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40歲三次罹癌 她用盡最後生命替癌友奔波

文/柯弦

康妮在安寧療護病房。(截自愛你的姊妹臉書)

康妮在安寧療護病房。(截自愛你的姊妹臉書)

人氣: 239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隻奶白色的毛茸茸的羊駝,被一位帥氣大叔牽進病房。羊駝憨憨地湊到病床前,垂頭親吻病人的臉頰。病人伸出手,抓了抓它頸部的絨毛。

在安寧療護病房裡,這溫暖的一幕永遠被相機記錄下來。

人生最後一段路,該怎麼走?直播:安寧療護,在愛中道別

40歲就得過三次癌症、與乳癌抗戰七年澳洲慈善家康妮·約翰遜(Connie Johnson),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選擇轉入安寧療護病房,積極面對告別的旅程。

剛當上年輕媽媽 被告知再次罹癌

康妮並不漫長的一生中,卻三次罹患癌症。11歲的時候,她腿部的骨頭裡長出了惡性腫瘤,但是她堅強地挺了過來,成功消滅了癌細胞;20多歲時,她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卻再次被診斷出子宮癌。可她還是擊敗了癌症,還生了兩個可愛的兒子;33歲時,她的兩個兒子分別才3歲和4歲,她正沉浸在當媽媽的快樂之中,醫生卻告訴她,她再次患上了癌症。

她得了乳癌,已經擴散到周圍的多處器官。這一次,康妮沒有那麼幸運。醫生說,她活不過一年。

但如果康妮就此消沉,就不是成功抗癌兩次的「抗癌鬥士」康妮了。她用盡所有氣力,面對這第三個找上她的癌症。

康妮創立了「愛你的姊妹(Love Your Sister)」慈善機構。她要提醒每一個和她一樣的年輕澳洲媽媽,儘早去做乳癌檢測,並設下目標:為乳癌研究籌集1,000萬美元!她的弟弟,金洛基獎(Gold Logie)2017年最受歡迎的電視名人、名演員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被她「扔」上了獨輪車,向每一位澳洲女性宣傳乳癌檢測,並籌集乳癌研究的基金。於是,塞繆爾「被迫」騎獨輪車一萬六千公里,繞行澳大利亞一圈,不僅破了紀錄,還籌集了近150萬美元。

塞繆爾和她一起經營「愛你的姊妹」臉書,不停歇地為乳癌募款。在弟弟塞繆爾、丈夫麥克和兩個兒子的陪伴下,康妮撐過了七年。直到所有的治療對她再也不起作用,反而對她身體的副作用越來越嚴重。她意識到,這一時刻終於不可避免地到來。康妮做出重大的決定:停止治療,轉入安寧療護病房。

積極的告別,好過被動地活著

不肯被癌症病痛牽著走的她,決定「積極面對死亡」。

正如一名癌友的妻子在她和塞繆爾「愛你的姊妹」的臉書上留言:「積極的告別,好過被動地活著。」

安寧病房的日子裡,康妮努力把每一天活得精采。她繼續著各種募捐活動,繼續為其他乳癌病友的生命奔波。在許多個安靜的夜晚,她會拿出一大盒顏色齊全的彩色鉛筆,給填色繪本上色,並且把上好顏色的紙卡做成明信片售賣募款。

彩繪
康妮在為募捐做塗色。(截自愛你的姊妹IG

康妮盡她所能地陪伴著孩子。她和兒子在安寧病房裡玩大富翁,棋盤鋪在鄰床上,旁邊擺了一排遊戲紙幣。康妮懷裡抱著晚餐的雞肉蔬菜湯,跟兒子戰得津津有味、如火如荼。

在兒子第二次贏得停車場的時候,年幼的他忽然拿起贏到的遊戲幣,有點猶豫地遞給她:「媽媽,這是妳需要的錢……」

看到兒子把自己奔忙募款的事印在了心裡,康妮深受觸動,又對一直照顧著兩個孩子的丈夫無比感恩。

兒子和康妮
康妮和兒子在安寧病房玩大富翁。(截自愛你的姊妹臉書

康妮還接受了有趣的「羊駝療法」——通過接觸性情溫順的羊駝,減輕心理上的壓力和疲勞。塞繆爾牽著乳白色毛茸茸的羊駝「大力士」來到她的安寧病房。大力士是這個安寧療護院的「貴賓」,它腳上登著時髦的防滑小靴子,一雙濕潤的眸子和憨厚的長相安撫了許多臨終病人。看到康妮,大力士湊到她跟前,垂下漆黑溫和的雙眼,親吻康妮的臉頰。康妮也伸出手來,抓揉著大力士脖子上的絨毛。

20157495_1437085169719827_5880288854522982328_o
康妮在安寧病房接受「羊駝療法」。(截自愛你的姊妹臉書

在人生最後的十幾日,康妮逐漸失去了行走能力,肝的腫脹讓她難以呼吸,腹部的水腫讓坐起來的動作都變得困難,吃東西也成了例行公事,毫無享用美食的樂趣。儘管如此,她還是努力樂觀面對:「我還有我的頭腦,在那裡沒有癌細胞。我還有可以擁抱孩子們的雙臂,還有能看得見朋友們的雙眼,還有聽得見令人愉悅的對話與音樂的聽覺。每一天,我都有幾個小時可以做手工。」

她歎道:「我感覺太快樂了!」

康妮在安寧病房,度過了充滿愛與平和的幾個月。她在電話裡對弟弟說,面對死亡是她遇到最難的事。但是她在努力樂觀地度過每一天。她的弟弟在臉書上寫道:「她得到了極盡可能的舒適,被照顧得非常好。」

在9月8日,康妮過世的那一天,她為乳癌研究募款到600萬美元。

塞繆爾在臉書的悼念文中寫道:我們在今天失去了康妮。

——她走得很充實,很優雅。

直播:安寧療護,在愛中道別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