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零和博弈 現存利益結構的必然結局

人氣 10

【大紀元2012年12月31日訊】2012年12月26日,美國彭博社推出一組中國紅色家族的財富故事,其中一個數據讓我省悟:中國已進入零和博弈階段。

零和遊戲:贏者所得即敗者所失

這組數據是:「王震之子王軍、鄧小平女婿賀平和陳雲之子陳元三人領導的公司2011年總市值為1.6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年度經濟產出的五分之一強」。所謂「年度經濟產出」即GDP。中國的GDP總量居世界第二,這個數據顯示這幾家公司對中國經濟的操控能力已超出人們的想像力。這個數字還揭示了一個我以前未曾深入思考的真相:所謂4%的人擁有75%的財富模糊了一個事實,即極少數紅色家族的後裔已經掌控中國的經濟命脈。

這種畸型的利益結構,早已構成了「零和博弈」之局,中國社會成員之間已經不可能形成任何合作。

所謂「零和博弈」(Zero-Sum Game)是博弈論的一個概念,又稱零和賽局或零和遊戲。指參與博弈的各方,在競爭狀態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損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損失相加總和永遠為「零」,因此,雙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一黨專制是贏者通吃的制度保障

一旦社會進入零和博弈狀態,社會某一階層的幸福,就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因而雙方都想盡一切辦法以「損人利己」。中國人近十餘年經歷了拆遷、徵地、房價瘋狂上漲、生產者為了牟利不再注重食品安全,生態環境毀壞嚴重。房地產開發商、食品生產商及各種污染企業的廠主,其所得就是建立在購房者付出的超高房價,食品消費者與所有中國人付出的健康損失與壽命減少之上。為什麼蜂湧而起的群體性反抗無法阻止這些既得利益者的掠奪之手?那是因為這些「精英」與中共政權之間結成的共生關係,中共掌控的組織資源,是掠奪得以順利進行的制度保障。

只要真正理解零和博弈的涵義以及中國的現狀,人們就會明白,當局為何拒絕一切政改建議,包括最近張千帆等70餘人聯署的《改革共識倡議書》。儘管這份倡議書只是希望當局在一黨主導下實施開明專制,但當局者卻清楚其結果最後是結束黑暗專制,結束統治集團享有許多特權、掠奪公共資源與民財以自肥的局面。突尼斯本•阿里上世紀90年代初實施開明專制,以及穆巴拉克自2005年在美國壓力下修改憲法,允許多黨制存在並放棄新聞管制,一直被中共視為發生茉莉花革命的前車之鑑。

習近平不可能政改的兩大原因

自從習近平登基之後,世人看到他一直在走秀,從反腐、南巡,一直到所謂「親民秀」,卻找不到任何可以與政改相聯繫的信息。於是有人又開始了怪罪遊戲:「習近平想改,但他受到黨內老人如江澤民等人的掣肘,無法施展。」

我認為,所謂元老對習近平的制約基本屬於扯淡,因為胡錦濤「裸退」就證明他在權力鬥爭中處於下風。江澤民的影響更是「強弩之末」。真正制約習近平的是兩點,一是他自己的執政理念;二是中國現在已經定型的利益架構。

對西方民主政治,習近平至今所表現出來的不是愛好與嚮往,而是防範與排斥的態度。習之所以被選中做中共掌門人,首先就是他在政治上的可靠,即他不可能成為「戈爾巴喬夫」式人物;其次還因為他與這個政權血濃於水的關係。在這兩層牽絆之下,習已經變成拒絕政改的套中人,他就算是看到了中國目前這種嚴重失衡的財富分配格局,他也無法改變這種獲利者所得來自受損者所失的局面。

中共元老陳雲和王震都講過,「自己的孩子接班最可靠」。這句話的內涵直到今天方充分顯現出來。中國官場貪腐確實不限於高層,連村官都能貪污上億。但2010年阿拉伯之春發生後,中共很清楚地看到一點:獨裁國家的政治上層與中下層官吏的下場卻有可能不同。那一年1月份突尼斯開始爆發革命,2月份正逢瑞士《獨裁者資產法》生效,從瑞士到美、英等國,都一律宣佈將幾位獨裁者及其家族成員聚斂的財富沒收並歸還該國人民。獨裁者及其家族成員陷入無處可去的境地。但西方各國並未宣佈沒收各國中高級官員存放在海外的財產,原因雖然不清楚,但估計是信息蒐集難度較大,各國未能建立中高級官員及其親屬的檔案。

今年中國因權力鬥爭的原因,中共高層從習、溫到「八老」的家族財富相繼曝光。據彭博社說,這是國際媒體採用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Woodward-and-Bernstein,他們是跟蹤美國水門事件的兩名記者)模式,即跟蹤資金流動。

財富保險箱已經不再安全,寶藏的數量與藏寶之地也隨時可能露餡,這使得中國的紅色家族必須重新考慮自身與北京政權那種休戚與共的關係,他們意識到中國已進入零和博弈階段:一旦失去政權,他們不僅會失去在中國的權勢,還會陷入世界雖大難覓藏身之地的困境。但省、市一級的官員則因目標不大,其家屬子弟的情況不透明,西方世界難於全面掌握信息,反而可能隱身西方繼續過好日子。

我相信中共高層已經形成共識:只有盡全力保住政權,生命與財產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才永遠是安全的;後退一步則可能導致陣腳鬆動,直至滿盤皆輸。

一旦社會進入零和博弈階段,這種利益結構固化的狀態已經很難改變。掌握資源的一方因其利益基本依靠掠奪另一方,因此不可能改革;利益受損方既無足夠的資源,也缺乏自組織化能力,因此也不可能革命。這種情況下,居於弱勢的一方由於生存艱難,一般都會選擇各種方式獲得一些稀缺資源,包括出賣人格、肉體等向掌握資源方靠攏,以圖獲得各種機會與資源。中央編譯局女博士後常豔使盡渾身解數,用「金錢+性賄賂」,其實就是為了獲得一個在北京的工作機會。可惜大多數中國人從中只看到故事主角人格的墮落與色情,忽視了這個故事其實是中國進入零和遊戲的一個可悲標本。

這種零和博弈狀態,是贏者通吃的叢林狀態。這種叢林狀態在中國的表現是:上層只想著掠奪錢財及放縱性慾,下層則成天夢想打土豪分田地,中間階層既害怕社會底層因無路可走而釀成暴力革命,因此希望上層改革;又害怕失去中共政權之後,社會陷入無秩序狀態,因此極力反對暴力革命,成了兩頭受擠壓的夾心階層。

這種狀態將是習李十年的基調。

轉自作者博客

相關新聞
機密外洩 透露教廷權力鬥爭
外媒:權力鬥爭的同時 北京力拼經濟增長目標
爭權不休 埃兄弟會面臨妥協
CBC:中共權力鬥爭圍繞巨大財富分贓
最熱視頻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紐約調查】美資深護士談疫後護理業前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