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學俊:「代表全世界」的人今安在?

人氣 10

【大紀元2014年07月15日訊】誰是「代表全世界」的人?——美國嗎?否。是前央視經濟頻道青年才俊、著名主持人芮成鋼。他何時成為「代表全世界」的人了?聯合國任命的嗎?——否,是他自詡的,當非真正代表。

一、芮氏三個「代表」

芮成鋼第一、二個「代表」源於2009年。據媒體報導,那年他在一個記者會上面對奧巴馬提問時不僅「代表中國」,而且還「代表」全世界,芮成鋼咄咄逼向奧巴馬:「第一個問題是代表中國問的,您(奧巴馬)是否已經有了一個自己的關鍵詞(來定位中美關係)呢?……我的第二個問題是代表全世界問的,您如何確保糟糕的本土政治不會干擾或消極的影響到正確的國際經貿往來合作?」呵呵,直接詬病和定性奧巴馬任內的美國政治「糟糕」——不知這類似「掐架」的提問是在顯示水準還是顯示「我的中國心」?

芮氏第三個「代表」是「代表亞洲」,由來如下:2010年11月12日,G20峰會在韓國首爾落幕,在當天舉行的記者會上,美國總統奧巴馬希望能給東道主韓國的記者留一次提問機會。當他看到亞洲面孔的芮成鋼執著舉手時,很快選中了他,沒想到芮成鋼說:「很不幸,我可能會讓你失望,奧巴馬總統,其實我是中國人,我想我可以代表亞洲……」

芮成鋼似有強烈的「代表欲」啊——代表中國、世界、再加上2010年的「代表亞洲」,這豈不恰是芮氏三個「代表」?芮成鋼似乎真有「代表欲」?但據說,芮成鋼吆喝的那些東西叫做「正能量」,與一個叫「王小石」的風格極像。

可是,姑且不論芮成鋼提問的水平如何以及實際上授人以柄的效果,單就芮式三個「代表」來說,他起碼疏忽了一個重要問題:作為人群、族群乃至國家的「代表」,要麼就是合法權力機構任命的,要麼就應當是眾人推舉的,豈能自詡?儘管芮成鋼日後因「代表門」在一些場合有所解釋,但確實說了「代表……」,這無法改變,視頻、同聲翻譯、字幕均在。

二、「代表全世界」的人今安在?

這位漢英雙語都頗為流利的青年才俊,這位「亞洲、中國」和「世界」的「代表」芮成鋼今安在?——據報導,7月11日被檢察院直接從央視帶走了,據說涉嫌央視腐敗案。當晚央視2套主播台上一直屬於他的位置空著,連話筒也沒取下來,足見走得匆匆,令人產生無限遐想。

而網易新聞報導稱:「央視內部消息人士透露,央視財經頻道內部傳聞,芮成鋼的家人成立了一個公關公司,芮成鋼的部份高端訪談對象,包括外國國家元首和高官,其來華行程、見哪些官員、做甚麼宣傳,包括上多少分鐘央視,都明碼標價。」

此前,他的頂頭上司——央視財經頻道原總監郭振璽、副總監李勇涉嫌受賄腐敗先後已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芮成鋼究竟涉案到何種程度,目前還不得而知。最近,央視不斷傳出有人被「約談」或帶走,不大消停——當與原公安部副部長、副書記、中宣部副部長李東生的落馬也不無關係吧……

昔日「代表亞洲、中國、全世界」的芮成鋼,現在大約正在檢察院安排的某個地方「說清楚」。

三、曾經那樣「愛國」的芮成鋼

筆者並非傳媒界人士,對央視主持人名字向來對不上號,看電視劇也是只記角色,很少對號演員。對芮成鋼有印象,緣於其對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著名」的發問,充分表現了芮氏「愛國」反美。後來逐步關注到芮的一系列「愛國」之舉。

1、調侃、發難駱家輝:2011夏季達沃斯論壇在大連開幕,時任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乘坐經濟艙參會,被人發上微博。芮成鋼在主持時調侃他說,「大使先生,聽說您是坐經濟艙來的,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國欠中國錢?」大約芮成鋼正為自己的聰明發難得意之時,駱家輝的回答可能出芮之意外:「作為政府官員,不管是領事館、大使館,包括總統的內閣成員,一般規則就是坐經濟艙。我代表了美國人的真實做法。」接著,輿論並沒有不利於美國,反倒轉向了很不利於中國官員的方面,議論些啥?——「你懂的」。

芮成鋼自以為聰明,其實授人以柄。對於中國購買美國國債深層的政經謀略,芮成鋼似乎並沒有好好考究過。於是有楊恆均先生撰一文好好給這位「愛國」的芮成鋼上了一課,搜狐財經發表此文,題為《學者猛批芮成鋼提問駱家輝,稱其不懂政治欠揍》。學者說芮成鋼「欠揍」?太過份了吧?也似乎有失斯文——但別忙,待你看了那篇文章後,就會知道此說為何言之在理了。芮氏「愛國言行」其實恰恰大多給他愛的「國」添麻煩幫倒忙,有些人還不自知,而給芮成鋼自己倒帶來不少的好處和利益,起碼名聲大振。

2、把星巴克轟出故宮:有報導稱,芮成鋼早在2007年就已在網絡空間成名,1月12日,他在一篇名為《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的博客裡說,將星巴克咖啡店開在故宮這種象徵中國傳統文化的地方,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糟蹋」。《人民日報》反應敏捷,隨後刊發了芮成鋼該文,掀起一小股「愛國」浪潮。隨後,1月17日,星巴克接到有關方面的指示,把故宮窗戶上的標識摘了下來;迫於輿論壓力,6個月後,星巴克終於撤離故宮。你說,芮成鋼還不「愛國」嗎?

星巴克事件後,他在西方記者眼裡成了一個象徵,用《紐約時報》的話——芮成鋼是「中國式資本主義的媒體面孔:年輕、聰明,令一些人不快的是,還民族主義色彩濃重。」——這評論似乎不太離譜。在中國,「民族主義色彩濃重」並不是讓人討厭的,它與「愛國」像一對孿生兄弟,當扯出「愛國」「民族主義」大旗時,似乎便無往而不勝了。很少有人去深究:當「愛自己的民族」而成為「主義」時,它實際上已經或正在悄悄異化為這個「民族」和國家的對立面。而芮氏「愛國」就可作為參考例證之一,抗日大遊行演變為打砸搶,演變為同胞自相「衝突」,這也是典型例證之一。

3、推崇「高薪養廉」,質疑姚明收入高於市委書記幾十倍不合理,這不知算不算「愛國」?2012年4月1日,芮成鋼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姚明年收入四五千萬人民幣,而揚州市市委書記謝正義年收入不到二十萬,兩人同樣辛苦,但收入差別太大。姚明當場反駁,稱拿自己和謝書記比較不太對,這是兩個體制、兩種分配方式的問題。而揚州市委謝正義書記也認為,儘管自己和姚明收入不一樣,但分配結果是公平的。可事後,芮成鋼還是憤憤不平,並將此與「反腐」掛鉤,說:我和姚明「也聊到了高薪養廉的可能性,我個人認為官員在退休之後如果有較好的收入預期,可以有效的起到遏制腐敗的作用。」

筆者不知,如此為一年能拿20萬的市委書記鳴不平,這算不算「愛國」?在中國,「愛黨」是列於「愛國」之前的,或者說愛黨就是愛國——而「黨」不可能是空洞的,總要落實到人,記得「反右」那陣,反對單位的黨委書記就可冠以「反黨」罪名而打成「右派」的——於是我們是否可以理解:心疼市委書記就是心疼黨,於是也就是「愛國」了?可芮成鋼為何不想想,就是把市委書記的年薪調到100萬、200萬,也還是姚明的幾十分之一啊?怎麼辦呢?

4、再加上芮氏的三個「代表」,芮成鋼的「愛國」可謂「氣貫長虹,擲地有聲」啊!

四、警惕「菜市場上吆喝最響」的人

「菜市場上吆喝聲最響的往往是最想把破爛貨推銷出去的人」——不論這話是誰說的,大約確實是規律。逛菜市的人須警惕。

芮成鋼的「吆喝」不可謂不響,不僅震動《人民日報》,而且震動世界,有些國家政要直接高調誇讚芮成鋼,芮成鋼還有幸成為第一個被授勳為「意大利共和國騎士」的中國記者,還曾獲「美中十大傑出青年」「中歐傑出青年」等稱號——這「吆喝」效果可真了得!這「吆喝」不僅僅向世界「解釋中國,推銷中國」,關鍵在於連自己也一併「推銷」了出去,可謂一舉數得。芮成鋼的自我感覺怎麼能不好?好到頭腦發熱、忘乎所以而成為三個「代表」!

如果沒有「被檢察院直接帶走」這茬,我們可以理解芮成鋼就是一才俊「憤青」,一個「民族主義」有點在頭腦中發酵的「愛國者」——可以理解,在CCTV嘛!可當我們把芮氏愛國主義「吆喝」與他的公司聯繫起來,與他的公司對「外國國家元首和高官來華行程、見哪些官員做甚麼宣傳,包括上多少分鐘央視,都明碼標價」如此一類勾當聯繫起來,與芮氏對國內外人脈關係的把握和利用聯繫起來,一下會覺得光鮮的外表下咋竟然會那麼齷齪!那看似離譜「吆喝」的動力竟然是背後的種種名利!有人說,現在批評芮成鋼是「落井下石」,其實這說法不靠譜——就筆者而言,最近多少貪官落馬,筆者從未寫過甚麼文字。而對於芮成鋼,鋼距離遙遠,從未謀面,無怨無仇,至於寫這篇東西,實因芮氏反差太大,有感而發而已。此外,在芮成鋼如日中天時,也照樣有人說他「欠揍」了,批評之聲也不少,那當更與甚麼「落井下石」無關了吧?

而且由此我們很自然想到,那些大貪官、大「老虎」在現形的前一刻,誰不恰恰是主席台上吼著反腐敗嗓門兒最響、說得「最到位」的人呢?現在再看看那些「正能量」,哪一句不是「正」到了家?

看來,我們對一味「吆喝正能量」者須提高警惕。而意大利總統以後在給人授予「騎士勳章」前,恐怕要向中國組織部門學習學習,好好搞點兒內查外調,否則覆水難收啊!2013年才被授勳,2014年便到檢察院「受訓」「說清楚」去了……

再不反腐敗,即便稍有「便利」或權力者都會被腐敗了。為一己私利,某些人恐怕真的能高喊著「愛國」而把咱這國家給賣了,可國人還蒙在「愛國」的鼓聲裡!——賣給誰?不論賣給誰,最終都是為自己得好處——這是萬變不離其宗的,這便是「既得利益集團」之為!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新聞
民主大學評選2012年中國十大噁心人物
央視接連地震 主持人芮成鋼等3人被帶走
直播突然缺席 芮成鋼被從央視帶走 輿論嘩然
中銀洗錢報導後 芮成剛被直接帶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送禮帶威脅 誤判拜登遭打臉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就錯?歐議員籲制裁陳全國
【新聞大家談】DC大兵轉移 蓬佩奧發神祕數字
【西岸觀察】家族醜聞纏身 拜登上任遭彈劾
【秦鵬直播】詳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對美影響
【財商天下】四年成績亮眼 川普:我將再次歸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