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地帶
無論你相信與否,醫學上已被判定死亡的人竟能「死而復生」,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真實地存在著。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洲,以不斷發生船隻飛機離奇失蹤的神祕事件聞名於世,您知道嗎?在中國江西省,也有個被列為「中國十大旅遊禁區」的「百慕大」──老爺廟水域。僅從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末的近30年間,就有200多艘船隻沉沒、1600多人失蹤,成功生還卻被嚇瘋的不下30人。
地球上有許多不明神祕物體,用科學儀器探測不出它們的來源和功用,但卻總是引發人們好奇的猜測與聯想,看來地球上似乎還有很多不明訪客曾經造訪過。2011年時,一群瑞典的科學探險隊在波羅地海發現一個奇怪的「蘑菇」,立刻引起科學界震驚。
科拉超深井鑽探隊成員稱,他們打通了「地獄之路」,並錄到萬米以下傳來人類的聲音。
「連續四次,僧侶走進我的夢,說:『你得了乳腺癌。你能感覺到嗎?你回去看醫生!』」研究夢的美國學者凱瑟琳‧奧基夫—卡納沃斯生活中曾三次戰勝乳癌,她的親身經歷告訴她,有時候,夢具有改寫人生的力量。
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東北部城市土爾沙(Tulsa)的市中心,有個名叫「宇宙中心」(Center of the Universe)的圓圈,此景點的特殊之處在於,它違反了聲音和物理學定律,但人們尚不清楚其真實原因為何。
「你和友人發現剛做了相同的夢,這似乎不可思議。」美國心靈學家詹姆斯‧多納霍(James Donahoe)教授1975年在《心靈雜誌》(Psychic Magazine)發表的專文中寫道,「但我自己對共同夢境的研究表明,這類事件的存在可能比人們意識到的更普遍。」
於一些人來說,巧合「僅只是巧合」;一切都是隨機,不可想像的巧合事件注定會偶爾發生。人們為巧合而驚喜,然後就拋在腦後了。而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沒有甚麼是「巧合」,一切都是注定的。人們甚至可以將其視為某種「訊號」,據此做出重要決定。「巧合」不再是個哲學問題,業已成為新興跨學科研究的一個焦點。
今天的生物學、醫學與心理學前沿研究,正不約而同聚焦人類心靈在奇異巧合中的核心角色:生物學家發現,人們總會碰巧看到別人在看自己;不少醫生分享說,自己不循常理而憑直覺治好了病人;心理學家們在榮格的啟迪下,越加關注心靈感應如何在文藝創作中發揮作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The Life of Pi)中人類相食的悲劇是以艾倫‧坡1838年的小說為原型,而這部小說竟然把47年後在現實中發生的事件預演了一遍。今天的前沿研究如何看待這一切?
「在合適的環境中,巧合如野花一般紛紛綻放。它們可能很美麗、很讓人慰藉,但你未必注意到了。」巧合學奠基人伯納德‧貝特曼博士(Bernard Beitman)這樣寫道。在自己和身邊人的體驗(見上篇)外,他也和大紀元記者分享了發生在社會名人身上及科學史進程中的幾個驚人巧合實例。
早在20世紀初期,「幽靈火車」就已經成為懸案,而且在烏克蘭波爾塔瓦(Poltava)地區每經過一些年後就有新的蹤跡。那是一列只有三節車廂的火車,是旅遊者從意大利的一家公司包租的。
2009年1月17日,烏克蘭波爾塔瓦市郊,出現了「幽靈火車」。目擊者是一名追緝犯人的警察舒斯特和老鐵路員工。當時,警察舒斯特追犯人正要追上列車,老鐵路員工一眼就看出了這列老列車正是轟動社會的1933年神秘消失的「果戈里幽靈火車」又出現了,就把他攔了下來。
在西西里海一艘2600年前的沉船中,海洋考古學傢發現了古希臘傳說中的一種金屬,這種金屬據說存在於失落之城亞特蘭蒂斯。這一發現,令人們思考這是否是亞特蘭蒂斯城存在的證據。
近日,英國倫敦有民眾在夜空拍到疑似天使的照片又引來了人們的好奇。「天使真的存在嗎?」這個被孩子們問過無數遍的問題,一直是人們熱衷思考的問題。
據說德國著名探險家兼作家馮‧丹尼肯曾進入過拉坎頓人守護的地下長廊。隧道內那種超越現代人類智慧的嚴密、宏大與神奇,使得這位以大膽想像著稱的作家也瞠目結舌。他認為隧道是用高科技的超高溫鑽頭和電子射線的定向爆破以及人類現在還不具有的某些技術開鑿成的。
1960年7月,秘魯考察隊在利馬以東600公里的安第斯山脈的地下曾發現一條地下長廊。該地下長廊長達一千公里,通向智利和哥倫比亞。無數地下長廊遺跡的發現,似乎越來越清晰地表明:遠古時代的確曾存有高度發達的地內文明。北極的極樂之地Hyperborea的古老程度超過地表的利莫里亞文明和亞特蘭蒂斯文明,但也有一些地內人是後來陸續從地表通過地下長廊「移民」過去的。
卡爾‧鄧尼茨(KarlDönitz,1891-1980)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潛艇艦隊總司令,之後又成為納粹德國海軍總司令。據說他說過以下的兩句話,這在當今仍然還是個謎。他說:“My U-boat operators discovered a real earthly paradise.”(我的潛艇部隊發現了一個人間天堂)……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希特勒已對地下世界可能存在的無盡的寶藏和極為先進的科技垂涎三尺。曾多次派考察隊到達西藏,南北極,並潛入美洲。一些納粹們堅信誰先找到地下世界, 誰就能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在美洲,德、美兩國考察隊展開了一場爭奪戰,其情節恰似好萊塢著名導演斯皮爾柏格執導的電影Indian Jones(奪寶奇兵)。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陸軍士兵希伯在同侵緬日軍的作戰中與戰友失散,被遺留在緬甸的森林中。一天,他無意中發現一處被巨石隱蔽的洞口。希伯冒險進入洞內,竟然發現裡面被人工光源照得亮如白晝,儼然是一處龐大的地下城市。
許多藏傳佛教的修習者和研究者們認為:西藏神話的聖地──極樂之地Shambala(香巴拉,或稱香格里拉)是在遙遠的喜馬拉雅山地底,而西藏的大德喇嘛們世代看護著那極隱秘的入口。
(shown)奇怪啊,上坡容易下坡難,真是不合常理。可是,這樣不合常理的現象越來越多......
(shown)走著走著,老人們個個納悶:這是到了什麼地方?從來不知道村西有這個地方......
人類是否已經完全瞭解了人類生存的地球?地球內部是否有生命?幾百萬年來,人類生存在這個藍色的行星上,對於地球,只能說瞭解甚少,還有無數的神祕傳說躲在地球的深處。
(shown)神州中土,自有文字以來,記載了琳琅滿目的希奇事兒,上自天文星象、宇宙奇觀,下至龍宮水族、蝦兵蟹將......
(shown)商人裁那竿竹子作為手杖,每次以刀刃整修削平,那麼隨著刀刃一下一下的揮動,即有光芒閃爍......
(shown)公子說:唐朝皇帝是我朋友哪,你應當立刻離去,為我傳話......
另外的空間,人的肉眼看不見。但看不見的事物並不表示不存在。人肉眼看到的形象不過是對可見光的感知,而可見光在電磁波的大家族中僅僅只是一個極窄的波段;目前科學家已證明很多天體發出電磁波並不是可見光。對於另外空間的存在,科學家早已從不同角度在進行研究、探討,並認為是完全可能的。
美國加州舊金山附近有一個地方叫「神秘地帶」,該處存在著異乎尋常的「引力」:如球向上滾、身體的平衡狀態是「傾斜的」、沿壁上行如履平地等等現象。對於這類科學無法解釋的情形,人們習慣上稱之為「自然現象」。但是,這些真的只是「自然現象」嗎?還是逃避現實的自我麻醉?
有的石頭直線移動,有的石頭非直線移動;有的軌跡非常複雜,有的甚至會直角轉彎,還有多個石頭以不同的速率、不同的方向移動的現象。
數年來,熱衷於「神秘再現」探索的學者們,對失蹤後又再現的事件進行了深程度的挖掘,目前已搜集到幾十個案例,並對此進行了研究分析,企圖從物理性質、光學現象、時序體系和空間原理對此作出解釋,但沒有一位學者能跳出「時空隧道」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