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鑄久 芮乃偉夫婦:我們不是經紀人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3日訊】上周日,江鑄久和芮乃偉夫婦陪同金榮三和徐奉洙來深圳棋院出席加盟簽約儀式,在深圳棋院見到江鑄久和芮乃偉夫婦的時候,他們正在与深圳棋院的姚小敏四段交談,他們曾經是國家隊的隊友,后來江鑄久的弟弟在南京上學時又得到姚小敏的照顧,所以他們的交談非常的親切。

  江鑄久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或者說沒有當年擂台賽時那么粗曠,書生气十足的樣子,說出話來也很斯文;而芮乃偉更是躲在夫君的身后吃吃地笑,很天真很小鳥依人的樣子。

  這就是這對頗有傳奇色彩的圍棋夫婦給人的印象,完全想象不出他們闖蕩世界時的豪邁与堅韌。但是,与他們交談之后卻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執著和熱情。

  江鑄久:不愉快的事情不想再提

  江鑄久毫不謙虛地稱他是“我們家的發言人”,所以有關他們家的事情要問他才行。

  不久前夫婦二人出了自傳,其中一些內容引起中國棋院羅建文八段的不滿并且在网上發表了一些“事實真相”的文章。對此,江鑄久表示,過去的事情有很多不愉快,但是自己在寫書的時候盡量在避免提到這些不愉快,因為寫出來大家都不愉快,何必呢?所以,除非是不寫出來就無法讓讀者看懂的東西,過去的不愉快能省略的都省略了。

  “我想,不久以后我們還會有一個說法。”江鑄久指的是与羅建文發生爭論的內容,“事實終歸是事實,我們有責任告訴大家。”江鑄久說他在出書之前就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但他也沒有辦法。不過江鑄久表示羅建文畢竟是他的師長,如果碰上的話,當然要以對待師長的禮節去面對。

  省略掉不能下棋的日子

  過去十年的漂泊是艱苦的,當然有時也是痛苦的,回首往事的時候,江鑄久似乎沒有后悔的意思,如果一切重來,他還愿意這樣走嗎?

  “我和乃偉的想法是一樣的,如果可以重來的話,我們只希望把其中不能下棋的日子省略掉。”江鑄久說,他們熱愛圍棋,也熱愛過去。

  夫婦倆在美國生活的時候買了房子,而且江鑄久在舊金山政府的支持下每年舉辦一次“鑄久杯”圍棋賽,那是北美地區最高水平的圍棋比賽。自從到韓國下棋之后,江鑄久就把在美國的事情交給了哥哥鳴久打點,學生照教,“鑄久杯”也照舊舉行,而且不管怎么忙,江鑄久都會赶到美國參加“鑄久杯”的比賽。

  “納斯達克跌得這么厲害,看來我得房子是賣不掉了。“江鑄久說,他很怀念在美國的曾經幫助過他的朋友們。

  准備編一本四國圍棋詞典

  畢竟在四個國家呆過,語言上應該有些發展。江鑄久本來日語就好,現在中國國家隊還在使用他當年編的《日漢圍棋詞典》,后來又在美國和韓國生活,而芮乃偉也在這三個國家生活,那么,誰更有語言天賦呢?

  “韓國話我還只能說些日常用語,乃偉比我說得好;日語她也比我說得好,英語也是她說得好,這真怪了。”江鑄久說,他想了想,補充一句,“不過,她的英語讀寫不如我。”“我現在准備編一本四國圍棋詞典。”江鑄久披露了他的宏偉規划,漢語當然沒有問題,日語和韓國語也問題不大,困難的是英語,他必須要自己造大量的詞。

  沒有時間生孩子

  眼看著原來的隊友們一個個都有了革命接班人,江鑄久和芮乃偉也不能不心動,他們曾經多次考慮過這個問題,可是最后的結果都是“等等再說”。

  “實在是沒有時間要小孩,現在比賽机會這么難得,就想多下些棋。”江鑄久說。“有的時候真的准備要小孩了,可是看一看比賽日程,總是碰上,所以,只好暫時不要。”最忙的當然是芮乃偉,她的比賽太多,實在是忙不過來,所以連發言都要讓江鑄久來“代表”。

  徐奉洙真的很簡單

  江鑄久感覺自己在韓國就像在70年代的中國,那里的老百姓都很淳朴。雖然他和乃偉都不算是大名人,但至少是外國人,他們住處的本地人對他們都很友好,連小店的主人都主動跟他們都招呼。

  韓國的棋手對他們也很好,特別是老棋手對他們都很照顧,因此他們總是心存感激,總希望可以幫他們做些什么。終于,有韓國棋手對中國聯賽感興趣,江鑄久就幫他們聯絡,金榮三和徐奉洙就是這樣來到深圳圍棋隊的。

  “徐奉洙這個人真的很簡單,”江鑄久說,“這次來中國他差一點就上不了飛机,因為他的護照放在棋院了,臨走前乃偉問他帶護照沒有,他說帶護照干什么?結果乃偉到棋院幫他拿了護照,机票也是乃偉幫他拿的。在韓國,棋手出國比賽都是有專人負責護照和机票的,所以徐奉洙根本就弄不明白。”有人說江鑄久算是個經紀人了,他覺得很冤,因為經紀人是有報酬的,可自己純粹是幫忙,電話費還是自己掏的。

  芮乃偉:他的棋力比我強

  芮乃偉的确很直率,說到与曹熏鉉的國手戰,芮乃偉脫口而出“我沒有机會了”。她說曹熏鉉是老師,而且棋力又高,自己真的有點怕他,“不過,比賽起來就沒有什么怕的,怕也沒用。”說到江鑄久,芮乃偉的臉上一定是滿足的笑容。江鑄久兩手空空在前面走,芮乃偉背著一個黑色背包在后面跟著,實在讓人有些不平,而芮乃偉為江鑄久辯護:“這個包本來就輕,而且鑄久的腰不好,腰肌勞損。”“不過,重的東西都是他搬。”芮乃偉的笑容有些得意。

  對于她的成績比江鑄久的成績好,芮乃偉繼續她的辯護:“我們兩個人的對手不一樣,我下女子比賽多,成績當然比他好。”自從兩人到韓國棋院之后,他們之間就再也不下棋了,因為相互太熟悉,很難再有啟發,而棋院那么多年輕高手,跟他們下要好得多。

  “那么,你和江鑄久誰的棋力強?”“那,”芮乃偉略一猶豫,拉一拉江鑄久的衣襟,說:“他要強一些吧。”江鑄久會意地笑了笑,很得意的樣子。


    相關文章
    

  • 成都圍棋隊吸引擂台英雄 江鑄久火線加盟 (3/6/2001)    
  • 羅建文就芮乃偉的《天涯棋客》追憶當年事(2) (2/25/2001)    
  • “芮乃偉稱當年出走是因為……” 羅建文追憶當年事(1) (2/25/2001)
  • 評論
    2001-03-23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