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達蘭薩拉之行(15)

印北西藏流亡社區訪問散記

茉莉 撰文

標籤:

神喻與西藏命運

因為擔心達賴喇嘛太累,有一個問題我問到口邊又咽下了。這個我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和他討論的問題是:

“您在您的自傳裏談到能預測未來的涅沖神喻,談到您的護法金剛紮滇早在您14歲時即在中國問題上對您有所警示。這是否證明中國人進入西藏和藏人的失敗都是命運註定的?藏人被逼得走下高原、流亡世界,卻使佛法得以傳播和光大,是禍亦是福,是否這一切都是你們必然的命運?”

筆者尚無法猜測達賴喇嘛的的回答。但據藏族朋友說,達賴喇嘛在訓誡藏人的時候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我們藏人現在之所以承受這麼多苦難,可能是我們在前世的無數輪回中,作過一些什麼不好的事情,比如說貴族不善待人民,所以才有這個因果。”

朋友說,達賴喇嘛說這樣的話,是為了讓藏人放下“我執”,不要去仇恨中國人。雖然中共給西藏帶來了空前的浩劫,但達賴喇嘛仍然經常教導他的人民,不要生仇恨心,要愛敵如友,因為每一個眾生,不管他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在無數的輪回組合中,可能曾作過你的父母或其他親人(佛教指眾生為父母),因此對人要常抱感恩心。

這也是對舊西藏制度的一個痛苦的反省。幾十年流亡,藏人對“誰葬送了西藏”的問題是有相當深刻的反省的。他們最為舊西藏汗顏的一點是:貴族和僧侶對人民的經濟剝削。比如,他們的民歌裏就有諷刺貴族的傳統。一首流傳很廣的民歌諷刺地唱道:“不要吃肉是你們喇嘛說的,吃得最多是你們喇嘛。”

許多和我討論西藏問題的漢族朋友都有個認識誤區。他們以為現在的西藏流亡政府都是由失去昔日天堂的舊西藏貴族組成,其實大謬不然。今天的流亡的西藏議會,完全是通過民主選舉程式由來自各地區、各階層、各教派的議員組成。為流亡政府工作的公務員,或是擁有專業學歷的留學生,或是經過考試招聘的才德俱備、年富力強的一代人。而過去的一些舊貴族,在流亡社區是被冠以“葬送西藏”的罪名而被人人喊打的。例如達賴喇嘛原來有一個秘書是貴族,有些年輕藏人老圍在他的住所外叫駡,直到達賴喇嘛出面才嚇壞了趕快奔逃。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因果報應、輪回命運,有些東西是不可不信的。比如一首古老的西藏寓言詩,早就預示了西藏和佛教的命運:

“當鐵鳥在空中飛翔、鐵馬在大地賓士時,西藏人將如螻蟻般星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將傳播到紅人的領域。”

我在荷蘭機場轉機去印度時,就記起這首寓言詩,並為它預言的應驗而吃驚。當時,我遇見一個穿大紅袈裟、風度大方、英語流利的西藏喇嘛。他告訴我他早就定居荷蘭傳播佛教,歐洲各地已有不少寺院供佛教徒修行和研究。此外,藏傳佛教這朵蓮花,其三個分支都在美國這個極端功利的物質世界的磐石上紮下根了。

有些東西是不能不信的。

這個最富有自己獨特的凝聚力的高原民族,最渴望小國寡民、與世無爭的民族,最講究內在心靈修煉的民族,卻富有戲劇性地被迫將它十幾萬子民散佈世界各地。他們實在漂泊得太遠、太苦。但一個行將滅絕的文明,一個提倡和平、愛心的宗教,卻因為他們的漂泊獲得現代化的新生。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命運也包括人們對自己遭遇的反應,包括人們改變現實的努力。

有些東西是不能不信的。如果藏人努力修行修出了一個美好的未來,而我們漢人一味執著強權與功利而不肯醒悟,那麼,下一個輪回的情況會怎麼樣呢?

真正的大宗教都有相通之處。基督教的《聖經》上說:“力戰的未必得勝。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我的達蘭薩拉之行(13)
美俄兩個小島相隔幾公里 時差卻多達21小時
車在水下、船在橋上 荷蘭水橋顛覆你的想像
葡萄牙具有特色的星形城堡 易守難攻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