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修煉•長生延年
在一個寒冬午後,從南部來的四個人,吵雜的架著滿面雪白的婦人,寸步難行的走進診間,還沒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機響了,電話中直問:「怎麼不趕快送到醫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請大家安靜,問這位婦人:「妳怎麼了?」她頭暈得很厲害,全身無力,眼睛睜不開,喘得那張毫無血色的白唇,說不出話來。姊姊在旁代訴:「她的血紅素4.7,醫生要給她輸血,她不肯。因為上次輸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輪流打電話來關心,意見很多,都主張到西醫那處理比較快。」
您有在災禍發生前獲得預感的經驗嗎?這種預感有時關乎自身,有時則關乎至親——無論他們離得多遠;有時,這樣的預感是真實的夢境,有時則是一種直覺,有些人還會在身體知覺層面感受到。人們常把這種預知能力叫做「第六感」。
一位長得美麗,氣質高雅,留著一頭秀髮飄飄的46歲女士,卻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來,她和中風半癱的先生,每個月都要飛到北京去給一位名中醫師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憊寫在臉上。朋友說她捨近求遠,介紹她來看診。
有一家三口從北部來調身體,瘦小的9歲弟弟調鼻子過敏和腸胃;11歲的哥哥身高150公分,體重44公斤,調鼻子過敏、近視、長高、流鼻血和尿床;媽媽調經理帶,頸項酸緊。這些問題都不是什麼大毛病,曾介紹北部醫生就近治療,但這家人後來還是決定找我調理。
一位30歲年輕人,為人忠厚、樸實、勸快。從青年、結婚、生了個可愛的小女兒,都在我這裏調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卻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兩頭奔波,大約2年不見人影。這位年輕人,經過2年打拚,32歲就晉升高階主管,成就非凡,羨煞多少周邊的同事。有1天他來看診,形色匆匆,看去像風塵僕僕的老翁,我看了嚇一跳,怎麼會變成這樣?那眼睛凹陷無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滿臉倦容,說話有氣無力。
一位4歲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亂跳;他除了睡覺,整天像沖天炮,到處發射他的活力,沒有他想不到的遊戲,什麼都可以玩。因為爸媽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給阿婆帶,有一天,小腦袋東張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鮮事,他隨手拿了媽媽用來修指甲的小長片,曾看過媽媽用它在挖指甲,小頑童好奇的學著照做,感覺不太好玩還有點痛。小腦袋突發奇想把小長片戳到眼睛裡,看會怎樣?大鬧眼中的水晶宮!
一位48歲的家庭主婦,並不需要用電腦工作,可是卻常眼睛脹痛,左眼漸漸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乾澀痛,頭脹。到處去作檢查,結果都正常。中西醫的治療也沒停過,已經5年了,還是沒什麼進展,或說效果令她不滿意。
中國人對長壽之道的探索,從古代就開始了。 養生就是保養生命,是強身、防病、抗衰老的主要方法。在《黃帝內經》中就有精闢的論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一位56歲的年輕阿婆,在家帶孫子,因為一直在咳嗽,惹得兒子擔心孫子被傳染,催她去看醫生。年輕阿婆身高153公分,體重卻66公斤,來診時,眼泡浮腫,下眼袋很大,面虛浮,手腕、腳踝處輕按就有水紋,張口就滿嘴口水,舌苔白滑,很容易疲倦,吃不下,也怕胖不敢多吃,大便黏而不成形,頭老是重重暈暈的,腰常酸,胸部悶重,咳嗽痰多稀白而黏,有時咳即滲尿。
失眠很可能是不良的生活習慣或情緒所致,如果你經常睡不好,不妨改變一下這五個生活習慣:
第4天第3診,她由妹妹陪診,還沒等我開口,妹妹就聲色俱厲的質問我:「姐姐不肯接受西醫的治療,只肯給你看,你到底有沒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應該叫她去給西醫治療 ……」連問幾次,興師問罪,咄咄逼人,有如河東獅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尷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耐著看老妹怒氣衝天的臉和充滿殺氣的眼神,我差點「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風日下,還是老天要來考驗我的心性?
中國傳統的行業中講究尊師重道,《禮記.學記》:「師嚴然後道尊,道尊然後民知敬學。」東漢鄭玄註:「尊師重道焉,不使處臣位也。」過去的學堂,不管是小學還是太學,必釋奠先聖先師。
有一天看阿伯眉頭緊皺,問他哪裏不舒服,阿伯說牙齒痛得要命,已在牙醫那裏看過3次,說是蛀牙,也都清了還在痛,醫生說要抽神經,拔牙齒,他聽了非常恐慌,他想留住牙齒,就問:「醫生,可不可以幫我治療牙齒?我痛得沒辦法吃東西,也痛得睡不好。」我回答說:「中醫說牙齒是腎氣管的,年老的人拔牙像拔根一樣,臨床上看到不少年長者拔牙後動搖了腎氣根本,有人因此而健康下降。」
一位42歲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濃眼大,脣紅,面及膚色是光澤的銅色,走路虎虎生風,說話聲宏如鐘,魁梧壯健,英俊瀟灑,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這位俊男仗勢年輕,喝酒,抽煙,吃檳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儘管老媽再三規勸改掉壞習慣,身強力壯的少年郎,根本聽不進去。揮霍青春幾年後,這位帥哥戴著口罩來看診,這是怎麼回事?
有一天,貴夫人表情很嚴肅的說:「醫生,我今天要鄭重的跟你講,我的終生大事。」那個表情和語氣,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我問:「妳有什麼終身大事?」她接著說:「醫生,我給你3年時間。」她停頓下來在思索,我好奇的問:「3年時間要作什麼?」貴夫人表情緩和下來,還面帶笑容的說:「我打算3年後要去見佛祖。」她說得高興,我聽得霧煞煞的。
既然神靈在靈界都有網站,見諸一般人間的網站內容都很豐富,那麼靈界的網站一切由心造,可能有更豐富的內容可以供意識去參觀,因此我們就想去神靈的網站遊覽一下。
我拉著老媽媽的手,對她說:「老媽媽,您不是骨質疏鬆症,您的骨頭就像樹的年輪,一年留下一輪,那是您來地球旅世的足跡,只要不要過度耗損,好好的保養,用上一陣子應該還可以。兒女都各自成家,有她們的責任要承擔,您要堅強一點,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責,不要成為子女的負擔。您要不要轉念一下?回想這一生,該過的都過去了,要不要靜下來想一想?人生的價值何在?剩下的時間過修行的日子,等您回天鄉見到老祖宗時才有個交待!」老媽媽愣愣的聽著。
一位36歲從台灣南部來的男士,身材高壯,卻臉上佈滿老人斑而浮腫,滿臉倦容,步履蹣跚,好像身經百戰後的疲憊。當病歷職業欄上寫的是醫生時,心裏就納悶,西醫會來看什麼病?是不是西醫無法解決的事?一問之下是位外科醫生,他拿刀,我拿針,如何交錯彼此的光芒?
她剛看完診,走出診間,就交待小姐,請醫生先幫她針,說要趕時間。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難配合病人要求,大部份要等到看診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齊作針灸處理。要針灸時,我先去問她:「妳要趕火車啊?」她回答:「我沒有要趕火車,但要趕回家煮飯。」我心裏嘀咕煮飯,幹嘛那麼急!
一位70歲阿婆,從出生就智能有問題,只會說一、二個單音的字詞,例如:好、乖、吃飯、謝謝的音詞,但也不是她主動說,而是順著家人的話尾說出而已。其他屬於她自己的語言,只有叫聲,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體不舒服時,叫得更大聲,這樣也過了70年!
她如泣如訴的說著先生的事,一個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醫途中即已斷氣,揮別塵世,人生無常,瞬息萬變!夫妻有如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這突如其來的惡耗,晴天霹靂!在一陣慌亂悲淒中,把繁雜的後事處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歲,情真傷人哪!
一位44歲的女士,身材修長皎美,而且面無皺紋,只是面色黯淡,面無表情,好似一張面具臉。她訴說:有記憶以來,約小學時,就常常不明原因昏倒,至今已30年,查不出原因,也無從治療,近半年發作頻繁。
醫病醫心,有一天,老媽來看診,抱怨:「晚上吃了安眠藥還睡不著!」我對她說:「老媽!妳心裏裝那麼多垃圾、怨氣,怎麼會睡得著?原諒別人,也是原諒自己,少受些苦!」 她馬上翻臉,讓我見識到她獨霸一方的霸氣!
這位年輕小伙子長得挺帥,五官端正,只是眼睛不敢正視人,總是低頭向下看,問話全部沒反應,都由爸爸代答。瘦瘦的爸爸,慌張的臉;胖胖的兒子,懶散的臉,成了明顯的對比!一般壓抑的情緒,都屬陽不足。恐傷腎,腎氣不足也易恐慌,但這位少年郎怎麼看,也沒有腎氣不足之象,到底問題出在哪裏?
無常總是頻送秋波給無明的人!兒子出現了妥瑞症狀,而且睡覺時會磨牙,晚上睡不安穩一直在翻滾,有時咀嚼有困難,常咳嗽,咳到翻白眼,頻頻發出嘔吐乾嘔聲,骨盆不正,長短腳。上小學一年級時,情緒波動大,上課亂笑,發出怪聲,容易激動發脾氣,老師一個頭二個大。媽媽焦頭爛額的在教學醫院、中西醫院間振盪4年了,兒子的病情依舊搖擺不定。
針3個月後,媽媽說小孩子可以模仿大人講的2個字,例如好棒、很冷、生氣,但小孩子好像不瞭解字義。每次針灸完他也會跟著說「小勇士讚」,卻是一臉茫然!慢慢的可以模仿五個字,仍是無意識的跟著念,自己仍無法使用字詞表達。針灸加補腎,添腦髓,針四神聰、太谿穴。針灸第31次,針完小勇士突然大聲哭叫:「救命啊!」因為哭聲突然又很大聲,爸媽都愣了一下,又驚訝又覺得好笑,我問小勇士:「叫誰來救你?」孩子竟然回答:「叫哆啦A夢(卡通人物)快來救救我!」爸媽聽了笑歪了!
一切準備就緒時,周瑜竟忽然倒地,口吐鮮血,不省人事。
到底年齡多大才可以接受針灸治療?一位有名的針灸老師,桃李滿天下,老醫師的教示:嬰兒8個月大以後才可以進行針療,如果小於8個月的嬰兒需要針灸治療,怎麼辦?
當小女孩來診時仍有如嬰兒般的嬌嫩,不太會講話,食量少,走路不穩,還須大人抱,常鬧情緒。聽完媽媽陳述病史,一陣不捨,一陣酸寒,直湧心頭!我快速把情緒回神,集中思緒,全力救治眼前有如斷了翅的小天使。
手腳麻木,喝虎骨酒來治;補精髓和骨血,用鹿茸用極好的功效,這是什麼緣故?中醫用藥治病養生,與五行和陰陽的理論息息相關。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有不少依據陰陽和五行醫病養生的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