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侃:限制中共及其附屬組織成員入美對誰有益

人氣 211

【大紀元2020年10月12日訊】美國移民局在《移民局政策手冊》中發布針對共產黨及其它極權主義政黨成員不可接納的政策指南,強調對任何(包括那些曾經是)共產黨或任何其它極權主義政黨成員身分,包括隸屬關係,在拿綠卡和歸化時,可不受理。

美國政府這次限制覆蓋範圍包括擁有九千多萬黨員和大量共青團,及其它附屬組織成員。面非常廣。

限制打擊範圍精準一些好,還是全面限制好

針對美國政策,有人建議美國政府針對那些在重要崗位上中共官員進行限制,提出更精準打擊的想法。

當然,對那些中共體制內負責任的人和流氓打手進行精準打擊,是很有必要的;何止是那些在重要崗位上中共官員,還有一些以「反美是工作,來美是生活」的文化流氓進行打擊,中國人中的反美情緒和反人類的思維,有中共信息封鎖和高壓灌輸的原因,但是這些文化流氓以所謂專家和學者的身分參與給民眾洗腦的因素不能被忽視。

有些流氓打手把自己包裝成反偽鬥士,依仗中共什麼都敢反,這些人是真正的壞人和中共流氓打手,他們深諳中共的本質,利用跟中共互相勾結欺騙社會、打擊民眾。

這些中共官員和文化流氓也給自己找了一條退路,把全家轉移到美國。美國政府不論從美國自身安全,還是從捍衛人權和普世價值考慮,都應把這些人找出來,驅除出去。

這樣做還是一個重要警示,對受欺騙的中國大陸人是一個提醒,中國民眾發現,這些他們信以為真的所謂專家學者,一個個都是中共流氓打手,人渣騙子,就是犯罪份子。現在被美國政府為捍衛人權正義把他們驅除出去了,大快人心。

從策略上,精準打擊能省很多事,但是在打擊時,也不要忘記那些跟著中共一起吆喝的一眾大小嘍囉。

舉個最近發生的例子,《香港國安法》通過之後,美國開始制裁了一批與《香港國安法》有關的官員,但是《香港國安法》仍然執行了,而且還以《香港國安法》的名義抓了民主派的人,包括議員。

痛心之餘,會發現這種制裁是中共預料到的,也是為什麼中共敢於觸及這個底線,是它知道西方制裁的程度和手段。到目前為止,多數西方國家針對《香港國安法》採取的措施都是在被動的接受一部分港人去民主國家。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制裁是中共能夠接受的,否則,它不敢越雷池一步。從另一方面講,這些西方國家討論的,沒有制裁的營救方案恰恰是撕裂香港民眾、打擊港人的抗爭信念。在香港淪陷、香港人面臨危難之時,這些西方國家不是討論如何跟港人一起抵制中共,而是以保護人權名義,討論讓哪些港人可以去他們國家,無異於在悲憤中抗爭的港人心上再撕一塊下來。

而《香港國安法》的通過,國際上的輿論和中共所能受到的制裁也就是這麼一個程度,那麼,這個犯罪成本這麼低,中共當然會鋌而走險,頂著這種制裁而推行出《香港國安法》。因為一旦《香港國安法》推出之後,在具體個案中,西方的制裁不會超過推出《香港國安法》的制裁,此時,已經沒有最初人人自危的那麼多人的恐懼,而只有關注受害人的那一部分組織和群體在呼籲了。中共可以輕鬆地分化瓦解,清除異己。

如果,一開始制裁就是針對所有參與「兩會」的代表和相關工作人員,那麼,這個針對《香港國安法》進行投票的壓力就增加了很多,每個去開會的代表都是這個罪行的參與者,他們不是簡單的橡皮圖章,在這個問題上,他們是罪惡的幫凶,讓架在香港人頭上的惡法得以冠冕堂皇地順利通過的演員。如果這樣進行制裁,這個敢於針對《香港國安法》進行投票的犯罪成本就大大增加。

中國大陸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有那麼強的反美情緒和敵視西方的態度,除了中共的洗腦宣傳之外,就是沒有對這個犯罪團伙進行足夠有力的制裁,很多被欺騙的民眾不知道他自己此時是在為一個流氓犯罪集團站台。如果各民主國家都聯合起來制裁,讓那些狂呼亂喊的人知道,他們在國際上是犯罪團伙的一員,你看他喊得勁還有嗎,就是那些真正的小流氓在強大輿論面前也得蔫巴了,那些迫害人的打手還能猖狂起來嗎。

寬泛的理解,九千萬黨員就是九千萬犯罪團伙成員,中共敢於這麼瘋狂,在國內這麼鎮壓民眾,不僅是因為它掌控軍隊、警察和公檢法、監獄,及宣傳,它還號稱有九千萬黨員、它的附屬組織有好幾億團員、幾乎所有的上學兒童都是少先隊員。有著這些被它綁架者的支持,它才敢於迫害人。

通常人們只知道是派間諜、特務去顛覆一個國家,而中共在美國的顛覆策略不只是用間諜、特務,還使用了人數龐大的黨員及其附屬組織。在美國的中共及其附屬組織成員對美國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限制共產黨員入境是否是對中國人的歧視

在今年7月份,就有外媒報導美國考慮對所有中共黨員及家屬實行旅行限制的消息。當時中共外交部真急了,回應稱,美方無疑是公然選擇與十四億中國人民做對。

但沒過幾天,武漢市公安局發布 「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國公民因私出國(境)證件宣布作廢工作的通知」,明確規定公職人員所持有效因私出國(境)證件,應由單位組織(人事)部門集中收存保管;所持有效因私出國(境)證件既不上交,又拒不申請宣布作廢的,由紀檢監察機關,「按程序註銷其因私出國(境)證件」。

人們不禁要問,在法制國家,護照是受法律保護的個人有效合法證件,只有被限制行動的犯罪嫌疑人才被收繳護照,中共不禁沒有把這些體制內的人當作自己人,還把他們當成危險的犯罪嫌疑人對待護照被強制收走,按照中共外交部的說法,看來公然選擇與十四億中國人民做對是中共。

共產黨員不准入境美國不是對華人的歧視,而恰恰是中共的存在把中國人搞得很被動,讓民主國家對中國人要特別進行甄別,以區分共產黨和非共產黨。

此時,真得感謝那些真相媒體和一直在告訴人們中共≠中國的人們,由於他們的努力和宣傳,在二十一世紀今天沒有發生排華、反華的事件,只是在驅除中共。使得海外華人可以平穩生活。

細想,為什麼禁止恐怖分子入境,全世界沒有國家敢反對;為什麼禁止納粹入境沒人敢反對,為什麼打擊ISIS,沒有人反對,因為人們都知道那是不好的。那為什麼比納粹、比恐怖分子壞百倍、千倍、萬倍的中共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入境美國,不讓入境就不行呢,甚至還要起訴政府呢。正常嗎?

三退是給中共裡面那些想做好人的一個機會

有人說,中共裡面也有好人,這個讓人聽起來很詫異,一個如此邪惡的黨裡面還有好人。那些至今沒有脫離中共的人,是對中共認識不清所致。除了被中共用謊言欺騙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人們沒有認真思考,才使得一些人會覺得中共幹的那些事是無所謂,甚至很多表現比較善良的人還在這個環境中叫屈。讓人詫異和不能理解,一個如此邪惡的犯罪團伙中還有善良,那這個「善良」能是什麼。

我們不能否認,任何惡的組織中都可能有善良的人存在,但像中共這樣一個不把人當人、殺了近一億中國人,罄竹難書血債纍纍,甚至還將活人器官摘除賣錢的邪惡組織,到今天那裡面還有善良的,那個善就是偽善。到了今天不脫離中共,那些善,只是在為中共包裝,欺騙世界用的偽善。今天,中共裡的那些「好人」就是在為中共站台,用來欺騙社會。古話有:不要因惡小而為之。況且,這已經不是小惡了,中共是十惡俱全,罪不容赦。

楊建利博士發文講述了自己入籍被拒是他在申請綠卡時,「沒有誠實交代在過去5年內曾是共產黨員」。楊建利博士還是一個對中共有比較清晰認識的人,都犯了這樣的錯誤。

在中國大陸公派出國都是外事辦給辦理的偽造身分,有些企業人員出國,貿促會也幫助偽造的身分。其實,中國大陸出來到人中,有多少不是靠虛假陳述而進入美國的呢,到了今天,還在為對自己這些撒謊而心安理得和無所謂的人,美國移民局的通告,是在提醒人,今天還是有機會。

到今天有三億六千多萬中國勇士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但是想到中國大陸有十四億人,三退至今已經十五年了,這個人數才是中國人的四分之一,還是不夠多。

這次美國政府強調對共產黨和極權主義政黨的入境限制,也是給那些還在中共組織裡,心想做好人的那些人一個出路和機會,退出中共,退垮中共,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取消綠卡國別配額限制法案 未獲參院通過
取消綠卡國別配額S.386法案 美參院推遲投票
【澳洲簡訊7.1】外長譴責中共「港版國安法」
【今日德國7.1】放寬11個非歐盟國入境限制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 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