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薰:中國逃漏稅大抓捕,外資、民企成魚肉

童文薰

人氣 63

【大紀元2012年07月16日訊】最近香港《爭鳴》雜誌指出,根據中共國務院研究中心以及國家發改委的報告,中國2011年逃稅、欠稅、漏稅不完全統計數字超過人民幣一萬億元。總理溫家寶因此而在國務會議上誓言要「盡最大力度使自己少些遺憾和內疚告別現任崗位」。副總理王岐山附和溫的說法,認為這種逃漏稅是「奇恥」。

根據《爭鳴》的同一篇報導,這個數目龐大的逃漏稅分布在八個領域:

(一)中央、地方國有企業佔26%至28%;

(二)在國內和境外上市國企、中資企業佔14%至16%;

(三)中外合資企業或名義上中外合資企業佔8%至9%;

(四)外資企業或名義上外資企業佔4%至4.5%;

(五)民企以及地方黨政、國家機關以「民企」名義經營的經濟實體佔14%至16%;

(六)高級專業人士,包括在中外合資、外資企業的高級管理層;

(七)黨政、國家機關、部門高中級幹部在外掛名兼職、合夥經營等;

(八)退離休高級幹部和專業人士在外經濟收入。

進一步分類就可以發現,(一)、(二)、(五)基本上都是廣義的官方所有企業,卻佔了逃漏的54%至60%,合資與外企僅佔了12%到13.5%。其餘的部分則是個人逃漏。難怪王岐山要說這是「奇恥」。

要怎麼看待這個全國抓逃漏的鳴槍起跑訊號呢?溫總理說要盡最大的力度去抓逃漏,但執行到最後會變成甚麼結果?又為甚麼要在中國經濟亮警訊的時候,不談減稅卻談抓漏?

回顧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經濟趨緩後,隨著中共從中央到地方財政赤字數目越來越大,中共便對課稅這件事越來越有興趣。房產稅、關稅、匯款稅……名目繁多,甚至還有「縫紉機稅」,最後造成浙江織里的全城抗稅暴動。原因只有一個:中央缺錢而且需錢孔急。

在正常的國家,如果經濟趨緩,政策必然是藏富於民,不但不能加稅還要大力減稅。因為政府不能殺雞取卵,國家是永續存在的,只有企業能夠永續經營提供就業機會,民眾才能夠生存得好,政府最終還是能夠課到稅。比如德國儘管赤字嚴重,仍然大幅減稅高達240億歐元。

但中共不是個正常的政權,中國也就難以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如果逃稅最嚴重的國企依法繳稅,中共或許能夠再多喘幾口氣。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溫總理十年解決不了的事,又如何能夠在任期的最後,已經剩下「看守」權的此刻,大刀闊斧地解決國企逃稅問題?而且逃稅也不是國企最大的問題,國企最大的問題是利益不用上繳,成了太子黨們的私庫。中共能夠解決這樣的問題早就解決了,豈會留到現在?

中共每一省的赤字都已經是希臘國債規模(郎咸平瀋陽演講),而經濟增長又無法保八,此刻大喊抓漏稅,會抓到哪隻碩鼠?前列八項,凡是「上頭沒人」的都是可以下手的目標。

換言之,一場以抓逃漏稅為名,實際上是掠奪民企與個人資產的全國行動,已經鳴槍起跑。不管溫家寶最初的動機何在,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向來是中共的特質,稍有戒心的外資、民企與個人應該都明白,自己已經成為被盯上的獵物。

如何自保?無解。因為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機關,卻有最黑暗的勞教制度。給予這樣的政權「抓逃漏稅」的正當名義,掌權者想抓誰就抓誰,願意放過誰就放過誰。

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依法納稅是義務,可是成為當權者的「午餐」,那可是任何人都難以承受的代價。

(作者 Facebook )

相關新聞
童文薰:中國仿冒名牌 律師闢新路求償 影響深遠
童文薰:緬甸釋囚 2011第三波民主再開一朵仙丹花
童文薰:見死不救入罪後,中國全民皆囚?
童文薰:前蘇聯舞蹈家們投奔自由,對映中共禁止參賽令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病毒實驗室洩漏說 來自這裡?
【新聞大家談】美國家實驗室暗查武漢病毒所
【新聞看點】美中聯合國角力 中共火箭殘骸墜落引憂
【秦鵬直播】蔡英文獲麥凱恩獎 G7會6大特點
【微視頻】趙婷被中共封殺 另有不為人知原因?
【未解之謎】五台山之謎:清涼勝地的祕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