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说
张齐贤不解,老父所乘的驴、带着的仆人,和真驴真人无异,而且饮食也和常人无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人去世后,并不会真正消失,只是到了另一个空间,换了另一种生活方式生活罢了。因缘际会之下,还有可能再返回人世间。
(Fotolia)
古时,有一个看似平常又意义深远的习俗:如果一个人遇到灾难,或者对自己的境况感到困惑,或者想对神发誓……都可以将自己的心声写成疏文,在神像面前焚烧,据说上天就可以收到此人的陈诉。
一个现世报的实例。那天午后,天空中从东西两面骤然升起大片乌云,紧接着就来了暴雨雷电。史无畏的心中觉得怪异,突然霹雳一声巨雷打响,雷响过后,史无畏顿时变成一头牛。这牛腹部还有红色字迹写道:“负心人史无畏。”
阮基死而复生,凝神静坐良久,追忆那卷经文,一字不漏地写下来。之后阮基专心持念那卷经文,经文也被抄录广传。后来,阮基离开亲友,进入王屋山修道。
的卢宝马之前的主人骑乘的卢马遭殃,并不是的卢宝马真的妨害主人,而是主人福德不够,无法消受这匹龙马。无人敢骑的的卢宝马,只有刘备能够驾驭它,并在关键时刻,显现龙马真容,救主人渡过难关,完成它最传奇的任务。
南宋 刘松年《十八学士图》局部。(公有领域)
臧母出身贵族世家,虽然身在深院闺阁,接触的人有限,了解的资讯也有限。但她根据有限的信息,推测天下时局。
龙王因念及夫妻二人贤夫妻贤,高德清苦,于是令江神在马氏殉节的地方,凭借她的夫君投掷的金宝之气,升腾水面,涌出一座耸立江心的岛屿。
元 刘贯道《竹林仙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唐代,一个农家妇成仙,往返凡间仙界……
《封神演义》中,有一段故事,是说姜子牙(?─前1015年)自昆仑下山后,就在渭水垂钓,一心一意地守时待命,等待圣主明君。
宋 李公麟《五马图》局部。(公有领域)
气度镇定的马儿,不追求外在表现,却能展现出惊人的力量,协助统帅冲锋陷阵,势不可挡。而追求一时风采,炫耀显示自己本领的马儿,虽然一时可以奋力而为,但因其内在缺少蓄积的力量,无法继续驰骋。
《童林传》里说到,武林中人,就以这段凄美的故事为蓝本,创制银质并蒂莲花,作为守正戒淫花,表示他们即使身为武林高手,也会洁身自好,不入歧途,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
范增有观天象望气的本事,通过望气,观察日光、云层气象,就准确预测到刘邦可为天子的命运。即使范增多次建议项羽除掉刘邦,但刘邦还是登上皇帝宝座,或许这是天命不可违吧。
是怎样的缘分?劫后20年,从未谋面的孙子竟然上门投宿。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隐藏二十年的凶案破了,儿子抓了杀父凶手。
通常,东西方世界宗教的概念,强调要努力做好人,才能上升到天国世界。或许人是从天上来的,最终还是要返回天上去。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个崔书生有幸娶得了仙女,不幸又失去了仙缘……
何孝子幸得天地护佑,鬼神敬重,终于光大门庭,福德绵延子孙。孝德的感应,真是又神奇,又快速!某生轻财重义,拒绝千金;萧公敦厚,乐善好施,能同时得到厚福也是应该的!
一殿三天子,是指唐玄宗、太子李亨和皇孙李俶。太子李亨即位后,是为唐肃宗;皇孙李俶即位后,是为唐代宗。
仙人一有一点妄念,就会谪降人间“受罚”。想必能在天国世界的仙人,都是思想很纯净的高人。这样看来,如果一个人能保持清净的思想,渐渐地也会达到天庭的标准,那将来就是他所能在的位置吧。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万物有灵,紫荆花来作证。紫荆花下说三田,人合人离花亦然。
元 刘贯道《竹林仙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如申天师所言,一百年后,张云容遇到薛昭,二人成就了夫妻姻缘,她感叹道:“这是宿缘啊,并非是偶然。”
中国古代出现过很多能工巧匠,他们的构思和设想,即便今日看来也很新颖时尚。鲁班制造木鸟,可以飞翔,他乘坐木鸟回家,就像今人乘坐飞机一样吧。北齐兰陵王高长恭曾制做人偶,是一个跳舞的胡人男子。这些奇思妙想穿梭在历朝历代,在史上留下传奇色彩。
耿定向处理案件,心中有三层顾虑:第一、名谊心;第二、格式心;第三、利害心。良心上的三层顾虑,可以将事情斟酌得更周道,处理得更圆满。
清朝的一个笨才升官发财的奇迹……人们投机迎合寻求名利,而刘玉书反而得之于质朴笨拙,不是很奇迹吗?一个人能否升官发财,与他的才能无关?那与什么有关呢?
胡老先生,只是一介卑微的小官员,面临巡抚斥责逼以及严刑的威胁,仍然能坚持信念,不屈不挠,陈述自己的见解,最终感化了盛气凌人的巡抚大人,使他接受了宽刑的建议。也让自己荫福门庭,并且福惠他人。
三国时期有一位“丑妻”,颇为聪慧,即曹魏大臣许允的妻子阮氏。唐 周昉《仕女图》。(公有领域)
除了三国时期,诸葛亮的“丑妻”黄氏,还有一位“丑妻”,也颇为聪慧,即曹魏大臣许允的妻子阮氏。
人们听说过龙王,鹿王,百兽之王,鲜少听说过鸟王。传说中,鸟王不仅存在,还很有学养和风度呢!不同物种的生命,充满灵动、鲜活,奇异的色彩,它们的存在也在繁荣著大千世界,令人类的空间更加美好,多姿多彩。
唐朝张读的作品《宣室志》收录有一个不死道士的故事。尹君白发童颜,人们不知道尹君到底多少岁?百岁?千岁?甚至遭毒也不死……
图为元 陆仲渊绘《地狱十王之.五七阎罗大王图》。(公有领域)
有人生活在阳间,却能到阴间任职,这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置信,不过,类似这样的奇闻,从古代到近代,不少典籍都有记载。
如果一户人家祖宗阴德厚重,妖魅就不能作祟。它作祟也要等待时机,等到家里出现失德、缺德的乱象时,妖魅才能钻空子。因为有德的人,心定神全。心神专一,外邪就无法入侵。
薛夏还没有出生,二十年后的命运就已经定好了;梦中,神明提前数年告诫霍易书,并以一首诗隐藏了他的官运运程。他们的命运就像是按照是先写好的剧本在上演一样。问题是,谁写了这样的命运“剧本”?又是谁,在哪里,看到了这个还没有上演的“剧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