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62)观星揽月(完结篇)

游干桂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明朝的鹿善继在《四书说约》里提过:“读有字书,要识无字理。”这话很有学问的,有字书的确好念,但无字书难懂,尤其当夜静下来时,仰头、观星、揽月,便懂得它的深义了,大地里藏了太多无字书,必须用心体会方可懂得哩。

夜,是个充满生机的小宇宙,冥思遐想皆宜人,忙了一天,我喜欢躺在星河里,享受银河落九天的旷达,观星成了趣味无穷的境界,在一天之末,它我曼妙的身影:

.浪漫。
.沉淀。
.冥想。
.沈思。
.哲学。

终于理解一些关键,把白天与黑夜截断,让黑属于浪漫的地带,不再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慌乱,静静的,想像个存在价值。

如果你也与我一样爱星,我不知你从星星的世里窥探出什么?我看见了自我的渺小,时间的短暂,与一去无回的伤感,所以懂得活在当下。

争与不争一事,不是一、二句话可以觉醒与开悟的,但星空下却一切有了解答,答案是什么?我却又说不上口,也许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吧,如禅,教外之案,不立文字,只能心传。

人的一生够烦忙的,年轻时忙于学业,年中时忙于事业,未老先哀,忙于养生、救命,可谓惨矣,如果再不爱自己,那就什么都没了;我不是不忙,而是忙得有点品味,我也非见钱不眼开的神仙,只是懂要得与要不得;夜里的钱我觉得要不得,便把时间乡还给星海了。

争千秋不是争一时,我觉得这个想法也未免太大了,我只想争当下,争一个宁静的夜。

太平山的满空星斗,让我记忆深刻,宛如海洋,没有一丝空隙,躺在草皮上,慢慢细数,真不知今夕是何夕,好一个浪漫。顶楼的星河就大大不如了,受了光害,只能微微见着稀疏的十多颗,至多百来颗。

观星夜配合风鸣低唱也算一乐,我喜听风,四季的风各有不同的味儿,春风微醺,夏风暖烫,秋风瑟瑟,冬风飒飒;春天像小学生,夏天如青少年,秋天是中年人,冬天有老年的重感情。

风如诗:
与草合出沙沙声,
与松合集成涛声,
与叶合奏出嘎嘎声,
与树桠合唱咿哑声,
水合音万马奔腾,
风是大地的伴奏师。

人生一事在我看来,并没有谁对谁错,只要理得清楚,做得好,甘之如饴,快意自在便称美;不是人人都号能理得禅机,如陶渊明一样,“结卢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迩?,心远地自偏。”但最起码也该在忙碌之余活出一点闲情,我猜这是做为一个人最最起码的想望。我正努力实践这个梦,而今──

灯下玩花。
帘内看月。
雨后观景。
醉里题诗。
风中冥想。
梦里闻香。
闲来种菜。
晴夜摘星。

大约已成了我闲居以年最常做的几件浪漫的事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希腊时期的哲人苏格拉底说:“音乐与旋律,足以引导人们走进灵魂的秘境。”
  • 放手,就有桃花源(60)闻香下马第七章之八游干桂

  • 儿子说,屋顶花园里蝶影幢幢!这可吓了我一跳,以为真的匪徒入侵,原来是粉蝶、青斑蝶、凤蝶大举攻占堡垒。
  •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