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凭特殊签证 香港女孩体验巴黎生活

香港女孩Ku Sin Yu(右一)在慈善餐厅当义工。(Ku Sin Yu提供)

人气: 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丽霞法国报导)从1999年起,法国最先与日本签署了(青年旅客)“假期工作签证”(Visa Vacances-Travail)交换协议。该签证面向18~30岁的外国年轻人,他们持该签证可以在法国打工,同时有机会体验当地的生活和文化。至今,和法国签署了这项协议的国家共有14个(其中亚洲地区有香港和台湾)。持这种签证的香港女孩古倩瑜(Ku Sin Yu,音译)分享了她在巴黎打工、旅游和生活的经验。

古倩瑜从香港大学社工系毕业后,找到了一家非华语儿童及家庭慈善机构的工作,三年后,她决定到国外体验外面的世界。2018年6月,拿到了法国“假期工作签证”的她来到了巴黎。

置身异国他乡 克服语言困难

美丽的巴黎是那么吸引人。初来乍到,古倩瑜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语言。“来法国前,我才上过几节法语课。上了一个月的法语课后,我利用网上教学自学法语。另外也利用不同平台,如WWoof(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打工换宿、做义工结识法国人,和他们交流练习讲法语。”她回忆说。

此外,还有找工作的困难,加上法国各种行政手续繁杂,就连申请银行卡和电话卡也成了生活中的“大事”,“因为法国一些银行需有长期工作合同(CDI)才能申请银行卡。”古倩瑜解释,为了和银行职员沟通,她不得不找朋友协助。

后来,古倩瑜通过中介,找到了家庭教师和当保姆的工作来赚取生活费。

刚到巴黎,Ku Sin Yu(左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语言,她通过当义工深入法国社会和练习说法语。(Ku Sin Yu 提供)

走进时光隧道 细品巴黎内涵

“在这里行走时,仿佛走进时光隧道,与古人对话。”这是古倩瑜对巴黎的体会。

“我很喜欢巴黎,这个城市除了外观上的美,还很有内涵。匆匆而过的旅行只能感受巴黎外观上的美,但它的内在美,却需要时间慢慢去品味。”

卢浮宫、奥赛博物馆、肖蒙山丘公园、杜乐丽花园、卢森堡公园、铁塔、咖啡厅…… 古倩瑜细数着她最喜欢巴黎的地方说:“整个城市无论从建筑物、街道、博物馆都缊藏着过去的历史、艺术。我很欣赏法国对历史和艺术的价值观,偶尔会从一些细节中又认识法国多一点。”

沿着塞纳河散步,河边是一个个古老的书摊。“我很喜欢看关于巴黎的书,同时也在不断上历史艺术课。”古倩瑜表示,巴黎的二手书店是她常去的地方,她特别喜欢玛黑区和5区,“因为那里有很多小店、咖啡厅、公园和书店”。

古倩瑜喜欢巴黎的有机和绿色生活文化,为此,她经常去绿色有机食品市场。“在这我可以容易地买到新鲜有机和季节性的食材。”她说,“相比在香港,法国的有机和绿色意识更前卫,有不少平台(如AMAP和就近的农场)在推动相关概念。”

担当义工 深入了解法国社会

在巴黎工作和体验生活之余,古倩瑜也充分享受巴黎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到了周末,她会出去参加各种活动,看看电影,或是与朋友聚会、下厨烹调,或是到巴黎郊外登山徒步,又或是到法国其它城市游览观光。

为了进一步融入法国人的生活,古倩瑜找到了两份义工,一份是在巴黎玛黑区的慈善餐厅,一份是在巴黎郊外的民主学校。

Ku Sin Yu(左一)在慈善餐厅当义工。(Ku Sin Yu提供)

慈善餐厅叫做Le Troisième Café(第三咖啡厅),在古倩瑜眼中,那是一家“人情味咖啡厅”。“刚到达巴黎时,我在‘Je m’engage à Paris’网站找到这家餐厅,是一个慈善协会所办。当时我的法语才刚起步,便胆胆突突地在网站登记义工。”她回忆说。

“开始后,我很快遇上热情的职员和义工,我协助他们准备食材、协助烹调和接待客人。我很喜欢那里像家庭般的氛围,同时也可与法国人沟通,了解他们的文化,还可免费品尝他们的美食。餐厅每星期五、六还会有现场音乐队演奏。我现在一有空便会去帮忙。”

在与法国人的接触中,古倩瑜发现,“他们比较直接表达自己,很自信。初时会觉得他们冷漠,需要时间去慢热和深入了解。”

民主学校(L’ecole démocratique)校门。(ecole-a-l-ere-libre.fr)

3个月前,古倩瑜又找到了位于巴黎郊外(91省)的民主学校(L’ecole démocratique)去当义工。每逢周四,她从住所出发,需要坐公共交通2个小时才到达学校。

“最早的民主学校源于1921年美国的瑟谷学校(Sudbury Valley School),这概念在四年前才开始在法国发芽,现在在各大城市和小镇也能找到这样的学校。”她如数家珍。

第一次到学校,古倩瑜竟然以为自己误闯进了某人的家,“那是一栋三层高的房子,有个大花园,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校内并没有一般学校刻板严肃的气氛。”

巴黎民主学校的校园。(ecole-a-l-ere-libre.fr)

“学校成立不到一年,校里有二十多位学生,年龄由六歳到十四歳,两位老师都是小孩的家长,每天有义工固定时间来帮忙辅导。”古倩瑜对民主学校的运作印象深刻,“老师和学生关系平起平坐,除了每天早上的交流会,这里没有固定的课程。工作坊和学习会由学生和义工提出,经大家讨论,达成共识后组成,各人自由参与,甚至连议会和校内大部分事务也是学生主持的。”

“5月份的一个周四,我与学生们到巴黎市区参加了一个关于气候的游行。一个八歳男孩主持会议时自信十足,头头是道,学生之间也互相尊重聆听。”古倩瑜表示羡慕。

“这天下午,学校有自然工作坊,我与几个小孩一起在屋子外的花园翻土、移苗、修树。另一边对艺术感兴趣的学生则在树枝上自己创作,其他学生在园内自由玩耍。”古倩瑜回味着说,“当我把蕃茄幼苗移到耕地里时,抬头环顾四周,顿感一鼓䁔流涌上心头,这画面真美啊!”

这次的义工经验给古倩瑜带来新的体悟:“学习建立在内在动机和生活体验的基础上。”她说,“如果我从小在这教育中长大,我想我会更加自信,更独立自主,更勇于表达,更有世界观,更对自己和社会负责。这些孩子真是既幸运又幸福啊!”#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