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多維發難 華為高管被扣 北京困境幾多

人氣 849

【大紀元2018年12月13日訊】(以下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節目的實錄訪談)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舉世矚目的川習會面,會前雖然烏雲密佈,會後倒是顯露出雲開月現的希望,但在希望之光短暫的閃了一下,隨之懷疑的聲音又四處響起,中共對會談內容的遮遮掩掩也讓人們對它的誠意大打折扣。特別是被認為是挺習的媒體多維網發表的一篇文章,指名道姓說習近平要對目前極左風潮撕裂中國的局面負責任,讓讀者錯愕;美國方面又通過加拿大扣留了華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這一系列事件了就使未來的局勢走向更加的撲朔迷離。

橫河先生,這次川習會面之前呢,大家普遍都是比較悲觀的,結果出來呢倒是皆大歡喜,讓大家都暫時鬆了一口氣。您對這個結果感到意外嗎?

橫河:確實很難說是皆大歡喜,因為你可以看到股票市場的反應,第一天當然是恢復很多,到了第二天又跌下去了。美國政府官員後來紛紛表示要看實質性的進展。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未來90天。從中共角度來看的話,你可以把它看成是拖延戰術的一部分,就是說它先阻止關稅升級,這個是至關重要的,如果不坐下來談,1月1日關稅就要升級了。當然你也可以把它看成是整體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就是開始要解決這個問題了。

這個跟進入WTO的時候承諾是不是一樣?它可以是一樣的,先一口答應,或者大部分答應,執行又當別論了,因為畢竟在這之前有很多類似的情況。中共自己在國內、還有在國際上遵守法律、遵守規定都不是有好的紀錄的。這個本來就是我們預測的一部分,因為畢竟這個會面它沒有解決實質性的東西,只是標誌著要認真談判的開始而已。

主持人:中共方面主要是對目前談判的細節欲言又止,美國這邊倒是不斷的往外發放消息,從透露出來的情況看,中共這次是做了大幅度的讓步,但很多人擔心這次讓步可能是假的,就像您剛才講的一樣,就像當初加入WTO的時候那樣,答應完了但是卻不做。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首先,中共從來就沒有一個好的兌現承諾的紀錄,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我們知道在國內1945年的時候,中共承諾要建成一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而且是美式的民主自由;在國際上,中共其實很少做大的承諾,就是現在人們最關注的就是中共加入世貿時候的承諾,你不能說一項都沒有兌現,因為起碼我們知道雙休日是兌現了,但是可以說重大的承諾幾乎沒有兌現的。

這次所謂的重大讓步,當然還沒有正式讓,還真的都是在當時加入WTO的時候已經做過的承諾。像最近2015年的時候承諾,對美國兩個承諾,一個是不把南海軍事化;還有一個,不用網路駭客攻擊美國的企業,這兩個都沒有兌現,所以外面的擔心是有足夠的道理的。

如果現在盲目的樂觀,肯定是沒有理由的,對中共的承諾不能隨便相信。西方有一句話,如果你騙我一次的話,那是你的錯;但是如果你騙我兩次的話,那是我的錯。就是誰讓你再上當!

當然,如果最後能夠達成某種協定的話,它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也絕對不可能一下子達到美國的全部要求,不可能幾十年的問題90天就能解決,但是至少美國不會任由中共來擺佈了,這一點也是肯定的。另外有一些項目是可以隨時監控的,就是你有沒有兌現;還有一些專案是可以驗證的,這個我覺得是美國方面要去注意的。

這還遠遠不是一個協議,即使能夠達成協議,不過我始終對達成協議抱一個懷疑態度,或者說對協議的執行,我相信執行協議一點也不會比達成協議更輕鬆。我還是認為某種程度的貿易戰,或者是起伏,會成一個常態,至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

主持人:就像您剛才講的,其實我們知道會前中共放出的態度,基本上是比較強硬的,雖然後期它說不屑於以牙還牙,但是它強調是自力更生,所以我們想它會談的時候應該是做足了誠意讓步的姿態,否則美國是不會輕易相信的,畢竟受騙那麼多年了。中方為什麼突然在會談的時候,這麼放下身段做出這樣的讓步呢?

橫河:在這個會談之前,雙方都放了不少風,這個實際上是給自己一方打氣,還有一個是你畢竟要對國內交代,這是會談之前的,尤其是中方,美方是有足夠的底氣,中方實際上是給自己打氣。

我想為什麼會這樣做呢?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最主要的是國內的經濟下行,這個經濟下行還不是一般人說的所謂「增速放緩」,增速放緩的話就是還在增加,只是沒有那麼快了。其實我個人覺得現在經濟下行已經很嚴重了,其中典型的跡象,一個是民營企業成批的破產,大批失業;還有一個就是外資企業轉移,就是供應鏈轉移到東南亞國家和其他國家。這個實際上並不是貿易戰的直接結果,這個是中共的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它是一個內在的矛盾。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市場之間是有矛盾的。

這實際上就是以前中共吹虛的所謂「中國模式」,其實這個「中國模式」只是短暫的,開始時很好看,但實際上是一個災難。貿易戰使得原來的困境雪上加霜,如果它現在不解決貿易戰的問題的話,這個內在的矛盾可能會導致加速崩潰。這是第一。

第二個,中國經濟的驅動力是「三駕馬車」,其中兩駕馬車:投資和國內消費,投資是已經用過很多次了,它不可能再用下去;國內消費也拉不起來,長期以來主要依賴的是對西方國家的出口,要不然怎麼叫「世界工廠」呢?

現在貿易戰導致唯一的,幾乎是改革開放最重要的這部分就是出口的部分,受到重大的挫折;再一個,本來經濟開放的唯一目的,中共就是作為它合法性的替代品的,如果經濟真的崩潰了,中共的政權也就保不住了。

所以如果在一些非核心利益的事情上面做一些讓步能夠維持政權的話,中共是會去做的,中共會衡量哪一個更能保它的政權。同樣的道理,在危及統治的核心利益上,中共肯定不會讓步,這一點我想也是很明確的,正過來反過來講都是一樣的。

但是只不過是中共在經濟好的時候,它的自信心過度膨脹,在那個時期,它任意的擴展核心利益的範圍,其實中共的核心利益相當有限的,但是它有一陣子是把它擴展的外延很大,現在為了真正的保政權的話,它會把這個核心利益的外延又縮小一點,就是說在跟美國談判的時候它有更大的讓步餘地,這個也是可能的。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即使達成協議,可能監督執行也是比較困難的,大家也注意到這一點,比如這次提到了酚酞尼,北京是答應管制了,但是有一部分專業人士說真正實施起來這個管制是很困難的。這個難會難在哪裡呢?

橫河:這個其實難是難在中共自己它願不願意去管。如果它願意管,不可能管不到,因為這個酚酞尼事情主要是害了別人,害美國嘛,所以中共它不會真正去重視,如果它真的去重視,那就肯定能管得到的。就是中共重視程度,這是唯一的問題。

因為中共在中國的統治是屬於一種無縫隙的統治,你像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這麼長時間,它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是落實到每一個修煉人的,那難道說監控一個化工廠比監控幾千萬人,要監控到幾千萬人每個人都監控到,你說哪個更困難?肯定是監控一個化工廠要容易多了嘛。

還有一個就是,我不知道是什麼專業人員說這個實施很難。國外用戶可以直接到中國去郵購酚酞尼,那就是說國外的個人在中國沒有一點關係的,他都能夠找到買家。中共在網路上控制這麼嚴格,可以監控到每一個人的發言,它可以把一個人發言稍微有一點點問題就可以「請喝茶」了,它難道還會把這麼大的一個國外不認識任何一個中國人的郵購能夠漏過去嗎?理論上,外國用戶可以找到的,中共就應該可以更容易找到。

當然,中共從來也沒有承認過中國是酚酞尼的主要生產國和出口國;那麼這個承認了,而且同意和美國政府一起來對待,這個確實是一個突破。就是說至少承認了嘛,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它是不承認的。

這件事情對川普總統來說的話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川普總統反復強調,從幾個角度來看,一個是從傳統價值來看;一個從美國利益來看;再一個,美國人的健康來看,哪一方面來說,川普總統都非常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得到解決。我認為目前這個時候是最好讓中共重視這個問題的。

主持人:那我們再談另外一件事,就是在談判結束的第二天,多維突然發了一篇文章,我們知道多維一般人看起來都是習近平控制的媒體,但這個文章居然指名道姓說習近平要對目前的中國的政治局面負責,就是對中國目前的極左思潮撕裂中國的這個局面負責。大家就在想說,難道多維換老闆了嗎?

橫河:多維老闆,第一,沒有換;第二,就是換了老闆,無緣無故也不會寫這樣的文章。因為多維畢竟它有兩個辦公室,北京一個辦公室、香港一個辦公室,有人一直說它的總部實際上是在北京。所以說再換老闆,它還是屬於北京的大外宣媒體。

但這個現象確實是值得關注的。像多維這樣的媒體,它設立在北京的話,而且被認為是屬於習近平派系的媒體,你要說它不懂規矩,或者說不受中共的管理,那是老外裝天真啦。

非常有趣的是,這件事情應該是跟川習會有密切相關的,但是它卻一個字不提川習會,一個字不提北京的讓步。從內容來看的話,它先發表了一次,後來撤下以後,又重新改了以後再發表,它講的事情都是說極左撕裂中國,但是結論不同。就是原來的結論主要是說習近平應該負責;改了以後就說是習近平撥亂反正,就是已經改過來了,就是已經靠習近平的力量把這個事情給糾正過來了。這完全一個是貶的、一個是褒的,這兩個是不一樣的。

多維後來做了一個聲明,說是海外媒體惡意解讀,這個實際上小看了讀者的智商嘛。當然更可能的,我覺得多維想撇清責任,這個肯定反映了黨內高層的鬥爭。但是我認為它可以排除意識形態之爭,我不相信現在中共黨內在意識形態上有爭論,現在實際上它的意識形態是混亂的,這個文章其實也講到了,所以我覺得更多的是有關於派系和權力,而不是意識形態。

主持人:一方面,北京政府它面臨著國內的派系鬥爭,但我們看到美國它也並沒有放鬆壓力,比如說剛剛發生的事情,就是美國要求加拿大抓住了任正非的女兒,就是說美國除了暫緩加稅之外,他根本就沒有在其它方面有放鬆的意思。如果像我們大家分析的,北京只是想用拖延術,或者部分答應美國的條件,肯定這一次是不容易蒙混過關的。您覺得北京政府接下來它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橫河:我先講一下孟晚舟的情況,我覺得跟貿易戰有所不同,就是說它基本上是一個法律問題。我們知道美國紐約東區法院接受這個案子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當然到了引渡這一步的話,那就超出法律了,為什麼呢?因為引渡是一個國際問題,它牽涉到外交問題,所以不僅僅是法庭發一個傳票就能引渡的。

但是呢,美國沒有放鬆壓力,可以更多的從國務卿蓬佩奧接受CNBC的採訪來看到,美國全方位的包括南海問題、包括一帶一路,這一些肯定是沒有放鬆,跟貿易戰沒有關係,是全方位的。

北京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一個就是立即生效的,就是要購買美國農產品和能源。這個立即,農業部長說可能是1月1日開始,但是美國我覺得似乎不會等1個月,中方也不會等1個月。像這個大豆問題,大豆問題它打擊的是川普的票倉,但是現在中期選舉已經過了,中方其實更著急,為什麼?因為打擊大豆實際上是打擊了自己,就是說為了懲罰美國打自己,中國的豬啊、油料什麼,各種各樣都受到影響,所以立即生效我覺得問題不大。

關鍵問題是談判,這90天談的就是所謂結構性的改革,這個是一個更加艱钜的任務。我們現在撇開中共是不是會遵守將來達成的協議,我們就講現在,就是說中方其實已經有人表示了,對美國公開在川習會議上北京所做的讓步,美國不是不停的對外把這個公開了嗎?中方已經表示不滿。而90天談判的過程和結果,美國一定是要按照實際情況公開化的,因為美國它就是一個透明。北京僅僅是在談判過程和談判結果公開,如何公開的這個方面,都會跟美國有爭議,不要說談判本身,談判肯定是非常困難的。

還有一個問題是談判的結果能否被接受的問題,如果能的話,那麼它就有一個執行和驗證的問題;如果不能被接受的話,麻煩就大了,因為川普總統已經說了,要就是一個能夠滿意的協定,他會簽字的;要不然就沒有協定。所以如果不能達成協議的話,美國肯定會加強制裁。

那麼也就是說現在在談判當中,北京政府面臨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在多大程度上美國能夠接受?因為牽涉到核心利益,肯定有一部分是不會讓的,不會完全答應的,那美國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而且美國現在的情況是這樣,你可以看到他的制裁雷厲風行,說幹就幹,就根本沒有讓對方喘息的餘地。

另外一個,中共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我覺得就是我剛才談到的,它實際上是一個內在的矛盾,就是它國內矛盾,整個經濟下行,和各種各樣的黨內的壓力,這個是北京將面臨的一個最大的挑戰。

主持人:那麼我們的聽眾對任正非女兒被抓這件事情非常的關心,剛才有聽眾線上上提問,您能不能再講一下任正非女兒被抓,這個意謂著什麼?

橫河:這個肯定的說是美國加強了對違反美國規定和美國法律的行為的制裁。這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們知道在這之前曾經有過,一個是江蘇國安廳的一個系列間諜案;一個是對駭客的懲罰;還有一個就是在這之前對中國軍隊的總裝部和總裝部部長的制裁;現在又抓了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

也就是說這一些行動是在境外執法,或者是對外國人執法,甚至要引渡這種事情,在對中共,美國以前做得非常少,我記得幾乎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所以它肯定是一個信號,就是美國會加強執法。

但是呢,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個很可能只是法庭發了一個傳票,因為現在她本人沒有在法庭出現,而美國是要求本人在法庭出現的,所以很可能是法庭發了一個傳票,這個傳票只是要求她到美國法庭來聽證,或者是上庭。但是最終審判會是什麼情況?美國是一個講法治的國家,政府是沒有權力去干預的,這件事情一旦進入法庭之後,完全按照法庭的程式走,政府是沒有辦法的。就是對這件事情的話,我是覺得美國加強了這方面的工作,但是最終美國的司法程式不會受影響。

主持人:我們再回到您剛才的上一個問題。我們談到就是說中方答應從美國購買一系列產品,那麼從美方透露出來的交易額是1.2萬億,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2017年美國的全世界的出口總額,所以大家都在猜說,又不賣高科技產品、又不賣軍火武器,那美國你到底要賣給中國什麼東西才能湊出這麼龐大的一個交易額?

橫河:這是財長姆努欽在接受CNBC採訪的時候說的,他說中方承諾購買1.2萬億額外的商品,包括農產品,但是他沒有講具體內容,所以我認為這很可能是講在若干年之內。就像習近平在西班牙的時候也談到說,未來5年中國要進口1萬億的商品,也許講的是同一件事情,或者是類似的事情,是在若干年內可能性最大。它不大可能1年之內都買這個高科技產品,因為這是一個額外的承諾,所以我覺得可能是多少年之內的事情。

主持人:我們看一下那個多維文章裡面提到一個現象,如果我們不考慮派系鬥爭,但是它裡面提到的那些現象呢確實是值得關注的,也確實是在中國當下目前真正在發生的情況,應該也是說中共面臨的困境。那麼現在在川普的經濟手段的逼迫下,您覺得這個中國的形勢會如何發展呢?

橫河: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關鍵問題。中國的這個內部的問題實際上是貿易戰的根源,也決定了下一步怎麼發展,就是多維的文章裡面談到的。這裡我只討論跟多維文章有關的內容,其它的不談。

多維文章修改前、修改後,我們講了,內容基本相同,它都是從民營經濟退場論開始,然後談到了最近幾年那些現象,包括個人崇拜、黨權擴張、意識形態左轉、楓橋經驗、政審等等,由此引申出來作者最重要的結論是什麼呢?現在中共的問題是理論底氣不足、理論落後,意識形態模糊不清。

這個作者其實提出了一個擺在中共面前的問題,他說:中共至今沒有解決一個理論難題,就是共產黨究竟要不要消滅私有制?這其實是大家都注意到的現象,海外也提到了很多,但是中共喉舌媒體從來沒有公開提出過這樣的問題。現在講的是民營企業的人心不穩,它是從這裡講起的。

當然它說現在解決了,但實際上我認為不是說哪一個領導講話就能夠解決的。如果你不用行政手段禁止的話,民企外逃是難以阻止的。為什麼呢,因為領導講話不能夠給民營企業提供保險。領導是可以變的,領導的講話、領導的想法可以變、領導的做法可以變、領導的位置也會變,這個是一個歷史的必然。

你比如說「三個代表」,「三個代表」企圖把新資本家納入這個體系,納入這個中共的體制裡面去。那麼為什麼當年的地主、資本家要被打土豪、要被三大改造?如果說新資本家的財產受到保護的話,那麼地主、資本家當年被沒收的財產,是不是也應該受到保護,是不是應該退還給人家?把人家殺了的,把人家財產沒收這麼多年的,迫害人家幾十年,是不是應該進行國家道歉、國家賠償?這是最最基本的。

如果說你要肯定土改跟工商業改造是對的話,那麼就沒有人能夠保證不會來下一次,因為當局已經認為那是對的,所以你肯定還可以做。如果說你要否定三大改造的話,包括土改,那麼中共的革命就不僅沒有必要,而且是犯罪。

在理論上更是如此。這篇文章其實講述了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實,就說中共的理論體系是空洞的、蒼白的、矛盾的。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各項所謂理論其實都是廢話,無論白貓、黑貓,發展是硬道理、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它都不能解決中共的理論問題,而且中共的這些理論是互相矛盾的大雜燴。倒是毛澤東的繼續革命理論和馬列主義的階級鬥爭是一脈相承的。

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這個以大型國企為代表,它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矛盾,是一個天然的矛盾,這個沒有辦法克服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講的中共引以為傲的「中國模式」只能是曇花一現。

其實這就是美中談判,貿易談判的最大障礙,或者是說美中關係的核心問題,就是意識形態、價值觀和社會制度的對立。我想即使部分能夠達成協議,它在落實的時候,遇到的反彈阻力並不一定是某個特定的利益集團,而是整個中共的體制。

主持人:那麼我們現在還有1分鐘時間,我們以前講北京誤判了川普以至於中美的矛盾越來越激化,那麼從現在的表現來看,您覺得北京現在看明白美國了嗎?

橫河:至少他們看明白了美國現政府下決心要解決貿易問題和智慧財產權問題等一系列問題的決心,這個他們相信了,但是我覺得他們還沒有完全看明白美國,就剛才說的,對美國官員公開川普會的內容不滿,這個實際上還是沒有看明白美國,至少沒有看明白川普政府的團隊。

因為川普政府和他的團隊,他們的所作所為,它的內容和表面的現象是一致的,這個政府的運作是透明的,就是說你只要跟美國談了,你就要準備這些話是要公開的,所以我覺得他們還是沒有完全看明白美國。但這個是由於中共的黨文化造成的,這個沒有辦法改的。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顏丹:從「華為手機擋子彈」說起
文圖拉縣逮13毒販 繳獲價值千萬毒品
若美實施出口禁令 將重創華為5G技術野心
林忌:華為案揭高幹子弟特權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韭菜輪流當 今年到你家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全面反擊惡勢力竊國
【思想領袖】約翰遜:拜登撒謊 媒體視而不見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