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2035年將耗盡 探祕中國養老金黑洞

【大紀元2020年12月23日訊】中國養老金的巨額資金缺口一直受到民眾廣泛關注,而近期,前中共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針對此情況提出了一個「絕招」。

12月19日,戴相龍在中共社科院舉辦的養老金論壇上說:「現在行政法院罰款沒收的錢不少,腐敗分子一下子幾個億、十來億,我不知道全國多少錢,我們能不能建議設立一個行政司法罰沒款專戶,所有的罰沒款到這個專戶,到一定時期全部或者一部分劃入到養老儲備基金,我覺得這個是合理的。」

戴相龍提出的這個絕招,不禁讓人質問,中國的養老金去了哪裡?

中國養老金虧空

11月20日,中保險行業協會發布了一份有關養老金的報告,裡面談到中國的養老金缺口預計會有8萬億到10萬億元人民幣,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個數字還會進一步擴大。

早前的時候,2019年4月時,中共社科院曾經發布了一份養老金精算報告,報告中預測,即使在財政補助之下,到2035年時,養老金也將被耗盡。如果政府想填補養老金的黑洞,需要在2050年以前,投入11.28萬億人民幣的資金,那這也就意味著在2050年的結餘會是負的11.28萬億。

對於養老金虧空,有些80後的朋友直接嘆息:自己退休後沒錢可領了。而且這個擔心從中共的宣傳口號上就可以得到印證,在八九十年代的時候,那時候中共還在推行一胎化,城鄉各地類似「計劃生育好,政府來養老」的口號到處可見,可是到了2000年以後,政府口號悄悄地變了,成了「養老不能靠政府」,「推遲退休好,自己來養老」。

多年來,中共實行的「計劃生育」政策,不僅侵蝕了中國的經濟,也是中國有史以來一場對生命的大浩劫。引發的社會、經濟問題層出不窮。

近年來,出生率下降、勞動人口減少、老齡化程度加深等人口議題一直廣受中國社會關注。中國發展基金會今年6月發布的報告顯示,到2022年左右,中國將進入老齡社會,屆時65歲以上人口會占總人口的14%。一份由中國西南交通大學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撰寫的藍皮書也表明,中國2053年老年人口將達4.87億,處於人口老齡化最高峰。

這麼龐大的老齡人口,到了退休之後,自己一直在繳的養老金卻取不出來,如何做到老有所養呢?

而目前,中共是怎麼應對養老金巨額虧空的呢?前些時候,中共在喊了好幾年的「延遲退休」後,終於放出消息,要在「十四五」期間,也就是2021年到2025年期間,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統一將男女的退休年齡延遲到了60歲。也就是沒有退休金可以發了,那就不讓人退休了……

中共還做了哪些事兒呢?其實,早在今年年初的時候,中國多地也已經上調了養老金的繳費標準,提高了最低繳費檔次標準,有的提高了繳費上限,鼓勵民眾「多繳多得」。這些地區包括北京、天津、重慶、廣東、浙江、西藏、內蒙古等多個地區,但是中共的政策和承諾總是多變的,就怕放進去就拿不出來了。

那麼,養老金為什麼有這麼巨額的虧空?中國人和中國企業按時支付的養老金都去哪兒了呢?

美媒:中國社保基金成為貪官的提款機

中共養老金的主要由三大支柱構成,第一支柱是基本社會養老保險,這部分是由中共政府主導管理的,覆蓋群體是城鄉居民、城鎮企業職業以及國家公職人員;第二支柱指企業自主發展的企業年金、職業年金;第三支柱是指個人儲蓄性養老保險和商業養老保險在內的個人養老金。

第一支柱,基本社會養老保險,就是中國養老金的主要依靠,而這部分是由全國社保基金營運和管理的,但是,有個非常重要的情況是,社保基金一直都存在被挪用的嚴重問題。

這裡我們就要提到,在2006年時曾經震驚全中國的陳良宇案,而這個案子就是一個典型的社保基金挪用案。

陳良宇,在2002年當選上海市長和市委書記,就是這一年,上海商界突然冒出了一位名叫張榮坤的神祕富豪。這個張榮坤成立了一個福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新任市長陳良宇通過當時的社保局長以借貸合同名義,委託張榮坤利用大約34.5億元的社保基金進行投資活動。從2002年到2006年,張榮坤通過買斷長三角一帶多條高速公路的經營權等方式,讓名下的福禧公司的資產從大約40億猛增到超過136億。在2005年的時候,張榮坤以49億元資產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16位。此外,在陳良宇的支持下,上海市社保局還向另一家企業違規貸款10億元人民幣。

案發後,包括陳良宇、張榮坤、上海社保局原局長祝均一等超過30名官員、商人被立案查處。另外,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因涉嫌上海社保資金案嚴重違紀被中紀委審查。

2006年,陳良宇挪用上海社保案,因涉及的數額之大、人數之眾,被稱為近40年來「上海第一案」。但這個轟動一時的社保基金挪用案,不過只是冰山一角。事實上,真正躲在背後「悶聲發大財」的最大勢力卻一直被隱藏。據維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美國華府的密電顯示,多個前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親屬都捲入了當時的上海社保案,其中包括江的兩個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

2007年,美國之音發表了一篇文章《中國社保基金竟成貪官提款機》,文中引述了中共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的話:「中國地方政府官員違規挪用社保基金的現象普遍,資金流失嚴重」。文章中說,中共財政部經過調查發現,在陳良宇事件之前,已查出10個省區的社保基金存在嚴重問題,社保基金成為一些地方政府隨意挪用的小金庫。

2016年時,陸媒新浪網又發表了一篇題為《800億養老金「被挪用」去向不明安全何在?》的文章。文中羅列出一連串驚人的數字:「2003年,養老金被挪用金額是84個億;此後,86億,96億,到2007年突破百億,119億;此後,172億,197億,到2010年達到277億;此後,每年100億200億地增長,2011年376億,2012年490億,2013年609億,2014年,蹭蹭蹭,八百多億了。」

這逐年遞增的巨大數字,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啊!雖然,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後來回應說,這個「八百多億」被挪用是誤讀,但是有多少人會相信中共政府部門的這種回應呢?因為事實擺在人們面前,退休金確實要發不出來了。

供養龐大的中共機構

對於中共的養老金問題,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曾表示,除了中共「計劃生育」政策造成了人口快速老齡化的問題之外,同時也存在結構性的問題,中共退休金、養老金付得最高的,是中共龐大的官僚體系,而這對整個社會來說,是個不公平的負擔。

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但人們從來看不到中國共產黨組織的財政預算,只有國家的預算、地方政府的預算、企業的預算。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而黨的開銷支出,都是從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出開支。

從中共官員的級別設計,我們可以對這個龐大組織略見一斑。中共的領導職務層次分為:國家級正職、國家級副職、省部級正職、省部級副職、廳局級正職、廳局級副職,下面還有縣處級、鄉科級等正副劃分。綜合管理類公務員的職級,也從巡視員、調研員、主任科員、科員這麼一級、二級的劃分,這裡我們就不詳列了。

香港《動向》雜誌在2014年曾披露出一組數據,在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黨政軍高官61萬,其薪酬、福利、待遇總開支超過7,25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同年GDP的1.3%,占同年財政收入6.2%。這些資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提交的。

《動向》還報導,2014年,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26億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其它級別逐級配置,形成龐大的國庫開支。

而僅是北京的退休高幹們每年就花掉5,000億元,而在職官員的三公消費,就是公費吃喝、公費出行、公費出差,這部分花費相當於中共全年財政支出的30%以上。

早在2008年,《動向》也曾披露:中共中央委員以上離休高幹,每年公款開銷,就高達1,000億元人民幣,僅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總理李鵬等高級離休官員11人,每年的公款消費就達到10億元,平均每人是將近1億元!

但中共高官的這些驚人福利是不被允許質疑的,2018年的時候,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就因為公開批評中共「公款養黨」被學校開除。

楊紹政曾在文章中批評,中共占用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大約2,000萬人,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情況不改變,社會終究會崩潰。

把中共分析得極為透徹的《九評共產黨》一書中也提到:「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操縱和控制人民,控制著社會的最小單位以保護權力不致喪失,同時壟斷著社會財富的最初來源,以吸取社會財富資源。」

「這種古怪的附體結構,在人類歷史上,有時候在社會局部出現,有時候在整個社會短暫出現,卻從來沒有像共產黨社會這樣徹底、長久而且穩定持續。所以,中國農民會如此貧窮辛苦,因為他們不但要負擔傳統的國家官員,還要負擔和行政官員同樣人數甚至更多的附體官員。中國的工人才會如此大規模下崗,因為那些無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來就一直在吸取企業的資金。」

可以說,這些敘述,非常準確地點明了中共這個「黨」是怎麼搾取中國社會的財富的。

中共海外滲透的資金來源

2017年6月,《香港商報》轉載了一篇文章《中國養老基金將參與「一帶一路」盛宴》,文章中引述了時任中共社保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王忠民的一句話:「我們將在沿線進行投資。我們決心走出國門,但我不能透露投資項目和金額的細節。」

文章中說,社保基金將繼國家開發銀行、絲路基金等大型金融機構之後,為「一帶一路」倡議提供資金支持。可是,緊隨「一帶一路」的是債務危機,各界一直有質疑,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恐怕會引發中國的金融危機。

除了「一帶一路」之外,社保基金還投資了一些私募基金,有些直接就在幫助中共企業向海外擴張。我們曾在12月16日的節目《亨特‧拜登和中共的買賣中》,提到過一家私募基金公司——渤海華美,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曾擔任這個渤海華美的董事長,這個渤海華美背後有一家出資機構——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中共全國社保基金就是這個出資機構的股東之一。

2018年4月,彭博社發表了一篇《中國如何用錢打通歐洲》的調查文章。文章中說,在過去十年中,中國在歐洲的總投資金額超過3,180億美元。但是,資金來源是什麼呢?中國對外投資的透明度一直廣受質疑,而且外界注意到,自從2008年以來,在歐洲投資的企業中,很多的資金來源都很不透明。

一邊是不透明的巨額海外投資,一邊是去向不明的巨額社保金,令人不得不思考,這些投資中,又有多少會是我們老百姓上繳的養老錢呢?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明晟斬中企 川普終結華爾街瘋狂
【財商天下】抵制澳洲惹禍 大陸電荒百姓遭殃
【財商天下】扎克伯格擲5億顛覆大選的背後
【財商天下】Coinbase套現3億 比特幣熊市來了?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