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晚期醫院「沒治」 讀《轉法輪》起死回生

大陸法輪功學員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02日訊】我今年五十歲。三年前,我因長期頭痛,連續打了兩個星期的消炎針,一點不起作用。姐姐說不能再打了,對你身體不好,借你一本《轉法輪》看一看吧,對你有好處。姐姐不煉功,兩個外甥女煉。

我只看半天書,頭痛的症狀就消失了。晚上睡覺還夢見了法輪大法的師父坐在高高的蓮花盤上。於是我也想學法輪功。丈夫一聽就與我打架,女兒威脅要離家出走,我這一關沒過去,就把這件事給放下了。

後來,我因病住院,被確診為患「肺癌晚期」,已經擴散至淋巴。醫院不讓吃藥,不讓打針,也不給開刀,就是等死了。那時我還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甚麼病。外甥女就對我丈夫說:「沒別的辦法,讓我姨煉功吧。」走投無路,丈夫也不阻擋了。我就此開始學法。

開始我連書都拿不動,因為書對於我來說太重了。姐姐和外甥女說,那我們幫你拿著吧,念給你聽。我還沒開始煉動作呢,身體就一天一天的好轉。

我的脖子上有三個腫塊。丈夫為了想知道是哪種類型的癌,就讓醫生從脖子的腫塊上取細胞化驗。那個大夫很吃驚的說:「你們吃甚麼藥了,腫塊這麼快就小了?細胞都不太好取了。」

一次在半睡半醒時,看到一個人進屋對我說:「你快好了,很快就烤乾了。」隔了一天,脖子上的三個腫塊全部消失,身上的其它病症也迅速好轉。四十天後,去醫院複查,醫生用同一台CT給我查,竟連一點癌細胞都找不到了!全家都高興的不得了!

以前我的後背經常像壓著塊大石板似的。有一天,也是半睡半醒的,感覺有人對著我的後背就是兩掌,從此感覺後背越來越輕了。現在我比以前還健康。

我好啦,丈夫原來絕對反對,現在跟我談法理;女兒原來聲稱要離家出走,現在想找個有信仰的人成家;親戚朋友知道了我的事,有人走進了大法修煉,更多的人改變了對法輪大法不正確的看法。
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來源:明慧, 責任編輯:杜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陸來稿〕一九九七年,我的妹妹得了癌症,修煉大法後很嚴重的癌病竟不翼而飛,她興奮的告訴我大法如何如何好,我親眼目睹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知道大法好,可就是聽不進妹妹的勸,沒有走入大法。現在知道是機緣未到。
  • 二零零二年秋末,迫害法輪功的狂風怒潮鋪天蓋地,法輪功學員隨時都有被劫持的可能。我縣中共部門辦了洗腦班,將各單位及各鄉鎮被視為重點的法輪功學員全綁架到洗腦班。我也遭此一劫。在洗腦班裏,我認識了一位同修,給我講述了曾被醫生宣布無法醫治的他,煉了法輪功後重獲新生的全過程:
  • 周梅(化名),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開始了法輪大法修煉,至今已是十七個年頭了。當初,她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開始煉法輪功的。修煉前,她可謂是百病纏身——二十多年的坐骨神經痛、膝關節痛、高血壓、心動過速、神經衰弱等等疾病長年折磨得她痛苦不堪。那時,坐骨神經痛嚴重了,三伏天她都得穿兩條褲子,而且夏天再熱,也不能睡涼席;膝關節痛的蹲不下,上下樓都必須扶著欄杆才行;長年神經衰弱,每天都必須吃安定藥才能睡著覺,而且加上其他的大病小病,每天都要一把一把的吃藥。
  • 我是一個西醫大夫,堅定的修煉法輪功已經十五年了,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期間,很多不理解法輪功的同事朋友,總對我說同樣的話:「一個西醫大夫怎麼也煉法輪功?」我今天再次告訴那些不理解法輪功的人,「法輪大法太好了。」
  • 我們一大家子人(父親、三個姐姐、大姐夫、我、妻子)煉功,受益無窮,每人的切身經歷都能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就是好。當然有些受益是只有我們煉功人才能體會到的,如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瞭解了宇宙佛法那種無以言表的幸福。為了追求真理,雖然辛苦、勞累,魔難重重,但我們內心祥和、寧靜,生活輕鬆,灑脫,不煉功的人這些是無法感受到的。有些受益是親朋鄰舍、鄉里鄉親耳聽眼見的,如煉功後疑難病症不治而癒變得身強體健,德行操守堪稱典範。下面重點談談後一方面的受益情況。
  • 當警察問我:「法輪功哪裏好?」我告訴他:「最有發言權的是法輪功修煉者本人,或者法輪功修煉者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
  • 我是淶水縣一名政府官員,從1999年政府鎮壓迫害法輪功開始,我就一直接間接的參與著,剛開始,我只認為,這麼多人去北京上訪的確給政府施加了很大壓力,覺得功法好就在家煉吧,何必要去那麼多人上訪呢?後來我發現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打壓不但沒有把他們打倒,相反,他們越來越堅強,他們在十幾年的被打壓中艱難的堅持修煉著,冒著被打死、被判刑、被勞教的危險長期不懈的向人們講著真相。而且法輪功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這使我感到震撼,難道法輪功真的是宇宙的根本佛法嗎?他真的能拯救人類改變人類命運嗎?我不斷的上明慧網了解法輪功的情況,看到有那麼多病人學法受益,那麼多壞人自覺變好,又有那麼多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報應的事實,我開始認定:法輪功不僅僅是使人祛病健身的氣功,是救人的高德大法,他是一門真正的博大精深的宇宙最高深的科學;是一門使人返本歸真修成正果的佛家修煉的高深大法。
  • 我從記事起就是怕的很,娘和姐經常背起我去看神婆。
  • 看到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些巨大變化,我和我先生家鄉的上百位親人們,也先後走入了大法修煉。大法使我內心得到了平衡和寧靜;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一九九八年八月,雪蓮(化名)的母親咳出的痰中帶血,在州醫院診治了一個多月也不見效,醫生先讓拍了X光片子,又讓做CT,說發現肺上有問題,又建議到新疆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做核磁共振。當年十月,母親被確診為肺癌晚期、中心型肺癌、右肺不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