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黑幕 中國誰在吞噬財富 誰被榨乾血汗

蔡慎坤

人氣 8900

【大紀元2016年04月11日訊】這幾天,相信很多人都看了一篇《一個「休而不退」者內心深處的愧疚》的文章,文章自訴:他從2008年開始就過著所謂的「散吏」生活,在長達八九年的時間裡,什麼都不幹,照樣拿工資,照樣享受一點都不少的福利待遇;至於工資,年薪超過12萬元!

作者是個少有的良知未泯之人,自訴愧對含辛茹苦的勞動者,稱很多人起早貪黑,辛苦勞作,最終只是養活了一群尸位素餐者!如今在中國,有太多這樣的人,拿著不低的薪資,或四處架鳥遛狗,或每天看八卦新聞搞笑劇,或熱衷於網路遊戲,或到處遊山玩水……一幅具有中國特色的官場生態圖。

這樣的人中國財政供養了多少?至今並沒有一個權威的數字。不同部門的說法也不同,有說1/18(約7000萬),1/26(約5000萬),1/28(約4799萬)和1/37(約3500萬)等多種版本,也有調查顯示:中國吃財政飯的人數截止到2009年就已超過5700萬,這個數字逼近英國的人口規模,並且以每年超過100萬人的速度遞增。

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前參事任玉嶺曾在全國政協十屆三次會議上說:「我們的官民比例早已達到26∶1,比西漢時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開放初期的67∶1和10年前的40∶1相比,吃財政飯的所占總人口的比重攀升之快,也是史無前例的,令人堪憂!」

中國雖然還是發展中國家,官民供養比例已經跨入發達國家行列,然而納稅人並沒有享受到發達國家的公共服務,這是不爭的事實。30多年來中國政府進行了數輪機構改革,試圖把龐大的財政供養人員精減下來,但每一次努力,都遭遇到強力的反彈。

長期以來,官民供養比例一直是學界和社會公眾關注的焦點,但官方和學界往往各說各話。官方宣稱中國公務員隊伍只有1000餘萬人,而學界宣稱財政供養了7000多萬人,其原因就在於各自採用了不同的統計口徑。

所謂財政供養人員,是指由財政來支付個人收入以及辦公費用以及福利待遇的人員。在中國,財政供養人員主要由三部分組成:黨政群機關人員,主要供職於黨委、人大、政府、政法機關、政協、民主黨派及群眾團體等機構;各類事業單位人員,供職於教育、科研、衛生等諸多領域;第三種是黨政群機關和事業單位的離退休人員。

如此龐大的食利階層,再多的納稅人也不堪重負!財政部最新的財政預算顯示,2016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高達18萬億,而收入不足16萬億,安排預算赤字2.18萬億!這是中國歷史上預算赤字最高的年份,18萬億的財政支出有多少用在納稅人身上,幾乎沒什麼人知道。

我的一個熟人,年前剛剛在廣州辦完退休手續,她大學畢業就來廣州花都打工,連續工作繳社保醫保32年,只因戶口不在廣州,現在退休之後,在廣州每月的退休金只有1700多元,1700多元在廣州居家過日子,只能勉強維持基本的生計和溫飽,像她這樣在城市領取低廉退休金的人絕不是少數,與那位提前退休的官員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中國社科院發布《2012社會保障綠皮書》和《中國社會保障收入再分配狀況調查》,指出現階段的中國,養老金最低的每月只有200元,最高的卻是上萬元,兩者相差50多倍,這就是中國養老製造的現狀,而在中國農村,60歲以上的農民,每月只能領取幾十元的低保。

一位擁有40多年工齡、享受政府津貼的專家級人才,退休後養老金是他在黨政機關退休的大學同學的1/4。這一悲摧的制度設計,導致黨政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自己不用繳納一分錢養老金,卻領著高出掏錢交養老金人員數倍甚至數十倍的養老金。

我國從1996年才開始全面推行個人自繳養老保險,迄今為止,不過20年時間,各地就出現巨大的養老金缺口甚至收不抵支,因而政府迫不及待要推出延遲退休方案。延遲退休將影響上億低收入群體和體力勞動者,他們許多人都是上一波國企改革的受害者,許多人失業之後自掏腰包替自己也替企業繳社保和醫保,許多體弱多病者甚至希望提前退休。體力勞動者隨著年齡增長,體力每況愈下,打工謀生艱難,退休後可以獲得穩定的養老金收入,對於打工收入不高的人來說,養老金甚至高過打工收入。

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養老金制度,退休金高低僅與退休者在職時繳納的養老保險費多少和年限長短相關,而與其職業身份無關。而中國實行的是按職業身份劃分的養老金制度:公務員退休金比同齡事業單位的至少高60%,事業單位比企業和自由職業退休金至少高50%,前二者退休前不用繳養老保險費,後者每月須繳養老保險費且至少繳滿15年才能領取基本養老金!

不僅社保,醫保也分三六九等,一個所謂的高級幹部,一年用掉的醫療費用,很可能是一個地區乃至成千上萬人的醫保費用,其享受的醫療保障,是西方國家的億萬富豪也望塵莫及的,而老百姓卻處處面臨著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在許多一線城市醫院活躍的票販子,能夠把一個看病的號炒至5000元,可見這個國家的醫療體系己經完全癱瘓,弱勢群體只能處於水深火熱的煎熬之中。

《南方人物週刊》曾報道,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新幹部病房大樓總建築面積5.6萬平方米,設有省級、副省級、廳級及離休幹部保健床位257張。有網民改成「吉林大學一醫院:窮奢極欲的八星級幹部病房」帖子,發在國內各大論壇。短時間內,該帖在微博被轉發數千次,很多網民跟貼評論。

奢華病房耗資4.8億元人民幣,內部配置全是國際頂級進口設備,只有副廳(局)級以上幹部才能入住,「奢華程度超出想像」。進入大廳,豪華的中央吊頂大燈與鑲花地板交相輝映,與正門相對應的是一座假山,周圍設有板凳供人休息,而每個樓層設置的醫護工作站寬敞整潔,看上去像是五星級酒店的前台。

衛生部前副部長殷大奎引用中科院一份調查報告的數字稱,在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他還透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占據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開支數百億元。「中國目前的衛生醫療服務體系存在著嚴重的不公平現象。」(《中國衛生產業》雜誌2006年12期)

官吏多賦稅重往往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王朝由盛轉衰的重要信號,當皇親國戚人數暴增,各種賦稅也必然加重,其結果必然是加重老百姓的負擔,導致官逼民反抗爭不止,因而重複歷史上一個又一個「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王朝悲劇。

冗官多,自然要大肆揮霍國庫資財,但還遠不止於此。從整個社會來說,冗官過多,還有更大的社會隱患,那就是官員太多導致爭權奪利,扯皮內耗,以及機構膨脹帶來的權力擴張,既造成政府管理的無效率也導致社會經濟民眾生活無序失衡。冗官太多,除了內耗,就是將權力之手伸向老百姓,不僅破壞社會秩序,還會瘋狂尋租自肥。#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蔡慎坤:反腐能否緩解貧富懸殊讓利於民?
中國經濟放緩 中共憂財政收入減少
張欣:中國經濟政策的失誤與股市危機
中國經濟下滑壓低原材料價格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重播】美參院聽證:情報巨頭談世界威脅
【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