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文艺复兴盛期

米开朗基罗(4)与达芬奇交锋

《安加里之战》与《卡西纳之役》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达芬奇的交锋 — 安加里之战与卡西纳之役

佛罗伦斯在1494年成立共和国后,新政府决定在维奇欧宫增设一个能容纳500人的议会大厅(salon dei Cinque-cento)。大部分的建筑工程在1500年完成,但会议厅的两侧需要装饰壁画以展现共和国的光荣历史,特别是1394年对比萨和1440年对米兰的两次胜利战役。政府决定邀请艺术界的重量级大师来共襄盛举。于是首先邀请了米兰《最后的晚餐》的作者达芬奇绘制《安加里之战》;几个月后,又托艺坛新星米开朗基罗绘制另一面墙壁,表现战胜比萨的‘卡西纳’战役。这是完成大卫之后,米开朗基罗立刻面对另一项重要的公共工程。

佛罗伦斯领主广场的维奇欧宫(旧宫)剖面图,亦即市政厅所在。中央大厅即为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以壁画对垒的500人会议厅。
佛罗伦斯领主广场的维奇欧宫(旧宫)剖面图,亦即市政厅所在。中央大厅即为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以壁画对垒的500人会议厅。

在佛罗伦斯,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两位艺术天才之间的不睦是众所周知的。年龄的差距使他们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世代﹕达芬奇属于十五世纪伟大的罗伦左时代;而年轻23岁的米开朗基罗则属于萨弗纳罗拉以后的共和时代。在外表和性格上俩人也不同,达芬奇注重外表,仪态温雅;米开朗基罗不修边幅,直率粗鲁;达芬奇喜以理性、科学的态度来对待艺术,米开朗基罗则以内在激情表现灵性之美。艺术观点上,达芬奇认为绘画是最高尚的艺术,能真实表现出所有眼睛看到的所有景物,以雕刻家自居的米开朗基罗认为雕刻是更伟大的艺术 。米开朗基罗曾经当众嘲弄达芬奇米兰青铜骑马像的失败(注22);而达芬奇也在大卫像安置的会议上和米开朗基罗意见相左,欲使大卫放在不起眼的地方。

鲁本斯的《安加里之战》摹本
鲁本斯的《安加里之战》摹本

所以,当两大巨星将在维奇欧宫会议大厅对垒竞技的消息传出后,立刻成为佛罗伦斯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共和政府的用意在于掀起活动热潮,同时可以此竞争刺激两位大师将才华发挥到极限,为佛罗伦斯再创作出伟大艺术。这个事件确实哄动一时,甚至许多其它地区的艺术家(例如拉斐尔就是其一)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慕名前来观摩两位大师的作品。可惜的是,两个艺术家最终都没有完成他们的工作而离开了佛罗伦斯。倒不是艺术家不够努力,其实俩人都准备了巨大的厚纸板草图,也都曾经公开展示在公众眼前。

由于达芬奇不愿受限于湿壁画,再次大胆尝试陌生的技法—失传已久的罗马蜡画技术,结果以失败告终 (注23);而米开朗基罗甚至还没有动到笔刷,就因为教宗朱利亚斯的紧急征召而前往罗马签约,为教宗设计灵寝雕像。

至于《卡西纳战役》的图稿,在米开朗基罗离开之后曾经转传于艺术家之间,可惜被过度的临摹而逐渐毁损,甚至被抢撕成数片,散落于意大利各地宫廷,最后不知所终。我们只能从后世几代画家的临摹版本和米开朗基罗的素描习作中,大致揣摩出原作的样貌。

《卡西纳战役》摹本, Bastiano da Sangallo 作。
《卡西纳战役》摹本, Bastiano da Sangallo 作。
米开朗基罗为《卡西纳战役》所作的习作,人体的大幅度扭转能表现肌肉结构的变化,充满力量。
米开朗基罗为《卡西纳战役》所作的习作,人体的大幅度扭转能表现肌肉结构的变化,充满力量。

根据GiovanniVillani的十四世纪编年记载,在卡西纳附近扎营的佛罗伦斯士兵们,正在亚诺河中洗浴时突遇敌军来袭。米开朗基罗的草图中,表现了裸身洗浴的士兵们听到号角响起,慌忙中抓起武器起身应战的情况。借着这个题材,米开朗基罗充分表现了的人体大幅度扭转的各种动态,充满紧张与阳刚的力量;与他早年的浮雕《山陀儿之战》遥相呼应。相较于达芬奇从绘画的角度来经营画面效果,米开朗基罗自始至终没有忘记他雕刻家的身份,他以人体为表现元素,画中人物一个个如雕像般肌肉结实,轮廓分明;整体的造形力度生动而紧密。

这一场原来被高度期待的艺术对决就这样胜负未定而不了了之。@*
注22:十六世纪中期Anonimo Magliabechiano在他的手稿中记载了一段轶事﹕一日达芬奇和乔凡尼.达.加文偶然经过圣三位教堂,一群绅士正在讨论旦丁的一段文字,他们叫住达芬奇请他解释其中涵意。正好米开朗基罗也经过,其中有人和他打了招呼。达芬奇就说﹕‘问米开朗基罗吧,他可以为你们解释。’米开朗基罗以为达芬奇在嘲弄他,就气冲冲的回答﹕‘你倒是自己解释,画了骑马铜像的草图又铸不出来,把它留在那儿走了,真是丢脸。’说完后大步走开,留下了面红耳赤的达芬奇。

(注23)达芬奇使用古代的蜡画技术,上色前将蜡和颜料溶合,在涂了松脂的石膏表面作画,由于这种技术本身的用法,色彩无法自然干;加上天候不佳,突然的潮气使得固定草图的泥灰液化。达芬奇为了克服这种情况使用火盆暖墙,结果使得上方的色彩尚未凝固,下方的颜色却因火烤而溶解流失了。最后画家不得不宣布放弃。(见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9/n2063269.htm《文艺复兴盛期(13)-达芬奇返乡献技:安加里战役》)。近日一组名画鉴定研究小组在意大利宣称在佛罗伦斯旧宫大厅,瓦萨利绘制的壁画底下发现了达芬奇遗失400年的《安加里战役》,详见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13/n3538850.ht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501年,26岁的米开兰基罗回到成为共和政体的佛罗伦斯,此时萨弗纳罗拉已被处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于1502年继任行政首长,呈现一番新气象。由于罗马的《圣母悼子像》广受赞誉,米开朗基罗开始崭露头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拥而至,其中最重要的,应属新共和国政府委托的重要公共艺术工程,一是代表佛罗伦斯精神的《大卫》雕像(1501- 1503),其次是在维奇欧宫的议事大厅与达芬奇《安加里之战》对垒的壁画《卡西纳之役》。
  • 1492年罗伦佐去世后,米开兰基罗回到自己家中。这段期间他得到佛罗伦斯圣神教堂院长的协助下,他得以利用教堂医院(l'hôpital Santo Spirito de Florence)的尸体进行解剖研究,一窥人体结构之奥秘。为此米开朗基罗雕刻了一件木制的耶稣像(wooden crucifix,1492-93)回报给教堂。
  • 文艺复兴盛期另一位与达芬奇势均力敌的艺术巨擘是米开兰基罗 。他们先后出生、成长于佛罗伦斯,是同乡也是竞争对手。米开朗基罗比达芬奇晚23年出生,却多活了45年,是文艺复兴盛期最长寿、影响力最大的大师之一。他一生跨越了文艺复兴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罗马的兴衰,也引领着艺术的变革,直接或间接影响着矫饰主义和后来的巴罗克风格。
  • (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1512年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Buonarroti)在意大利罗马梵蒂冈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历经4年5个月时间,完成传世巨作穹顶壁画《创世纪》;24年后,他以将近6年的时间,在西斯廷教堂绘制了撼人心魄祭坛画《最后的审判》。台湾历史博物馆即日起展出《米开朗基罗:文艺复兴巨匠再现》特展,呈现他创造世界艺术史上奇迹的传奇人生。
  • 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基罗手稿来台展出,今天下午在国立历史博物馆将举行开箱记者会,大师真迹手稿首度在台亮相。
  • 古人类都有对神对信仰,最早的艺术品也都出现在神的殿堂里,表现神圣美好的境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艺术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来表现神和阐释教义。也由于艺术的发展,除了教会大量以艺术来赞颂神、彰显神的存在和伟大之外,许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拥有表现神的宗教艺术品;特别是表现圣洁、慈爱与天真的‘圣母子’更是历久不衰的热门题材。
  • 【记者黄捷瑄/综合编译】米开朗基罗在500年前完成的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的天花板壁画,教堂中的艺术精品每天吸引1万人次的参观人潮,也引发管理单位忧心灰尘、湿气、汗水伤害作品。
  • 7月9日,中共官媒央视在播出中国国家博物馆《佛罗伦萨与文艺复兴:名家名作》展的报导时,将米开朗基罗的全裸雕塑作品大卫•阿波罗下体打上马赛克。此举引发民众围观和嘲讽。有民众表示“掩饰只能愈发说明内心的龌龊和灵魂的肮脏”,也有人调侃道:“这下维纳斯得要戴胸罩。”
  • 一组名画鉴定研究小组的科学家在周一(12日)表示,他们可能已找到遗失近4个世纪的达芬奇名画。这幅画隐藏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维奇奥宫(Palazzo Vecchio)的一面墙壁内,而这道墙上还画了一幅巨型壁画做掩护。由于这幅画藏匿在如此隐密的地方,所以艺术界在400年来遍寻不着它的踪迹。
  • 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一天清晨,米开朗基罗独自攀登上罗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巅,顿感心旷神怡、思如泉涌。他回想起圣经《创世纪》,上帝创造天地,“上帝是创造宇宙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顿时茅塞顿开:西斯廷教堂穹顶那个位置就是为荣耀神而准备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