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馬路邊的世外桃源!70歲老伯開闢草藥圃自給自足

人氣: 6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雙層床的護欄做籬笆,一株蒼耳在布碌崙53街一處人行道上越長越高,帶刺的小果子密布其中,這是徐老伯在他住所門前小道上所種的數種植物中的一種。租住地下室的徐老伯,將房前小樹周圍的一小塊空地開出來,閑暇時種菜、種草藥,為生活添了許多的樂趣。不僅如此,種草藥也讓他與左鄰右舍有了更多互動。

今年73歲的徐老伯來自浙江舟山,原來務農為生。他說,小時候在鄉村,生病不看醫生,都是自己摘草藥煲水喝,遍地的野生雜草中就隱藏著治病健身的良藥,還不用花錢。「生病看醫生」那是城裡人的邏輯,而鄉下一般人家都知道什麼草藥治什麼病,小病小痛,自己就治了。

徐老伯來美16年了,原來週日閑暇時,在街上東走西逛,很留意街邊每顆樹下都長了些啥,如果生病了想自己熬中藥,就去找些藥草回來。四、五年前退休後,更需要一些生活情趣來打發時間。而種一些不時之需的草藥,毫無疑問,就成了其中的優質之選。

徐老伯把鐵莧菜當景觀植物種,又是腹瀉良藥,煎湯喝可用來治拉肚子。
徐老伯把鐵莧菜當景觀植物種,又是腹瀉良藥,煎湯喝可用來治拉肚子。(蔡溶/大紀元)

迷你草藥園圃 自給自足

徐老伯笑言,這株蒼耳在美國很少見,有一天他在地上看到小小的一根苗,就像碰到熟悉的朋友,馬上採摘回來種在家門前,「小時看到過,知道蒼耳怎麼長出來,見到兩片葉子我就認得了。」他說,蒼耳子是傳統的中藥材,拿來泡水喝有抗菌消毒作用,「如果身上生瘡,可以用蒼耳子煲湯吃,子和葉都有用。鄉下養豬的人家都拿葉子餵豬,豬很喜歡吃。」

一株蒼耳就有這么多蒼耳子,徐老伯說這些蒼耳子可以備不時之需,泡水喝有解毒作用。
一株蒼耳就有這么多蒼耳子,徐老伯說可以備不時之需,泡水喝有解毒作用。(蔡溶/大紀元)

徐老伯還種了決明、景天三七、鐵莧菜、白莧、青蒿和小白菊等。他如數家珍、一一道來:景天三七能治雞眼(手足皮膚摩擦後生成的厚繭),將葉子搗爛敷上患處或搗汁外搽,雞眼慢慢就會去掉;決明子能清肝明目;鐵莧菜是腹瀉良藥,煎湯喝可用來治拉肚子;用青蒿煮水洗澡則可止癢。不過他說,不像中國的草藥有幾百種,美國能找到的中草藥不多。

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本土草藥,是不為人知的寶。徐老伯指著玉簪花說,這種景觀植物在美國既普遍又是藥用植物,老美可能不知,玉簪花能下魚骨哽。美國有很多白莧,除了藥用也可以煮湯當菜吃,但沒有美國人用它。

此外,地裡還種有番茄、蕃薯等。徐老伯笑笑說,他是租客,沒有庭院可以種植,只能利用樹旁這點土地,很小面積地、種一些矮小植株來玩,但幾根蔥、幾顆辣椒也是一份情懷,偶爾澆澆水、培培土,既能活動筋骨,又能讓生活充實起來,更重要的是要享受種植過程,就是一種愛好。

廢物利用 鄰居幫忙搭籬笆

老人每天親近一下泥土,自得其樂,而隔壁樓的華人房東陳先生與他趣味相投,加上原本木工出身,陳先生就用家中的廢棄雙層床的護欄,圍著人行道上的小樹做成籬笆,然後釘幾塊木條,就架出一個圃床(raised bed),中間填上土,就成一個美觀又乾凈的栽培床。

徐老伯種的山草藥。
徐老伯種的山草藥,雙層床的護欄廢物利用做成籬笆。(蔡溶/大紀元)

鄰居何太說,房東陳先生和徐老伯很快就有了共同話題,常見到兩人坐在圃床旁,拿著一本《本草綱目》研究,埋首草堆,逐一辨識,看看戶外路邊還有哪些「雜草」,是具有哪種療效的草藥。她說,房東陳先生在自家後院也種了不少瓜果和草藥,更是琳瑯滿目。

兩邊的鄰居大多是華人和墨西哥人,沒有異議。原本這類戶外野生的草藥,和紐約街頭的「野花野草」長得都差不多,附近居民Jair Balacios稱讚說,用廢棄雙層床的護欄做籬笆,「看起來很自然,沒啥不妥」;另一名華人居民王女士也讚「廢物利用,有新意」。何太也誇讚「別處見不到。護欄把小狗也擋住了,原本小狗常在樹下留下幾泡狗屎,現在沒有了。」

現在,徐老伯唯一遇到的小煩惱是路邊種植的辣椒會被「愛辣族」偷摘吃,徐老伯寫字警告無效,只好停種辣椒。此外,花草樹木中,常發現空飲料瓶、菸蒂,尤其是菸蒂,清掃起來很麻煩,也令徐老伯頭疼。

注:據記者發稿後查證,根據紐約市公園局對於行道樹的規定,徐老伯的改造並不完全符合。建議民眾在改造社區樹木環境的同時,還應注意所在地區的相關要求。

大腦一定隨年齡退化?2種方法維持腦健康

責任編輯:李真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