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王太后夢前世 故地重遊感輪迴

文/周曉輝
位於中亞的喜馬拉雅山麓的不丹。(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8288
【字號】    
   標籤: tags: , ,

位於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小國不丹,人口只有75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國家之一。在這裡,信教非常普遍,幾乎人人信教,戶戶都供有神龕,主要的信仰是佛教。或許因為有信仰,物質上並不富裕的不丹人單純而容易感受到快樂。

不丹現在的國王是吉格梅‧凱薩爾‧旺楚克,他的母親,即前任不丹王后、現在的不丹王太后是美麗大方的多傑‧旺姆‧旺楚克。她1955年12月出生在不丹西部的羅布崗村。早年,她曾赴印度留學,1979年與不丹國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成婚,成為不丹王后。

多傑‧旺姆還是一位作家,在其介紹不丹的《祕境不丹》一書中她講述了關於她前世的親身經歷。在一個信奉佛教並接受輪迴轉世觀念的國度裡,她的轉世經歷並不令人感到奇怪。

多傑‧旺姆寫道,在她快40歲時,開始反覆做一個夢,而且每次都會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憂傷從夢中醒來,醒來後常常發現自己滿臉淚水。

在夢中,她夢到一棟三層的不丹傳統式大房子,第二層有帶頂棚的露台。一個身材苗條、個頭有點高、年近30歲的女人站在露台上,背著一個熟睡的嬰兒。

她在夢中看到,這個女人身穿基拉裙,用一對傳統的老式銀胸針在肩頭別住,而女人的臉上是一種夾雜著困擾的悲傷和渴望的神情,似乎在等待什麼人歸來。在她背後的門廊上坐著兩名女子,在用原始腰機織布。那棟房子有一個帶圍牆的院子,院裡的小柑橘樹結滿了成熟的果實。

這應該是一位生活在大戶人家的主婦。在多傑‧旺姆做了幾次同樣的夢後,她開始感到自己就是夢中的那個女人,她對那女人的情感和憂傷感同身受,她甚至還能感覺到孩子的呼吸和她柔軟溫暖的身子。

在不丹,信教非常普遍,幾乎人人信教,戶戶都供有神龕。圖為樹海遍布的不丹山巒。(Getty Images)

這樣的夢無疑困擾著多傑‧旺姆。終於有一天,她將夢中的房子和那長滿柑橘樹的帶圍牆的院子講給了父親,並問他是否知道不丹種柑橘的地區有沒有符合這個夢境的房子。

父親聽罷,問她夢中的房子是不是彩繪的,多傑‧旺姆說「是」。父親便肯定地告訴她:「那就是舍爾納興春的那棟房子。我去過那裡,它和你說的一模一樣。」雖然確認了房子的存在,但多傑‧旺姆仍有些懷疑,夢中的房子是否真的存在。

問過父親後的幾個月,多傑‧旺姆仍繼續做著同樣的夢。1993年的某一天,在她38歲那年,她決定親自到舍爾納興春去看看那棟房子,女兒索南德琛和她同行。

多傑‧旺姆來到了舍爾納興春。她穿過水稻田,走了一段時間,然後就遠遠地看到房子的一角。在走到一個水推的轉經筒邊,她停下了腳步,仔細地打量著房子。不可思議的是,房子和她夢中所見果真是一模一樣。

她看見房子後面站著一個好看的女人,大概快60歲了,身穿絳紅色僧袍。多傑‧旺姆對她竟然生出了非常熟悉的感覺,於是她上前和她打招呼,並問她:「我們以前見過面吧?」但對方的回答卻是「從來沒見過」,不過,那尼姑邀請她進屋喝茶。

尼姑告訴多傑‧旺姆,她就出生在這裡,現在和兒子一家住在這裡。她守寡之後,就做了尼姑,而這在不丹並不罕見。

多傑‧旺姆走上二樓,從一扇窄窄的窗戶向外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那兩棵老柑橘樹,如今只掛著幾個乾癟的果子。院子的圍牆已經倒了,只是牆角的一點還留在那裡沒有變,其餘的碎泥石散落得到處都是。她心頭頓時生出一股憂鬱。

女兒索南德琛察覺出她的異樣,便問她怎麼了。多傑‧旺姆悄聲說道:「那是我夢裡見到的柑橘樹——怎麼荒涼破敗到如此境地?」

尼姑拿來茶點招待她們,並端來酥油茶和藏紅花飯。多傑‧旺姆默默地坐著,糾結著是否要進一步詢問。終於,她還是忍不住問道:「這家裡是否有一位年紀輕輕就去世了的媽媽?」尼姑回答得很乾脆:「我母親是31歲去世的,當時我才3歲。」這與她夢境中的母親和孩子的年齡相仿。

多傑‧旺姆又詢問死因,尼姑說是死於天花,而這是那個時代不丹的主要殺手。尼姑告訴她,她母親是在死了一年後,屍體才被從墳墓裡取出來火化的,因為人們認為火化天花患者可能會造成病菌的傳播感染,而這發生在五十多年前。

不丹的主要的信仰是藏傳佛教。(Ggetty Images)

或許,當年背上的孩子現在就住在這棟房子裡。多傑‧旺姆沒有再繼續問下去,而是請尼姑帶她去別的房間轉轉。她看到了尼姑聰明漂亮的孫女們、看到了二層樓上那個帶頂棚的露台,不過現在沒有人在那裡織布了,但她仍看到了固定原始腰機的洞眼。尼姑告訴她,她小時候,織布工就在那裡幹活。

讓多傑‧旺姆稍稍覺得與夢中有點不同的是,露台欄杆的樣子變了。尼姑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便主動說,他們前幾年把老的欄杆換掉了。

最後,她們又來到了三樓,來到了經堂。多傑‧旺姆在佛像前磕了三個長頭,然後轉身離開。這時她看見一副老式黃銅望遠鏡躺在窗台上,她拿起望遠鏡,居然看到了她出生的那個村莊——羅布崗村。一切在冥冥中都似乎有安排。

此時,在多傑‧旺姆的心中,她幾乎相信這就是她前世生活過的地方,但她並沒有將自己的夢告訴她們。從那之後,她再也沒有做過那個夢,也沒有再回過舍爾納興春,沒有再見過那個家庭的任何人。但她內心中的問題卻不斷浮現:夢中那滿臉憂傷的婦人是否祈禱過要重生在羅布崗——那個面向她的村莊和家屋的美麗小村?她是否在她患天花死後二十年,確實重生在了羅布崗?……或許,這不會是巧合。

顯然,多傑‧旺姆內心是相信有輪迴存在的。她在書中寫道:「在所有過往儀典中,不丹人認為最重要的是喪禮,因為喪禮不僅標誌著一個靈魂的流逝,也標誌著它走向重生旅途的開始。」

她認為,人要走過許許多多重生的輪迴。「我們不能預言我們將在何時何地重生,但是,一個人下輩子的品質和性質是可以由他前世累積的功德來決定的,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如此,這包括他是否虔誠、是否悲憫、是否在日常生活中與人為善。最進化的是那些心靈特別純淨的人,他們最終無需重生的輪迴而得到涅槃。」@*#

參考資料:《祕境不丹》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朝五品官某郎中,是武林(杭州舊稱)人,能記得前世之事。他對別人說,自己前生是蘇郡的秀才,到六十歲也無子,家境貧寒靠教書掙錢度日,所得僅夠夫妻二人餬口而已。因為家貧,所以從曾祖父母以下三代都沒有被安葬,他深以為憾。因此發了一個願,每夜焚香一支,跪告上天,願減自己的壽命,換得百兩銀子安葬三代長輩,這樣自己死亦瞑目了。如此虔誠祈禱五六年,始終未能如願而亡。
  • 清朝時,名士沈炳震一天晝寢,忽做一夢,不僅知曉了前世,也預知了未來轉生之地。一樁明朝殺降案,耽擱了二百年後,沈公於夢中知道了其中的細節。
  • 愛犬轉世回來再續前緣?台灣男子看妻子產檢照片驚喜落淚。動物具有超能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之外,還有它知?
  • 看見過去與未來!通靈者擁有超能力為何無法看清自己的未來?生命輪迴的記憶儲存在哪裡?如何才能永駐靈性世界?讓男孩M來為我們解密。
  • 一次大戰 飛機
    英國一名男子稱,他經由催眠想起了自己上輩子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名飛行員。他最近訪問了前世故里,而且到前世的墳墓憑弔一番。
  • 明朝陝西三秦地區有個叫張越吾的讀書人,考中秀才後被推舉到最高學府國子監讀書,成為了一名貢生。貢生相當於舉人副榜,也有做官的資格。然而,令人嘆息的是,張越吾卻在讀書期間因燒煤爐中毒而死。
  •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這是詩仙李白對人生的感慨。既然人生不過是天地光陰中漂浮在命運之河上的一個夢,那麼夢醒之後,我們的性靈又在何方?
  • 龔孝拱,清朝著名學者龔自珍之子。他在文學、史學上,頗有造詣。然而,他恃才而傲,好謾罵他人,有時用白眼看人。世人畏懼他的容貌,視其為怪物,每次見到他,就繞道而行。龔孝拱有著令人畏懼的容貌。說起他的來歷頗為傳奇,民間傳說他是毒龍降世。昔日毒龍曾經為非作歹,它又是如何成了寺中護法,又獲得機會降世為人呢?
  • 在人生的旅程中,有的人與我們萍水相逢,過後便相忘於江湖,而有的人卻與我們始終緊密相連,或成為其淡如水的友人,或成為相濡以沫的伴侶。當我們感歎人生的聚散離合時,最常提起的一個語詞就是「緣分」。那麼所謂的「緣分」到底是怎麼回事?
  • 神奇嬰兒,剛出生就能坐起微笑,展現神通法力震驚世人,不滿三歲即精通法理,為眾人解惑,他的前世竟然是.....如何才能找到真的轉世神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