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吊詭的反日行動

冉雲飛

人氣 2

【大紀元2012年10月04日訊】 (作者按:這是我新近發表在《南都週刊》的專欄文字,該刊刪節刊出,易名為《從抵制日貨說起》。我這些看法卑之無甚高論,但無論怎樣,要有更多理性和真實探討問題的聲音,才是我們社會的福份。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批評。2012年10月2日19:47分於成都。)

中日圍繞釣魚島引起的爭端,已經有數十年之久,近來有愈演愈烈之勢。中日從政府到民間,都有各種不同的聲音和做法,比如同樣是遊行,日本只有少數右翼遊行,雖也有不理智的話語出現,但並未發生暴力行為,更未發生打砸搶等極端事件。但在鮮有遊行機會的中國,卻有幾十個城市發生遊行示威事件,尤其是青島、長 沙、西安、深圳等地還發生了極端的打砸搶和暴力傷人事件,這不能不說是件令人遺憾的事。愛國而砸自己同胞的車,傷害同胞的財產及生命,這裡面的弔詭並沒有人——包括情緒洶洶的抗議者——願意去仔細思索。一個不會用理智管理自己情緒的人,其面臨諸多困境和可以預料的失敗是必然的,其實一個國家的國民群體又何嚐不如是呢?
  
別人欺負你,你不是聯合自己的親人朋友,理智地來討要說法,運用理性手段,最大限度地爭取自己合理的利益。你卻使勁砸爛自己的家用電器,打自己的老婆,甚至自殘來為自己「爭取」利益,這種愚蠢可笑的行為,路人皆知。可是放大到國土爭端時,一些參與遊行的人,卻以砸爛同胞的日系車,打傷和逼迫日系車主為己任,如此親者痛,仇者快的行為,卻被有些人視為高尚的「愛國」行為,實在不可理喻。廣東江門市從9月14日起發生7人砸爛車子(大多是日系車)而盜竊財物 78宗,至18日始告破;而西安日系車主遇示威人群,被重擊頭部砸穿顱骨一案,至今尚未告破。青島和長沙的打砸搶燒,至今也還是懸案未決。有理智的人能否問一問,在高度強調穩定和極有實力維穩的中國,為何能出現這樣明顯的管理漏洞?這就像你的家人用自殘的方式來「爭取」自己的利益,你作為理智的人卻平靜看著他自殘而不救,這樣的咄咄怪事難道不引人深思嗎?
  
或許有人會說,遊行示威者只是想用砸日本車的方式,來讓大家減少買或者抵制日貨。由於中日的仇怨,百年來抵制日貨有相當的歷史,你只要看過美國學者葛凱的《製造中國:消費文化與民族國家的創建》,就不難瞭解此中細節。在全球化程度不高的百年前,抵制日貨給中國經濟的損失不大,還給國貨帶來了生存空間,但在今天抵制日貨就大有不同。中日經濟的互補性和廣闊程度遠高於許多國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媒體主張中日經濟戰,那麼日本就會倒退20年,真有這樣邪乎麼?日本對華依賴的40%多是在農產品、日常生活用品等方面,沒有高附加值,可尋求他國替代,而中國依賴的20%全是高科技及相關創意方面,有高附加值, 可替代程度低。如此一來,打中日經濟戰對中國的傷害恐怕超出一些人的想像。在尚未出現激烈反日抗爭前,據路透社調查400家大中型日本在華企業,有41% 的日企想離開中國,可能在此次反日浪潮後比例還會有所上升。與此同時,一些日企工人亦因緊張的中日關係,而非勞資關係而罷工,導致一些日企心灰意冷,就此撤出,對工人本身利益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弔詭後果:即失業人數增加,而工作機會減少,就業薪酬降低。
  
由於反日遊行帶來的恐懼,有不少日資企業停廠、關門閉戶,與日本有關的中國企業還插上中國國旗希求保護,日本商品下架隱藏。但反日也成了一些人難得的商機,甚至難免流於表演政治正確的嘉年華會。從踏平和血洗東京等過度情緒化的標語,再到一系列商業反日廣告,無不彰顯出利用釣魚島之機來博眼球出位,賺取利益的用心。「凡進店顧客大吼一聲『釣魚島是中國的』,打8.5折,大吼一聲,『日本也是中國的』,打8.0折」;一烤肉店貼著「禁止日本人與狗入內」,有賣月餅的每個月餅上嵌入「咬死小日本」、「痛恨小日本」、「趕走小日本」、「打倒小日本」的字樣,作用類同於巫師的咒語,類人孩的特質展現無 遺。就連噹噹網這樣大型的、以賣書為主體的商業網站,也不忘在你訂書時玩附贈一面國旗的活動。此一活動遭到一些讀書人的抗議,有人認為違背商業契約,同時也違背了不能用國旗做廣告的法律規定。看來以清明理性的讀書人作為消費主體,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為了反日,更有奇招拿來應對。日本新聞網報導,中國官方近日下達通知,暫時中止出版日本作家撰寫的著作和與日本相關的書籍。中國移動通訊公司對日本動漫、 雜誌提供的閱讀服務也已停止。如此一來,像今年7月東方出版社想「透過華僑華人的書籍,推助中國人對日本的理解」的舉動就可能停滯不前。按常理,要反對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國家,必須對一國有精細之瞭解。這方面,日本從百年前以來就做得比我們好,至今仍令我們瞠乎其後。應對中日關係的過度情緒化,其實在日本研究中也是由來已久。以前就有把「知日」說成「親日」再說成「漢奸」的傳統,於今也沒有甚麼變化,否則你就難以理解官方為何要暫時中止出版與日本相關書籍的這種自殘行為。難道你真要應對日本帶給你的危機,你兩眼一抹黑,無須知己知彼,反而更好嗎?
  
還有好玩的在後面,作為體制外的獨立個人李娜前往日本參加網球公開賽,便被網友罵成是漢奸。同樣到日本參加網球公開賽,體制內的彭帥參賽就是愛國。在一些人看來,除了領土之爭,好像所有中日之間的交往都應該停擺,其情緒亢奮到沒日沒夜,甚麼事都不做要來應對釣魚島之爭的地步。似乎在他們看來,過任何正常的生活,你都是不愛國的。但未曾想到的是,這二位不停擺自己的生活,到日本去參賽的網球運動員,得到的評價卻大不一樣。原來愛國與否,還得看對方是在體制內還是在體制外,恐怕會令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愛國者大跌眼鏡。西安碑林大隊抓獲參與砸車的網友「超級賽亞人」,是個與母親租住十平方米的打工仔,這就像資料顯示有的參與砸車者來自西安城中村一樣,愛國恐怕只是個由頭,藉機發洩社會不公和底層怨氣罷了。李娜與彭帥參賽之別,以及參與遊行打砸搶的人,與爭取釣魚島的關係度實在有限。不少人在反日上充滿內在緊張與精神分裂而不自知,這樣下去,國沒愛到點子上,卻製造了不少精神病人,甚至使自己鋃鐺入獄。
  
幾年前日本作家嘉籐加一和中國學者劉檸分別寫過《假如日本失去中國》和《假如中國失去日本》的文章,談了中日之間互相不能失去的重要性,實在是值得認真傾聽的理性聲音。理性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中太稀缺了,因為不理智情緒不僅是我們幾十年仇恨教育的結果,更是有些持有媒體話語權者,不理智濫用自己話語權的結果。《環球時報》、《北京日報》等連篇累牘地以威脅口吻談到對日開戰,甚至有個別媒體人主張核平東京。如此狂妄不智的行為,從媒體人嘴裡不羈地說出,這會給民眾不理智的情緒火上澆油。我對日本過去發動的戰爭絕對持批評態度,若在彼時,我也會參與抗戰。我從來不曾忘記這段歷史,但現已無仇恨。二戰後,日本已成民主國家,其再發動侵略戰爭的可能性已大為降低,何況改革開放後,日本給予中國不少幫助,且雙方互惠互利到無法離開。在這樣的情形下,中日釣魚島之爭, 兩國都理應最大限度地利用國際法等來進行談判解決,而不應妄啟戰端。

(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李文慧)

相關新聞
冉雲飛:六四後知識界的一些變化
冉雲飛:政府在互聯網上的倒行逆施
冉雲飛:薄瓜瓜應該到幼稚園回爐
冉雲飛:五毛使社會人為分裂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共和黨浪潮 川普曾預言國會取勝
【新聞看點】習賀拜登何意?川普聯軍五線反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