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口的风水传奇

翔龙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在山东莱城的东北方向三十里处有座大山,叫作夹岭,夹岭里有一峪道,在峪道之中有个地方叫大堂口,在清朝以前,没人知道这大堂口曾经是一处风水宝地。

夹岭上悬崖峭壁、林木茂密、荆棘丛生,在险峻的大山中有一条峪道,这条峪道被称为“七上八下”,就是朝着正北方向走到最高处是七里路,然后转折一直往东北方向到山脚下是八里。

在峪道最高点,也就是“七上八下”的转弯处东侧,有一块能够容纳几十人休息的平地,如同细长的蔓茎上结出一个硕大果实般突出在道的旁边。在平地正上方有一块约长五米、宽三米、高一米的巨石兀立着,巨石上方的右侧正立着像官府大印的一尊圆柱石,一条溪水将巨石包在中央。

在这“小小平原”的长方形巨石上,那个像官印的圆柱石,整个布局就像县衙审判案件的大堂一样。

在前清年间由于天旱及蝗灾,安徽一带三年无收,很多百姓都离乡背井到外地逃荒要饭。其中,有一对姓尚的母子也是一路北上、沿路乞讨,终于来到山东地区,由于山东地区也闹饥荒,母子二人便继续北上来到了夹岭,顺着崎岖狭窄的峪道前行。

当走到大堂口时,五十多岁、身患重病的母亲竟倒地而亡,年仅十二、三岁的儿子哭罢死去的母亲,又含泪用手在大堂口的平地上,一把土一把土地挖掘了一个坑。一位路过放羊的老者,非常同情这落难的孩子和刚刚过世的母亲,便脱下蓑衣裹住遗体,并帮助孩子将老太太草草掩埋。

尚家孩子千恩万谢告别放羊老人,在母亲坟前三跪六拜后,哭着离开大堂口,一路乞讨回到自己的家乡。

尚家孩子回到家乡后,便给大户人家放牛、放羊为生。在他放牧的路上要经过一家学堂,天生聪慧的尚家孩子,会时常在教室外面听先生讲课。有一次先生让自己的学生背诵前一天传授的课文,十几个学生竟没一人能背诵,正在此时,尚家孩子情不自禁的把课文完整流利地背诵下来。

听到声音的老师非常惊讶,看到这个放羊的孩子是如此聪明,在得知孩子的身世后,便把他收留下来。尚家孩子在先生几年的精心教育下,陆续通过乡试、殿试,最后被皇帝册封为当朝的三品大员。

尚家孩子做了三品大员后,总会在每年的清明到大堂口给母亲上坟祭拜。几年后,更加飞黄腾达的尚家孩子,决定要把自己的母亲迁回安徽老家和父亲合葬。

这一年的清明,尚家孩子带领迁坟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母亲坟茔前,在三跪六拜、烧纸燎香等隆重齐全的迁坟仪式过后,便轻轻打开母亲的坟茔。正在此时,忽听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巨石滚动,巨石之上的圆柱石被摔出去几米开外。再看那老太太的遗体不仅没有腐败,就连裹在其遗体上的蓑衣扣结也是生根发芽了,无数金色和银色的草根围着遗体如同蟒袍玉带般。

这惊人的一幕竟让三品大员昏倒在地,待苏醒后才在心腹的提醒下,匆忙将老太太的坟茔恢复原样,打道回到京城。回京后,三品大员竟从此被皇帝搁置起来,再也没有重用。

有人说,这尚家是占了大堂口的好风水了。原来大堂口上有潺潺流水,下有沃土肥地,在名称上更是成就着尚家母子:“堂”是“尚”字身下一掊“土”,尚姓老人葬于此地后代自然会飞黄腾达。

后来大堂口的变故,使得“官印”飞蹦,子孙仕途再也不会继续;再有,那蓑衣的扣结便是官宦本位,如果风水不破,尚家就会出像蓑衣扣结一样多的高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外电纷纷报导神秘的中国风水学说,虽然中共自一九四九年掌权后,视风水为“迷信”并加以禁止,但几千年来,风水学已深植于中国人心中,目前更是广泛流行并开始走向世界。
  • 诸葛八卦村位于浙江中西部兰溪市境内,由诸葛亮二十七世孙诸葛大狮于元代中后期营建以来, 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虽岁月迁移,人事代谢,迄今总体格局未有巨变。这座大村庄像个世外桃源,远离战火,避过天灾,躲过人祸。其内涵之深邃,令人叫绝。
  • 唐太宗晚年,贞观二十二年,太白星多次在白昼出现,太史占卜说:“太白昼现。主女主昌盛。”而且这个时候太宗得到一本秘谶,所谓秘谶就是专门预言吉凶的书,可能是文字,也可能是图箓。这本秘谶说:“唐中弱,有女武代王。”是说唐朝将要衰弱,有“女武”将取代唐而拥有天下。
  • “林”中群雄,尤其运动竞技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亚裔体能先天难在“肌肉丛林”中突出,幸好有“书呆子”打气法,更具神之加持,还有“豪”中之“豕”而“扮猪吃老虎”。因此才能出乎意料之外,一鸣惊人。
  • “见圆物,事易成;见缺物,事终毁。”婚姻之预兆,如易数中所说:非妄言也,皆有定数矣!
  • 朋友中学历最高、生意做最大的最常算命。不才如我有什么疑难杂症,有时也会到命相馆坐坐,咨商咨商...
  • 想要整型的人总希望可以透过好的容貌给自己带来好的人生,可是,整型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吗?这样的问题存在于每个整型人士的心中。从命理的角度,带您一探究竟。
  • 当时大陆正值气功高潮,有不少气功师来办班和交流,自己也被算命认识的朋友拉入“气功协会”和“人体科学研究会”等,自然也和这些气功师有所接触和交流。
  • 一九七四年下半年,自己从水路偷渡香港,功败垂成,被香港当局遣返回来后,在单位里...
  • 在人生的历程中,我经常感受到,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好像是一对互相倒立的王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