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4)

晨风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3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小诗头一摸,这斗什么呀?原来叫‘斗老将’,两人斗的时候,叶柄十字交叉,各自向怀里扯,谁扯断了输。小诗和他斗了半天,鼻涕虫输了一地,也不哭,就在胸前抹鼻涕。

“叭!”“叭!”二猴、三鼠、黎亮、钱桃、丝毛……一路打着弹子枪都来了,小诗说我也有,板车钢丝弯的,镙帽里塞上火柴磷头就能打响,“叭!”,挺不错,就去拿火柴。这伙人一刻都不闲,忙着拣树下的杨树叶子,把叶柄揪下来,斗成一团,七八个人斗了半天,斗了一地,也分不出输赢。

二狗两个膝盖都是洞,说玩这个没意思,我们来拍牌吧,说着往小诗家门前水泥地上一坐,从破裤口袋里摸出一把小画片的纸牌,花花绿绿,满是关飞岳云长的。小诗记得才搬来时在大街书摊上看到卖的,印的‘三国’、‘水浒’、‘西游记’、‘红楼梦’人物,一张16开,剪下来有24张小人,才5分钱,眼睛谗得近视,妈妈不给买。二狗、三猴往墙角地上一坐,一人出一张,窝住手掌,在地上拍,谁拍翻了谁赢。二猴拍了一路翻,把三猴手里的都赢去了,全是孔瑜臭葛亮的。黎亮也从口袋里摸出几张,要跟二猴比。小诗看得痒痒的,就往地上一躺:“我来帮你拍!”拍了几张,动都不动,妈妈喊:“小诗啊,篮子呢?”妹妹把篮子拎来了:“妈妈,你看,他躺在地上……”小诗已像泥狗,蹭了一身灰。

“这个没劲,我们来打弹子吧。”黑蛋说着就用树棍子在地上掏了个洞,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子,小诗也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黑蛋在地上放了一个,跪在地上,右手指头上的那个弹子,好像瞄都没瞄准,就把地上的那个打到洞里去了。

“好,现在开始,谁把你的弹子打到洞里,谁赢。”那个年龄的小孩还不会说‘对方’,就用‘你的’代替。

小诗听不懂,“什么?”

“就是,你把我的弹子打到洞里,我的弹子给你。”

“好!我先打!”小诗也跪在地上用左手支着,一弹,把地上那颗弹子打到洞里去了。

“好,这颗弹子你赢了。”

小诗蹭了一腿泥站起来。黑蛋又说,“这个不算什么,地上三个洞,五个弹子,一人打一次,打进三个的,把那两个赢了。”

“哎,这个听不懂。”

“这个还不懂啊?我来做给你看。”黑蛋说着就又在地上刨了两个洞,撒了5个弹子……小朋友都围上来。黑蛋打进三个,小诗只进了一个。四虎和三猴又在地上刨了很多洞,一时间人头济济,只听叮当齐鸣,流光曳弹,冷气四射。

“还有打远射的。”黑蛋又出一招:“眼睛、弹子和地上的三点一线……”他当场示范,持弹架左手腕上,眯缝眼,略瞄准,一米开外,一弹命中,地上那颗弹子溜溜滚进洞里。黑蛋说我还能把你的弹子打碎,小诗都呆了。太厉害了,一会儿功夫,地上已碎了俩……

树上传出知了的叫声,“唧……唧……”已有小孩在打知了了。三猴从脖子上取下弹弓,“走噢,打知了噢!”打弹子的小孩子一哄而散,都跑去打知了。小诗开门进屋,妈妈还在屋后拔草,悄悄溜进小屋,摸出藏在席子下的两把弹弓,溜出门,飞跑到树底下。几个人站在大槐树下,正张弓引弹。三鼠弹无虚发,当场表演,两步之外一弹击中苍蝇。二猫在一个树桩上放了一个苹果核,四虎一弹而中,小诗自愧弗如。

“唧……唧……”树上的知了叫,几只弹弓打出去,打不着。另一只知了又叫了,“唧……唧……”比上一只还响。“我看到了!”钱飞话未毕,扬弓就是一弹,知了“呜”的一声,挣扎了两下翅膀掉下来了。“我也看到了,还有一只……”几个小孩都叫。小诗也看到,张弓,拉皮带,眯住眼,就是一弹……

“小诗啊!”妈妈在喊,小诗把弹弓一收,向家跑去。冲进家就问:“妈妈,什么事?”妈妈正在揣面,一看小诗身上的泥巴,气得啊,“哎呀,你看上下蹭的!”又问:“你看到火柴没有?”小诗帮妈妈找了半天,原来在自己口袋里放着哪,赶快拿出来,又从猪油罐里挖了一勺子猪油吃,跑到门外从柴草堆搂了一大把碎棒纸屑,塞进灶里,点着火。进了门,眼睛还瞅着外面,看妈妈在摘菜,为子之道冬温夏清,这时就不忍,坐下来,帮着摘了,望水池里一放,“妈妈,我出去了。”“咳!去抱点草回来!”妈妈叹了口气。

小诗冲到外面,又有几只知了叫起来了,“唧……唧……”大合唱似的,“拿竹竿粘!竹竿!”三鼠、黎亮一起嚷着,已经有五六支长竹竿扬出来了,都是家里支蚊帐的杆子,高高举着,上头搭着粘粘的东西,真是盛况空前啊!小诗问那上面什么,鼻涕虫说是面筋,面粉洗的。“噢!我家也有!”

小诗转头就往家跑:“妈妈,面粉在哪里?”妈妈刚洗完了衣服,正给两个妹妹扎小辫呢,妈妈一脸嗔怒的样子,“你抱的草呢?”小诗忽然感到内疚,忙给妈妈端来个小凳,妈妈恨恨地,“你还知道疼妈妈啊?我不要!”

小诗眼睛四处溜,“噢!我看到了。”扒上锅台,从面缸里挖了一小碗;又瞥了妈妈一眼,挖了一勺猪油吃下去;转身冲出门,跑到外面自来水笼头下,几个小朋友一起帮着洗,洗出了一点面筋,粘到竹竿上,就往树上举。“够不着,够不着。”四虎几个在叫。“不要紧,我来爬。”小诗说着就往树上爬。那边,黑蛋也在向一棵树上爬。小诗爬到半中腰,让黎亮把竹竿递上来,接过又往上爬。又爬了一个树杈,竹竿掉下去了。伸手向下接,半天接不着竹竿,小诗继续向上爬,瞅了半天,知了早就飞走了,看见树上挂着两个圆圆的东西,伸手去抓……“喀嚓”一声,树枝断了,身子随根藤“通”的一声,掉在下面的草堆上。

一个果子砸在身边,他一把抓住,翻身跪起,“哎,这是什么苹果啊?”刚想咬,一个巴掌在眼前一闪,“你还在这干什么啊?”爸爸扬起的手落下,扭着他的耳朵站起来,“你妈还在等你抱草回去烧锅呢!”爸爸说着抱起一把草,小诗满头满脸是草,抱起一捧草,一手还攥着那只果子,跟着爸爸后面。走到家门口,爸爸直跺脚,“咳!看你们把地上挖成什么样子了!”小诗头藏在草里,“霍霍霍!”把草抱回灶屋。爸爸去帮助烧火。妈妈正要炒菜,“哎哟,谁又把猪油偷吃了?”小诗说:“是我。”妈妈眼泪就掉下来了。

吃过饭,小诗又跑出去,抱了个小猫上广场去看猫孩。小猫看到广场上的猫,就挣扎着从小诗怀里钻出来,蹿到地上跑。小诗在后面追,小猫一下跳到一个砖堆上。小诗从砖堆后追出来,就看到猫孩爬过来,看到路灯下面有很多虫,鸡也在啄,猫也在跳,就跟在猫后面扑,抓了个蝼蛄吃下去了。看猫打架的小孩喊“猫孩来啦!”就用小棍子扔他,有的吐口水,都往后跑。猫孩仰起头,亮起一张觑觑的脸,圆圆的眼睛像猫,莹莹发光,充满了困惑和天真。小诗一见这张脸,就觉得熟面,跑上去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那猫孩也不回避,在地上爬,又抓了个蝼蛄吃下去了。

广场附近一片破铁皮的贫民窟里,颤颤走出一位瞎婆婆,喊:“猫——孩——!”那孩子就转身往家里跑,边跑边嚷道:“喂了狗,杀了猫,三虎出一彪,九狗出一獒……”小诗也听不懂他嚷的什么,就听得议论:“可怜哪,今年也就8岁吧,三年灾害活下来的……在汽车站里捉虫吃,叫好心人拣回来的……”“造孽啊!造孽啊!”乘凉的人都摇着扇子叹气。

小诗看了一会猫捉虫,跟黑蛋四虎他们商量晚上怎么捉蛐蛐。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Heaven
    以后世人才知道,杀人放火抢劫活埋船工的,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伪装成土匪游击队的共产党武工队。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应有尽有,阵阵花香美不胜收,使人陶醉。花开过不久,宅前宅后的桃李梅杏枣柿等树就结出各种鲜美可口的果子,远处看去好像挂在门前后院里满天的大小灯笼。
  • 共产党在江西和其他根据地的肃反运动中,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被诬陷的好人,都是上当受骗,积极跟着共产党叛乱造反,为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而来的革命者,但却被共产党扣上莫须有罪名而杀害。
  • 更可恶的是共产党还要把他们扫地出门,教唆逼迫民众用棍棒(翻身棍)打、绳索吊、开水浇、冰水冻、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马分尸等极其残忍的酷刑折磨杀害他们。凡搬不动的土地房屋和家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给穷人。凡能拿走的都进了共产党的口袋,当作它叛乱谋反的经费,美其名帮助农民翻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