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升:魔鬼的圈套(下)

——從馬列主義幾個基本論點的荒謬 挖中共邪靈之邪根

人氣 207

【大紀元2013年05月07日訊】(承上)

5、不講道德的「共產」是野心家的樂園

馬克思主義的核心是共產,曰:全民所有。曰:按勞分配,各取所取……可是毛病就出在這個共產和全民所有上。

不講道德的公有多大,私就有多大。

因為人都有善惡兩面,除去對於神的信仰,有心法的約束、讓人自覺的做個好人以外,西方民主國家,實行了多黨民主選舉的制度,讓黨與黨互相監督,司法獨立、新聞自由,也有效地遏制了人的惡的一面。如果不是這樣的以道德為前提的,又有制度制衡的「公共」必然導致大私的出現。

以化私為公的名義斂財。

一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尤其是被中共蹂躪的中國大陸,它們首先以破除私有制的名義搶奪人民的財產,化私為「公」,一個「共」字當頭就可剝奪任何人的財產、剝奪任何人的思想和信仰;再以公的名義,獨裁者可以不受任何約束的變公為私,一切財富、礦產資源都成為獨裁者獨享的家產;「公共」當頭,獨裁者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全體人民的飯碗,從人民的口中奪糧、手中搶錢;打著支援亞非拉的名義,把人民的糧食與金錢源源不斷的送給亞非拉等小國,拉選票抵制民主國家對獨裁者侵犯人權的批評;拉選票稱霸第三世界與民主國家抗衡;拉選票,以求的在聯合國的一席之地進而滿足爭霸世界的野心。甚至連人民的生命、女人都成了獨裁者的私有財產,今天他的政權需要殺這一部份人來鞏固政權,就殺這部份人,;明天需要殺那部份人鞏固政權就殺那部份人,八千萬同胞的生命就這樣的被邪黨共了出來。不管是否有罪,都要按比例殺反革命;按比例劃右派;按比例殺地主資本家;按需要招募女孩供給部隊當妻子(當年新疆建設兵團就是從上海招募女孩當妻子的);地方官員可以隨時給毛某某貢獻女孩玩樂;以改革開放的名義搞財產再分配,僅2012年一年外逃資金達1萬億美元,每年三公消費9000億人民幣。一個「公」字名義下的私字,是占天下之所有之資材為己用啊!

中共原總理李鵬曾經說過,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其實就是無限度的搶奪人民的財產為己用,這就是所謂的優越性。如三峽工程,就是打著為人民辦事的名義,不顧真正的水利專家黃萬里的忠告而建成了遺害子孫萬代的三峽水庫。高官們卻從中吃回扣,為己謀利。這樣的以為公辦事的名義為己謀利益的事,在大陸隨處可見。

前幾年,我不知道為甚麼中共各級黨委政府都熱衷於賣土地,不惜犧牲農民的永遠利益,2009年,我們村的土地有300多畝良田被做了手腳,以非耕地的名義出賣後,使我明白了這個真諦。據說,土地本身的價錢,比如,一畝地3萬元,300畝地900萬元,都有買方付給鎮黨委,入了鎮政府的地方財政,即鎮政府的小金庫。另外,每畝地每年要給每戶800元的補償,也有買方付出。這樣鎮黨委無本萬利,即土地是農民的,錢是開發商的,鎮黨委淨賺900萬,買汽車,蓋辦公樓,送禮疏通官道,發獎金。如果,有三個五個村的土地都依法炮製,一屆黨委從此可以坐吃清穿,逍遙自在的過日子。甚麼斷了農民的活路,甚麼企業造成環境污染,都不是他們思考的範疇。

2005年,我到山東泰安戰友家。戰友是泰安某市公安局的副局級退休幹部。他告訴我這樣一件事:泰安一個縣級市的市長到美國去一個市考察學習,一年後回國,只是為他接風的一桌酒席就花去一萬多人民幣。市長良心發現,流著淚說:美國的一個市長只有九美元的權利,可是我們是無止境啊!這句話道出了公有制的弊端:沒有心法約束,又沒有制度的制衡的公有制的「公」有多大,「私」就有多大。村支部書記的私字的範圍是一個村,鄉黨委書記的私字的範圍是一個鄉,縣、省、中央層層,公多大,私就多大。

在一個「公」字的招牌下,化公為私的技能,使中共各級黨魁鍛練的爐火純青、得心應手,可以為所欲為的、出神入化的魚肉人民、統治人民了。

據說,前些日子中共在召開18大期間,有人又提出了要「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口號。這些冠貌堂皇的東西,很容易迷惑人的。其實,它就像共產主義一樣,完全是野心家用來麻痺人民、激化人民之間的矛盾,利用它先搶奪人民的財產,為其奪取政權開路,達到獨霸一切的目的。

看今天的中共,真正的達到了各取所取,應有盡有,共產共妻的程度,共產主義已經在他們那裏早已實現。所以,共產主義只是野心家的樂園。

私中有大公。

相對來講私有制,這東西是我的,法律保護我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誰也無權拿我的,這對獨裁的、有強烈佔有慾的人是一種制約,那不是大公了嗎?古人講: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從這個意義上講,私有制是社會穩定的重要基石之一,這也是一切民主國家社會穩定的另一個原因了。

6、掛「羊頭」賣「狗肉」

甚麼是公有制?其實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公(共)的是別人的財產,私了自己的腰包。掛「羊頭」賣「狗肉」是邪黨的一貫伎倆。

大家都知道了共產主義是個「大羊頭」。為了這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東西它們可以犧牲任何人的利益,包括生命;為了這個東西毛澤東曾計劃在中國進行核大戰,不惜犧牲三分之二的中國人,以換取它的世界霸權(現在此檔案已被披露,而且到處挖的山洞,就是他準備打核大戰的明證);為了這個東西,在上世紀的六十年代初、人為大饑荒時,竟然大量出口糧食,餓死四千萬中國人,而不捨得拿出一粒糧食來救中國人;為了這個東西它們可以把有土地的農民、有工廠的工人劃歸階級敵人,把有知識的劃歸右派份子,把為民請命的彭德懷戴上右傾機會主義的帽子打倒,可以將反腐敗的學生說成是反革命暴亂而用坦克壓成肉餅,可以將信仰法輪功的人活摘器官而高價出售,從中牟利……大家想一想說是叫你上天堂卻已經把你送進地獄,這天堂對你還有甚麼意義呢?所以,建共產主義是假,欺騙人民幫它奪取獨裁政權、鞏固獨裁政權才是它們的根本目地。他們掛的是共產主義的羊頭,賣的奪取獨裁政權、維護獨裁政權的狗肉。大家都知道,現在包括各級黨魁,很少有人再相信共產主義,很少有人真正的相信馬列主義,可是,他們依然掛著這顆羊頭。

共產主義是個大「羊頭」,還有一些個小「羊頭」。「大羊頭」下有大「狗肉攤」,「小羊頭」下有「小狗肉攤」。

比如,它們可以掛著抗日的羊頭,暗地裡又派潘漢年、楊帆、饒淑石與日本人勾結,賣的是出賣祖國人民利益的「狗肉」;掛著為人民服務的羊頭,賣的是欺壓老百姓的狗肉;張思德、南泥灣掛著自力更生的羊頭,背地裏卻在幹著種大煙、熬大煙的營生;合作化時,它們掛著入社自願、出社自由「羊頭」,賣的是不入就抓你、關你、就在農資上擠你卡你,入了你就別打算出來的「狗肉」;掛著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羊頭」,賣的是掠奪農民糧食的狗肉,中共治下的農民連豬都不如(古今中外有哪家餵豬時給豬定量的?沒有。可共產黨就給農民定口糧、飼料糧、種子糧。農民一年幹到頭,吃多少糧食,自己說了不算數,邪黨每年給農民定量,最少時一年一百多斤,最多時四百來斤);

反右時,掛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不抓辯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秋後算帳」的「羊頭」,賣的是把你打成右派的「狗肉」;《憲法》掛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信仰等自由的「羊頭」,賣的是誰自由就抓誰的「狗肉」;有人說,中國不是也有各種廟宇、寺院,也有佛教、道教、基督教嗎?可是,你可知道,這都是些「羊頭」,背地裏他們賣的是愛黨教會的「狗肉」,到寺院去宣傳馬列無神論的「狗肉」,是以邪黨的黨員任宗教教頭的「狗肉」,他們的目的是,表面上打著寺院、廟宇的招牌,背地裏用邪黨的無神論,改變其有神論的思想、信仰,從內部瓦解宗教;現在中共到處建孔子學院,打著弘揚傳統文化的招牌,內部賣的是教學馬列的「狗肉」;1999年的六月十四號《人民日報》也曾掛出了「對群眾性的氣功活動,政府從來沒有禁止過」的「羊頭」,七月二十號,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賣起了鎮壓的「狗肉」;當國內矛盾尖銳時,她們又掛起了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羊頭」,賣起了轉移矛盾的狗肉,使憤青們犯傻、狂暴,為邪黨的獨裁政權賣命,他們在此掩蓋下,背地裏與外國添定賣國條約,江澤民把30多個台灣大小的國土無償送給俄羅斯等國就是一例;

鄧小平有「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的「羊頭」,卻賣著屠殺中國人民的學生的「狗肉」;江澤民有三個代表的「羊頭」,賣的卻是鎮壓法輪功的狗肉;掛著反恐怖主義的「羊頭」,賣的是屠殺8000萬中國人民的「狗肉」,把一切按照憲法行駛自己公民權利:遊行示威、上訪、靜坐、民主運動,等等,都說成是恐怖主義;其實說穿了,那高懸的穩定、和諧和改革開放的「羊頭」下面賣的是貪官們分贓的「狗肉」、維持一黨獨裁專政的「狗肉」;掛著讓部份人先富起來的「羊頭」,賣的是先讓黨魁們富起來的「狗肉」;掛著發展是硬道理的「羊頭」,賣的是不擇手段打、砸、搶、占、侵害人民利益的「狗肉」;甚麼兩岸相通,說穿了,賣的是赤化台灣人民的「狗肉」;……

中國人民看不完的「羊頭」吃不完的「狗肉」;習近平又要掛甚麼「頭」,賣甚麼「肉」,我們將拭目以待。

共產邪惡主義已經走進了死胡同,為了苟延殘喘,又掛出了特色社會主義的招牌,實際是掛的是馬(列)頭,賣的是騾(子)肉。甚麼是特色?就是在經濟上拋棄了馬列原理,昔日打倒地主資本家,今日鼓勵大家都當地主資本家;昔日殺地主資本家,今日提倡資本家入黨。今天的社會主義是甚麼,就是經濟、政治兩張皮,經濟模仿資本主義,政治仍然搞邪黨的一黨獨裁統治。甚麼共同富裕、小康社會,這些騙人的鬼話整整騙了我們一個世紀。

《共產黨的宣言》上說:「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大陸的工人、農民弟兄們,你們得到了甚麼呢?是整個世界嗎?不,是真正的無產者,是真正的奴隸,從1949年起,共產黨已經把鎖鏈套在我們的頭上。

七、馬克思的本來面貌與圈套

1、被魔鬼附體的馬克思

在《馬克思成魔之路》中記載著這樣一段話:「馬克思在早年是基督徒」,但是「馬克思奢縱的大學生活,使他對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束縛,渴求個性徹底解放,歐洲秘密流傳的撤旦教適應了這種渴求」。

馬克思主義者Franz Mehring在卡爾-馬克思一書中說到:「雖然卡爾•馬克思的父親在他兒子二十歲生日之後不久就死了,但他似乎已隱隱覺察到,他喜愛的兒子是魔鬼……1837年3月2日馬克思的父親來信,對他說﹕「你的進步,有朝一日的功成名就,和在世上的幸福,這些並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它們曾是我長期的幻想,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它們的實現並不能使我快樂。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

在猶太基督教系中撒旦是惡魔之王,對上帝充滿了妒嫉與仇恨,同時也仇恨人類(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撒旦能在其教徒縱慾狂中顯現,教徒是他的代言人。

1841年12月6日,Bauer給他的朋友Arnold Ruge(也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朋友)寫信道:「在這裡,我在大學面對廣大聽眾講課。當我在講壇上說出那些褻瀆神的話時,我並不認識我自己。這些話太厲害了,那些孩子們聽得汗毛倒豎。當我說著那些瀆神之言時,卻記起我是如何在家中虔誠寫作、為《聖經》和《啟示錄》辯護。可是,經常是我一登上講壇,一個很壞的魔鬼就佔據了我的身體,而我是如此虛弱,被迫向它投降……我只有以教授的身份公開鼓吹無神論,才能滿足我的瀆神之靈。」

2、馬克思稱呼人類為「人類垃圾」。

恩格斯在未與馬克思同流合污之前,在《The Magyar Struggle》一文中指出﹕「馬克思,這個假裝為無產階級而戰的人,將此階級的人稱為「笨蛋、惡棍、蠢驢」(stupid boys, rogues, asses)。」

3、馬克思稱自己書為「糞—-污穢之書」。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作家像馬克思那樣稱自己的作品為「糞」、「污穢之書」,他蓄意把惡魔之王–撒旦的排泄的穢物,灌渝給被愚弄的工農和知識份子。100多年來,馬克思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資本論》、《共產黨宣言》巧妙得像牛頓的經典力學、麥克斯韋的經典電磁學一般的邏輯嚴整,似乎達到了「公理數學化」或「數學公理化」,讓人們看不出破綻。

其實,當馬克思清醒時,或者不被撒旦附體時說自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恩格斯的解釋是後期的馬克思主義不再堅持共產主義理論與目標,可是後人,如列寧卻將其奉為經典,毛澤東武斷為「放之四海而皆準」,前蘇聯、波蘭、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東德、現存的古巴、北韓、越南、外蒙古、中國等13國實踐者無不上當……。

中共元老們在慘烈內鬥中受盡欺凌,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真、彭德懷、李井泉……迫害使他們的否定限於文革,止於毛,想不到《共產黨宣言》中是「在歐洲遊蕩的幽靈」;他們下一代的否定,止於「階級鬥爭」;而自己被共產黨封閉,不可能知道馬克思主義發源於撒旦秘教,還在馬克思的圈套裡打轉,衝不出撒旦的思維羅網。

有些老幹部似乎否定了馬克思就丟了靈魂,把「死後去見馬克思」當作光榮,他們並不知道馬克思稱(自己)無產階級為「笨蛋、惡棍、蠢驢」。

莊子曰:「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把這些撒旦之糞,污穢之書奉為經典,該是多麼深的迷信,多麼大的愚昧,多麼久的污染?!

(註:摘自《馬克思成魔之路》)

人是有私心的,馬列者們就專門用這個私心來釣你,其誘餌隨著時間的不同與時俱進,每次搞運動都要與你的名利掛起鉤來。這是眼前利益,除此以外還有大目標,大目標就是共產主義。眼前利益要服從大目標,即使眼前受了苦,受到鎮壓,甚至被打、被殺也是為了將來的大目標。

又是眼前利益,又是大目標,把人騙得暈頭轉向,摸不到北了。

4、巴甫洛夫的狗與列寧的兵

列寧曾經希望士兵如同巴甫洛夫的狗一樣的條件反射,一聽到槍聲就會不要命的衝鋒陷陣。巴甫洛夫的狗是用打鍾與餵食聯繫起來,讓狗一聽到鐘聲,就流口水;馬列的兵是要用資本論、無神論、唯物主義、進化論、鬥爭哲學、共產主義去培養,讓人們一提到這些東西就認為是他們祖宗的東西,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就會不要命的去為之奮鬥,無顧忌的去為之衝鋒陷陣、殺人放火了。

亙古以來的、在撒旦魔鬼的控制下,空前絕後的大騙子馬克思,製造出這樣一個空前絕後大騙局,讓我們就這樣的稀里糊塗的當了列寧的「兵」,跟著他們一起幹著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勾當。

八、認清馬列與中共的基本屬性,遠離邪教

馬列主義是甚麼?階級鬥爭中的「暴力」與「欺騙」+進化論的獸性+無神論的魔性,形成了馬列與中共五毒俱全的基本屬性,這是中共與其它一切共產邪黨的根本。所以他們不會懂得甚麼叫民主,不會用嘴說話,只懂得用槍炮鎮壓;不懂得給予,只知道索取;千變萬化,不離其宗,從而有組織的教人行邪作惡,造就出一個五毒俱全的幹部隊伍、五毒俱全的社會、五毒俱全的環境、五毒俱全的人心。只要明白了這一點,你就長上了火眼金睛,看穿中共邪黨的一切陰謀詭計。有人曾經對鄧小平抱有希望,也有人曾經對江澤民、胡錦濤抱有希望,現在又對習近平抱有希望。其實不管換了誰,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人民就只能是失望!除非某某人解體了中共,人民才會真正的解放,那是,只有那時一個嶄新的新中國才會迎來光輝燦爛的明天,新的紀元開始了!

一個用所謂的邪惡的馬列理論武裝的、反天、反地、反人類、反法輪佛法的中共,按照聖經啟示錄講,它是天上赤色惡龍附體。還講,當大審判來臨時,凡是打上赤龍印記(即舉著拳頭宣誓的人,不管大的小的)的人,都要喝上帝憤怒的酒,在雄黃與烈火中燒烤,在地獄中煎熬,永不復生(大意)。今天,它又鎮壓法輪佛法,竟然幹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天地震驚人神共憤的惡事。天滅中共在即,這就是我們要叫大家退出黨、團、隊的根本原因。否則等到它被天滅時會一同遭殃。

韓國《格庵遺錄》預言:「六角千山鳥飛絕 八人萬徑人際滅」。「六角」是個天字,「八人」是個火字,合起來就是天火。古人把天火說成是瘟疫。那麼,使鳥飛絕不就是禽流感嗎?現在禽流感不是已經來臨了嗎?!

有人說:我只是個普通黨員,共產黨滅亡了與我沒有關係。有一句話說:危樓下面豈有完卵。一個人得了肝癌後,身上的心臟說:這與我沒有關係。可是,當人死的時候,心臟還能跳動麼?是共產黨的一員,就是其中的一分子,它滅亡時都要跟著遭殃的。有人不信神,認為瘟疫不長眼,好人壞人都不會放過。那麼就試試看吧,可是,那時就是明白了也就晚了、完了!

(註:用翻牆軟件「自由門」、「動網通」、「無界」等翻牆後,首先會看到《動態網》,在此可找到《馬克思成魔之路》。請下載後觀看)。

(完)

相關新聞
盲測調查:讀者如何評價各大媒體的偏見
【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名家專欄】「毅力號」和火星計劃背後的英雄
讓年輕人成為捍衛自由真理和正義的倡導者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暗劍無人機嚇壞美軍?吹15年無影
【時事縱橫】疫情逼京深停航 親共世衛專家涼了
【拍案驚奇】比特幣成中共死敵 誰放料董外逃?
【秦鵬直播】崔天凱離職 石正麗夥伴被柳葉刀除名
【唐浩視界】美250萬疫苗援台 破中共統戰三陰謀
【首播】專訪程曉農:中共前後30年互相否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