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克仁:一個男演員之死

人氣 2848

【大紀元2019年12月07日訊】錄製大陸節目《追我吧》意外猝逝的男演員高以翔遺體已運回臺灣,停靈於臺北第一殯儀館。除了惋惜、感嘆,一個男演員之死,還能讓我們重新審視些什麼?

旅美多年,鮮少看華人電視節目,但這回我真想「見識」一下,究竟是什麼樣的「都市夜景追跑競技秀」能讓參演者體力不支?又是什麼原因讓工作團隊毫無危機意識,錯失救人的黃金時間,讓一個年輕有為的生命殞落。

儘管浙江衛視宣布該節目永久停播,但仍可輕易地在網路上搜尋到這檔節目。寧波東部新城三十萬平方米的真實商務都會區,改裝成炫目的科技賽道,摩天大樓為背景,搭建頗具未來感的蜂巢競技場,配上夜間閃爍的城市燈光,噱頭、排場十足。但仔細看,不難發現光鮮亮麗鏡頭下赤裸裸的維沃(Vivo)手機、抖音(TikTok)廣告,置入行銷明顯。

近幾年,中國的電視節目時興真人秀,和《追我吧》類似的節目還有《奔跑吧兄弟》、《真正男子漢》等,這些內容多半為仿效韓國綜藝節目,只是「淮橘為枳」,原是以「娛樂」為取向的遊戲,到了中國幾乎都變成了「生死之戰」和商業「廣告」秀。

真人實境節目(Reality Television)是一種強調實時、現場直播,「聲稱」百分百反映真實的節目;沒有劇本、非角色扮演,忠實記錄普通人或明星、名人在看似脫稿環境下的現實生活。

「實境秀」與「紀錄片」最大不同處在於它有豐富的「戲劇」衝突與反差,娛樂價值遠大於教育意義。實境秀迎合了普羅大眾的求知慾、好奇心、八卦、窺視他人隱私的心理,從藝人們的窘態中觀眾好似看到了自己。但這些螢光幕前的歡笑,可能得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其實很多所謂的「實境秀」裡都有事先安排好的流程、腳本,甚至可能連結局勝負、結果都已設定好,突發的「矛盾」衝突,僅是各種參演者出糗、氣喘吁吁的樣貌。或許這也就是高以翔體力不支倒地,發出微弱呼救:「我不行了」後,仍有攝影機拍攝、無人救援的原因。

據《追我吧》劇組所發布的聲明,事發後現場醫護人員第一時間趕往救助。但錄製現場的觀眾們紛紛在微博上發文「打臉」劇組,說當時是嘉賓黃景瑜等人第一時間趕過去,要節目組「別拍了」、「快救命」,並大喊「醫生,醫生呢?」

隨後工作人員才意識到問題,逾15分鐘後才有醫生到場搶救,但醫生卻沒有醫療器械,因而錯過了黃金救援時間。

高以翔在拍攝現場逝世的噩耗傳出後引起網友一片撻伐,炮轟電視臺和節目組為求收視率,犧牲藝人身體健康、罔顧安全。臺灣知名女星賈靜雯也在自己臉書頁上質疑:「藝人的敬業換來了什麼?」除了綜藝節目拍攝時間過長,電視劇演員也常因長時間拍攝,導致睡眠時間不足,生活日夜顛倒;因《我不是藥神》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徐崢也發文提醒年輕人在外工作首先要愛護自己,千萬不要拚命,同時直言節目組安全防範意識太差,絕對要負責任。

事實上,《追我吧》播出迄今,屢屢傳出參演人員受傷的消息,藝人陳偉霆、黃景瑜錄製時曾體力不支;奧運金牌得主李小鵬、拳擊冠軍鄒市明參加時也都表示過自己撐不住;還有多名藝人在拍攝時嘔吐、屁股抽筋、甚至需吸氧氣。這樣的節目究竟是要挑戰人體極限,還是要收買人命?

參賽者在不同關卡要克服不同項目,如梅花樁、飛檐走壁、徒手攀爬高樓,不只考驗體力,還要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曾參與錄製《追我吧》兩期的大陸演員鍾楚曦透露自己錄了兩期就堅決不再參與,因為上次錄完之後休息了半個月才緩過來,錄製節目時,她不得不連續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試想一個普通人,快速競跑後攀繩上高樓,再從70米高樓快速垂降,將承擔多大風險?節目組事先有對參賽者們進行培訓工作嗎?拍攝過程中有專業安全指導嗎?這些演員們是否有意外保險呢?從網路曝光的浙江衛視合同中看來,上述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都是否定的,藝人與浙江衛視的簽約合同寫明:「節目競演存在激烈競爭,可能會給乙方藝人造成生理、心理負擔,乙方藝人要充分認知,並自願承擔可能帶來的一切後果。」這種不負責任的「免責」聲明,怎會去照顧藝人安全!

說到底,還是得自己照顧自己。身體無法負荷,不要硬撐。據現場知情人爆料,高以翔在11月25日出席活動時,身體有些感冒症狀。他從11月26日8時30分開始錄製《追我吧》,一直到27日早上1時45分逝世,工作時間將近17個小時。

高以翔之死,其實也暴露出中國職場超時工作、賣命加班的現況。據中國大陸媒體報導,11月26日,一名36歲的杭州男子在面試時提到自己上一份工作經常要熬夜加班,他擔心身體受不了,所以想換工作,但話音未落,這名應徵者就小便失禁、倒地不起,送醫不治死亡。醫生診斷的死因與高以翔相同:「心源性猝死」。這可能不只是一個巧合,而是大陸職場普遍過勞,導致壯年者心臟病頻發的警訊。

事實上,高以翔之死也揭露了中國影視行業的「冰川期」。

隨著中共各種影視限制令,大舉稽查電影、經紀公司稅收,演員們紛紛出現無戲可拍的窘狀。2019年前三季,中國拍攝製作電視劇備案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27%,橫店影視城開拍率銳減45%;大陸數據平臺「天眼查」日前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共有1884間影視公司關停。

中共官方對影視作品不斷加強意識形態管控,娛樂業不斷往綜藝節目方向轉型。大陸一線演員們普遍陷入無戲可演的焦慮,而新進的年輕演員、二線藝人,面對的則是更加艱難的生存環境。

過往新戲上檔就流量破億的女演員楊冪現在只能上綜藝節目刷存在感;過去四年未能休息一天的迪麗熱巴,藉訪談節目時向導演們喊話:「我有時間!」中國演員們並沒觀眾們想像中的那樣光鮮亮麗。影視行業的「二八定律」極為明顯,80%的資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絕大部分從業者處於產業鏈低端。

2018年「陰陽合同」潛規則曝光後,范冰冰繳納了8億人民幣的天價罰稅。此後影視公司大洗牌,中共當局為從明星身上「剪羊毛」,影視圈三年補稅政策從天而降,稅率由最低的6.7%飆升至42%,不少影視公司包括臺前幕後的個人和單位都面臨巨額補稅,不僅導致影視業收入大幅降低,而且資本四下逃散,從業者都在談如何出逃。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開機率低迷,人流稀少、店門緊閉。

高以翔之死,折射出中國經濟產業低迷,人命如草芥的現實。◇

責任編輯:孟文瀾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相關新聞
高以翔錄《追我吧》猝死 陸娛樂圈內幕曝光
高以翔猝逝 鍾楚曦揭《追我吧》駭人內幕
高以翔錄陸綜驟逝 傳《追我吧》辭退所有人員
高以翔猝逝 浙江衛視《追我吧》永久停播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國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戰
【羅廚尋味】西葫蘆炒牛肉
【珍言真語】袁弓夷:7.1港人抗爭已挫敗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醫3招緩解抽筋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