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37)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9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5月30日訊】一波接一波的「對黨忠誠老實」、「三反五反」、「肅反」等政治運動襲來,老專家雖然對有些問題也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只不過是在小組會上發發言,鬥爭會上跟著喊喊口號而已。可是1957的整風運動和反右運動,卻使他陷入了無底的漩渦。

整風一開始他也和所有知識分子一樣,傻呼呼地以為毛的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是真心要聽取百家之言,改正共產黨和黨員們的錯誤和缺點,他哪裡知道這是引蛇出洞的陽謀。

正當他還在那裡日夜苦思對這個他很尊敬、熱愛的黨,提一些中肯和建設性的意見時,針對他的第一張大字報出現了, 什麼:「無產階級的科研機構不能聽由一個滿腦子資產階級科學思想的人所把持。」

最不能令他容忍的是,說他:在申請入黨人員的大會上,「居然想鑽入我們黨內,用他的資產階級的右派思想來腐蝕我們黨的純潔的肌體……」

「XXX!你必須老實交待你的反黨言行!」

「打倒右派分子XXX的倡狂進攻!」

這種飛來的橫禍,鋪天蓋地的口號,使從未經歷過什麼運動的老專家,簡直是懵了。他決心人不知鬼不覺地坐上去北京的列車,在前門找了一個小客店住下,準備要去見毛澤東。

天真的他,哪裡知道毛正不分晝夜地在為人民日報寫反擊右派的社論呢!

他以為在政治運動的問題上,也和當年陳毅市長說的,有什麼問題和要求儘量向政府提出來一樣。可憐這位新中國的第一位上訪人員,還沒等到見毛,就被研究所的截訪人員,綁回了單位。

這回群情鬥志高昂,老專家被打成鐵板釘釘的右派,由於右派居然敢跑到北京要告御狀,這還了得,罪加一等!再加一個罪名:反革命分子,而且開除公職。

老人家一生為之奮鬥的要改變祖國蠶桑病蟲害的願望,就此無疾而終了。沒了工作,也沒有了最基本的生活來源,只能回到郊區老家靠賣拆房子的木頭,以及在北京工作的女兒微薄工資的接濟,維持最低的生活。

懷著滿腔熱情,要為報效新中國而獻出自己一生的老專家,就在這一場不明不白的所謂反右運動中,在遭受如此重大打擊,又貧病交加的困境中,含冤逝去……

正在她談得很激動,我也聽得很投入,一道刺眼的手電筒的白幟光,照在我們兩人的臉上,兩個黑影厲聲地喊道:「你們兩個在這裡幹什麼?」

我們被這突如其來的喊聲和手電筒的光嚇壞了。我下意識認為這可能是公園的管理人員,來抓搞不正當男女關係的人。

我定了定神說:「我們兩是夫妻,在這裡聊聊天。」

兩個黑影又端祥了我們一陣,語氣稍稍緩和了點:

「是夫妻就回家聊,現在四人幫餘孽還在活動,沒事少來公園。」

原來如此,我們兩人婚前的「談情說愛」就在這一聲驚嚇中大功告成了。

正當我們準備進一步商談何時結婚成家的事時,唐山大地震發生了。大、小餘震持續不斷,人們都紛紛在空曠的露天搭起帳棚,我妹妹來電話說,他們老舊的四合院平房,很不安全,希望我將老爸接去和我一起住在帳棚裡。

我當然義不容辭,但我這個笨手笨腳的人,搭個簡單的帳棚,搭了又垮,垮了又搭,就是搭不起來。家家都在忙搭棚,誰也無暇幫誰。正在一籌莫展的當口,未婚妻來電話了,她也是說他們住的是老式的平房,領導要求大家各奔東西,她問是否可以和女兒搬來和我住在一起,我喜出望外,說我正在搭棚,你們來正好幫我一起搭。

她是舞臺美工,帶來了全套搭棚的必需品:被單、竹竿、繩子、釘在地上的大鐵釘,和防雨的塑膠布。不消一個小時,一個不大不小,可以放兩張單人床的防震帳棚就搭起來了。

同事們紛紛來參觀、學習,都讚不絕口,有的還請她去指導,幫忙搭建。我未婚妻這一下就成了抗震中的名人了。

抗震棚搭起來了,我從妹妹那裡將老爸接來,我和老爸睡一個床,未婚妻和她女兒睡一起,於是一個未婚的四口之家,就這樣生活在一起了。

未婚妻對老爸的照顧,可以說是無微不至,從餵飯到大小便,都想儘一切辦法使老人 舒適方便。為了不讓老爸去樓裡上廁所,她找來一個斷了腿的木椅,不但敲敲釘釘,修好了腿,還在木椅上鋸了個洞,下面放一個小凳,凳上放一個盆,就成了一個有靠背的恭桶了。

這一發明又引來絡繹不絕的參觀者,大家都為我找到這樣一位能幹又賢惠的未婚妻而高興。

老爸經過這十多天的防震——住在露天帳棚——吃得不合適,又受了寒,胃開始出血,我不得不搬到妹妹家去照顧老人。他和小孩兒一樣,喜歡吃糖,經常伸出一隻手「拿顆糖來」,給吧,怕對他胃更不好,不給吧,看老爸那副伸手要糖的可憐樣,又於心不忍。

妹妹說她想出一個好辦法,將糖切一半,再用糖紙包好,既滿足老人的要求,又不致讓他多吃糖。

當我們將這一改裝後的糖果,遞給老爸時,他打開一看,自言自語地說:「北京的糖怎麼比上海的小哇?」

過去,一顆糖一般可以維持兩小時左右,而現在不到一小時,老爸又嚷嚷要糖了,不得已,又給他半顆,和原來兩小時一顆,完全一樣。

有人說,老小老小,就是說老人就像小孩一樣。記得小時,弟弟向老爸要梨吃的那副可憐相,現在老爸又向我們子女要糖吃,真是老還小了。(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56年,匈牙利事件後,學習檔的次數,時間都相應地加多了。我們還鬧不清匈牙利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毛澤東在國務院的『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講話,發表了。
  • 正在我躊躇滿志,自鳴得意的時候,人民日報毛澤東親自寫的社論發表了:「這是為什麼?」緊接著又是一篇:「不平常的春天」發表了。
  • 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所謂揭發,批判後,書記開始總結了:「經過大家有力地深刻地揭發和批判,李科林真實的面目,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 我成了一個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右派分子。我除了參加樂隊的工作,還必須做一些日常的勞動,如掃地,打掃廁所,倒垃圾等。每年夏種,秋收,要和其他單位的右派一起,下鄉勞動改造。我最願意去農村勞動了,雖然生活艱苦一些,累一些,但精神上沒有壓力,你只要埋頭苦幹,不惜力,老鄉就會認同你,叫你老李。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