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國之鳳麟 深沉寬恕的賢相

作者:皇甫容

阿八哈騎在馬上,身邊是他的兒子阿魯渾,阿魯渾手中抱著自己的兒子合贊,繪製於14世紀早期。(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他精通漢文經典,涉獵諸子百家,其心猶如鳳麟,展振元廷,輔佐兩代國君;其身猶如龍象,深沉大度、融洽一方。他就是元朝著名的平章(副宰相)全才——阿魯渾薩理。

元朝著名賢臣阿魯渾薩理,維吾爾族人。其祖父精通佛學,其父乞台薩理精通經、律、論三藏,在元廷擔任佛教都總統一職,薩理之家一門幾代皆與佛學結下深緣。元世祖以「法之龍象,國之鳳麟。稟勇猛精進之資,負剛明果銳之氣。」嘉讚薩理一家在佛學與輔政上的重要成就。

盡通佛典 俾習漢書

阿魯渾早年跟隨父母來到中原,跟隨元都「帝師」八思巴研習佛學(「八思巴」藏語,意為「聖者」)。八思巴本名羅卓堅讚,意為「慧幢」。在西藏的傳說中,據說他三歲就能講述喜金剛修持方法,當時聽眾感歎此人世間稀有,於是稱他為「八思巴」。宋朝王室後裔趙孟頫在《松雪齋集》中講到,不到數月阿魯渾薩理盡通佛學典章,並通學蒙語及多國語,包括漢語(「盡通其書,旁達諸國及漢語」)。

忽必烈聽說他的才華後,就召見他學習漢學,因此阿魯渾薩理通曉經、史、百家,以及陰陽、曆數、圖緯、方技等學,而且每一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在八思巴準備回西藏時,阿魯渾薩理請求和他一起回去。一年多以後,八思巴對他說:「以你的所學,並非是我佛弟子,我不能再接受你的禮拜。」八思巴向元廷寫了一封推薦信,勉勵阿魯渾薩理回到中原,要盡心輔佐聖君。此後,師徒二人相泣而別。

阿魯渾給腓力四世的信,正文用蒙古文寫成,上面蓋有元世祖忽必烈授予的刻有漢字「輔國安民之寶」的方印。(公有領域)

雅好推轂 集賢帝庭

忽必烈入主中原,阿魯渾薩理勸諫世祖治理天下,要尊用儒術,廣招江南老臣及隱逸山林的賢德之士。忽必烈採納他的建議,命人設置集賢院,向天下下達求賢之詔。天下儒生、賢士紛紛前往中原。阿魯渾薩理對待有道有藝之人,禮節周到恰和,供給對方飲食、車服之盛,使眾人皆欣喜過望。即使有不附和旨意的人,也都以資厚贈遣送他們回鄉。

阿魯渾薩理掌管集賢院期間,款待接見各類人才,涉及到「釋儒道」各門各派。因此當時元廷學風大振,九經、諸史、文學繪畫等無所不包。經過他的推薦,位至公卿大夫的高達數十百人。司馬光以「聲教空巖穴,夫君集帝庭」形容把個人之教留在山巖空洞之中,而友人都已彙集到皇帝身邊。阿魯渾薩理就是能把眾才彙集到元都帝庭的賢者。因此史上留下「雅好推轂(音谷)」的記載。

謠言止於智

元朝建立初期,有江南人傳宋朝宗室企圖造反,元廷派人前去緝捕。阿魯渾薩理聽說後,立刻上朝勸阻忽必烈:「這是謠言,不能派人拘捕。」世祖問他何以知之,阿魯渾薩理答道:「如果宋宗室真要反,為何郡縣不知?消息不經郡縣上報,反而出自朝廷,這是有人公報私仇。江南剛剛平定,民心疑慮未盡歸服。一旦聽從小民謠言抓捕宋王宗室,臣恐人人自危,反中了散謠之人的陰計。」世祖當下醒悟,即刻下旨召回官吏。在郡縣審訊造謠事件後,發現是因散謠之人沒有借到錢財而進行的誣告。事後,世祖深有感觸的地說:「若非卿言,幾乎誤事。真恨用卿太晚。」此後,忽必烈命他隨侍左右。

天降異災 警醒修身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設立尚書省,由桑哥主政,世祖命阿魯渾薩理一同視事,阿魯渾幾度推辭,世祖都不准許。桑哥行事專橫跋扈。阿魯渾多次諍勸,桑哥一意孤行。在植黨營私的環境中,阿魯渾唯有自持廉正。桑哥後又設立征理司,負責徵收苛捐雜稅,層層盤剝民間百姓。許多百姓交不起沉重的賦稅,都被關進了監獄,當時監獄人滿為患。不久之後,國都北京發生地震,死傷數十萬人。阿魯渾上書世祖,奏請廢除征理司,以平息上天的震怒。阿魯渾說:「現今課稅肆虐,民不堪命。天降異災,以警陛下。」接著他引述幾則貞觀政事,進勸世祖。

大唐初年,武將黨仁弘因有才識韜略,深受唐太宗器重。但黨仁弘為人貪婪,暴斂錢財高達上百萬,按罪應當處斬。太宗看到大理寺的裁決後,難過地立刻讓人撤了筵席,為他白首就戮感到悲涼。太宗憐惜其命,為他求情,將其貶為庶民,流放欽州。事後,太宗為自己「徇私枉法」深感不安。於是召集五品以上官員到太極殿前,對他們說:「國家律法,是人君登基時從上天得到的。不能以私情而失信於天下。朕有私心,黨仁弘犯法,朕想赦免他,這是破壞律法的行為,愧心於天。」太宗想在南郊鋪草而跪,每天只吃一餐素食,以此向上天謝罪。被房玄齡等大臣苦苦相勸:「生殺大權本由陛下所有,何必為此要自相貶責?」儘管如此,太宗還是下達《罪己詔》。

唐太宗貞觀二年(628年),民間發生旱災、蝗災。太宗不忍民心疾苦,下詔說:「若使年谷豐稔,天下乂安,移災朕身,以存萬國。」為了使百姓度過艱難,太宗寧願上天把災難降在他的身上。

唐太宗年少時喜歡弓箭,曾得良弓十多把。當時認為它們是最好的弓箭。以此,太宗就拿給弓匠看,弓匠說:「這不是好弓。這些弓所用木的木心不正,脈理偏邪。弓雖有勁,但射出的箭都是不直的。」太宗想到自己金戈鐵馬征討四方,對弓的認識都很有限,何況治理天下大事?為此太宗召見駐京五品以上官員輪流夜宿中書內省,一再延長召見時間,詳加詢問民間百姓疾苦、政事得失。

阿魯渾以貞觀政事進諫世祖,唐太宗大赦天下,通達社稷民心和合,君子德風遍拂疆土,災異逐漸消弭。世祖聽後良久不語,隨即下詔宣布廢除征理司。詔令下達民間時,百姓買酒奔走相告相慶,一時之間酒市淨空。

彌縫奸佞 不傷國本

桑哥貪斂、賣官鬻爵事敗,凡在尚書省理事的大小官員幾乎都受到牽連,阿魯渾也不例外,家產被全部沒收。世祖召問:「桑哥為政暴虐,卿為何不言?」阿魯渾回答說:「不是臣沒有說,只是未採納我的意見而已。陛下十分信任桑哥,而桑哥又十分忌恨我。臣多次進諫他都未聽,若再諫就猶如抱柴救火,反而使他更加暴虐,不如從中悄行補救,使國家不致於受到更大的傷害,久之,陛下自會醒悟。」世祖感歎到:「我真的愧對於你。」於是下詔把沒收的財產悉數歸還給阿魯渾,並遣臣再嘉賜金帛,阿魯渾堅辭不受。

深沉寬恕 賢者仁風

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阿魯渾辭去平章政事和太史院之職,仍擔任集賢大學士。司天監劉監丞上奏,說阿魯渾多次借天災異象影射朝政,並請求以大不敬治罪阿魯渾。世祖聽後大怒,想以誣告罪懲治劉監丞。阿魯渾聽聞,立刻上奏:「劉監丞對我不滿,這是私事。如果陛下要將指責我的人治罪,臣恐從今以後再無人敢進諫了。」經他力爭,世祖免除了對劉監丞的處罰。忽必烈看著他,感慨地說:「這才是長者的氣度啊!」

世祖向近臣談到:「若全平章者,可謂全才矣,於今殆無其比。」阿魯渾薩理擔任平章政事(副宰相)一職,可謂全才之人,當時鮮少有人能和他相比。縱觀世風蹉跎,宦海浮沉。在元廷廣袤大都,阿魯渾薩理既像「陸離寒水玉」冰清圓潤,又像「磊落曙天星」坦坦磊落。「國之鳳麟」深沉寬恕的仁風,略過七百光陰,依然會廣布四方安撫人心。#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宗七年(公元1235年),董文炳擔任藁城縣令,該縣貧困,又加上旱災蝗災,苛征暴斂,民不聊生。董文炳把自己的糧食拿出數千石交給縣內.....
  • 淞滬之役,苦戰3月,國軍損失雖重,但重要的是實現了蔣委員長的戰略意圖,改變了日軍侵華的進攻走向,分散了日軍的兵力部署。從而為將東南沿海地區的戰備物資、工廠企業向內地轉運、遷移,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為此後以中西部,尤其以西南部的地理環境、人力物力作為持久抗戰,最終打敗倭寇的廣闊戰場奠定了基礎。
  • 16年前,江澤民發動鋪天蓋地、群體滅絕性的迫害法輪功,尤其是活摘器官,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從今年5月起,大陸法輪功學員發起控告江澤民暴行,目前已沛然形成一股全球熱烈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訴江大潮。據8月底統計,海內外已有16萬多人提出控告,亞洲有35萬人、台灣有18萬多人聲援,嘉義也有約1萬2千人舉報江澤民罪行,而牙科醫師黃聖躬更是熱烈支持,義不容辭的聯署舉報江澤民的罪行。
  • 每一位聖明的帝王身邊,都有一位極其賢德的皇后,元朝的建立者忽必烈也不例外。察必皇后一生淡泊節儉,善於勸諫,母儀天下,頗有大唐長孫皇后之風,深受忽必烈的厚愛和敬重。
  • 元朝時,廣南有個太守叫做章大修。他看到一位姓陸的庫吏很有錢,又有個漂亮的女兒,心裡便開始打如意算盤:他想......
  •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 翻開《元史》,有時會像走進錯落有緻的金帳、王宮。穿梭在青史的字裡行間,宛如進入長長的走廊。每翻一頁,就像打開一扇殿門,望著宮殿裡栩栩如生的雕塑,回顧風雲的歷史角色。歷史的過往留下了板蕩和凱旋,也留下了尊貴的仁厚之心,支撐著那片歷史的天空。本文要介紹的是蒙古歷史中具有「四帝之母」尊稱的唆魯禾帖尼。
  • 《勞動新聞》是朝鮮勞動黨的機關報,也是該政權用來給人民洗腦的主要喉舌之一。現在,這種報紙在缺乏紙張的朝鮮還有了新用途。朝鮮平安南道的消息人士說,朝鮮人民喜歡用《勞動新聞》的紙張做壁紙和捲煙紙,但報紙上若有金正恩等朝鮮領導人的肖像,這樣的報紙就不值錢,沒人要。
  • 自10月3日起,神韻交響樂團2015年度北美巡演拉開序幕。這場呈現給北美觀眾的經典盛會將持續一個月。「洪大的文化基奠、獨特的配器方法、純正的能量、神性的境界」,神韻交響樂團以其獨特特點,開創人類音樂史上新篇章。
  • 都有愛國之情,即使在七百多年前的大元也不例外。元朝版圖酷似一枚碩大的桑葉,它的疆域涵蓋的範圍有:「北逾陰山,西極流沙,東盡遼東,南越海表」(《元史.地理志》),即北到西伯利亞,南到南海,西南包括今天的西藏、雲南,西北到今天的新疆,東北至鄂霍次克海,總計1500多萬平方公里,其面積相當於今天中國疆土的兩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