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搬弄老君與佛陀

作者:允嘉徽

敬在心,搬弄佛道是爭名還是敬神佛?(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666
【字號】    
   標籤: tags: , ,

有一座廟,廟中雕塑一太上老君像在左邊,一佛像在右邊。

和尚和道士的搬弄

有一和尚看見說道:「我佛法廣大,為何居老君之右?」

說著就將佛像搬在老君左邊。

又有一道士看見說道:「我道教極尊,為何居佛之右?」

道士將老君像又搬到佛像左邊。

兩人搬來搬去的,不覺把兩座泥塑像都搬碎了。

老君笑著對佛說道:「我和你兩個本是好好的,都被那兩個小人搬弄壞了。」

*《笑得好》原作者石成金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謔稱「毒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向佛,認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經意識到:物慾橫流昏蔽了善性、風氣敗壞墮落了人心,腐蝕敗壞的世道人心已經走入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了!石老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話」醍醐灌頂。從將近三百年後的今天回顧《笑得好》,竟然世道人心的墮落那麼的相似,惟今天人間道更加下流了。看《笑得好》果若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 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針」三昧!@*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生活中總有些令人難為情的時刻,譬如什麼呢?如「屁」就是一個。遇到不能響卻噗噗響的情境,好生難為情!古人怎樣對待?有掩飾的,有笑話的,也有「笑話」笑話的,都出自「毒笑話」*《笑得好》。
  • 能讀書的人不多,而不讀書的人又不少!三百年前石成金*就有「毒笑話」笑秀才不讀書,拿縣官的響屁作文章拍馬屁,看看縣官怎樣「投其所好」「治」了秀才。
  • 三百年前,當時人的「誇風」就已經很盛行,「風行」所及層面,幾幾乎層層、面面俱到。富有的顯族、讀了一些書的秀才少不了顯示的;有誇自己的,誇兒子的也很行;活著的人要誇,為死作準備的人也要「蓋棺」誇自己。那麼,窮人家怎麼參一腳?怎麼誇?
  • 知音在何方?人生知音難覓。《笑得好》有個市集中琴師遇知音的「毒笑話」,冷清清、空蕩蕩、硬梆梆,迴盪弦外之音。《笑得好》笑點:喜得知音
  • 《拿破侖鎮靜駕馭烈馬橫越阿爾卑斯山》畫中描繪拿破侖橫越阿爾卑斯山的要衝聖貝爾納多時的英姿。畫家積雪的陡坡為背景點出地勢的險峻,拿破侖跨在躍起的烈馬上,舉起手臂向前指向前方山頂,顯示出不畏艱難的決心。腳下岩石上除了拿破侖的名字,還刻上了羅馬時代的名將漢尼拔和中世紀的查理曼大帝的名字,代表拿破侖立意與先賢齊名的雄心。
  • 新古典主義的繪畫是以文藝復興時期的素描為基礎,在表現形式上模仿希臘、羅馬的古典規則,強調理性的表現,作品單純而明晰。其構圖多呈靜態,均衡嚴謹,畫面細膩精密;題材多以古代神話、傳說,或表現歷史和現實的重要事件為主,借古代英雄的事跡表達勇敢、光輝等高尚品德和歷史的大場面。
  • 人心中有一念,天地盡皆知嗎?心存善念也起作用嗎?善念能起多大作用呢?古人留下許多生命故事,本文來說說:「黑額」如何逆轉生死劫?精進僧人如何化解夙世冤怨?一百隻通靈麻雀如何在人體上留下感恩印記?留下可憐的病妾之後發生了什麼好事?這些都是一面面救世古鑑,可以作為我們的生命明鏡。
  • 一位熱愛真正傳統文化藝術的女子,註冊「神韻作品」網站後,表示她珍愛以重建傳統文化為宗旨的神韻藝術團演出,從中在身心上獲益良多,並有更廣泛的對正統傳統文化的理解。
  • 「天人合一」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悠遠又無垠的宇宙是生命的來處,天地人間是人返本歸真的道場。啟蒙書《千字文》講的巨闕劍和夜光珠,展現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精神力量與強大的善能量。
  • 孫叔敖、庾亮和呂洞賓這些史上的隱士名士他們對應外界事物的「存心」不同於一般人。孫叔敖和庾亮如何應對傳說中的凶惡之災?呂洞賓為何不要「點金術」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