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白水灘

十一郎與青面虎技進於藝惺惺相惜
袁榮易
  人氣: 261
【字號】    
   標籤: tags:

胡金銓帶有京劇節奏的武俠片「龍門客棧」,演變到徐克三D武俠片「龍門飛甲」,其間約有五十年,可是觀眾還是愛看。

武俠片(西方有騎士傳奇的小說、電影)是人類投射出的情境:想像奇人義士打抱不平、救助弱小忠良、揭露真相、不顧世俗的阻擾、勇往直前。戲曲小說及文藝作品,就是有此類型,其情其景帶有兒童純真的觀點,細膩、善良、栩栩如生。


1. 《白水灘》莫遇奇(李環春飾演)挑壽擔,準備去給母親祝壽。


這樣浪漫的夢土,卻被共產黨「創新、改良」的消失無縱,它在戲曲裏灌輸仇恨,使作品充滿鬥爭。只有淒厲的控訴,卻沒有伸出援手的溫暖,你壓制我、我打倒你,戲曲從此驟變,人人都成負面角色,表情兇狠、手段殘暴如同鬼魅一般。大陸武戲或武俠片之所以不同於港台,也正在此處。


2. 李環春飾演十一郎莫遇奇,腰腿矯健、身段邊式。

京劇《白水灘》正可做「正宗武俠」的例子,面貌俊美的俠士莫遇奇(十一郎)與面貌醜陋的俠士許士英,打的棋逢對手、難分難捨。後來惺惺相惜,成為好友。另一齣京劇《兩將軍》馬超戰張飛,也是此一模式的武戲。


3. 清宮戲畫:左為抓地虎,右為青面虎,動作造型非常精彩。

京劇武生猶如武俠片中的俠士,武藝高強外,容貌更是英俊,往往得到溫柔女性的青睞。早期武生楊月樓面色輝麗,繼而俞振庭薰香傅粉、衣著華麗(清末俞振庭的《白水灘》曾被拍成電影),再者南派武生李春來氣概軒昂、舒鼻展眼、比黃月山還要俊俏,後來在台灣李環春(李萬春之弟)有漂亮的身體架子;武生他們的英豪之氣,可是天天練功練出來的。


4. 青面虎被官兵捕獲,抓地虎趕緊將消息報給二寨主。

清末曾樸的著名小說「孽海花」第三
十回「白水灘名伶擲帽」,極力描繪這位俊俏的京劇武生:
一霎時,鑼鼓喧天,池子裏一片叫好聲裏,上場門繡帘一掀,孫三兒扮著十一郎,頭戴范陽捲簷白緣氈笠子,身穿攢珠滿鑲淨色銀戰袍,一根兩頭垂穗雪線編成的白蠟桿兒當了扁擔,扛著行囊,放在雙肩上,在萬盞明燈下,映出他紅白分明、又威又俊的橢圓臉,一雙旋轉不定、神光四射的吊梢眼,高鼻長眉,丹唇白齒,真是女娘們一向意想裏醞釀著的年少英雄,忽然活現在舞台上,高視闊步地向你走來。剛剛演到紧要的打棍前面,跳下山来,嘴裏說著「忍氣吞聲是君子,見死不救是小人」两句,說完后,將頭上戴的圆笠向後一丢,不知道有心還是無意,用力太大,那圆笠子好像有眼似地滴溜溜飛出舞台,……。


5. 青面虎之妹、二寨主許佩珠。

劇中莫遇奇(十一郎)為母祝壽,路過白水灘,見醜男青面虎許士英與一夥人,倚眾在打官兵,十一郎本想事不干己不用多管,但改變主意,說:「忍氣吞聲是君子,見死不救是小人」,從高處跳下,甩掉圆笠,用棍與青面虎打鬥起來。


6. 《白水灘》十一郎莫遇奇(謝俊順飾演),外罩黑褶子,内穿打衣、打褲。


李春來演《白水灘》絕技:扔草帽圈、耍水(甩)髮、舞棍、跨棍(下場時,棍子直立台中,左腿「月亮門」跨過棍,再右手反把接棍上肩膀)、扎槍、吊毛。這扎槍、吊毛--槍對槍,然後是拳对拳:翻打、背摔--是李派的獨門絕活,他人學像的可說絕無僅有。李春來武功扎實、腰腿矯健、身段邊式、動作敏捷、翻打跌扑都很精彩。他橫挑禮擔的姿勢、與青面虎對打時「扎搶」的火熾開打,獨特複雜的棍花,成為南派武戲經典。蓋叫天就是李派的一位傳人。


7. 十一郎莫遇奇(謝俊順飾演)此一角色由武生扮演,英氣十足。

中共統治後,戲曲裏管意識型態的無聊文人,莫名其妙的把《白水灘》與《豔陽樓》混為一劇,叫做《十一郎》,同時毀損《白水灘》與《豔陽樓》,弄成一齣階級鬥爭的《十一郎》。最近因原來的戲好看太多,加之李派傳承有人,使《白水灘》重登舞台。


8. 青面虎許士英(孫顯博飾演)被官兵捕獲,氣的哇呀呀大叫。復興劇場演出。

没想到《白水灘》俊男與醜男打的竟是如此好看,二人幾乎没有對話,在打鬥之間,進退扑跌、招式變化,隨其性格而顯。有趣的是,兩人邊打邊互相欣赏,真是英雄惜英雄。最後,十一郎緩下來,青面虎也没再咄咄逼人。觀眾觀此以武會友,技進於藝、藝進乎道的表演,早就脫落敵我之分際。當然,毫無肚量的中共,不可能讓這種「超乎黨派立場」的戲存在,早期戲改時就故意模糊掉《白水灘》;目前又見演出,這是大陸劇壇文革後唯一可見南派傳統格局。由於京劇影響大不如前,中共只不過假裝沒事而不管。它現在主要管制大宗娛樂項目的電影、電視。


9. 許士英(孫顯博飾演)隻手就能擋住官兵攻勢。


11. 十一郎莫遇奇(謝俊順飾演)用棍與青面虎許士英(孫顯博飾演)的雙刀對打。

從前京劇武行有句老話:「探莊,夜奔,蜈蚣嶺;神州,武當,白水灘。」這是六齣京劇武戲的開蒙戲,其中神州擂和武當山(武擋山)似乎很少演了。能看到原汁原味的《白水灘》真是非常難得。


12. 《白水灘》十一郎與青面虎打的難分難捨。


13. 《白水灘》楊柳青版畫,早期演出青面虎(中)不戴鬍子。左為官兵劉仁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獅子舞》緣於《佛說太子瑞應經》中的典故。在該經書中記載:「佛初生時,有五百獅子從雪山來,侍列門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