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醫案】一人獨釣一江秋

文/溫嬪容中醫師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1月12日訊】一位41歲男士,頭髮稀疏,左頸用紗布包紮,頭抬不起來,趴在桌上,鼻水與口水直流,由姊姊從南部帶來看診。他的眼眶凹陷,神情淡漠,冷汗直冒,半天都沒有力氣講話。

於是由姊姊代訴:他原本身體壯如牛,很少生病,連感冒都很少,後來左頸長出一塊小肉瘤,因為沒有什麼不舒服,所以就沒管它。日久發現瘤好像有長大,在家人極力勸說後去檢查,切片結果是惡性的。立即進行手術,接著化療,之後吃不下也睡不著,傷口徹日徹夜地痛入骨,身體一直消瘦,瘦得只剩皮包骨,大便5天才1次。

看他滿臉痛苦與憤怒的表情,無神的眼睛流露出不甘願。手術切口很大,頸部削去將近1/3,好像快撐不住頭了!人都變形了,慘不忍睹!

他從沒針灸過,但表示願意試試。我告訴姊姊:他元氣大傷,身體很虛弱,來診一趟往返也要4~5個小時,對體力消耗很大,一路的顛簸對他也是一種折磨,建議最好就近治療,保留些元氣繼續作戰。

針灸處理:提補陽氣,針百會、關元、氣海穴;補腸胃氣加強作戰力,針合谷、足三里、三陰交穴;加強傷口修護,針曲池、中渚、築賓穴;收虛汗,針合谷、後溜穴;收口水,針內關、液門穴;收鼻水,針合谷、曲池穴。針灸完,他的汗、涕、口水都有減緩,精神也好些。

隔週他還是來看診,因為針灸吃藥後,精神、胃口與睡眠都有好一點。雖然他來時頭已不出汗,口水有減緩,鼻涕變白色,但我看他的傷口已腫到臉頰,針灸完,雖然臉色有轉潤,我還是勸姊姊帶他就近治療。

第3週,他還是來看診,姊姊說:「他現在都不去看西醫,消炎止痛藥都不吃,嗎啡貼片也撕掉。現在只肯給妳看,只肯吃妳開的藥!」我看著他痛苦扭曲的臉說:「你真勇敢,你是怎麼能忍受那種傷口撕裂的劇痛呢?」頓時他的眼角掉下淚來。我接著說:「你就近看醫生,好不好?這樣對你比較好,知道嗎?」我握握他的手,給他點鼓勵!

夜裡他無助的眼神在我腦海震盪,他信任我,但我卻無力可回天,實在愛莫能助!在病魔與命運面前,我是如此微不足道,遙望天際有感:月落烏啼霜滿天,我為病人對愁眠!

隔2天,他又來看診,走到門口,卻喘得無法再走一步,臉色慘白鐵青,頭在冒大顆的汗。請人抬他到針灸床,我放下其他病人,趕緊處理急救。先針百會穴,快速揉按檀中、勞宮、內關、中府、天泉、湧泉穴,喘息漸平!

繼續針內關、魚際、合谷、曲池、足三里、關元、氣海穴。此時我看他的傷口已腫到眼睛,臉都變形了。喘息抬肩,大顆汗是惡兆,我堅定地告訴姊姊不能再帶他來,他的元氣所剩無幾,反而會害他。

30分鐘出針後,他竟輕快地自己走到門口,前後判若兩人。大家驚訝地看著他,當下還沒回神,只見他走到門口,人就癱軟了!立刻叫了救護車,強迫送他進醫院,就這樣目送他「一人獨釣一江秋」,獨自和死神搏鬥,令人不勝唏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