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苦膽:兩名女性的墳墓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4月07日訊】清明時節,是掃墓的時節。在祭祖歸來的途中,我忽然想到了兩名,女性的墳墓,一南一北的兩座墳墓。

南邊的,是林昭的墳塋,位於蘇州靈巖山南麓的安息公墓。這位追尋真理、爭取自由、反抗奴役的北大才女,在1968年4月29日被暴政槍決於上海龍華,時年36歲。她的墓碑上書刻:「林昭之墓」。生卒時間是:一九三二•十二•十六~一九六八̶·四•廿九;立碑人落款是:蘇南新專/北京大學部份老師同學/妹彭令范敬立。墓碑背面,是這位中華聖女無私擔當的自題:「自由無價∕生命有涯∕寧為玉碎∕以殉中華林昭一九六四年二月」。

林昭的墓前,常年鮮花不斷。莫說清明、冬至,就連平常日子都有人來憑弔、軫悼,有時三三兩兩地來,有時一來一大批,他們來自全國各地,甚而來自海外。他們懷揣一個共同的信念來到這兒,睥睨監控攝像頭,睥睨便衣警察,心聲和淚水皆與林昭那杜鵑啼血般的詩文共鳴。現代中國人的精神譜系中如果沒有林昭這道亮光,絕對要黯然失色。今年4月29日是林昭遇害45週年,不難想像她的墓前將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北邊的,是江青的墳塋,位於北京西郊的福田公墓。這個禍國殃民的「紅都女皇」、「四人幫」的核心人物、毛澤東的老婆,在保外就醫期間,於1991年5月14日自縊身亡,終年77歲。她的的墓碑上書刻:「先母李雲鶴之墓」。生卒年份是:一九一四年——一九九一年;立碑人落款是:女兒、女婿、外孫敬立。這個「文藝革命的旗手」的墓碑背面,是一片蒼白,浪費了大好的「版面」。

江青的墓前,有一堆塑料花。除了掃墓的時日有親屬祭奠之外,平日裡基本上是墳前冷落來客稀,間或,有鳥糞光顧。最為可悲的是,生前不可一世的她,在其死後的墓碑上,竟不能刻上她從1937年起一直用到嚥氣的「江青」兩字,不能用她風光、響亮了大半輩子的「江青」這個名字,而只能刻上其曾用名「李雲鶴」,且還連累立碑人不敢署上自己的姓名。為何不露出真實的面目?是因其作惡多端而害怕墓被砸毀,還是擔憂被人咒罵、吐唾沫,抑或出於別的甚麼原因?惡有惡報,這倒也符合天理。哪一天這個「李雲鶴」墓前熱鬧起來了,事情就麻煩了。

歷史是無情的,也是公正的:正義有正義的結局,邪惡有邪惡的下場。一南一北兩座墳塋的墓況所形成的巨大反差,可謂天壤之別,著實給人以警示。死者無言,而墳墓卻是會說話的。

評論
2013-04-07 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