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崇淮:(3)狱中绝食

“反腐记者”狱中悲惨经历系列之(三)

人气 11
标签:

【大纪元11月29日讯】狱中绝食

2009年3月9日,值此北京“两会”召开之际,我因不满监狱方面的残酷迫害及不作为,而奋起进行绝食斗争,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我被关押至滕州监狱后,被分配到三监区服刑,这个监区主要从事煤矿的掘进生产,共有170人左右,全是重刑犯“即死缓、无期等”,是煤矿最苦最累的工种,每天在井下劳动达10个小时以上,有时甚至超过20个小时,这期间不会有一滴水,一点食物供应。

井下的生产条件更是恶劣残酷,从井口至工作地点要走18里巷道,来回一趟要跑近40里路,巷道内泥水,乱石遍地,一脚踩下去,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拔出来。有的路段,落差有10几米,陡的地方像农村民房的屋顶那样陡。

刚一下井,我就被安排到井下12703巷道铺铁路,活儿是扛铁轨每个重约30斤,每次要扛两根重约60斤,距离有300米,来回扛一趟,一里路还多。那天狱警下了死命令:不干完活任何人不准上井。10几个小时下来,我共扛钢轨80多趟,重约五万四千斤,行程近100里路,收工时,右肩膀被压得血淋淋,两条腿肿得毫无知觉。

2008年12月23日,我找到狱警刘焕永,反映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及井下劳动的强度,希望能调整一下工种,但被拒绝。这样的苦力,我整整干了80天。

2009年1月1日,我被安排去井下12702工作面推煤车,每个班要推50车,分别是25个重车,25个空车,来回约600米。重车2000斤以上。一车推下来,浑身大汗淋漓。这样的工作量年轻的服刑人员都吃不消,何况我是45岁的人了。我算了一笔账,每天上下班要走近40里路,推车要走25里路,两者相加是65里路,这就是他每天必须完成的工作量,而一年下来,走的路就是23725里,整整一个红军长征的路程。

几个月下来,我的两个膝盖发生病变,每天疼痛难忍,左脚拇指则完全坏死,失去知觉。

2009年春节后,我向监狱提出申请,由于身体原因希望给予关照,但监狱主要负责人范广华明确表示:“不行。”好心的服刑人员告诉我:求他们不管用,除非你死在井下。

我是这个监区年龄最大的下井人员。

干活还能吃饱肚子,放假不干活时,这里的服刑人员连肚子都吃不饱。2009年1月1日,元旦放假一天,中午吃米饭,所有的服刑人员每人半碗米饭,四五块萝卜丁, 望着这几块萝卜丁,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2009年1月2日中午,因为午饭不够吃,犯人中发生“抢食”斗殴事件,由于午饭被其他人强行吃掉,我这顿午饭就没有吃上,但下午14:30分上工时间到了,也只好空着肚子下井干活,这一下井,就在井下连续干了整整21个小时,上井时,我已近虚脱。

1月3日,我就此事向监狱当局提出抗议。

2009年1月18日下午16时许,下井后,犯人“头目”安排我去600米处扛水泥,我赶到存放水泥的地方,面对100斤一袋的水泥,都怎么也扛不起来,没办法,只好回去告诉“头目”,自己扛不起来,犯人“头目”一听,当胸一拳把我打倒在脚下的一滩污水里,浑身湿透。

这已经是我来滕州监狱后,第七次被暴力殴打。

这次被打事件发生后,我即要求监狱方面严惩打人凶手,但监狱方面迟迟不予解决。

2009年3月9日,我被逼无奈只得以“绝食”抗争。

齐崇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记者节的悲哀 良心记者狱中遭惊人残害
齐崇淮:(1)来自监狱里的致谢
齐崇淮:(2)滕州监狱服刑人员的悲惨生活
【名家专栏】摧毁共产主义从各州开始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谜团
【新闻大家谈】揭开中共“依法带娃”魔盒
【未解之谜】宇宙是意识的产物?!
【微视频 】哈萨克政变未遂 普京撤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