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豪虽没名犹嘉–后人咏扁鹊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中唐文学家、思想家韩愈有一首《题杜工部坟》的诗,赞叹诗圣杜甫身死名著,为人仰慕。其中说:”英豪虽没名犹嘉,不肖虚死如蓬麻。”如果将此两句诗分别用于先秦名医扁鹊和杀害他的李酰身上,也是颇为恰当的。

据西汉司马迁《史记》,扁鹊秦越人被嫉妒贤能的秦国太医令李酰残忍杀害,令人扼腕。两千多年来,人们一直怀念这位杰出的民间医家,文人学士也题诗作赋。流传至今的有关诗词约有五十余首,从唐至清,历代皆有,元代最多。从中可以看出后人对扁鹊的深切怀念和敬仰。现选出几首,略加解释,以见一斑,不无现实意义。

元代翰林学士王鄂于公元1268年,奉敕为重修河北内丘(扁鹊出生地)鹊山庙撰写碑文,此碑文完整保存至今。文末赋诗曰:

“蓬山苍苍,襄水洋洋,彼有人焉非常,俨立祠于其旁。

厥出禁方,得之长桑。

涤垢湔肠,病常愈于膏肓。

邦人不忘,祀事孔彰。

披衮而裳,垂旒而王。

庙经兵荒,废为荆榛、瓦砾之场。

崇起有时,待我圣皇。

厥初颜君,崇命是将。

志愿未毕,遽而云亡。

继之有人,乃配阿张,二子皆贤,伯禄、伯祥。

落成之日,功归庙堂。

勒为丰碑,令闻戴扬。

王其有灵,降福穰穰。

风雨和时,年迄用康。

跻斯民于仁寿之域

而衍圣祚于无疆。”

此诗为歌行体,赞誉扁鹊医术之高,叙述鹊山庙毁坏和重修的过程。首句中”蓬山”即鹊山原名,”襄水”乃当地的河流。诗中所说的颜君,指当时任职于太医院的良医颜天翼,他崇敬扁鹊,多年奔走呼号,得以受命主持重修鹊山庙之事。不幸志未酬而身亡。其妻张氏,二子伯禄、伯祥,继之而起,终竟其事,时人传为美谈。其中无疑体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否则,难成其事。当地民间早已视扁鹊为”王”,将其神化。诗人最后表述自己的愿望。由于身份和时代所限,作者把功劳和祝福归于皇帝。但诗人也未忘掉人民群众,他祈求扁鹊降福于斯民,保障风调雨顺,年岁丰登,使之进入既仁且寿的境界。这是诗人良好愿望,也是民心所在。

与王鄂大致同时的王磐《扁鹊墓》一诗则主要歌颂秦越人医术的神奇。

其诗云:

昔为舍长时,方技未可录。

一遇长桑君,古今皆叹服。

天地为至仁,既死不能复。

先生妙药石,起死效何速!

日月为至明,覆盆不能烛。

先生具正眼,毫厘窥肺腑。

谁知造物者,祸福相倚伏。

平生活人手,反受庸医辱。

千年庙前水,犹学上池绿。

再拜乞一杯,洗我胸中俗。

此诗见于清代康熙癸酉(公元1693)年刻本《元诗选》二集《鹿蓭集》。作者王磐由金入元,官至太傅。当今有的学者认为此诗是明人所作。此诗共有 20句,每四句表达一个意思,可分为五个层次:一是叙述扁鹊神奇医术乃师承长桑君;二是将扁鹊的医术与天地比较,天地虽至仁,也不能使死者复生,而扁鹊凭借其医术,却可以起死回生;三是把扁鹊的洞察力与日月相比较,日月虽明,也不能照穿覆盆,而扁鹊的眼光却能透视人的肺腑,毫厘不差;四是慨叹扁鹊的不幸,虽然拥有神奇的医术,却遭受庸医之辱,死于卑鄙的势利小人之手,对李酰痛加鞭挞;最后抒发羡慕、景仰之情,多么希望庙前之水就是使扁鹊成为神医的上池之水啊!多喝一杯,以洗去胸中的世俗之气。

与前两首诗相较,官至宰相的蒙古人不木忽题为《一勺神浆》的诗,则从患者的角度由衷地感激和敬仰神医扁鹊。此诗碑现仍存于内丘鹊山庙中。当地流传这样的故事:不木忽患了一种病,百治不愈。有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被凶神恶煞的强人赶到悬崖峭壁之上,走投无路。此时就见对面山头上一个白发老者大喊:”快往回生桥上跑!”此时强人逼近,他一急,就醒了,出了一身大汗。第二天,经解梦者指点,来到鹊山庙参拜神应王秦越人,喝了一杯山泉沏成的茶,不久其病即愈。于是心怀无比感激之情,写下这首七律,诗曰:

一勺神浆浩满襟,天开名哲岂难谌。

齐侯无幸灾残速,虢子有缘惠泽深。

磊磊山形千古仰,巍巍庙貌四方钦。

惟王授我刳肠术,换尽人间巧伪心。

作者喝了一勺神浆,就心旷神怡。深感天纵的明哲即神医扁鹊是值得信任的。自己有缘像虢太子那样,得到神医扁鹊的惠泽,而讳疾忌医的齐侯则与扁鹊失之交臂,无幸速死。这里提出患者如何识别医者的问题。最后二句希望神医能够授予刳肠之术,以便换掉人们的奸巧诈伪之心。看来诗人思想上的收益是颇为丰富而深刻的。

元代对扁鹊的崇拜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峰。此时出现的纪念诗碑最多。明清两代也有不少可观者,如存留于内丘鹊山庙的张元孝的两首七律。其诗曰:

前朝庙貌枕山巅,金碧辉煌鼎焕年。

临洞古杨蟠黛色,当街瑶草带苍颜。

技臻神品由天授,思入玄机夺化权。

我有灵丹人不识,用时还解受颠连。

寿域天开百丈闳,万家工力极经营。

遥连北极分丹栱,直削西山作画屏。

调剂当时真国手,追崇异代见民情。

空庭鹊噪梧桐冷,灵药满山云自横。

第一首诗首先概观前朝即元代留下的金碧辉煌的庙貌及目前的景物古杨、瑶草等,然后直接赞叹扁鹊医术的天授和巧夺天工。最后两句以”我”即扁鹊的语气表述神医的遗憾:虽有灵丹妙术,但有时却不被人识,运用时往往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危害。第二首诗前四句从广阔的空间上瞻仰和欣赏扁鹊庙的宏伟风貌。第五、六句笔锋一转,直接赞扬扁鹊为”真国手”,所以受到历代的”追崇”,建庙树碑就是人民真情的显现。最后两句抒发对扁鹊的深切怀念,渴望他出现在这里,使鸟鹊鸣噪、梧桐树冷的空庭热闹起来,并运用满山灵药救民疾苦,实则呼唤新的扁鹊出现。两首诗的构思大体一致,摄取的形象和意境则各有侧重,合起来比较完整地表达了作者的景仰、思念之情。

清代著名文学家袁枚在其《小仓山房诗集》卷八中也载有七律《扁鹊墓》。其诗曰:

不种青山药满林,那知国手葬汤阴。

一抔尚起膏肓疾,九死难医嫉妒心。

玉札丹砂环马鬃,湿风寒雨病春禽。

齐王莫怪仙机早,从古升平忧患深。

此诗是凭吊汤阴扁鹊墓之作。首二句由”药满林”感受到扁鹊对当地巨大的影响。历代人民以种药纪念他。三、四句将扁鹊的神奇医术与李酰的嫉妒之心对举。”一抔”,当地民众往往抓一把扁鹊坟头土治病。”九死”,原指九死一生,极其危险之境地或经历。此处当指死人众多。因嫉妒而杀害医术高明的医家,并导致众多患者死亡,仍然不能使嫉妒之心得以收敛。此二句意谓:扁鹊的神奇医术对李酰的嫉妒之心无能为力。

五、六两句把扁鹊所带药物与其所治疾病对举。”玉札 “,这里当指药物地榆;” 丹砂”,乃道教徒炼制仙丹的原料。”环马鬃”,是说扁鹊的马背上载满各种药物,以备治病之需。”湿风寒雨”,此处指代各种致病因素;”病春禽”泛指各种患者。”湿风寒雨”可使人、禽俱病。七、八二句赞扬扁鹊对患者诚实而又机智。他对齐桓侯如实指出其病情,但又及时逃脱了可能遭到的危害。诗人诙谐地对齐王即桓侯说:您就不要责怪扁鹊先生料事如神、不告而别了,因为自古以来在升平景象中隐藏着忧患,人们不得不有所准备。但聪明的扁鹊对李酰一类的同道却事先缺乏警惕,以致为其所害,此乃千古遗恨。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