,在正常情况下,顽固派控制投机派处于绝对优势。这种情况发生变化,只有在整个统治阶层面临重大威胁的时候,革新派才有可能趁机压制顽固派,从而有所作为。至于中共革新派这种所谓的作为,有时候是好的,有时候却未必一定就好。好的,比如赵紫阳、华国锋,六四时代出现的那批革新派;不好的,比如九八年,中共面临统治危机之时出现的江泽民、周永康,以及后来的胡温集团,更是加紧了在思想方面控制民众。所以说,现在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变数,因为存在着一个风吹两边倒的投机派。至于这种划分方法,一半是从海外电视里面学来的,还有一半完全是我自己通过分析整合各种信息之后的一种理论构想。我觉得,一个普通人是可能理解这个构想的。我们身边的这些人,现在大部分时候,思考问题的出发点都是“利益决定论”,什么事情都是从利益思考?美国打阿富汗归结到战略利益上,美国打伊拉克归结到石油上,老师报复学生不让学生及格归结到学生不听话上,一切都是有利益根源的。这些人,占了很大一部分的人,他们参加共产党的目的很明确。

“这个东西吧,它有总比没有好,说什么都是共产党的天下,做共产党有什么不好,肯定是能搞到好处的,要不怎么那么难入呢?一个班就那么几个名额。”所以这些人,一旦有一天,他们要是明白了还有更大的利益的时候,他们立马就会倒戈。所以说,中国社会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变数。虽说这是个变数,但这个变数不是不可知论的,不是神秘主义的,是可以争取过来的,只要创造出足够多的积极因素,这个变数就会往积极的一面转化。中共的政治结构是党政不分的。一方面,有的时候,如前面所说的,我们不要把它当成敌人,要把它当成病人。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要把中共当成铁板一块,它们是分裂的,完全依靠利益组合在一起的一群乌合之众,这群乌合之众是能够摧毁的。

(六)结语

中国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民度过了一段迷茫的日子,“六四屠杀”打断了这种探索的进程。我在初二的时候从邻居叔叔那里听到了一些有关“六四”的事情,大抵上知道了坦克压学生、机枪射人民的事情。我就是在这种充满了黑暗面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这些黑暗面让我得以冷静全面地解读这个疯狂的社会。所以,第三波反抗浪潮到了,我们是理性的,不能再去做傻事,一切都是很现实的,肉身打不过大炮,战斗必须迂回。当然,我们也没有吓破了胆,我们应当主动出击。出击前,我们要弄清楚了过去是什么,中国的现状是什么。尽管并不是每一个知识份子都能非常全面地研究明白。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知己知彼。反思过去,展望未来,我很迷惘,但仍然要在迷惘中找到希望和信心。只要我们用一种积极的态度去对待今天出现的一切,自由幸福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到那个时候,所有的海外华人,在全世界各个机场排队买票,队伍排起了几条大街,全世界华人都在赶着回来建设我们美丽的祖国,到那个时候,幸福一定会降临在中华大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仲维光:我们维护的究竟是什么?
烟台钉子户一再惨遭暴力侵袭
民进党团:六日围城活动盼所有人民站出来
刘念春:杨佳代表民族反抗暴政的勇气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大科企操纵思维和行为内幕
【未解之谜】AI机器人 操控人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