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达兰萨拉之行(15)

印北西藏流亡社区访问散记

茉莉 撰文

标签:

神喻与西藏命运

因为担心达赖喇嘛太累,有一个问题我问到口边又咽下了。这个我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他讨论的问题是:

“您在您的自传里谈到能预测未来的涅冲神喻,谈到您的护法金刚扎滇早在您14岁时即在中国问题上对您有所警示。这是否证明中国人进入西藏和藏人的失败都是命运注定的?藏人被逼得走下高原、流亡世界,却使佛法得以传播和光大,是祸亦是福,是否这一切都是你们必然的命运?”

笔者尚无法猜测达赖喇嘛的的回答。但据藏族朋友说,达赖喇嘛在训诫藏人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我们藏人现在之所以承受这么多苦难,可能是我们在前世的无数轮回中,作过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说贵族不善待人民,所以才有这个因果。”

朋友说,达赖喇嘛说这样的话,是为了让藏人放下“我执”,不要去仇恨中国人。虽然中共给西藏带来了空前的浩劫,但达赖喇嘛仍然经常教导他的人民,不要生仇恨心,要爱敌如友,因为每一个众生,不管他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在无数的轮回组合中,可能曾作过你的父母或其他亲人(佛教指众生为父母),因此对人要常抱感恩心。

这也是对旧西藏制度的一个痛苦的反省。几十年流亡,藏人对“谁葬送了西藏”的问题是有相当深刻的反省的。他们最为旧西藏汗颜的一点是:贵族和僧侣对人民的经济剥削。比如,他们的民歌里就有讽刺贵族的传统。一首流传很广的民歌讽刺地唱道:“不要吃肉是你们喇嘛说的,吃得最多是你们喇嘛。”

许多和我讨论西藏问题的汉族朋友都有个认识误区。他们以为现在的西藏流亡政府都是由失去昔日天堂的旧西藏贵族组成,其实大谬不然。今天的流亡的西藏议会,完全是通过民主选举程式由来自各地区、各阶层、各教派的议员组成。为流亡政府工作的公务员,或是拥有专业学历的留学生,或是经过考试招聘的才德俱备、年富力强的一代人。而过去的一些旧贵族,在流亡社区是被冠以“葬送西藏”的罪名而被人人喊打的。例如达赖喇嘛原来有一个秘书是贵族,有些年轻藏人老围在他的住所外叫骂,直到达赖喇嘛出面才吓坏了赶快奔逃。


(图片来源:gettyimages)

因果报应、轮回命运,有些东西是不可不信的。比如一首古老的西藏寓言诗,早就预示了西藏和佛教的命运:

“当铁鸟在空中飞翔、铁马在大地宾士时,西藏人将如蝼蚁般星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将传播到红人的领域。”

我在荷兰机场转机去印度时,就记起这首寓言诗,并为它预言的应验而吃惊。当时,我遇见一个穿大红袈裟、风度大方、英语流利的西藏喇嘛。他告诉我他早就定居荷兰传播佛教,欧洲各地已有不少寺院供佛教徒修行和研究。此外,藏传佛教这朵莲花,其三个分支都在美国这个极端功利的物质世界的磐石上扎下根了。

有些东西是不能不信的。

这个最富有自己独特的凝聚力的高原民族,最渴望小国寡民、与世无争的民族,最讲究内在心灵修炼的民族,却富有戏剧性地被迫将它十几万子民散布世界各地。他们实在漂泊得太远、太苦。但一个行将灭绝的文明,一个提倡和平、爱心的宗教,却因为他们的漂泊获得现代化的新生。


(图片来源:gettyimages)

命运也包括人们对自己遭遇的反应,包括人们改变现实的努力。

有些东西是不能不信的。如果藏人努力修行修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我们汉人一味执著强权与功利而不肯醒悟,那么,下一个轮回的情况会怎么样呢?

真正的大宗教都有相通之处。基督教的《圣经》上说:“力战的未必得胜。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我的达兰萨拉之行(13)
冬季奇观:落基山冰封气泡美景
台屏东落山风艺术季 走访海口港逆风旅行
“世界尽头的火车”在阿根廷最南端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财商天下】美国大媒体的中国生意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